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章 胸有成竹说优缺

第七章 胸有成竹说优缺

呃?你是?玉儿姑娘?哎呀!又变漂亮了,差点就没位是轩悦楼一楼伙计的头儿,而这位,这位就是玉儿姑娘,大家认识一下。”

店霄手中抓着肘子,见被人给认出来,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对两个人互相介绍,他拿着肘子继续去寻找蒜酱。

这个轩悦楼的伙计头儿已经不会说话了,他从来没如此近的看过一个这样漂亮女子,在轩悦楼稍微漂亮一些的都有公子陪着,径直上楼根本不用他服侍,尤其是玉儿这种从小就练着如何让男人动心的女子,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无不扣人心弦,现在听店霄一介绍,不知如何是好,双手紧张的在衣服上擦着汗,‘嘿嘿’笑着,就是说不出来话。

玉儿和他当然不一样了,见他这个样子就看低了三分,‘哦’了一声有对店霄说道:

“原来是轩悦楼的一楼的伙计,那个乌,小二你干什么来了?嘴上还都是油,这肘子不会是你做的吧?”

“不是,绝对不是,这么腻的肘子哪是我做的,我这不也正找蒜酱么,我是尝尝别人做的如何,好的地方学过来,不好的地方坚决唾弃,不知玉儿姑娘你上这来…?”

店霄连忙摇头否认着,眼珠一转不说是偷吃,说是来品尝的。

“我呀,我是告诉这边的厨子给我家小姐做菜时什么能放,什么不能放,不然吃坏了身体和嗓子可麻烦了,正好你在这,一会儿上楼。我家小姐有事相谈。”

玉儿姑娘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点点头说着让店霄上去,就往里面进,还回过头来调皮说道:

“乌鸦嘴你这回可要说月梦阁输才行,还有你后面那个呆子,口水都流下来了,咯咯!”

“听到了么?听到了么?贾明,她管我叫呆子,你说她是不是对我有些、有些那什么?”

那个头儿用袖子在嘴上抹了一下,高兴地对店霄说人家姑娘叫他呆子了。

“好吧。那你就自己在这想,肘子给你,我一会儿到上面吃,她还管我叫乌鸦嘴呢,要是我说什么,什么就能变成真的那就好了,我回去换衣服。你在这小心些,吃时别被抓到。”

店霄叹口气,对这个人的有些无奈,把肘子塞给他,绕路离开回去换衣服。

“你是哪的伙计?居然赶偷吃东西,看你是不想活了,恩,穿地衣服应该是轩悦楼的,你完了……。”

店霄离开后。这个头还傻傻地拿着肘子往玉儿进去的方向看呢,一个管事的人出现在他旁边,打量了一下他穿的衣服,指着他拿的肘子训斥着。

两刻钟后。店霄穿着一身灰色的衣服再次来到轩德楼,原来那身伙计的衣服已经收好,省得总被人指使,上楼也不用拿请柬,这里负责守卫的人都是绿野仙踪的那些,不然刚才他怎么偷地肘子。

一桌桌的酒席摆在那里,吃饭的人都是端着杯到处乱蹿,一楼和二楼店霄没有多看,径直来到三楼,转动着脑袋来回扫视着。想找到大小姐在哪,中间的地方规整地摆着几张桌子,看到杨父在这里拉着几个人寒暄。周围是屏风隔成的小间,不时有欢笑声传来。

店霄知道大小姐不能在这样的地方,目光转向六个位置最好的单独房间,绕过中间地桌子贴着边向最右边的一个走去,透过遮挡的珠帘可以看到里面隐约有女子在,刚要探头看个仔细,后面突然有人拍了他的肩膀一下说道:

“乌鸦嘴,你怎么才来,等你半天了,你找的还真准,就是这里,进去吧。”

店霄扭头一看,正是玉儿,也不推脱,点点头说道:

“我其实是找大小姐的,正巧赶到这边,既然你家小姐也在那就先说过事情再去找大小姐也不迟。”

‘哗啦’

里面应该是听到外面有声音,珠帘被馨儿给撑起来,抬头一看是店霄,惊讶地愣了一下,目光中马上出现高兴的样子,对着里面喊道:

“小姐,是咱们那个八方接应来啦。”

又转过头来对店霄招呼道:

“小二哥你终于来了,我家小姐都等急了,正愁着不知如何应对这次月梦阁,快些进来,玉儿也是的,给小姐说下忌口到现在才回来,不会是看上哪位会情郎去了吧。”

“你才会情郎呢,还是我先看到乌鸦、小二哥,告诉他上来的呢,那些厨子一天总忘事,不在旁边盯着可不行,我这是见他们都做地差不多了才回来,小二哥你到是进去呀。”

玉儿说着话见店霄还站在门口,从后面推着他往里进,馨儿姑娘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堵着门呢,连忙闪身让开。

“原来是店公子到此,快快请坐,让奴家给店公子倒茶。”

宋雨萌见店霄进来,紧走两步到近前福身给行了一礼招呼着坐下喝茶。

好似所有的姑娘呆的地方都有一股独特的香味,这里也不例外,店霄吸吸鼻子,看着面前地宋雨萌摆摆手坦然地说道:

“雨萌小姐不必客气,这斟茶倒水的我比你做的还好,自己来就行,我说说,还得找大小姐呢。”

正如他说的这样,还真就不客气,自己找到个椅子随意往后一靠,二郎腿一搭,拿过旁边一碟蜜枣,拣一个扔嘴里吃上了。

他这样一来让宋雨萌和玉儿、馨儿三人

服不少,不用象对偶尔能够上到她们那船上的公子哥拿捏,好象自家人一样。

“嘻嘻,小姐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还是乌鸦嘴好,不象那些一个个都觉得自己多了不起,说上两句话酸得让人受不了。还要在一边敷衍着,不管什么情况还都要把那扇子摇个不停,来乌鸦嘴,我给你揉揉肩,你要在心里偷着乐呦,一般人想都不要想。”

玉儿不顾小姐责怪的眼神笑嘻嘻跑到店霄后面身出手来给捏肩膀,那边的馨儿也从新拿出了些干果之类的小吃,甜甜一笑放到店霄旁边桌子上,等着小姐说话。

“这丫头,越来越不象话了。仗着年纪小整天没有一点稳重,店公,那个小二哥你别见怪,玉儿就这个样子,在船上精着呢,一丝地便宜都不让人占,这时候却上赶子给人讨好。都是小二哥你比较亲近。”

宋雨萌这时也不在装样子,慵懒地靠在店霄旁边地椅子上,打趣着玉儿。

“好,不吃亏就好,那个,比试的事情准备的如何了?”

店霄无意谈论和女子之间地吃亏占便宜,连忙把话题说到正事上来。

“哎!小二哥奴家正要与你说这事情呢,这次月梦阁来的人不是以去年过来的那个媚儿为首了,去年大小姐和你一同去成都府那边。在长江上遇到月梦阁船队,那个八方接应赢了后,他们整个士气都没了,随后过来比拼。奴家用你给的那首歌一下就给赢了,并夺得了西湖花魁,可是今年…。”

“今年来了个厉害的姑娘,那身材比起谢姐姐来都丝毫不逊色,嗓音也不比我家小姐差,尤其是那双眼睛,哎呀!真是勾魂呀,怎么说呢,就好象…。”

宋雨萌说道今年的时候刚一停顿,玉儿就在旁边接着说了。最后要描述下那个女子地眼睛时却不知怎么说。

店霄想了下问道:

“是不是水汪汪象小孩子的眼睛一样,纯纯的不带一丝杂色,然后合着身体的动作还让人觉得哀怨。有时又是含羞和惊喜?最重要的是有一种依人般想要让人怜爱、呵护的期盼?尤其是配合上小嘴的动作,任何人都不忍心说她不好?”

“小二哥你怎么知道呢?就是这个样子,所以我家小姐在这方面难能取胜,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你地新曲子上面了,你还能写一些好的曲子吗?”

一直不爱说话的馨儿惊讶于店霄怎么说的如此准,随后目光有些黯淡的把自己这边情况也老实地说了出来,现在可不是为了面子藏拙的时候。

“我其实就是这么一猜,综合了各种眼神的好处而已,不怕,身材好咱们也能,哪地方需要鼓起来点就垫上些东西,那个部位需要瘦一点就用绳带紧紧,尤其是臀部这里,弄条特殊的小裤穿上,马上就能翘起来,不过雨萌小姐就不用了,已经够翘的,只要把胸地地方再弄弄就可以,至于眼神到是不好弄,那就不比这个,在别的地方赢她们。”

店霄看着半躺在那里的宋雨萌,想着如何能够把身材弄的好一些,边说边两只手虚画着曲线比画着,他到是没多想,就是为了能把身材体现出来,可听地三个姑娘却都有些面上带红,尤其是宋雨萌,见店霄的手是按照她的身体来做动作时,不由得有些害羞,说到臀部够翘,配合着又挺了挺,小手紧紧的绞在一起,哪里还有争夺花魁时落落大方的样子。

“那,小二哥,你看我呢?”

小玉在后面晃动着店霄让他说说自己。

“你,你还小呢,再长长吧,大了些我再告诉你。”

店霄也不管自己才多大,就说人家小,突然反应过来怎么又被带偏了,马上转回话题说道:

“这次比试不用急,我早就准备好了,只要月梦阁想不出新的方法,还是那么比的话,那她们就一定输,那怕是比那个月梦阁里面的东西也一样。”

说这话时,那淡淡而又充满自信的语气让宋雨萌三个姑娘马上高兴起来,就好象看到了当初在由拳镇比八方接应,压得那些人都不敢上前比较时的样子,一起看象店霄,美目含水,嘴角带笑,让店霄定力这么强地人都一阵恍惚。

“呦~!奴家还在想呢,是谁这么厉害样仔细,该翘地地方和该垫的部位说的这样准,又对月梦阁如此的不在乎,原来是我们的八方接应啊,只是不知有何办法能赢,让奴家也帮衬一下?”

门上的珠帘这时‘哗啦’被挑开,伴着又脆又柔的声音,走进来一个人,纤腰款款摆动,淑胸高挺,一双玉一般的手合在胯上,头遮薄薄的面纱,隐约可以看到娇美的轮廓。

店霄看着这个人想了半天,终于回忆起来一个漂亮的丫鬟了,那个丫鬟就跟在她身边,马上站起身来,拱手作礼道:

“纤指问情谢芙澜谢大家?哎呀,谢大家居然能到此地,小生有礼了。”

“店公子不必多礼,奴家也是想让咱们能在此次比试中取胜,只不知有何新曲可用啊?”谢芙澜宛然蹲身回礼,问道。

“有曲子,抒情的,它是这样,小时候妈妈对我讲,大海就是我故乡……。”店霄陶醉地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