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6章 寻找海盗白云悠

第七部 碧海黄沙话两浙 第十六章 寻找海盗白云悠

队渐渐进到了富春江中,这是要走海路,原本是准备为回去的时候到秀州停一下继续走呢,现在既然要到金山,那还是走海路快,直接

就能到达盐场附近,其实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大小姐准备想会会海盗,只是船队稍微有些大,带的武装人员也比较多,那些个被抓住的海盗已经保证过了,绝对是遇不到的。

“小店子,据说这一带的海盗非常嚣张,为何我就遇不到呢,曾经有一个五十只船的船队不是都被他们给劫了么?”

大小姐站在甲板上,手中举着看很远往江水上看着,这刚出来不长时间就着急要遇海盗打一仗,主要就是装备比较好,心痒痒,不但是她,其他护卫也一样,那投石车和攻城弩都装到船上了。

店霄把刚刚烤好的鱼片撕下来一条,吃到嘴中,肯定地点点头,呜呜地说道:

“恩,是有一个,好象都传了上百年了,当初还是海盗刚出来时,据说他们抢了不少东西,有鱼,有虾,哦,正好赶上螃蟹出黄的季节,恩,和现在差不了几天,这样一来还抢了不少螃蟹,把那五十多条船上的人吓的呀,没用海盗动手,乖乖的就把这些东西给送到了当初海盗做为老巢的破庙里,好家伙,足足堆了半间房,网破了都没敢出声。”

“抢的是渔、渔船呀?怪不的呢,一定都是他们自己吹的,也是啊,海盗上次在洞庭湖那就死了不少,这次又被连杀带抓的有三百来人。他们是不是缺人啊,那可太好了,咱慢点走,明天到海宁,给他们些聚集和准备的时间。”

大小姐觉得有些遗憾,放下看很远,抢过店霄手中地一片烤鱼一点一点地磨牙玩。

船队是准备先到海宁那里停一下,船上的海盗有两个家是那里的,正好接来并探探消息,而那两个海盗已经破例给安排了两个船舱当临时住所。好让他们的家人过来看到一个成功男人的形象,在船上都可以有一间单独的屋子呢。

京城中,绿野仙踪的五丈河自助餐店,一间周围被护卫保护的屋子里面,许是因为晌午的时候秋老虎还有些热,那风扇‘呜呜’地转着,主位是身穿龙袍的皇上。旁边陪着几个上年岁地大臣,白老头和陈老头也在这里,桌子上摆着几样简单的菜,看着样子应该是单独给做出来的。

“诸位大人都吃吧,不用看我,我最近食量小,看着御厨房的东西就没有食欲,这才来到此处吃。”

皇上看大家都静静坐在那里等他发话,当先夹起块肉丁。闻着味道吃进嘴里,一股冲天的辣登时散开来,让他马上屏住呼吸挺那么几息后才长出口气,并让别人也吃。他则盯着大家的表情看,想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毛病,为何这么辣。

“啊!这是什么东西?辣死我了,厨子是不是找死?小店子从哪找地这厨子。”

陈老头脾气一直都比较直,尝到嘴里也顾不得挺过辣劲,咕嘟灌下一碗酒,用手一抹大声地表态了。

“恩,是辣,我吃这鱼也辣,绿野仙踪果真不是吹的。好调料多呀,够辣。”

这个是白老头,他比较含蓄一些。明明被辣得直伸舌头,居然还夸了一句。

这两个在成都府呆过一段日子的人都被辣成这样,别人如何就可想而知了,一个个的都把放到旁边的那碗已经凉了的茶水给端起来往口中猛灌。

见他们都被辣了,皇上平衡了,伸出手拉了拉旁边垂下来的一条绳子,那边连到屋子外面的铃铛上,‘叮当’响过一个女子走进来对皇上行了一个蹲礼问道:

“官家可是有事摇铃?”

“恩,有事,为何这菜如此辣?让人怎么吃呀?”

皇上没有把脾气发到这个女子身上,耐下心来问道。

“官家是问这个事情呀?您刚进来的时候照单点菜时不是说最近吃什么都没味道,随便上些即可么?后厨房地师傅就说应该先上些辣的,这样再吃别的就能有食欲,能多吃些,为了让您吃到,所以把每道菜都做的辣辣地,这一次就用掉两成绿野仙踪最好的辣椒,后面的菜马上就来。”

这女子也不怕,用柔柔的声音一五一十地解释着。

“哦,原来如此,都是为了我呀,还用掉了两成最好的辣椒,早知如此直接

告诉我吃哪个不就成了么?还费这么大心思,好,我再吃两口,好好辣一辣,然后多吃些别的东西。”

皇上知道这地方的人不能对他撒谎,有些感动的说着,伸出筷子又夹起些菜放到嘴中使劲嚼着,其他大臣知道这点菜就用去两成的辣椒,那价钱绝对是不便宜,顾不得辣,先吃到嘴里再说,这都是银子啊,虽说是绿野仙踪白送给皇上的。

“好,都不记得有多长时间没吃过这么舒服了,辣得好,诸位大人是不是也有同感?”

皇上被辣得一脑门汗,因旁边没有侍侯地人,只好自己用丝绢擦,桌子上各种菜摆在那里,辣的也没有撤下去,被留下掺着吃,结果就吃成这样。

底下的大臣也都如此,各个都面带红光,应该是吃得高兴了,陈老头直接

用袖子擦,抹过一下说道:

“没想到吃一口辣地再吃几口不辣的,味道这么好,上次好象还是在金明池吧,吃的那个鸳鸯锅,也是这么舒服,只是感觉上有些不同。”

然反应过来接道:

“对对对,在金明池吃的鸳鸯锅也好,我说的不是那次,是以前,那些个御厨一个个的紧怕弄差了我怪罪他们,结果都小心的做菜。一点猛料都不敢下,同一种菜一直都是同一个味道,总吃谁不腻?还是绿野仙踪好,天天都有新菜出来,怪不得生意这么红火,也不知杨家的丫头和店小子现在怎么样?真有些后悔传那道旨意。”

说过话,皇上心情好象突然变差了,放下筷子端起酒盅一口喝掉,微皱着眉,眼睛里面尽是担忧。

这些人里白老头和大小姐相聚地时间最长。听皇上说话,也跟着叹口气把盅里的酒喝了,又抓起酒壶给皇上满上,直接

用手捏起片牛肉在蒜酱里来回沾着,就是不往嘴里送,劝慰皇上道:

“官家不用担心,别人或许是有危险。可小店子那个人我是太了解了,吃亏的事情从来不去,那圣旨应该到了,我敢打赌,他绝对不会跪着接圣旨的,更别提摆什么香案,他若觉得事不可为一定会拒绝,如果答应了,那咱们在这边等着秀州那边的好消息就行。”

陈老头夹起块辣的东西吃到口中。嘶嘶着在旁边帮腔:

“老白说的对,官家无须担忧,杨家的丫头和小店子答应去的话,说不定真能在那边开起个买卖。那边连着的一排盐场,每年出地盐可不是小数目,这最近几年税却少了,可派出查的人,不是出了意外就是说没问题,想来是被贿赂了,让他们去搅和搅和正好,官家不是已经让那小黄门跟着了么,到时候把那密旨和金牌一给小店子,看哪个能贿赂得起?”

皇上听他两个一说。想想也是,放心不少,露出些笑容说道:

“到是真希望那些人贿赂他们。他们两个可是无底洞,这京城中三家店每天都能给绿野仙踪入帐近万两银子,我到要看看那些人能拿出多少银子来打动杨丫头,哎呀!真后悔当初答应他们不收税,现在每天来的人还在增多,这是多少钱呀,好在他们答应帮二郎山那边修桥、修路。”

“官家说的是,想贿赂他们难呀,不如这样,官家再发一道旨意,让杭州府的厢军也听从小店子的调遣,到时候打一打还能打出些精兵,小店子可是和店大人学了不少东西,别的不说,至少兵书战阵他背也背地差不多了,也练练他。”

白老头见皇上不再担心,这才又提出来让店霄帮着练兵。

皇上一听点头同意道:

“好,就这么办,马上拟旨,让他统辖秀州、杭州两地厢军,至于秀州听不听他先不管,到时谁再敢动秀州厢军,谁就是叛乱,连查都不用查了。”

秀州金山盐场亭场,苏大当家的和另一个身着官服的人一起站在堆放盐的地方,看着那一趟趟过来送盐的人,及不远处正在烧着‘牢盘’煎盐的那些人。

“大哥,这一趟的盐是不是直接

运到川路去,我总觉得这些天有些心神不宁,要不?晚一些天再送?毕竟这趟走的是私路,现在京中已经把这边当成重要的地方了,这打仗缺钱呀,这两年来派过地巡查大臣可不少吧?万一哪个收了钱的说漏了嘴,再被截住货,还没发往东面的兵可一下就能冲这边来。”

苏大当家的面带忧色,看着一粒粒地海盐对穿着官服的人劝道。

这人看着更远处的海水,微微点了点头说道:

“贤弟说的是,这连续已经有五个月京中没有派人来了,好象有些不对,通常都是回去一个就派下来一个,或许他们也有所怀疑,希望用大量的人来查看,好探得虚实,只是他们没想到我们专门有负责这方面的人,来的若是听话,收了钱大家都好过,若是不听话,一点消息都传不出去,人也得死在回去的路上,我就不信这回他们不怀疑了,应该是有大头要来呀。”

“不怕,这次咱们的钱回拢了不少,稍微拿出一点给来的人,他一定会被那些钱给吓傻地,还不信没有用钱买不到的东西,那以前的几个真以为他们是秉公办事?他们是嫌钱少,那时咱们地钱都铺了下去,拿不出太多钱来给,现在正是开始得利的时候了。”

苏大当家的看着堆得高高的海盐露出了一丝笑容想着以前的事情说道。

“是啊,这一次我要得到整个两浙路,到时看看谁还敢对我指手画脚,哪怕是皇上,说话时也要好好想想才成,那杭州府居然拒绝与我一同卖盐,结果使得两地盐税相差巨大,京中不怀疑才怪,哼!其实他无非就是怕杭州杨家,对了,贤弟这次派去的人怎么还没有消息传回来?月梦阁应该赢了吧?把杨家挤出杭州,我们能省不少力。”

穿官服的人想着以后的好日子,提起了月梦阁。

“站住,站住。”

两个人身后大概有五十丈远的地方,几个守卫的士兵拦住了一个欲往这边来的人,嘴喊着、手抓着不让过来。

“苏大当家的是我,是我呀,我回来了,我活着回来了,我们的人都完了,谢芙澜投靠了对方,把我们的兄弟都给害死了,我一番拼杀躲了起来,好不容易才逃走,月梦阁也输了,苏二当家的进了杨家的宅子就没出来,呜~。”那人嘶声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