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0章 精心布置有相邀

第七部 碧海黄沙话两浙 第十章 精心布置有相邀

什么?哑了?她怎么能这时候哑了呢?”

大小姐震惊地问道,手上的那个河螺一下就掉到了桌子上,骨碌碌滚到很远的地方。

“我,我也不、不知道,早上起来还好,好的呢,刚才吃,吃过饭,说要再练一会儿,结果就、就唱了两声,哑了,找过来大夫说是上火,得调理半,半个月,呜~!怎么能这样

玉儿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着,最后捂着脸放声大哭起来。

“哦,嘶哑了?不是哑巴了?吓我一跳,还以为哑巴了以后都不能说话了呢,好啦,别哭了,那就养半个月,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让大夫给抓些好药,这回也不用顾虑嗓子了,告诉厨房给做些爱吃的东西,平时不能吃的都放里些,尝尝,也算因祸得福了。”

店霄在旁边仔细听过后,呼出口气,放松地坐了回去,拿起桌子上的一只大虾,按照中间开刀的地方把皮拨去,递给玉儿,满不在乎地说着。

玉儿生气地给店霄手打开,撅起小嘴说道:

“你个乌鸦嘴,你怎么能这样说呢,小姐嗓子哑了,还怎么唱歌?还怎么和月梦阁比,难道你要找别的姑娘来唱么?大小姐您给评评理。”

“我给评理呀?那我觉得小店子说的一定有道理,玉儿你别急,小店子说没事那就没事,你吃点这个河螺,味道可好啦,哦,一会儿你给雨萌拿回去些,让她也尝尝。这个可是小店子做的,我就少吃一点吧。”

大小姐听让她评理,马上就说店霄有理,见玉儿哭的伤心,挑出一个最大的河螺递过去让她吃,指着剩下那些,有点舍不得的让给宋雨萌拿回去。

玉儿不敢拒绝大小姐,把河螺托在手心,眼泪还是‘噗噗’往下掉,颤声地问道:

“那~那怎么唱~歌呀~!”

“唱什么?再回首啊?那歌不用她唱。已经找了一些人来唱了,放心,不换人,还是你家小姐上,咱们自有安排,看看桌子上有什么爱吃地没?拿回去些,当零嘴吧。”

店霄在旁边解释着。承诺不换人,这才让玉儿止住泪水,又用手往桌子上指,让她拿回去当零嘴儿,这些东西做的确实都是按照冷热都能吃的要求来的,味道不咸不淡,下酒、游玩的时候都可以吃。

“真,真的?不换人?那好,我马上回去跟小姐说。东西就留给大小姐吃吧,我拿这一个回去就行,那我先走了。”

玉儿听说店霄的话,抹去脸上的眼泪。看着托在手中的这个河螺说不要别的了,转身高兴地跑了,留下大小姐和店霄面面相觑。

西湖边,柳阴之下,一只小篷船静静漂在这靠岸之处。

“怎么样?事情办好了么?这次听说那个大小姐和店小二都回来了,千万不能出任何岔子,不然月梦阁恐难再有翻身地时候了。”

一个长相非常普通的男子坐在棚子的一角落,看着桌子上面的几样小菜和酒水,向着陪在对面的一个蒙面女子问着。

“都已经办好了,那药昨天就下了。想来今天应该见效了吧,为了苏公子叫我做什么都行,只要是他命令的。恩,这下杨家只能临时换人,到时候什么人都比不上那个宋雨萌的,月梦阁赢定了。”

那个女子地注意力好象没有放在这个男子身上,端坐在那里幽幽地回道。

“恩,这就好,来,给我斟杯酒,让我好好看看你那双迷人的手,哎呀,那些个无知的人啊,只见到了你的手,却不知道你人长得更漂亮。”

那个男人说着话把空酒杯给推到了女子面前,只是这个女子理都没理,依然那么坐着,话也没搭一句。

“你给我过来,东家说了,这次来让我好好与你亲近一番就当是替他来安抚你一下。”

这男子有些生气,跪坐起来伸手就把女子的一条胳膊抓住,往回一带,把女子从桌子和船篷的缝隙中给拉过来,搂在怀里,两只手开始在她身上来回摸着。

“你个畜生,放开我,苏公子才不会如此说呢,你再不住手我就把月梦阁给搅和输,到时苏公子生气你也跑不了,你还不放开。”

‘啪!’

这女子拼命挣扎着,嘴中说着恐吓的话,找准机会一巴掌就扇到了这男人的脸上,登时留下四个半清晰的印记,并在他一愣神地时候挣脱开,手脚并用的跑到了篷子外面,用手抚着胸口,脸泛红潮的喘息着,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本能地反应。

“好,你好,居然敢打我,咱们走着瞧,总有一点我会把你从东家那里要来的,到时候一定会把你压在身下好好玩弄一番,你给我回来,我不碰你了,你想让别人看见你吗?东家还有话。”

男子用手在脸上摸了一下,好象觉得不舒服,也同样气喘吁吁地说着,招手让这女子回到原来的位置坐下。

“说吧,苏公子还有何事,你再敢动我,我就和你来个鱼死网破。”

这女子回到地方坐好,身子却朝向外面,一副警惕的样子。

男子无奈,自己把酒给倒上,一口喝进去,用带着一丝不甘和向往的目光看着女子说道:

“这次东家安排了一些人埋伏在湖中,两天,你有两天时间,想办法把那个杨家的大小姐和紧随着她的店小二引到咱们埋伏的地方,配合那些人

们两个,哎!其实东家更是想把那个小二收在身边,一番事情,不如这样,你现在把身子给了我,然后再想办法把那个店小二弄到**,把你的手段使出来,让他听话。岂不是帮了东家的大忙,你放心,我会好好对你地,让你一辈子都忘不了,到时候求着我…。”

“闭嘴,休要再说那些无用又低贱的话,你看错人了,我不是你想地那样,回去告诉苏公子,就说我会尽力把他们两个引到咱们人地地方。只是那些人都在哪里?”

女子出声打断这男人的话,强忍住心中的气问正事。

“在这里,都已经画上了图,给。”

男的把一卷纸给递过去,在女子刚接的时候使劲摸了一下手,随后张狂地哈哈大笑着,又给自己倒上杯酒咪咪着眼睛品着。

这女子连忙跑也似的出了船。站到岸上,看准一个方向走去,并抬起玉一般的手掀开面纱,擦去脸上晶莹而又委屈的泪珠。

“曾经在悠悠暗暗反反复复中追问,才知道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是最真,诶,对了,这句唱的不错,继续保持。大家看到没有,到这里就是你们地了,千万记住自己唱哪个部分,来。咱们唱一下,我唱前面一点你们接着,一二从从容容是最真…。”

“再回首恍然如梦,再回首我心依旧…。”

“停,唱什么呢?这地方不是到二部轮唱吗?那些负责唱二部的人都跟前面跑什么?还想不想要银子了?再来一遍,我这次跟在二部走,看谁还跟人家前面的跑?来,一二曾经在悠悠暗暗反反复复中追问……。”

一个宽敞的屋子里面,店霄满头大汗地对一帮人喊着,这些是皇上那要来还有原本绿野仙踪乐感比较好的人。现在是到了《再回首》二部轮唱的时候,就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如此的笨,自己开始学了两年照着谱也能唱个八九不离十。虽然经常被指挥骂。

“小店子,你歇歇吧,让他们自己先练练,真是地,就没有好的方法?”

大小姐看店霄累成这样有些心疼,在旁边把带着冰块的果汁递过来。

“好,不用歇,再歇就来不及了,有办法,唱的时候到这个地方用手把耳朵捂起来,这样就不跟前面跑了。”

店霄无奈下把当初自己的绝招说了出来,也正是因为这个绝招他才被骂的,一手接过果汁猛灌了几口,一手从怀中掏出条手巾,给自己擦擦,看大小姐也出汗了,又变戏法一样掏出条洁白的丝绢给她。

“恩,那就先让他们这样来,我觉得呀,应该跟官家说说,咱们好不容易把这些人给弄的什么都会了,到时候还要给送回去有些不合算,不如给官家些好处,把这些人都要来吧,咦?这个地方绣个兔子应该不错,鸳鸯和松鼠我都绣过了。”

大小姐想着为这些人操心的时候,觉得不应该还回去,把那丝绢轻轻在额头上抹过,用手在上面比画,想要绣个大兔子在这上面。

“好,等比过后就找官家谈,能作为交换地东西可不缺,来,大家现在再来一遍,轮唱的时候把耳朵捂上,一二曾经在……。”

店霄也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培养的人再送回去有些可惜,不是为自己可惜,而是为这些人,他们回去后上面的人一定不会轻易接受一种新地理论的,这样就会把这些本已经开始向更广阔领域发展的人给限制住。

“回头,该回头的回头,该继续走的不要停,那个吃羊肉串的,你苦个脸、皱着个眉的干什么呢?那上面抹的是辣椒粉,不是鹤顶红,要不你换一个位置,不用你来吃了,让你吃肉你还这副表情,太假了。”

那边唱歌的让他们自己练去,又到另一个屋子,就是第一次在船上的那一百多人,店霄正指着一个吃羊肉串地人说着,觉得他有些不够投入,虽然那人已经吃了三十多串了,可店霄觉得**不能因为数量的关系而减少。

“报告,大小姐、小二哥,西湖船上的布置都已经妥当,随时可以按照要求来做。”

店霄和大小姐一起和这些人忙碌地时候一个专门负责给西湖上船只装东西的人跑过来低声汇报。

“恩,不错,让那些人把蜡烛呀,什么的东西多准备点,到时候别光想着安排的事儿,万一有突然出现的人或其他事儿呢?可不能什么都跟不上哦,告诉大家细心一点,多琢磨一下,弄好了这月的奖金翻倍。”

大小姐见有一边已经弄好了,觉得心中塌实不少,点着头对那个人吩咐着。

一直忙到晚上,店霄和大小姐这才带着满身的汗回到轩德楼客房中,各自梳洗过后,聚到一起吃饭。

“小店子,要不我给你找个丫鬟守在外间吧,别总找个伙计陪着,又不是书童。”

大小姐想到昨天晚上店霄害怕,找了一个伙计拉着进屋睡,结果把那个伙计都给吓哭了,这才决定给他弄个丫鬟。

“不用,我自己就行,真的行。”对于害怕的事情店霄难以启齿,支吾着拒绝了。

“那当然,小二哥可不是一般人,不知可否陪奴家游游这西湖呀?”一个女子的声音幽幽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