店小二传奇

第6章 故人相遇偷吃中

第六章 故人相遇偷吃中

暖的风在午后吹着,码头上不少的人光着膀子,肩上把船上的货物卸下,而那暂时没有活计的就会邀要几个人一起躲到某个馆子里,要上几壶劣等的酒,就着廉价的小菜,边喝边谈论着左邻右舍那些琐碎的事情,间或埋怨两句馆子里的酒的格贵了,并且还兑过水,至于那些不懂享受的人,就会回到家中,仔细看看哪个地方还不够满意,拎上条麻袋到河边装些沙子,该修的修,该补的补,再把缸里的水挑满,坐在檐下的凳子上想着以后的日子。

轩悦楼的一楼这时人却比较少,有闲暇和情调的人都往上去,只剩下中间靠右边墙的位置和离门口几步远处还有两桌人在吃饭,门口这地方是三个书生打扮的人,另一桌是五个人稍稍挤在最小的方桌那里,各自谈论着不同的话题。

“贾明,过来把这两张桌子给收拾了,别第一天就想偷懒,真不知道你这一年多都干什么去了,是不是觉得轩悦楼不满意跑别处去想寻个好差事?结果却发现还是这里好?”

上午挨了几巴掌揍的那个一楼伙计的头儿,这时候正用浸过凉水的手巾敷着脸上浅浅的两条印记,心中的憋屈好象一直没发泄出来,见还有两张吃的比较凌乱的桌子摆在那里,拉住了另两个让上去收拾的伙计,对站在后面小门处往外透着气儿的店霄喊。

“诶~!来啦。

店霄应过一声痛快地找到个托盘,跑到两张桌子这里挨个给收拾。|罗上端到后面给专门地杂工送去,一湿一干两块抹布细心把桌子擦干净,就算完事。

接下来大家都闲上了,跑堂的伙计就是这样,不怕忙,就怕无事做。|过地可慢了,尤其是在这闷热的时候,站一会儿便觉得两条腿疼,困倦的感觉让几个伙计都不住地打哈欠。

“贾明,你闭着眼睛干什么呢?若有人对你招手还能看见吗?”

这个伙计头好象看店霄有些不顺眼,其实一直就没顺过,自己正难受呢,发现那个害得自己如此的人正在那脑袋上面顶碗水,抬起一只脚来闭着眼睛来回动着手臂,跟着学了下发现不行。|忿地训斥一句。

店霄无奈地暗叹了一声。=面的水,对那个人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老实地站到柜台旁边,眼神不经意地扫过那坐着五人地桌子好象发现了什么事情一样,愣了一下,随后脑袋马上转过来。的想法才离去。

“贾明,头前你干什么去了?端碗送厨房人怎么没了呢?”

店霄出去布置一番事情后再次回来时那个伙计头又跑过来质问,这快到晚饭时候,轩悦楼中除了上面有几桌还没离去的人,其他人都不再进来,门口处已经贴出晚上歇业的告示,熟悉的人知道一定是因为轩德楼晚上要给杨家回来的大小姐接风洗尘,这边人手都过去帮忙。

“我?哦。取了些钱,一会有空闲了和几位买些东西来吃。

店霄解释着从袖子的内兜里面把今天人家打赏的一小把铜钱和原本带着地两块银子都拿了出来,托在手中给凑过来的五个伙计看。

见他如此识趣,那个头也不好再说什么,摸了摸挨打印记早已下去地脸,看着那铜钱和银子说道:

“恩,买些东西是好的,只是今天用不上了,改明儿吧,你收拾收拾,轩德楼那边缺人手,我们都要过去,忙完了就可以吃顿好的,记得,咱们身份太低比不上轩德楼那边的,也不如头上的那些,只管做事,少说话。

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轩德楼这里的灯笼就已经被人点燃挑起,本就是昼夜经营地地方,今天的灯笼却额外的多,后面宽敞的院子里也都支起来一座座棚子,不少人聚集在一起聊着,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没收到请柬的,想过来凑个热闹,哪怕和几个人熟悉一下也好,收到请柬的毕竟是少数,在人家还没有正式派人出来接待之前是不会来的。

“跟紧了,一会儿都在我后面,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尤其是你,贾明,别走错地方,懂没?”

“懂了,跟你后面,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店霄随着一行人往这边走来,听那一楼的头儿说的话,在后面应着声。

随着人来的多了,各个地方也开始忙碌起来,尤其是负责提供热水给冲茶地厨房,都是一大锅一大锅的烧,然后灌到小壶里面,那些给洗菜配菜地人更是照旁边的单子不停的挑选着。

直到天暗下来,轩德楼又燃起不少灯笼时,才有专门接待的人在正门前面置一方桌,把有愿意带份礼来的人记下,连同礼物也一并写好,只是这样的人不多,杨家给出的帖子上写的是找来聚聚,只有些见过小时候杨紫萱样子的人才会因为长辈的关系给送些姑娘家喜欢的东西。

这桌子旁边有管家守着,还有几个护卫负责维持,一些机灵的伙计站在稍微靠后的位置,时刻看着管家,若是来人身份比较尊贵,那就要分出一个跟在旁边招呼,而这些人都是进到楼中的。

“爹,您找这些人来做什么,我回来了也没有什么希奇

糟的还要跟他们打招呼,恩,怪累人的,娘,刚才给了?哦?对了,说道下面埋着烟花的刹那芳华。全是沙子周围还用火烤地地方是最难弄的。地话您可就再也见不到萱儿了。

大小姐跟着父母出来,坐在车上不停的说着,从回来睡过一小觉后,她就开始同父母介绍着一年来的事情,这都晚上了才说到用烟花炸金家的事情。

哪怕是知道女儿已经平安地陪在身边。女儿紧紧搂在怀里埋怨道:

“你们也真是的,好好做买卖就成,何必还得罪那些人呢,那个店霄也不对,居然让我的闺女待在那么危险地地方,还有那个杨金主,不知道拦着些,万一萱儿有个差池,那可怎么办呀!”

“娘。+卖那也是拼出来的,再说有小店子护着我呢。

大小姐说着好象想起了什么事情,脸有些发红,掩饰般地拉开车帘往外看,当娘的哪能不知道女儿的心思。在对面的夫君,杨父则闭着眼未出一言。

“车来了,车来了。

负责警戒的护卫看到车到了这边后开始接手保护工作,把旁边容易出现危险的地方都守好,专门给留出一条路,若是平时就不会这样,只是最近事情有些多,炎华要打仗,月梦阁来比,就怕万一哪边有人使坏。并且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战马,都已经有人威胁过不准卖给朝廷了,杨家也表示过绝对不会卖这些马,让某些人安心不少,可杨家却没说是否白送。

待车停下,杨父和杨母一同到外面和那些比较亲近地人打招呼的时候,大小姐就下车穿过人群往楼上走,只有遇到认识地长辈才打声招呼,在那些人夸耀下红着脸地逃开。

等杨家人到了酒楼,那些收到帖子的人也几乎都是同时到了地方,一个个都聚在一起寒暄着,说些多年前的事,又说到杨家的姑娘长大了,更有几个要帮着说媒牵线,如果大小姐在这里,一定会对他们表示出恨意的。

一桌桌的酒菜流水般地端上来,真就有没吃东西过来的,留着肚子好多吃些,身份不够凑不到前面去,就在后面甩开腮帮子吃,这些菜可都是精挑细选的,光是那一只只肥大的螃蟹就够诱人,蒸的时候就放不少提鲜的东西,掰下条鼓囊囊的腿儿,沾着姜汁吃到嘴中,顿时觉得没有比这再享受的事情了。

后院这边做的东西可能稍微差了些,可料用的却足,不管来地人是谁,上的东西绝对挑不出理,光是大虾就都是三寸长垫底儿地,相识的人坐在同一桌,推杯换盏、谈笑风生,从别处调来的伙计,忙前忙后侍侯着。

“贾明,过来把这四盘白切鸡送到后院门口左边数第二张桌子到第五张桌子那里。

“好咧~!交给我吧。

店霄刚刚把一壶开水都给人家添水添没了,回到后面厨房想要再灌一壶,就听到那个头儿说话了,马上跑过去擎起装着四盘白切鸡的托盘,转身往外走,肚子却不合适发出‘呼噜’的叫声,店霄一停,用手摸摸肚子自语道:

“咦?天都这么晚了?怪不得饿了呢,我需要吃些东西,不然对胃不好的,这是白切鸡,我尝一点,恩,味道差了些,凑合吧,单子上写的肘子还没做好呢,一会儿去看看,有多余的没?”

“贾明,贾明?哪去了呢?唉!还得我自己去送,这混小子,不知道新来的人应该多干些么?”

轩悦楼一楼那个伙计公认的头儿喊了两嗓子店霄后见没有动静,只好自己去给送东西,疑惑着两刻钟前就去给送白切鸡的人现在怎么还没回来。

“恩,恩,这肘子还行,可能赶时间,做得有些急,在开水中再紧一会儿就好了,有些腻,我去找找蒜酱,有几个辣椒也行,先把肚子给弄饱了再说。

店霄躲在厨房一个角门后面,抓着只肘子在那猛啃,把一只手上弄的全是油,刚要用搭巾去擦,马上反应过来太脏了,另一只手伸到怀里又抽出条雪白的手巾,蹭蹭嘴,觉得的有些吃恶心了,正准备找机会弄点蒜酱或辣椒对付一下。

“贾明,你怎么在这里?手里拿的什么?好啊你,居然敢偷吃?你完了,说吧,这事怎么办?”

那个头儿过来又拿东西的时候正好看到店霄从门后面溜出来,瞧见那手里的肘子上前就抓住了店霄的衣服领子,问他怎么办。

“怎么办?要不你也吃点,我去给你找些蒜酱,这个肘子有些腻。

店霄把肘子递过去讨好般地说道。

“别拿个肘子就想蒙混过去,把你身上的钱都拿出来,这次就饶了你。

那个头儿想起来店霄今天掏出的钱,伸出手来要。

“咦?这不是乌鸦嘴,不对,是那个店小二么?你怎么跑到这来了?哎呀,我家小姐还等你去给出主意呢,你却跑过来吃这个?听说你的厨艺不差呀?”

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店霄扭头一看,认识,是那个玉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