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7章 漏网之鱼道经过

第十七章 漏网之鱼道经过

光在

黎明的时候趋走了夜的黑天是蓝的几朵白云着水也是蓝的微微起伏给人厚实凝重的感觉一波波推送到近前拍打在船头上溅起无数的水花翻滚着落到船两边带起的泡沫之中。

几只不知从何处飞来觅食的海鸟来回盘旋在船只的左右看着那些已经开始往回赶的渔民一声声鸣叫着有胆子大的现一个船队驶来觉得是一个不错的落脚之地便相互招呼着纷纷落到船舷之上。

“小店子你快过来别弄出太大的声响你看那边有不少鸟你能抓住么?”

兴奋等待了大半夜的连做梦都想着打海盗的大小姐当第一缕阳光把船舱窗户的影子印到她脸上后终于是怀着今天或许能遇到海盗的希望起来了穿着店霄给她设计并由她自己在胸前位置上绣上个大兔子的睡衣两手揉着眼睛晃悠走出门见那几只海鸟落到船上喊着睡在旁边船舱中的店霄。

已经不再晕船的店霄昨夜把大小姐劝回去哄睡后终于安稳地睡了一会听到声音探出个脑袋看看大小姐又看看那几只海鸟摇了摇头说道:

“抓它们干什么呀?烤着吃没有多少肉养着玩还要喂它们肉再者它们脾气都比较大被抓了弄不好会绝食的等到海边冬天有北方过来的候鸟让它们吃两天肥了以后抓那个给你吃。”

“哦这样啊是不是就象你故事中说的那个:死’?那就不抓了我换身衣服咱们到船头找海盗我都想好了那些海盗就算不来抢我们也会远远跟着看的我用看很远先现他们然后派快船下去追。”

大小姐说着话又看了下刺眼的阳光转身跑回船舱中换衣服去了。

店霄强撑开要往下合的眼皮缩回头也开始穿衣服边穿边嘀咕:

“真得找几个海盗给大小姐玩玩了。不然我都睡不好觉要不雇几个渔民假装扮演一下等被抓住后大小姐过完了瘾给些钱再偷偷放了?”

“海盗呢?出来怎么就没有呢?”

换过衣服地大小姐匆匆梳洗了一下拉着店霄就跑到船头这里向四面来回看此时早饭还没有做好呢。

店霄觉得这样下去自己会受不了想了想说道:

“来。大小姐你站前面些把两臂张开对我在后面扶着你。”

说着话店霄用手在后面抱住大小姐让大小姐张开双臂迎风而立摆出了一个经典姿势虽说船慢了些可海风够大一样有感觉。

“这个样子做什么?能有海盗来吗?”

大小姐没明白这么做的意思。扭头往后问店霄。

“是不是有风?是不是现风很大?有一种感觉吧?这种感觉是不是一时说不明白?”

店霄要一点点把那种境界引导出来地说着。

大小姐终于再次转回头仔细体验了一下说道:

“是有风挺大可刚才我用看很远看海盗时就这样至于感觉?那个也没什么可说的。我感觉你那手放我腰上我痒痒嘻嘻你别动呀咯咯咯!”

金山渔场一间临时被当作病房的屋子外面苏大当家的匆匆走近刚到门口就有守在这里的护卫上前问好:

“东家好滨子已经醒过来了大夫说伤得比较重若不是好象治过一次。他都回不来。”

“恩开门我进去看看。问问他究竟是什么人如此厉害把那些人手全都给解决了。”

苏大当家的点了下头命这个护卫开开门走了进去一股夹杂着阴暗潮湿的霉味扑鼻而来把没有准备的他给呛的连着咳了好几下这才强忍住要出去地想法向屋子里的一张用石头垒起并在上面架上木板的**看去那里有一个人躺着面部朝上几丝从紧紧闭合的窗户逢中透进的光线斜斜照在屋子中间略微能够看到些这人的脸孔正是昨天回来说完话就马上晕过去的滨子。

‘啪!啪!’

再也忍受不住屋子里味道地苏大当家把窗户都给打开了外面的阳光一下就涌了进来把立在两扇窗中间的那根柱子映到了地上无数细小的灰尘突然显现出真身在那自由地飞翔着轻柔的海风也缓缓吹进来让躺在**的人受到了惊动睁看眼睛费力地打量着站在屋子里的人。

“东家?东家您怎么来了这屋子里又脏又乱不适合您您先出去等等小的马上就起来。”

躺着的人终于认出了来人马上用一条胳膊支在**要把身子撑起来好象扯动了那裹着布地腰间及打着板子的另一直胳膊不由得闷哼了一声。

“快躺下别动这屋子里是差些可你能躺得为何我就来不得为了我苏家你们能舍生忘死我苏广程难道还在乎一点脏乱么?能回来就好活着好好地活着这屋子不能住了一会儿我让人给你安排到我那边去让那里腾出间房子别急养好伤重要。”

苏大当家的见滨子能说能动了马上两步赶到床前伸出手扶住嘴中说着安慰的话让滨子又缓缓躺下。

“东家您您对小地太好了可小的却没完成您交给的任务小的该死呀呜~!”

滨子有些受宠若惊说着说着呜咽起来两只眼睛

因感动出现了泪水这下苏大当家脸上的表情更温和了拍滨子没受伤的手背缓缓地说道:

“别难过跟我说说那边究竟是怎么回事?去的人为何就剩下你一个回来还有月梦阁。他们没赢吗?我那弟弟也不说给来个消息。”

“东家我们中计了当初大部分都埋伏在西湖的荷叶及水草丛下面准备等开比的时候找机会干掉杨家地人尤其是那个店小二可谁知谢芙澜这个贱人把我们都给出卖了是绿野仙踪地人动的手用弓弩向着湖面上有竹管的地方下面射那一次居然没有逃出来人。”

滨子怒目圆睁提到谢芙澜时真是咬牙切齿。身上因为情绪激动直抖。

“哦?那你怎么知道是澜儿那边出了问题呢?被现了或许是你们什么地方露了马脚也说不定呀。”

苏大当家地好象不认为谢芙澜会做这种谋害自己人的事情放到杭州那么长时间不少消息都是她给传回来的。

滨子一听大当家说话的语气就知道他是向着谢芙澜的无奈叹了口气说道:

“哎~!东家说实话我开始时也没往:_出了毛病谁知那贱人在那些人死了后又找到我说。那些人还活着的都被关在了轩悦楼后面地一落院子里我这才和前来寻机会杀杨家那个大小姐和店小二的鬼脸合到一处结果我们二百来人冲进去后挨个屋子找连地上的砖都撬了也没有现人现不好后外面已经有无数人端着弩箭对着我们了兄弟们经过一番撕杀终于搅乱了局我躲了起来。可其他人却没了死伤惨重啊我也不想活了要下去陪兄弟们。呜~!”

听着滨子的话苏大当家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到最后说只剩一人时拦住要用脑袋撞旁边墙的他安慰道:

“别说傻话你死了谁来给那些兄弟报仇?只有活着你才有机会手刃仇人别哭了大男人哭哭啼啼象什么话?接着说然后呢?你这伤在哪看的大夫说已经治过一次了不然你根本就别想活着回来。”

滨子地情绪在苏大当家的安抚下终于又恢复过来。眼睛看着房粱上在那奋力编着网的蜘蛛回忆般地说道:

“后来?后来大家都打乱了我腰上中了一支袖箭。肩膀上也被那种特殊的兵器给划个口子终于在两个兄弟的掩护下躲到了一堆碎石的后面当时也顾不得疼把那些石头扒拉下来盖到了身上并亲眼看着那两个兄弟被那种兵器插到身体中往外喷着血再后来他们散了只有零星的几拨人来回巡视着我这才从石头中爬出来。”

“然后呢?”

苏大当家听着那种武器觉得身体有些寒打了个激灵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然后?哦然后我觉得浑身都冷血一直往外流抹上两把泥都止不住迷迷糊糊地沿着街边的房子往前走好在天上的月亮只有那一小弯没有人现我一直要到天亮时我知道自己挺不住了坐在了一户人家地院墙外面而身后又有马车声传来我以为是他们追来了呢几次想起来都使不上力就把眼睛闭上等死。”

滨子说这些话的时候面无表情好象说的不是他自己一般眼睛依旧看着上面嘴在那一张一合的。

“那他们把你抓了?又把你放了?”

“没来地车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反而是和他们有仇的一个少爷的富阳县县令的公子他把我给弄到车中救了不然我绝对逃不过绿野仙踪的搜查他给我找的大夫又安排人照顾我后来我能动了他才告诉我月梦阁输了不是输给了杨家的梦馨画舫是输给了绿野仙踪的刹那芳华‘众里寻她千百度’。”

滨子接着又把那听来的当夜比试地过程述说出来苏大当家的象听一个传奇故事一样不停地点着头随后问道:

“那你为何不养好伤再回来?”

“不能养了二当家的听说进到杨家地一个宅子里就没有出来我得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东家您还有那个朱公子他说他愿意安排人随时给咱们提供杭州那边的消息我这才带着没好的伤回来哦他还说他找了些人关键时候或许有用。”

滨子说到这个事情的时候眼睛中终于恢复了一丝神采。

“怎么样你媳妇和你爹娘还满意吧?”

还在海上行驶的船上大小姐背对着一个家人被接过来的海盗问着并站在船头不时的张开胳膊想象着应该有什么感觉。

“回大小姐您的话满意他们都满意尤其是您给他们的二十两银子他们真的以为是我挣的我从来没见娘笑的那么开心。”

那个海盗毕恭毕敬低着头回话都不敢拿正眼看大小姐并不时地用眼睛偷瞧一下旁边用三棱刺认真刮指甲的店霄。

“哦高兴就行好好干银子不会少的他们以后会更高兴恩问你个事儿你知道姓苏的那个人在嘉定府干什么不?”

大小姐再次问着。

“回您的话不知道不过他好象总去海边那煮盐的‘灶地’。”那个海盗如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