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1章 西湖比试终开始

第七部 碧海黄沙话两浙 第十一章 西湖比试终开始

湖的夜是多彩的,西湖的夜是热闹的,周边有不歇业馆,水中是灯光摇曳的花船。

撑一只小舟,任其漂动,观赏着各处的繁华,却又象躲避着那诱人的喧嚣,摆上一桌小菜,温两壶酒,在星明、无月的夜空笼罩下,听两个美女在那‘喳喳’地说个没完,然后有一种道不明的滋味萦绕在心中,畅快而又憋屈。

“谢姐姐,你的船就在西湖上,为何还愿意来呢?她们有些人都是想等到有空闲的时候到岸上去,其实整天在水中漂着确实不舒服,偶尔来一次还成。”

大小姐和店霄吃晚饭时正好谢芙澜找来,马上高兴地答应去湖上玩,连吃的东西也一并搬到船中,现在正看着那些花船上的灯光闲聊着。

“奴家哪里是什么喜欢湖中?只是呆的惯了一时到岸上总觉得不塌实,若是消遣、游玩还是坐船好,这菜应该是大小姐那个绿野仙踪做的吧?味道果然不差,有些地方还比轩德楼中的强呢,听闻绿野仙踪的人所得的工钱要比别出多上不少,不知大小姐付起来心疼否?”

谢芙澜掀看面纱的一角,夹起块西湖醋鱼轻轻送入口中,品过以后满意地点头赞扬着,又好奇绿野仙踪给人的工钱多,问大小姐,一双水汪汪的美目不经意间从大小姐身边瞟过,随后略带些失望的转看别处。

大小姐听到有人夸绿野仙踪高兴地露出笑容,夹起一片藕脆脆地咬着,用绢帕轻轻在嘴角沾了沾,对谢芙澜摇摇头说道:

“不心疼,那些人做的工也好。给的那些钱也只不过是他们赚来的一部分而已,可这也是因绿野仙踪的那些买卖确实赚钱,别处想学也学不来,咦?小店子,你拿个螃蟹怎么不吃呢。”

大小姐自己吃过了说着话想起店霄在旁边好象没夹菜,扭头一看他正在那两手抓着螃蟹,目光愣愣地看着湖面出神。

“哦,就吃。”

店霄从思绪中被大小姐地话拉了出来,拿起个勺子‘嘎巴’一声撬开螃蟹壳,从中舀了满满一勺子放到嘴里。‘刷刷刷’几下就把这个螃蟹给掏空了,八个腿掰下来挨个在嘴中一捋,两只大钳子相互卡住往桌子上一放说道:

“不错,这螃蟹好吃,钳子留着晚上当夜宵吧,恩,再来一只。”

说完也不顾被他这么快速度吃下一只螃蟹惊呆的二女。拿起另一只按照刚才的样子继续。

大小姐和谢芙澜对视一眼,也学着店霄把勺子往螃蟹壳上一插一撬,舀起诱人的黄,抿到口中,点点头说道:

“这么吃是快,多亏了京城中那三处自助餐去吃的人没象小店子你这样。”

“恩,这么吃也痛快,看着就觉得香,怪不得都说大小姐出去后胖了呢。天天和这样的人吃饭,可是不缺胃口的,咯咯咯!”

谢芙澜也在旁边说着,只是店霄今天晚上好象总是有些溜号。‘恩’过一声继续看着湖面不知想些什么,手和嘴机械地动着,片刻后四只大螃蟹已经进肚,觉得吃舒服了,手顺了顺前胸,找了一个靠的地方依在那里,闭着眼睛轻哼着:

“凄风冷雨中,多少繁华如梦,曾经万紫千红,随风吹落…我看见水中的花朵。强要留住一抹红……。”

看着远处湖面思索着的谢芙澜刚要说什么话,听到这首新曲子却停住了,愣愣地看着在那里闭目轻晃脑袋自我陶醉中的店霄。

“小店子。这首曲子也好听,你以前怎么不早些唱给我呢?不行,回去后一定要把所有你会的都唱给我听,你现在告诉我,你会多少?”

大小姐听着高兴,也学着店霄闭上眼睛晃动着身躯,借着水上偶尔的起伏,体验着词的内容。

“好,唱给你听,其实也没有多少,大概有那么千八百的,找出几支好听的还不难,所以我才说这次比试咱们是赢定了,哪怕宋姑娘嗓子哑一些也无所谓,有几支曲子就是专门给这种情况准备地,到时保证让那些人大吃一惊。”

店霄这时突然睁看眼睛,人也精神了,自信地对大小姐说着,还不忘了向谢芙澜笑了下,意思是让她也放心。

正好一阵风吹过,谢芙澜那面纱被吹起,露出了一张娇艳的面孔,来不急遮住的时候,嘴角动了动,对店霄回了一个微笑,只是和眼神不怎么协调,马上盖回面纱开口说道:

“小二哥不愧是如归酒楼的八方接应,这胸腹之间自有乾坤,那这次比试奴家可真就放心了,哎!这边的花船都看腻味了,不如咱们摇船到一些僻静的地方看看吧?记得那边有不少水草,半人高的正好幽静,大小姐您说呢?”

“啊?那么高呀,那坐着船岂不是都遮上了?好玩,小店子,你帮着把船划过去吧,我给你拨虾吃。”

大小姐一听那边水草,也觉得有意思,央着店霄划船。

“好,好,就过去,有一些渔民晚上离开的时候会把螃笼、虾笼和鱼笼用绳子拴好挂在水草中,第二日一早过来收取,咱们去看看,万一有螃蟹和虾什么的进去呢,拿出来用船上地东西做个鲜的,大不了扔里几个铜钱算是买下了,他们也不容易呀。”

店霄一边调整的船的方向往那边划去,一边说着可能有额外地收获。

“哦,还有这东西呀,他们也是的,就不怕被人拿跑了?要

话,咱们可得给钱。”

大小姐说着给钱,还替那些渔民担心。

店霄摇着头说道:

“那些笼子都是用树枝和竹枝编的,不值钱,而一般的人也不会专门来偷东西,西湖上的文人墨客哪在乎这些,还不如姑娘好呢。除非是一些小孩子,淘气地游过来看有没有捕到东西,拿回去换点钱买糖,若被家里人知道了,也会挨打的。”

一浆一浆划着,船离那丛水草越来越紧,果真是显得有些幽暗,想来大家都划船来捉迷藏应该不错。

“谢姐姐,你说那月梦阁这次要是再输了会不会一蹶不振啊,他们今年可不同往年。以前来地时候就是带着船和人,从长江沿着运河走过来,路上也不生事,这次可一样,好象大江南北的人他们都给说到了,听我爹说,这些日子我杨家的那几个酒楼都是些有身份地人过来。尤其是轩德楼,如果月梦阁再输,那可就够丢脸了,谢姐姐?你到是吃东西呀。”

大小姐对着谢芙澜说着,发现她好象没有听到一样,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见她回神了,这才劝她吃东西。

“啊?哦!是,是呀。赢嘛,就要赢的厉害些,让,那个月梦阁下次再不敢来。吃,就吃。”

谢芙澜应过一声后,用筷子去夹一个河螺,只是夹了几下都没有夹上来,手也有些颤抖,最后干脆放下筷子,长出口气说道:

“这个地方有些阴森了,要不咱们回去吧,再往前的水草太密了,奴家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塌实。”

店霄没有停下。又往前划了几浆后进到草丛中说道:

“谢大家莫怕,这里是有些阴森,可却不是因为水草地关系。而是因为人,因为死在这下面的人。”

“啊?死、死人?怎、怎么死的?死几个?”

谢芙澜猛的一个机灵,颤声地问道。

“对,死人,想要在两边举行比试时心怀不轨而被绿野仙踪用箭射死地人,至于多少个就不清楚了,好象不少呀,还抓了几个活口,正在命人问呢,到时候就知道是谁派来的了,我绿野仙踪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店霄盯着谢芙澜语气忽缓忽急地说道。

“对,不能善罢、甘休,死的好,好呀,真想看看那,那些人长的什么样,不知关哪了?别让他们跑了。”

谢芙澜许是吓到了,说话有些吞吐,两只手不停的在胳膊上揉搓着,显得更加晶莹、洁白。

“谢姐姐可能是冷了,小店子,那咱们回吧,谢姐姐你放心,那些人跑不掉的,都被关在了轩悦楼后面的一落院子中,除了绿野仙踪地护卫和送吃的人,其他人一概不准接近,好象有的人已经受不住要说出来了,那边的人手也够,只要不超过一百个身手好的人同去营救,那就绝对没有问题,小店子你划快些。”

大小姐在那安慰着谢芙澜,并催促店霄快些。

“好嘞!马上就快,人间悲欢离合易如反掌,看那青山绿水别来无恙,总是要说太长,不说太难,今生将随风流转…。”

店霄应过一声,哼着歌渐渐把船向来路划去,只留下一波波的水纹在荡漾。

再有两天便是处暑,大家都盼望着天气能凉快一些,只是今日西湖的边上去早早聚集起了不少的人,也不顾热,吵吵嚷嚷地在认识人中相互说着。

今日正是那西湖梦馨画舫和长江月梦阁比试的日子,只是不知为何,过去那些年都是在白天比地,这次给挪到了晚上,一些午后没有活计的人怕没有位置,顶着日头就来到了西湖边的看台下。

那些个公子、老爷自然不会如此,都趁着还有一些时间,邀上几个相熟的人到旁边地酒楼之中要些酒菜,慢慢吃着,说一说最近的事情,再即兴赋上几首诗。

“你确定知道那些人关在哪里?哼!没想到这个绿野仙踪居然如此辣手,那些个埋伏在水中的人,死的可真够冤的。”

西湖边垂柳下一只篷船里面,一个男子听到对面那蒙面的女子的话后两只手互相搓着焦急地抱怨。

“知道,就在轩悦楼后面的一落院子里,这又过了一天了,怕是有人受不住招了吧?”

那女子点点头回着。

“不能,若是招了现在我这边也早就不能象现在这样了,别处的人也一定会被抓的,看来还能挺住,咱们要想办法,能救便救,不能救也要把这个口给灭了,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吗?”

“不知道,可那大小姐说只要有一百个身手不错地人就有可能救出人去。”

“一百个,现在咱们还哪有一百个了?得想些法子,恩,听说鬼脸这次也带了些人来,我去找找他,或许能多凑出些人,恩,那就这样,你马上回去,看看能不能探到更有用的消息,没有一个男人能逃过你的美色地,你可以在这上面想想。”

这男的说到这里不由的咽了口唾沫,看着离开女子的背影露出一丝不甘。

天渐渐暗了下来,西湖岸上的***先后燃起,只是湖面上的船却依旧未动,直到不借助灯光便看不清身前几丈远地方的时候,那些船才‘刷’的一下,几乎同时点燃灯,比试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