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9章 西湖品菜闻噩耗

第七部 碧海黄沙话两浙 第九章 西湖品菜闻噩耗

日一早天将蒙蒙亮之际一些个临时被杨家雇佣和开始紧张而有序的忙碌湖面上不时出现一只船加入到梦馨画舫的队列当中自有人按照大小给安排到不同的地方。

岸上也有不少的车辆拉着一根根木头和一块块木板赶到等候在这边的力工趁着天还算凉爽的时候加紧挖坑打桩子支架子。

“老五别偷懒快些干明儿晚上这边的看台就要都搭好后个西湖上的比试就要开始了小心误了工以后杨家再不找咱们做事。”

一个小头目肩上扛着根木头路过另一个刚挖过坑坐在那歇着的人旁边用脚碰了碰告诉他别偷懒。

“诶!就干在岸上直接站着看多好?还非让搭这么高的台子三哥你说这是给谁准备的呢?那些身份不比我们的人到时都会到船上看这边通常都是老百姓远远地瞧个热闹不会是让花钱看吧?听说这次回来的大小姐弄个绿野仙踪的地方干什么都要钱到时要是贵了我可舍不得只好不看了。”

这人连忙起身随意地拍下裤子上的泥吐一口唾沫到手上来回搓着拿起旁边的镐头继续挖坑嘴中唠叨着。

‘嘭’

小头目把杆子竖到坑中扶着让别人填土腾出只手来把刚才木头压到肩膀上的几粒碎渣子抹下来眼睛看着西湖的水说道:

“不知道你这整天都想什么了还收钱?人家这次就是那个大小姐说的来这看热闹的每人都有一份不要钱的东西吃看台坐满为止不单是岸上。你看那些船上不也都在塔架子么?尤其是那几个蒙着黑布地也不知道要干什么都搭起来那么高了还没停。”

给填土的这个小伙子几锨土下去探出只脚使劲给踩着顺着头头的目光看去那边果然是这样一只只船上都搭起高高的架子尤其是楼船本就已经够高了上面还要多出一截来。还有无数的小船一只只用链子拴住上面正有人铺木头板子有些搞不懂摇摇头问道:

“三哥您知道的事情多您给说说。今年哪边能赢?我家住那条街又有人开出局了我听您的到是赢了钱请您喝酒哦还有五哥也一起去。”

“不知道那月梦阁来的人这些日子天天出来又唱又舞的你没去看看?自己想想不就能猜个大概了么诶?那是什么东西?黄灿灿的有些晃眼睛。”

小头目正说着话湖上就有一只船向那几个最高地架子摇了过去把一些东西往上递。映着刚升起的日头把那光一闪一闪地照到这边。

听到他声音的人不由的都停下手中的活计一起看去船上递的东西不只这一样来来回回递了好多次。只是离的远看不真切。

“许是给上面人用地东西吧?管他呢反正我是享受不到至于三哥您说的看人家来猜我就看到了一个叫媚儿的确实够媚可听说比的人不是她还有梦馨画舫宋姑娘我哪有钱上去看她一眼?算了就选杨家这边赢吧。毕竟是和他们打过交道听说这次是三家合一起来与月梦阁较量去年郑家和李家好象只在旁边助阵。今年到是安排不少人手应该有热闹可看了。”

这个小伙子终于选择买杨家这边赢双手扶着木杆使劲的在填好的土上蹦了几下。

风微微吹拂着湖面一层层的波纹连续地荡漾开来直到撞上已经凋落了花朵依旧不甘衰败的荷花枯枝的时候才会被隔开一段分两边继续向前而那枯枝贴着水地地方便产生几个水纹的小圈圈偶尔还会冒出个气泡。

几只渔船早早就出来打渔一网网撒下去提上来可鱼却并不多那领着儿子一同出来的渔夫看了看这个地方的水面无奈地叹了口气对着儿子说道:

“往前面摇一些这处地鱼看来都跑到其他地方了。”

儿子听话的应了一声熟练地操起船浆双手交叉在胸前身体向前一压胳膊一推伴着‘哗哗’的水声船又往另一个地方驶去一直到了几片又枯又皱的荷叶这个地方那年岁大的人才让儿子停下船。

顺好了网下面垂的铅坠儿仔细地往水中看了看由下往上由里往外带着铅坠儿的力道把那网撒了出去在天上马上张开成一个圆形‘刷’的一下浸到水中另一只手紧紧攥着网后面的绳子待觉得差不多时马上使劲向上提把那网露了出来。

可惜这个位置好象也不行只有零星的几条小鱼不甘就这样被抓住奋力地挣扎着或许是它们求生的愿望打动了这个渔夫也或许是它们实在太小了当渔夫从新捋顺网的时候直接把它们摘下扔了回去又叹息口气说道:

“再往那边去看看恩对就是那几片水草地地方。”

船听话的向他手指的位置划去身后刚才的地方一条被扔到荷叶上的小鱼使劲挺动着身躯终于落到了水中还未等高兴呢好象突然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马上向远处游去逃离了这个地方。

这样的一幕被其他几个渔船上的人看到后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些不知从哪突然冒出来的人他们都没见过还有那打渔用的网也不对那种地方应该用挂网哄鱼的他们居然撒旋网一网下去经常会把那些烂根子什么的带出

网也不好最后直到这些个新出现的渔船离去后本没弄明白只是有些担心以后打鱼的人多自己会不会打得少卖不上价钱。

一个时辰后几条渔船打的鱼都觉得差不多了。默契地聚到一起刚要说说这个事情突然就看到湖上又过来不少船只这回可不是什么渔船了一只只船上站的人都是全副武装两个专门负责摇船的两个手持军弩站在一个拿着盾牌地人后面最后还有两个光膀子只穿条水裤的人一手拿个小弩一手一只支没见过的三楞形的棍子头早已被拢起。并用一块绸布裹上。

‘刷’的一下两只船一组开始奔着刚才那些渔船到过的地方而去看这个架势不象是打鱼。

“大伯这些人不会是来抢我们地方的吧?那我们可打不过人家。”

一只渔船上帮着爹爹拣鱼的半大孩子吃惊地看着这些船和上面的人向旁边另一只渔船上年岁比较大的人问着。

“娃儿不怕不是来抢我们地方地。后面第二只船上光膀子的那个不是咱们村的王老实家的那个孩子么?跟着杨家的大小姐出去闯荡了每个月都有人给他家送钱那王老实再也不用以打渔为生了偶尔出来次那是玩儿许是有什么事情。”

那个岁数大的人找出了一个认识的放心不少知道杨家还不至于来抢他们地地方断他们活路。

孩子的爹这时候把外面的小褂脱了下去里面直接就是光着膀子的。紧紧腰上的绳子拿起柄鱼摸摸孩子的脑袋说道:

“一会儿爹跟去看看有事能帮就帮一把。那杨的大小姐见过一面五年前夏天半船的鱼卖不出去那时你在家烧本想卖了用钱给你看病可却没人买都因鱼小了些后来还是这个大小姐和管家出来玩说这些鱼好看全买了她许是早忘了可爹却不能不记着。你守着船。”

‘扑通’

这人说完话直接翻身下到水中快的向那边游去而几个和这人平时关系不错地人也不忍他独自去犯险。紧随着后面翻了下去。

‘噗’

一声箭矢的入水声传出后一丛浮在湖上面的水草下面突然一个人翻了出来一手紧攥着从心口处进去的箭杆一手还抓着一截竹筒瞪大着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两丈外地船喉咙咕噜两下鲜血‘汨汨’地从嘴中涌了出来随后慢慢沉下再次浸到水草中时起时伏。

这样的一幕在各个地方不时上演只是有的时候没有射正位置那人还有逃跑的力气这时候就会有人下到水中活捉若遇反抗杀无赦。

有的水中之人注意力比较集中及早现了过来船上的全副武装的人或用弩先射被盾牌挡住随后被杀被抓或聪明的直接唤过一口气收起竹筒悄悄向下潜这时候就有船上的人看到露出水面的竹筒有变下水前去追杀。

几个跟在后面地渔民这时候才现自己有些多余互相商量了一下决定帮着把尸体收收以免烂在湖中。

一个时辰后这些船再次转了几圈终于是没有什么新现了这才压着受了伤的人返回湖上渐渐恢复了宁静那些血液集中的地方聚集起了大量地鱼品尝着水中腥腥的味道。

“小店子这东西我听有人说可以直接吃生的味道也不错咱们也做一些好不?就象吃生鱼片那样。”

大小姐昨天晚上吃了顿螃蟹今天就让店霄把那些河螺给做了带着红油的嫩肉被轻轻吸到嘴中想起有人说可以生吃递给店霄一个问道。

“不行这东西绝对不能吃生的尤其是活的不过可以先用盐水给浸一浸然后一下味道也不错拌着吃不然会吃出毛病的。”

店霄对这种东西吃生的有一种抗拒害怕有寄生虫处理不掉坚决地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提议。

“哦!不行就不行吧听你的后天比过了咱们是不是要去由拳镇看看都想那边了。”

大小姐知道店霄是为自己好听他说不行也不争辩想到了由拳镇要去看看。

两个人呆的地方正是西湖边的一只泊在这里的船上可以尽快知道这边的消息店霄也有些想看看由拳镇现在如何了点点头说道:

“去比完了就去正好把京城带来的东西给他们也拿去些不能光想着收东西那些给送去的小菜和泥鳅可都是由拳镇最好的。”

说过话拿起看很远往湖面上望那些分出去的船渐渐聚集到了一起往这边来这才放下心拿起筷子吃菜。

“别看啦咱们绿野仙踪的护卫还不放心么?就那点坏人上去就能给收拾了我现在就想快点到后天好和月梦阁比试好好赢他们一次。”

见店霄担心那些人大小姐在一旁劝着。

只是事情并不总是那么简单本来大家都认为等到后面比过就赢的时候梦馨画舫的玉儿却在这时慌张地找来眼圈红红的抽噎着说道:

“大、大小姐小二、二哥不不好了小姐的嗓嗓子哑了大夫说说要吃药调、调理半个月才、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