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4章 疲劳审问知何处

第七部 碧海黄沙话两浙 第十四章 疲劳审问知何处

轰轰轰’

当轩悦楼方向的烟花升空响起后,这边也同样放上去三朵烟花,与那边呼应着,岸上和船上观看的人以为这是梦馨画舫开始庆祝胜利了,纷纷跟着欢呼起来,只有那些平时就注重仪表的人才压住内心的兴奋,稳稳地坐在那里。

“杨老板,传闻都说这次月梦阁来西湖比试,梦馨画舫凶多吉少,当初看她们演的几天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后来听说你把那在外面闯荡的大闺女给叫了回来,我这多方打探之下才知道她手下有个绿野仙踪,而这还不是最厉害,无非是京城的那个叫自助餐的地方,可有知情人却跟我说,绿野仙踪里还有一个更厉害的,就是刹那芳华,据说可以随意布置周围景物,可以让人一时间忘记自己身在的地方,今天看到这一场比试,真是名不虚传啊。”

一个人见大家都在庆祝,便凑到杨父近前恭维着,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呦,陈老板,几日不见到显得越发年轻了,再过些天或许我都认不出来了,怎么,陈老板难道也因这点小事情下注了?其实大家都误会了,哪里有什么输赢,就是一群小孩子在玩,萱儿年岁还不大,在京城可能逛得有些腻味了,又有些想她娘,这才回来的,非要她来弄这个比试,我原本准备这次让苏家进来,把多年的恩怨好好了结下,这才把事情交给萱儿的,哪想到月梦阁是一年不如一年,哎~!怎么就想不出点新招呢,不如个孩子呀。”

杨父拱拱手作礼,说着想让月梦阁赢的话。又对结果无奈地叹息着。

他这话旁边的人没一个信的,那绿野仙踪地声势比起杭州杨家来只强不弱,什么小孩子,谁家小孩子要都能这样,做老子的还不得高兴死?可都不愿在这事上面纠缠,尤其是这个姓陈的,点点头说道:

“杨老板说的是,这种争强好胜的事情就小孩子爱摆弄,象咱们大人早就看得淡了,要说刚才最让人难忘的就是那个穿白衣服的姑娘。她好象是去年西湖的花魁宋雨萌宋姑娘吧?不知这次比过后是否可以让她‘出阁’了?我愿意出纹银五千两给她梳弄,杨老板觉得如何?”

“陈老板,你这话可就不该说,若宋姑娘能‘出阁’的话,自是由梦馨画舫来安排,到时谁先被她看上眼,谁出的钱多。那谁便能给她破红,你现在和杨老板如此说,别人怎么办?是不是显得有些不公平呀?若是可以地话,我给八千两,保证不能委屈了宋姑娘,如何,杨老板?”

另一个人在旁边听到话不满意了,他也想着拔头筹,给价格抬到了八千两。

杨父看着两个人在这争无奈地摇摇头说道:

“二位难道不知梦馨画舫的规矩吗?这赢月梦阁的花魁。当年是否接客是由花魁本身说的算的,梦馨画舫和我这个当家的可管不了,何况雨萌连着赢了两次,虽说是布置的比较巧妙。可这也是萱儿给她弄地,你们若是真心喜欢她,那就自己到画舫上去求,我可无能为力。”

姓陈的好象有些不死心,又问道:

“那我要是使些手段,比如在酒水中放些东西让她就范,到时多给梦馨画舫些银子,杨老板是否应允,当然,宋姑娘也不会少得。我是真的喜欢她呀。”

“那陈老板就要问萱儿,萱儿好象要把她带走,说要弄一个什么歌舞团。你们可要加紧喽,我这个宝贝女儿说话可比我这个当爹的有用,绿野仙踪是她的,你们也知道是如何强势吧?”

杨父没有说行和不行,直接把事情推到了女儿身上。

‘噗,噗,恩,当当,哼,仆仆’

大部分人都在西湖边上观赏着比试后的两边继续表演的歌舞并与梦馨画舫一同庆祝的时候,轩悦楼后面的一处大院子里正有不少人相互拼杀着,准确地说是一伙突然发现上当受骗的人为了能冲出包围圈而拼杀着。

双方象约定好了一样,谁都没有说话,更没有大声叫喊,就那么刀来剑往的互砍着,只是被围在院子里的人还要受到在周围房子上弓弩手地照顾,伤亡惨重。

而已经接触上的人也不好受,自己手里的兵器和对方的根本不一样,身手都差不多,一看便是经历过生死的人,可连续的兵器接触过后就会发现,自己手里的刀都变成锯了,对方的还是那么锋利,好不容易一刀砍在人身上,那一层特殊网状的衣服就会挡住大部分力,被砍开也就是身体划个不深的口子,可对方地刀砍在自己这边人身上,经常是连骨头都给削断。

被围的人中有一个脸上带着道疤痕的,长长痕迹划过眼睛,这时终于忍不住对他旁边另一个人问道:

“你不是说都打探好了么?人关在这里,有一百个人就行,现在怎么这样?这都近二百人了啊,院子小一些都装不下。”

“啊?哎呀,上当了,那个婊子一定是故意骗我地,我也没骗你,不然我能一同陷这吗?等冲出去的,找些兄弟把她扒光了吊起来轮流干死她,给死去的兄弟报仇,小心!”

那人挥舞着手里的刀被人护起来想往外面移动,可惜刚一动就漏出空隙,被一阵箭雨给射倒好几个,心疼地对那个人喊到,一双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了。

脸上带疤的人也知道现在说这些没用,活着冲出去才是重要的,不然多好的女人也享受不到了,瞅准

机会见有两个人的位置和旁边有个大空隙,一拍刚才了嗓子‘跟我冲’,便当先往那边冲去,另外几个人也看到这个地方了,紧紧在后面随着。

那两个围着的人也发现这个事情了,可手中的刀和别人对拼着呢抽不出来。见人就要冲出去,一抬胳膊‘嗖嗖’,两只袖箭就射了过去,一支命中脸上带疤的那个人胳膊,一支插到他后面那人地腰间,两个人同时一个踉跄,冲的势头顿了顿,这一耽搁,其他人已经过来补上了这个漏洞。

“袖箭,快。让人不要再顾虑了,这是绿野仙踪的护卫,让前面的兄弟们给后面的兄弟铺条血路,不然都得留在这。”

脸上带疤的人好象对这些围着他们的人非常熟悉,一见到袖箭马上告诉旁边捂着腰的人,让他不要以为是杨家原来那些护卫,只能往里添命才行。

两个人一招呼。这些人便开始真的不顾受不受伤往外冲了,用身体的各个部位去挡刀并给卡住,好让身后地兄弟冲出去,一时间真的就冲出去不少距离,好在被形成的第二个包围圈又给围住了,绿野仙踪的人见不能在麻痹对手了,同时把刀飞出去,在身后抽出三棱刺,继续顶上。

那些人见这样不行。有的几个人钻进了屋子里使劲撞着墙,把墙都撞倒了往外冲,又被围,再冲。再被围,最后杀的两边的人都不知道是在哪围了,一些个没有到西湖边去地邻居都把门窗紧紧关好,贴在门口听着。

战斗渐渐结束,死的人都被抬到一起清点,绿野仙踪受伤的赶快找大夫来治,领头的人再次拿出三支烟花点燃,告之西湖处这边已经结束战斗。

“怎么样?赢了吧,我就说能赢,这回你家小姐名气更大了。还有你,要不我再给你几首曲子,你再去显摆显摆?”

店霄看着转了一圈回来的众人。对陪在宋雨萌身边的玉儿打趣道。

“恩,赢了,让你这个乌鸦嘴给说对了,哎!只是我家小姐想跟你和大小姐道谢都不行了,嗓子哑得更厉害了,大夫说这还不没到最严重的时候,再过两天连哼都哼不出来,随后才能渐渐好,并且说不能吃辛辣的东西,哪象你,还告诉平时不能吃的都吃,骗人,恩,你那个曲子确实不错,我得谢谢你,亲你一下吧。”

玉儿扶着小姐,一脸开心地笑容,也不管旁边有多少人,就和店霄闹着,真亲了他一下,这才在宋雨萌瞪她的眼光中,微红着脸对店霄吐吐舌头扶小姐回去休息,宋雨萌也只能给大小姐和店霄道了个万福,算是表达谢意。

“小店子,这下我绿野仙踪是不是更出名了,这些人都要留下,平时总出毛病,关键时候还真没问题,想想也是,若他们要是真总出漏子的话,给官家演的时候可危险了。”

大小姐对这些平时把店霄气得够戗地人今天的表现还是满意的,在那下定决心要把人留下,不再犹豫了。

“是呀,以后还有别的用呢,我总觉得自己没事儿做闹心,把他们带在身边没事就给别人弄个刹那芳华,自己有事情做了,钱也赚到了。”

店霄开始为以后的事情做打算,准备走精品路线。

“大小姐、小二哥,刚才轩悦楼那边传来信号,战斗已经结束,可以安排下一步了,哦,对了,刚才那些个活着的在湖中抓上来的人有一个交代了,还是小二哥您的方法好,给他多吃了一些咱们那提味的调料,然后隔一会儿问他几句话,不管他说不说都问,也不让他休息,结果他真说了,不是愿意说的,是迷糊中不觉间说出来地。”

一个护卫过来告诉店霄和大小姐轩悦楼的战斗结束,并真心地赞扬店霄有办法,愣是让那些怎么动刑都不说的人说了实话。

“哦?这么快就说了?我还以为他们能坚持几天呢,体质太差,都说什么了,终于能知道是谁在背后算计了。”

店霄听到护卫地话高兴起来,躲在暗处的敌人总是让人闹心,这回彼此知道也好有个防范。

“回小二哥,这些人都是海盗,当初咱们从成都府回来眼看到洞庭湖时,遇到的那些点燃了船往船队中冲的就是他们,平时他们都在秀州躲藏,偶尔出去捞一把,这次是受了苏家之托才来的。”

护卫一五一十地回着。

大小姐在旁边听的有些吃惊,求证道:

“也就是说,他们苏家在我们回来时就准备对我们动手了?哼,这次的月梦阁就别想回去,正好,先杀一个苏二当家的解解恨,那他们在秀州谁去找他们的,要一并收拾掉,正好回京城时路过。”

“回大小姐,他们说那次不是对我们动手,是对白老头和陈老头,我们只是顺带着,可是有个叫鬼脸的好象失败后就盯上了我们,至于去找他们的,他们也不清楚,都是由上面人接触,不过,他们听说那个人也姓苏。”

“姓苏,不会是苏大当家吧?哼!还顺带着,当我绿野仙踪好欺负不成?这次失败了,是不是还有下一次?扣住月梦阁船队,什么时候把这事儿弄明白了再说。”大小姐猜测着姓苏的人,决定报复在月梦阁上。“圣旨道”外面有人尖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