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2章 轻纱妙体几多娇

第七部 碧海黄沙话两浙 第十二章 轻纱妙体几多娇

英英妙舞腰肢软。章台柳、昭阳燕。锦衣冠盖绮处千金争选……。”

灯光闪耀的船上一女子当先开口而唱登时就让周围那些喧闹的声音静了下来细细的听着有熟悉的跟着合拍轻哼只是大家都知道这仅仅是刚开始而已正主不会马上出来。

“不错今年的比试有看头听听这个唱曲子的姑娘那声音美知道是谁么?就是去年过来跟咱们杭州争头名花魁的那个媚儿呀只可惜去年我不愿往那船上挤只在岸边听过声音。”

西湖岸边的一处临着看台的小酒馆里几个书生打扮的人围坐在一张桌子旁边听到西湖上隐约出来的声音纷纷议论着这些话就是从一个人嘴中说出来的其他那几个俱都疑惑不已这么远的能听到些声就不错了哪还能分辨出谁唱的?再者去年大家也是在一起了因为没钱所以才在岸上的。

“行了行了别在这竟说些无用的话赶快到那边看台上去吧咱们给那两个钱让几个孩子占位万一他们玩兴大一时没守住就算过后找到他们也没用了起身掌柜的把帐算下过些日子一并给。”

一个年岁稍微大些的人不愿意在这里互相吹捧了站起身吆喝着众人一同走用手在身上的褡裢上摸了摸告诉掌柜的记帐看来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他这个话一说不要紧其他的桌子上的人也都急了起来纷纷起身离开可能都是花钱找人占位置的。

‘呼啦啦’

人一离去这酒馆刚才热闹的样子马上就没有了。只是在一个靠墙地角落中依旧有那么三桌的人低着头猛吃好象对这西湖上的比赛一点不关心相互间连句话都没说。

“快大家都过来站好下一个该谁了记住把自己的本事都使出来这样的事情可不多做得好了或许今晚能被人用大价钱买下呢今天来的有钱人可不少。”

一只只的花船上。有专门负责的妈妈给这些姑娘排着队一遍遍叮嘱着应该注意的事情。

看那些姑娘的数量就知道正主出来还要等啊没看旁边那专门用来观赏地船上基本还都空着么说明那些身份高的人还没有到只是围观的百姓不管那么多有人唱有人跳就行。平时根本就看不到有那几个钱舍不得往花船上扔吹了灯搂着自家婆娘还不都一样。

这些花船都是按照一定的规矩排好了队开始不停的围着中间的两只最大最漂亮的楼船旋转每当有船转到向着岸地这边的时候那些姑娘就会出来把自己最拿手的技艺献上岸上有的人曾经和某位姑娘有过欢好的便会额外卖力地喊两嗓子给助助声势随后跟旁边的人说这姑娘哪个地方好自己如何了得。怎样怎样…。

天上的那一弯新月渐升渐高那些放在前面表演的姑娘也越来越少大家知道马上就要开始真的比试了一个个都顾不得困倦。拿着绿野仙踪给地零吃拼命地睁大双眼往湖中的船上看去。

周围那些架着看台的船上现在也几乎坐满了人按照身份的高低所处地位置也有不同两只被围在中间的花船上都忙碌地准备着。

“小二哥我家小姐到时候真的不用做什么特别的动作么?只是站一站走一走回一回头就可以?那我到是不急了早知道这样也出去唱可惜好的曲子都被她们唱了。”

玉儿在船上来回跑着。这时到了大小姐和店霄面前问自家小姐是不是真的不用再唱上两句或跳几下舞这样的话她就轻松多了。可惜也少了一个表现的机会。

店霄知道她的那点小心思笑着对她说道:

“玉儿要长那就唱我现在就告诉你一个你这么聪明两遍就会恩唱什么呢?今天的月亮不错就那么一条小细弯就唱它附耳过来。”

又是几个姑娘一起舞过后岸上地人把目光看向了下一艘船准备等这船的姑娘出来好尽情欣赏一番只是本转动的船阵却突然停了片刻后在动起来时从大船中间出来条小船一个姑娘静坐在船上一张小方桌摆在她身前上面是一盏油灯随着风来回闪动着朦朦地把姑娘地脸映了出来那眉宇间好象永远化不开的忧愁让人不由心动突然这姑娘抬头看了眼天边的弯月幽幽叹息一声唱道:

“夜色茫茫罩四周天边新月如钩回忆往事恍如梦重寻梦境何处求……人隔千里路悠悠未曾遥问心已愁…月色朦朦夜未尽周遭寂寞宁静桌上寒灯光不明伴我独坐苦……。”

“好人好曲子好唱的也好不会是已经开比了吧?”

待玉儿唱过周围好半天都没有动静正当她要回去找店霄算帐埋怨他给的曲子不好时终于有一个人当先喊了出来接着便是其他人的叫好声和口哨声一个个都有些疑惑是不是开始比了这个姑娘就应该是哪边的吧?有眼尖的往中间的两艘花船上看见代表着两边主要人的那灯笼依旧挑在那里并没有拿来下随着主人走这才知道不是。

“好哦~!”

得到认可的玉儿直接蹦了起来晃了几下身子才稳住对着给她摇船的人说道:

“快快划回去我问问我家小姐如何恩那个乌鸦嘴还真挺厉害

她这一动把那些岸上看的人下一跳怕她这个忧愁而又文静的姑娘掉水里去可她后面的一番动作彻底打消了别人的担忧一个个都觉得被骗了这哪里还是刚才那个满脸相思让人怜爱的姑娘。分明就是小祖宗嘛!

“婉儿这次可就全靠你了那边地宋雨萌现在嗓子已经哑了估摸着会有一些专门给她唱的曲子可我琢磨着再怎么好的曲子哑嗓子唱也不好听况且你这身段比起她来可强一些尤其是这又挺又颤的胸还有你这双专门勾魂的眼睛。”

属于苏家月梦阁的这艘花船上苏二当家的一手搂着一个女子的纤腰。一手放在她的臀部上或按或捏或揉嘴里夸赞着。

“恩!啊!二当家您坏死啦人家马上要出去了您还这么折磨人家万一忍不住了可怎么办?等奴家赢了这次的回来再侍侯您好吗?”

这被叫做婉儿地女子配合着扭动身躯软软的象没有骨头一般眨着快要羞出水儿的眼睛。柔柔地讨饶着一双小手却放到了两个人身体之间一动一动的让苏二当家的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已经忍受不住这种挑逗俯身就要抱起婉儿行那床地之好。

“二当家您急什么奴家马上就要去了可不能误了正事等奴家回来的。”

这婉儿见二当家如此模样。轻轻一笑往后腿了几步躲过整了整身上的衣服走到门口回头用更柔地声音让二当家等她。便闪身而出留下满腔欲火的苏二当家急得不行了转身喊着‘媚儿’前去寻找。

“出来了快看外面的船都闪开了看看是谁先?月梦阁是月梦阁的姑娘先来哎呀听说她们的那个姑娘可了不得。千万不能看她的眼睛不然一辈子都忘不了。”

湖上的船开始缓缓向周围驶去露出了里面的两艘花船。东边月梦阁的船慢慢地横过来那些专门用作观赏的船也开始向这船围拢还好岸上的看台够高最上面的几排没有被遮到至于下面和没位置地人那就听别人说吧。

“小店子一会儿你就不要看了她那个眼睛不能看的我都不看这个看很远先借别人。”

大小姐站在另一艘船上见月梦阁动了

“恩好我不看我就这么站着她要是出来我就闭上眼睛。”

店霄点头答应着心中却腹诽不已看一眼能把魂勾走?那她就不是月梦阁的姑娘她是美杜莎。

‘哗~!’

看着月梦阁花船的人一阵喧哗那船上三层处一面的墙板缓缓倒下接着另外两面也是一样把这个船舱直接露了出来里面燃着的支支蜡烛把周围的一小片地方都给照亮了仔细一看原来是一间女子闺房模样的屋子只是现在只有一面墙了里面桌椅妆台一样不缺最显眼的是一张大床靠着墙摆在那里薄薄轻纱做成的幔子搭在两边整体上是一片粉红。

正当大家都惊讶于这个屋子漂亮地时候一个身穿鹅黄色衣裙的女子款款从旁边的一道门走了进来身上几处珠链反射着烛光梦幻斑斓刚走到妆台旁便把头上地簪子抽出那头‘刷’的一下披到了肩上是那么的顺滑和轻柔接着这女子用幽怨的眼神看了四周一眼把能看清她的人给晃得眼睛都直了她这才轻启朱唇开始唱道:

“满搦宫腰纤细。年纪方当岁。刚被风流沾惹与合垂杨双髻。初学严妆如描似削身材怯雨羞云情意。举措多娇媚。争奈心性未会先怜佳婿。长是夜深不肯便入鸳被。与解罗裳盈盈背立银釭却道你但先睡。”

‘咕噜咕噜’

听到这个带有暗示的曲子再加上那女子柔柔的嗓音和迷人的身段不少人都开始不由得往肚子里咽着口水一些个定力差的人都开始呼吸急促有了明显的反应。

可这还没完呢那女子唱着唱着就开始慢慢一件件地褪去身上的衣服边脱边往那**走待坐到**后全身上下只剩一个半透明的肚兜可是蜡烛晃得让人看不真切。

‘刷’的一声两边的幔子被放下这女子也顺势滚了进去翻身的一刹那那雪白诱人的一片一晃而逝紧接着那肚兜也被扔了出来曲子再次被反复唱出透明幔子后面有一个女子的身体若隐若现的舞动着直到蜡烛渐渐熄灭。

“好漂亮把蜡点起来呀怎么灭了呢?哎呀!可惜我离得远了要是再近一些就好了。”

无论是岸上还是观赏船上的男人这时候都想让把那蜡烛从新燃起都觉得若是再近一些或许能更好一个个心中都升起一股虚火。

“还带这么玩的啊?那大家都脱光了躺**多好呀?”另一只船上的店霄放下看很远抱怨着。

大小姐也一样不知从哪又拿出个看很远看过后放下惊讶地瞅着店霄问道:“小店子你都看见啦?那你魂没被她勾走吧?”

“没这才哪到哪呀一般般而已别担心我了咱们的马上也要开始了。”

‘哗~哗~’整齐的划浆声从湖上传来那边出现了一块浮在水上的大大平台大块的黑布挡住了台子上的所有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