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8章 西湖美味有人送

第八章 西湖美味有人送

小店子,我就知道你能来找我玩,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轩德楼三楼上面还有一个阁楼,店霄给专门过来关心比试并在门外听了不少时候的谢芙澜唱过几首‘抒情’的歌曲以后,就告别宋雨萌等人,按照她们说的地方去找大小姐,要离去时还告诉宋雨萌说别急,他还有几首更‘抒情’的,到时候拿出来绝对能赢月梦阁。

“我是先找到的宋雨萌她们,然后才从她们嘴里知道你躲到这了,恩,这个地方是不错,下面传来的喧闹声也小了不少。”

店霄看着这个只有一间房大小的阁楼,及里面精心的布置,点头夸赞着。

“啊?你从她们那里过来的?那,那她们有没有好好侍侯你?以前我爹有时候带着些人去梦馨画舫时,他们就都说那些姑娘侍侯的可舒服了,你舒服吗?只是我娘每次都不愿意,有时就让管家带那些人去,说她和二娘来服侍我爹,二娘就是我爹的妾了,可惜一直也没给我再生个弟弟、妹妹的,她人也很好,只是我爹大部分时间陪我娘了,后来还是我娘拉着我爹经常去那边一起住,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回事。”

大小姐听店霄是从宋雨萌那边过来的,瞪大个眼睛好奇地问着。

“恩,侍侯了,玉儿姑娘给我揉的肩,馨儿还拿出不少干果,只是后来那个谢芙澜来了,听她话的意思好象站在门口听了有一会儿时间,给她唱过几首歌就跑到你这来了。”

店霄老实地回答着,推开阁楼的窗户往下看,发现这个位置不错。

“啊?就给你揉揉肩膀呀?没做别的?她们都是从小学了不少侍侯男人的本事。为何不对你用呢,真是地,我还想知道一下呢,我以前就想学,可娘说要到我嫁人之前才可以,咦?小店子你拿看很远望什么呢?这地方刚才我都看过了,没劲,不如西湖那里,还有啊,一些到梦馨画舫能够见到宋姐姐她们的公子都会想办法多留一会儿。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是不是想我啦?”

大小姐探个脑袋和店霄一同往外看,提着侍侯人的事情。

店霄觉得大小姐应该是世界上最好的姑娘,在这时候还能想着让别人服侍自己,点点头说道:

“是想你了,再说我对这些事情见多了,不象那些公子,诶?西湖的船上都有这样的阁楼吗?最上一层。到是个埋伏人的好地方。”

“有的,专门为一些想站到更高的地方之人准备的,若要埋伏得弓弩手才行,你刚才说见地多了?在什么地方见的?”

“那就好,找几个身手好,信得过的人送到上面,再弄几个看很远给他们,让他们自己琢磨一下怎么能做的更好,至于那些事情是在梦里见的。基本上醒来就忘,春梦无痕就是说这个的。”

“那,那我为什么梦不到呢?”

“你白天不想所以晚上就不梦,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那。小店子你白天就都想这个么?下次你想的时候叫我一声。”

“……”

西湖中有无数地美景供人欣赏,花草树木乃至于亭台楼阁都充满了让人留连的美,再加上那一汪碧水,和水上那五颜六色的船,及船上婀娜多姿的姑娘,让每一个来过这里的人都留下难忘的记忆。

而偏偏在这景色迷人的地方却有一些人专门往草从、树中钻,个别灵活的还会爬到树上往四处观瞧,随后下来拿着一截碳棒在纸上涂抹着。

“掌柜的,前面不用去了吧?那边太危险,有地地方看着好象平地一样。结果踩上面就会掉下去,原来是一些泥浮在水上面,然后长的草。这种地方咱们就算记下来,给别人讲也没几个人爱听的,知道这处如此,就都去那些有名的地方看了。”

一个人站在西湖一处一条不清晰地小路上,回头对唐洱描述着前面的样子,觉得没有必要再去画。

“谁说没用的?越是这样的地方越要画仔细了,上面已经说了,这次画全了西湖,大家都有额外的赏钱,都不准偷懒,不然我把他本月的奖金给扣了,来,帮我拿着衣服,我看看怎么个危险?多难游的水让你们怕成这样。”

唐洱一直记得杨家对自己的好,故此小二哥说的话他都会坚决去做,现在画西湖便不想漏到任何一个地方,听说前面有水和水草,知道一般人不敢下,可他却不惧,就算被水草缠上也没什么,可以在长江里摸鱼的人怕这点事情?

那几个人见他要去,并且在洞庭湖时也被他那神乎其神地水性震住过,都不再劝,一个人上到近前接过衣服,然后找个好地方撑开纸,准备按照他从水中传出来的意思画出图。

‘扑通’

唐洱选一处没有水草的地方尽量往远了跳进去,刚一入水,马上就把身子打平,虽说腿拍在水面上有些疼,可也比不知道下面什么样一头扎到淤泥中强,不顾入水时地浑浊,直接睁开眼睛向下面观看,发现底下还有一段距离才是淤泥呢,并且淤泥中有露出的石头,知道那泥也不深,陷不进去多少。

一只胳膊轻轻一划,身体便在水中转过来,低头对着岸边的地方扎下,看看岸下面是斜的还是直的,大概有多深,都记住了,这才探出头来告诉那几个人写成什么样,随手扔上去两把河螺,又钻下去把捞起一些大个的

随着他沿着岸边勘察地形,那河里面的东西就不时的被甩上来,有泥里的.长的藕和莲蓬。一个垂钓的老翁看到了他,几次都以为他半天不上来是呛水出事了呢,直到唐洱把两条鱼挂到老翁地鱼钩上时,这老翁才知道此人水性深不可测,一边收起人家送的鱼,准备回家烧了吃,一边给热心的讲着西湖上的一些地方。

待把这些都记下后,唐洱再次往前面游去,一头扎到水中后突然发现一条漂亮的鱼,遂想抓住回去给大小姐养着玩。跟在鱼后面,灵活的在水中穿梭着,转着转着那鱼直接一个转弯,躲到一片枯落到水中的荷叶下不见了,正欲再找时,水面上有一条小船的影子闪过,不一会儿停在了离唐洱不远的地方。

“这里下去两个。记得不要总露出头来,用竹管呼吸,会有不同的人来给你们送吃地东西,若累了可以游到旁边的那块大石头背后歇歇,最多三天,到时有机会就下手,尤其是那个杨家的大小姐和店小二,别偷懒,事成后自然有赏。这是两只弩,先放到水下,用时再拿出来。”

唐洱好奇地潜过去贴到船底时,一个人的声音从上面传来。随后就有两个人要下水,听这话大吃一惊的他差点没呛了水,赶紧调整姿势斜着往远出遁去,觉得游出一段距离后,才敢回身观看,那下来的两个人水性也都不错,一个拴着条线的包裹沉到水底,想来应该是那弩了。

而那两个人一人伸手扶住一根水中地荷花茎,只靠那一点点力便稳住了身体,另一只手举出一个棍状物。应该是换气用的竹管,上面的船也慢慢离开,向下一个地方走去。

还能坚持一会儿的唐洱不敢再作耽搁。那条漂亮的鱼早已忘到脑后,用最快的速度向更远处的岸边游去,那身体摆动中充满了带有韵律的美感,好象随便一个骨节都能够帮助划动一样,江边水里长大的孩子,已经把划水变成了一种本能地艺术。

“小店子你饿没?我包包里面还有些牛肉干,要不你先吃些吧,我不想吃,那些菜的油烟味太重,爹也是的,非要让厨子多做些荤菜,尤其是外面院子中的,又虾又螃蟹地还有不少肉厚的地方做的东西,想着就腻,这楼上的还强些,那我也不爱吃,一道道菜都跟摆设似的,一会儿你给我做些吧。”

大小姐躺在店霄怀中,一种安全感油然而生,懒懒地赖着不起来,告诉店霄饿了先吃些牛肉干对付。

店霄也轻轻搂着大小姐,享受着这种宁静中的幸福,幽幽说道:

“我也不饿,刚才偷吃了半个肘子,吃的难受了,你那包里应该还有胡豆吧?给我抓些,我嚼着磨牙,我还没去过西湖呢,要不咱俩一会儿去看看,弄条小船划着,上面支起个锅,在湖里遇到什么我就做点什么给你吃,如何?”

大小姐一听这话,登时高兴起来,想象着两个人泛舟西湖边玩边吃就觉得有趣,点着头同意道:

“好呀,我要吃清蒸藕片,还要吃油焖河螺,要放红油,带着一丝辣辣的味道,咦?好象有人上来了,这地方我在呢,谁还敢来?我爹?不象,好象停住了。”

正说的畅快呢,突然听到有脚步上来到阁楼楼梯这边停下了,大小姐扭头对店霄轻声问道。

“嘘~!”

店霄嘘过一声后,对着大小姐眨了眨眼睛,这才大声说道:

“大小姐你放心吧,这次咱们赢定了,知道我准备的什么曲子吗?”

“不知道,可我相信你,你说赢那就绝对能赢,要不,你先唱唱?”

大小姐马上配合着说道。

“恩,好,这就给你唱,一曲就能让月梦阁吃惊不小,恩哼!再回首,云遮断归途,再回首,荆棘密布,今夜不会再有难舍地旧梦…再回首背影远走,再回首泪眼朦胧…曾经在悠悠暗暗反反复复中追问,才知道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是最真,再回首恍然如梦,再回首我心依旧…”

店霄打着拍子连着唱了两遍,大小姐在第二遍的时候也跟着唱了几句,这才停下说道:

“怎么样,不只这一首,还有比这更好的,只要宋雨萌唱出来就行,回头我再给配些乐器,好好让月梦阁见识一下,让他们永远也别想再进西湖。”

“恩,小店子,这曲子果然好听,那我现在就陪你写谱子去吧。”

大小姐说着话踢了两下腿,那楼梯处果然又传来急促离去地脚步声。

店霄刚才唱的时候就已经把大小姐抱起放到旁边,并凑到了门口,等那人离去的声音一响起,他就拉开门,露个缝隙往外看,只见一个迷人的身躯款款摆动着腰姿消失在前面的拐角处。

待店霄回身坐好,大小姐回味着刚才的曲子说道:

“小店子,我觉得这曲子确实不错,比试的时候加进去吧,咦?怎么又有人来了?”

这时阁楼的楼梯处又传来了‘咚咚’的脚步声,比起先前稍微沉重些,到了门口停下后就听见一人说道:

“大小姐、小二哥,我是唐洱,给您二位送一些西湖中的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