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0章 县令乃是回头客

大家都过来,一人抓两把,拿回去嗑去吧,诶!那个高班呀,你来的正好,抓两把。”

大小姐看着煮了一大锅的海瓜子,觉得自己加上小店子是无论如何也吃不了的,招呼着其他人一起来吃,这东西多呀,还不用花钱,派人去挖,然后用买来的木头烧火,一锅一锅的煮,两天了,绿野仙踪的人每人至少吃下去一盆,最后有几个人拉肚子了,大小姐才把让大家用海瓜子做主食的想法压下去,现在是只在自己船分配,遇到谁就给点。

这个小黄门是过来商量事情的,刚顺着软梯爬上来露个头,就见大小姐端着一盆海瓜子让他吃,吓得他好悬没松手掉下去,拉肚子里面就有他一个,现在还难受呢,使劲地摇着脑袋说道:

“大小姐,您饶了小的吧,您别让小的吃了,不然小的宁肯跳下去,小的是来找您和小二哥商量事情的。”

“别,别跳,不吃就不吃呗!哪用的上玩命呀,怪吓人的,哎!大家怎么都不爱吃了呢,还有吃坏肚子的,我和小店子怎么就没事情呢,你看,他还在吃呢。”

大小姐连忙阻止,嘟起小嘴儿略带遗憾地说着,用眼神给小黄门示意,那边的店霄果然没停嘴地吃呢,旁边还摆着一大排葡萄酒罐,吃喝一会儿就拿起看很远往岸上看看,随后摇摇头接着吃。

小黄门见不用再吃了,这才慢慢爬上来,用佩服地目光看着店霄对大小姐说道:

“大小姐您别急,等小的养两天肚子,这些日子天天吃海里的东西。吃的有些不行了,螃蟹、刀鱼、虾、海螺、.说实话,就这样小地也不后悔,在宫里想吃都吃不到的好东西,跟着绿野仙踪全能吃到,明天,明天就吃,大小姐您给我留着。”

听他这一说,大小姐到不好逼人家吃了。掂量一下盆中的海瓜子说道:

“不用非要你吃,我就是想大家来次海上不容易,趁着东西便宜并可以自己抓,就多吃点,我是没吃腻味,走吧,有话对小店子说去。小店子,你看什么呢?又过两天了。”

“知道,不急,咱们船上的粮食不是够么?就是水放的时间长味道不好,腾出两艘船,把东西放到别处,让他们去远些的地方装淡水,咱们这边用的时候也尽量别把埋汰东西弄进去,哪个水槽里的脏物多了。放些白矾,记得所有人喝的水都要是煮开,体质好的象我这样喝点酒也行,来兄弟。一起喝。”

店霄吐出口中地海瓜子碎渣,扭过头来看着大小姐说到,端起桌子上的酒碗抿一下,微闭着眼睛享受着美好的生活,对着小黄门邀请道。

小黄门被店霄的样子引的也有些想喝酒了,伸舌头舔舔嘴,接过大小姐端着的盆,走到那边有些不好意思地端起已经倒好的酒,喝上一口,连着喘几口气说道:

“谢小二哥。小地从小到大都没喝过葡萄酿的酒,劲头和米酒差不多,那个。那边岸上的人还不让咱们上去呀?可怎么办呢?官家许是都等急了吧?”

“小高班别担心,官家不能急,那边的粮草、马匹都给凑了不少,我们还带头拿出那么多的钱来帮朝廷打仗,还有什么可急的?能让我绿野仙踪过来就说明他不急,是不是小店子?”

大小姐拿过桌子上的翡翠杯给自己倒一杯葡萄酒,双手握着端到身前劝着小黄门,把嘴贴到杯口用舌头一点点地沾,红色的酒汁,红色的翡翠杯趁着她那白嫩地面孔有一种别样的美,而这个翡翠杯仅仅是白天用的,晚上还有夜光杯,店霄却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身边有什么就用什么。

“恩,是这么个事儿,那个,不会是小黄门你急着想立功回去吧?那可不行,这边的事情不是随便冲上去就可以地,就算他们现在不堵着了,我们也顶多是上去弄些水,是不能住到那边的,这里是人家的地盘,不做好准备就会处处受制,这样,你也别急,在船上好生享受,宫里的位置少不了你的,等回京的,请皇上吃顿饭,给你先提一位,弄个高品,如何?”

店霄边给小黄门把酒又满上,边劝着他,承诺回去帮忙给升官。

大小姐也在旁边帮腔说着:

“小店子说的对,你这个高班一定是想快点回去立功往上爬,小傻瓜一个,我要是你就守在绿野仙踪这,让回宫都不回,到时直接跟着回京去侍侯皇孙殿下,不比在宫里和别人勾心斗角强呀。”

“是,大小姐和小二哥说的是,小的确实是想立功回去升升的,是小地目光太短浅,没想到那么多,那您二位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吧,小的就在这好好呆着,正好跟着那些识字的人学学,小地从小进了宫就一直侍侯人,谁也不教的。”

被二人一说小黄门也发现这个情况了,知道大小姐和小二哥能帮他忙,用感激地目光看了两人一眼,却把感激的话咽下没有说出,只提到他自己要好好认一认字。

“恩,去吧,去吧,我们绿野仙踪有学问的人不少,哦,你带一坛子葡萄酒走。”

大小姐指这一个没开封的坛子对小黄门说着,小黄门高兴地捧了起来抱在怀中,乐呵呵走了。

“这两天那些渔民没再送木头和盐吧?好象也没出海,看样子我们的计策成功了,等有其他的人和他们一起来求证过后,到时苏老大就不

灶民了,这样民心向着我们,再把他给收拾掉就不会池,要对付的人也少了许多。”

店霄再次举起看很远望着岸边守着的人,有些无奈,有些为他们难过。

“县令大人,咱们望仙酒楼所有的菜都记在这些单子上了。您想吃哪个随便选,小的马上就安排最拿手地厨子给您做,可您刚才说的那几样菜,小的这个店没有呀,就您说的那个味道和形状,或许京城的会仙楼能做出来,至于那个吃过后浑身都舒服,人还显得精神的菜,小的做这行三十来年就没听说过,若是那天菜没合您胃口。您就说,小的一定好好收拾他们。”

芦沥县望仙酒楼三楼一雅间里面,酒楼的老板正在跟到了此处想吃菜的县令大人解释着,把一张张地菜单摆在那里说根本就没有县令大人在给父亲贺寿时吃的那些菜,并拿出来一百两银子要塞给县令,以为那天菜不好吃,县令找麻烦来了。

‘哗啦!’

刘县令直接把那些银子给扒拉到了地上。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这个酒楼的老板放下老爷架子说道:

“葛老板,你确定你望仙楼做不出那些菜?那在前天给我爹贺寿的时候,谁做的酒席?尤其是主桌,说实话,你这我也常来,饭菜的味道还不错,在这嘉定府是能数上号的,京城地会仙楼我也去过,他们确实做不出那种吃了浑身都舒服的菜。不怕你笑话,那天的有些菜品我都没见过,还以为你们这琢磨出来的新菜呢,可你却不承认。哎呀!难道我那天是做梦不成?”

酒楼的老板听这话吓了一哆嗦,这个县令大人有个毛病,就是生气的时候绝对不会说本县如何如何的,从来都是用我字,听着平易近人,可过后的手段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那地上地银子看都不敢看一眼,‘扑通’一声就给县令跪下了,哭丧个脸说道:

“大人,小的真没骗您。要是有能不给您拿出来么,小的藏着菜有什么用?巴不得您经常来吃,要不这样。有剩的么?您给拿来些,小地马上让厨子想办法弄出来。”

“行了,别装了,那么好吃的菜能剩下吗?本县都抢着吃的,看在你送的那些珍珠的份上,本县给你三天时间想办法,不然…哼!”

刘县令说过话不再理酒楼的老板,哼过一声起身带着四个衙役踹开雅间的门,径直离开了,而这酒楼老板早在他出门的时候就委顿在地上,两眼木然地盯着那几块银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东家,东家,外面来了两个人,说要见您。”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直坐在地上的葛老板听到了伙计的声音,未等言语呢,推门而入地伙计就见到了他这个样子,马上过来搀扶,许是坐的时间长了,两条腿一动就麻酥酥的,伙计无奈只好蹲下来给他揉腿。

“什么人要见我,没跟他们说我不在么?”

酒楼老板自己也轻轻捶着不舒服地地方,把几块银子扒拉到近前,问着伙计话。

伙计两只手上下翻飞控制着力道给连捶带揉,闻言回道:

“说了,说了好几遍了,可他们最后说他们是来卖菜的,还说那菜您一定会买,味道好,吃过了还舒服,告诉我再不找您,后果我担不起,我这才上来找您的。”

“什么?吃过了舒服?卖菜的,快,跟我下去,别捶了,这要是人家走了,不只是你,我都担不起呀,快。”

酒楼老板一天这话,那腿马上就不麻了,‘扑棱’一下站起来,当先向楼下跑去,下楼梯时一步能迈出五、六阶,象飞一样,‘噔噔!’几声人就没了影,那伙计张个大嘴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什么菜?在哪呢?让我看看。”

‘砰!’的一声,酒楼老板冲到了一楼,双脚同时落地,嘴里的话也喊了出来,眼睛扫过一圈紧紧盯在几个人中提着食盒的人身上,转都不转一下,好象怕一动人就会跑了似的。

一个绿野仙踪的人开口回道:

“葛老板好,我这卖的菜是豆腐,蟹黄豆腐,真正的‘蟹黄’豆腐,一共带来了五份,每份五十两银子,不知葛老板要几份?”

“我能先看看么?买一份尝尝。”

酒楼老板听五十两银子觉得是天价了,可又一想如果真能达到那种程度的话,五十两银子却要的少了,正好刚才给县令的银子还在手中呢,递过去五十两说要尝尝。

绿野仙踪的人接过银子直接塞到怀中,打开食盒的盖子,端出来一只大号的八宝碗给放到了葛老板旁边的桌子上,示意他可以吃了。

‘呼!’一股又鲜又香的味道传了出来,闻到这个味道的葛老板眼睛中立即就有了神采,再一看那晶莹剔透的只沾了一层薄薄汁的豆腐高兴地说道:

“好手段,那些我都要了,就是这个没错,你,你们是什么地方的?那天换了望仙楼的才就是你们吧?怎么还有珍珠呢?”

他还没忘了那县令说看在珍珠的份上的话。

“葛老板,我们是什么地方的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们以后每天都会给您送来一道菜就行,放心,这钱都已经少要了。”绿野仙踪的人把菜端出来,如实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