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8章 上岸买蟹遭拒绝

第七部 碧海黄沙话两浙 第十八章 上岸买蟹遭拒绝

小店子,那个海盗不是说这个时候的海边码头人比较人都去煮盐了么?那现在下边站的都是什么呀?”

船队已经到了金山这边的码头,路上有盘查的人都一概被小黄门用那个要螃蟹的圣旨给打发了,那些人不敢质疑皇上,只好使劲质疑几只螃蟹用这么多艘船来装,那螃蟹得多大?

大小姐原本还觉得不会受到热烈欢迎的想法,被码头上站着的这些人彻底推翻了,黑压压的一片,有的人穿的衣服比较名贵,被一圈象家丁模样的人护在中间往码头上观望,有的人就只能用衣衫褴褛来描述了,这样的人都是站在最外面和最后面,在这两种人中间还有一些人穿的衣服比较普通,可却整洁,并且头上也有些金银饰物,一层层好象分成了几等。

店霄觉得有些吃惊,回头看了看船上高挑的旗帜,上面写着‘绿野仙踪’,没错呀,是自己这边的,不是‘御架亲临’,那这些人都干什么来了?疑惑地给大小姐解释道:

“没错,这些人是煮盐,可一下子所有的海水都没有了,他们要过来打水,这不?就遇到我们船了。”

“哦,这样想也行,只要他们不是海盗就可以,人有些多哦,你看,有个穿着体面的人过来了呢。”

大小姐知道店霄是在说笑话,也跟着回了一句,看到那边出来个人,用手指着说道。

“大家看到没有?就这他们,这个绿野仙踪,是他们说要来抢我们的地方,他们在别处就有亭场。安排人大量的煮盐,把价钱卖得便宜,才让我们这边收盐给不上价的,现在他们又要来抢我们这处盐场,看看,他们还带着兵器呢。”

那个人确实出来了,站到前面,后头马上出来十多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把他围到中间,而他转过头来对着人群指向绿野仙踪地大旗说着来抢地方的话。

“什么亭场?谁煮盐了?根本就没卖过盐,还抢地。我们明明是过来开店、买螃蟹的,至于兵器,有兵当然要带兵器了,万一有人抢我们钱呢?是不是小店子。”

大小姐听这人喊话有些没弄明白,一条条反驳着,来让店霄给做证明。

“对,对。都对,这些和我们都没关系,可现在我们应该马上离码头远些,来人啊,快把船往海里面转,别在这停着。”

店霄也没明白什么意思,他正想着这海边开什么店呢,见那人喊完话后,围着的那些人也都纷纷跟着喊。喊的最厉害的是前面一些衣服华丽的人,中间的人则有些犹豫,后面的人却开始相互间说上了,不时对着绿野仙踪的船队指指点点。觉得事情有些不对,马上对这艘船地掌船人喊着。

其实不用他喊,那些人就已经知道事情不妙,纷纷给船调整着帆位,转向海中,船上的那些带武器的护卫、禁军也都纷纷摆出一副戒备的样子,想吓唬住那些开始往前移动的人。

“看,我说的没错吧?他们跑了,害怕我们了,可他们只是暂时躲到水中。等我们散去了还会再回来的,大家都说说,让不让他们回来?”

那个刚才喊话地人现在又在那里喊上了。并且慢慢被保护的人围着向斜后方移动着,紧跟在他身后的那些衣服华丽的人同时高声喊道:

“不让,绝对不能让他们回来,大家记住了,绿野仙踪的人都不是好人,遇到他们的人就往死里打,不能听信他们的谗言,不要相信他们。”

声音那个齐呀,听的船上的大小姐撅个嘴说道:

“我还以为他们要干什么呢?原来就是不想让我们靠岸呀,我都能猜到,一定是苏老大干地,坏家伙,应该让所有的人知道他坏,知道是他在压榨煮盐的灶户,应该把我们的人都弄到岸上去开始做买卖,可我却没有办法,小店子你呢?”

“不急,先看看,到时再想办法,组织这个事情地人绝对是缺心眼,要不就是胆小鬼,等我们下船他再这么喊一下,那些人若是听他的,就能和我们拼上,一个是他没想到,另一个怕万一拼上了,他会被我们抓住。”

店霄见船离开的距离够远了,就不再担心,用看很远观察着岸上的人,那些齐声喊话的人开始随着头先的那个人一起往斜后撤,应该是怕有什么危险,把位置空出来,让后面的人补上,只是那些衣服普通的人都没怎么动,几个人一堆的凑在一起合计,后面那些衣衫褴褛的人嗡嗡声更大,却无人敢喊。

头前喊话地人也看到了这个情况,好象觉得和预想中的有些不一样,一手托着下巴考虑着对策,那些显得富足的人也都露出不解和焦急地神色。

店霄把这些人的样子都看到了眼里,冷笑一声说道:

“他们想撺掇后面那些真正穷苦的百姓冲到前面来,可惜,他们还是不太了解这些百姓,这些百姓只要有一口饭吃,不用太饱,有一件遮体的衣服,不用太好看,有一处可以遮风避雨的房子,不用太宽大,他们就不会主动去惹事,顶多会在心中想想,骂上两句罢了。”

“哦,那他们要是过来了呢?并且还用要吃人的样子往这边看呢?”

大小姐也举着看很远,见那些衣衫褴褛的人已经开始向岸边移动,扭头问旁边的店霄。

店霄再一看,果然如此,暗骂一句说道:

“那就说明他们现在连这三样都没有

让船再往海中走走,我害怕他们有不要命的见船离的来。”

“对,对,就是他们,就是他们使坏,让我们不得不把收盐的价定在一斤三个钱上。其实他们是要求两个钱,我们东家怕你们无法活下去,才多给了一个,至于你们额外又交的钱,也是他们买通上面的人收的,若这次让他们占了此地,你们就会连一个钱儿都赚不到,赶走绿野仙踪,不要相信绿野仙踪地话。”

原来那个人终于想到了一个新的说法,一遍遍喊着。这下那些煮盐的灶户是真的感到生存受到威胁了,绕过依然拿不定主意的衣服还算不错的人,挤到前面,站在岸边用仇恨的目光看着那迎风飘扬的绿野仙踪大旗。

那些穿着华丽衣服的人再次于后面高声喊着,鼓动着前面这些人,随后渐渐要往回走,那最先说话的人承诺道:

“大家放心。只要赶跑了绿野仙踪,那么我们再收盐地时候就会一斤四个铜钱,我们这些人就先回去琢磨怎么能让你们额外拿出的钱省下来,到时你们可以有肉吃,有布做衣服。”

喊完这最后一句话,他也转身跑了,留下一堆想着以后过好日子的人坚定着驱感绿野仙踪的心。

“不错,这人还真有办法,告诉船都停在这里。不用动了,让人跟着一起喊,轮换着喊,就喊‘诸位父老乡亲们。我们是绿野仙踪的,我们到这里不煮盐,不抢地,我们是买螃蟹的,你们赶快回去吧,我们绝对不会趁机靠岸的。’”

店霄看着那些离开地人露出了笑容,夸赞了一句后,让船上的人喊话。

“小店子,这样一喊,他们绝对不会信的。哪有用这么多船来买螃蟹的?尤其是最后那个,说不会趁机靠岸,要是我我就绝对不回去。明显骗人嘛!”

大小姐觉得店霄让喊的话有些不对,在旁边分析着。

“对,就是不让他们回去,让他们都无法煮盐,看看谁耗的起?如果他们要想回去,我们就让船往近前靠。”

“原来是这样哦,好的,大家喊,轮着来别累到,那小店子,我们的店什么时候开呀?”

大小姐听到店霄的计策觉得可行,又想起开店地事情。

店霄不再关注岸上的人,拉着大小姐往别处走说道:

“马上就开店,把船上用来修理的木板拿出来铺在水中,在那上面开,并且向出海的渔民买木头,可以多给些钱,然后让他们向那些灶户买盐,每斤十个钱,不賖、不压,都是现钱给,哦,对了,也别忘了自己打点鱼和螃蟹,做成菜,专门安排几只船,撤下绿野仙踪地旗帜,偷偷上岸,给一些当地的富户送,开始时价钱少些,或者可以不要钱送,我们自己也留着吃,在杭州我根本没吃够。”

“哈哈哈哈…痛快,终于出了口恶气,让绿野仙踪过来,居然还有皇上的圣旨,说买螃蟹,哼,真当我们是傻子?原来是派他们过来查看虚实来了,想的美,岸都不让你上,就算偷着来也没用,打听不出什么的,大哥,一会儿派人再去给那些人传话,就说绿野仙踪的人有可能会偷上岸解释,并且可能会用皇上的名义来说,让大家不要信,遇到这样的人直接抓住。”

金山盐场的一处豪宅之中,苏大当家的哈哈大笑着与坐在饭桌对面地那个已经换下官服穿一身绸衫的人说到,那高兴的样子绝对不是装出来地。

“贤弟说的是,马上就吩咐下去,让他们照着这样的话多想一些,先给说出来,让所有的灶户都记熟了,到时绿野仙踪偷摸过来的人一说,他们都能把后面的话接出来,那可真有意思了,只是这次的货不好出了,还得拿出些钱来给灶户,让他们觉得此事是真的,而那些个正在开始回帐的凭据可要收好了,当初我们可是以各种身份出的货,人家给钱时只认凭据不认人的。”

这人也陪着高兴,猛然想起好有不少凭据在苏大当家手中,不放心地叮咛了一遍。

苏老大端起酒杯来,嘴角上翘,笑着说道:

“大哥放心,差不了,都稳妥地收着呢,到时候日子到了,那些人就会把钱送过来,这样所有的钱来路就都没问题了,恩,咱们不能就这点准备,把海盗都招集起来,给他们来次大的。”

杨州丹徒一家船厂之中,几只船的龙骨并排地架在那里,无数的人来回忙碌着在各个地方或抬东西,或锯着木头,嘈杂的声音可以让初到此地的人被震迷糊。

在这样的声音中,一个年轻人正使劲地对一个女子喊着:

“姐,你怎么总盯着快要造好的那几条船呢?这船我们不卖的,自家留着用,你可不能和人家谈好了价,偷卖出去。”

“泽恩你说什么呢?我还不知道这船有不少秘密么?当然不会卖了,我就是看看,再有五天应该能下水了吧?恩,到时我带着一队人出去试船,把那别的船也带上些,看看相互间的配合。”

这女子纠正了年轻人的想法,年轻人也觉得姐姐说的对,又问道:“就在这附近试船么?”

“不,这个地方大家都熟悉,我准备到杭州那边去。”女子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