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1章 潮起潮落月圆缺

第七部 碧海黄沙话两浙 第二十一章 潮起潮落月圆缺

日下的沙滩上,海风带着粘人的水气吹着一群衣衫褴个个的炉灶堆满了海滩大部分的地方,下面烧着火,上面架着煮盐用的锅,旁边守着的人不时地用木棍在锅中搅拌着。

男子通常都是光着那被晒得黝黑的膀子,女子也不过是有一件用来遮羞的衣服而已,或许因为热的关系,身上出的汗还未等流到地上,就已经被阳光的热和灶炉中的火热给蒸发干,残留的东西贴在皮肤上,一层层积累起来。

年龄稍微大些的孩子也要帮着往炉灶中添柴火,一个人通常需要照应不少,不然出的盐还不够当天的饭钱呢,再小的孩子就光个屁股来回地跑,集中到一起,被某个稍微大点的孩子领着到处寻找好玩的事情,赶着潮水在沙滩和礁石上寻找着小螃蟹、海瓜子和一些被冲上来的其他海中生物,拿回家中给爹爹做些偶尔下酒用的小菜和自己的零食。

在他们不远处一块略微高出些的小土包上,几个人正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煮盐的情景,头上有人给打着遮阳伞,旁边也有端着托盘装上水果和吃喝的人侍侯,即使这样,每当有海风带着沙地上的热气拂过时,那其中穿官服的人还是觉得不舒服,皱着眉头扇动两下手,好象要把风驱逐走一样。

“大哥,你看现在他们干的样子,怎么觉得好象比以前卖力了呢?是不是因绿野仙踪来了的关系?照这样看,把一部分人安排出去挡着他们的船,这边也不会少收地。只是可惜了那每天地饭和白给的铜钱了。哼!等绿野仙踪走的,到时都要收回来。”

苏大当家地背负着双手,两鬓的头发被海风吹起。说着话好象一副很享受的模样。

听过他的话旁边身着官服的人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挥退过来给送茶水、献殷勤的金山县县令等人,手搭凉棚往海上漂浮着地船队看去,轻轻摇了摇头说道:

“这些都是小事情,暂时拿出去些,以后都能赚回来。我担心的是那绿野仙踪的手段,他们在海上漂着总不是个事儿,万一暗地里搞些什么麻烦出来咱们不容易应付啊,若换成别的商船敢这样耗着,我只要找个由头派些兵来守着就成,几个月就能耗垮他,可绿野仙踪却绝对不在乎这日常的消耗,他们赚钱的速度远比花钱的速度快。”

“那。那怎么办?大哥你是不是怕兵派过来后朝廷那边有人察觉呀?这样,咱们就说最近从别处来了些海盗,这样不就行了么,同时还可以让那些海盗借这个机会好好聚一聚。到时双管齐下,直接

把绿野仙踪的人给杀光。尤其是那个杨丫头和店小二,我苏家地几次动作都被他们破坏了。”

看样子苏大当家的是真恨杨紫萱和店霄,说到这的时候两只拳头攥得紧紧的,眼睛地瞳孔逐渐缩小,象要越过与船之间的距离直接

看到店霄两个人一样,呼吸都变地急促起来,连忙拿过旁边的一碗茶猛喝下一口,闭上眼睛想了片刻接着说道:

“就算他们有皇上的圣旨也没用,把事情都推到海盗身上,说他们杀的,而这嘉定府马上就给报了仇,朝廷或许为了脸面还能赏赐些什么也说不定呢。”

“好吧,再等两天,看看他们还有什么动作没?若是只想在这耗,就按贤弟说的办,正好趁乱把这匹盐给送出去,剿海盗就必然要动用水军,这些盐装上船直接

走运河到长江送到川地去,那边盐价可是这边的几倍、十几倍,卖的价钱稍微比官盐便宜些,毕竟咱们这边私盐的差价和税都赚了不少,在这时候快些出手才是上策。”

穿官服的这人因共同的利益,对绿野仙踪也是愤恨不已,盘算着一系列的行动和后手,点点头赞成苏大当家的想法。

那侍侯在旁边的人好象根本就没有听到他们二人说的话一般,略低着头,目光都直直看脚前面,而那些县令等人早在苏大当家说话的时候就躲到了旁边稍远的地方,相互间打着哈哈,说些无关大雅的话,间或是聊到什么美妙的话题,嘿嘿**笑着心照不宣。

“大哥,你说他们在海上漂着喝的水怎么办?是不是应该派人到他们补水的地方暗中给下些毒?那样的话这几只船可就完好无损的归我们了,花些钱就能买通让他们打水的人吧?”

苏大当家的想到一个好主意,觉得可行,脸上闪过一丝狠辣。

那人琢磨了一下说道:

“也行,这个若能成功,当是省却不少麻烦,我这就安排人去,只要他们不是回到杭州西湖上自己家装水,别的地方都好说。”

‘啪!’

海中的船上,店霄用单筒看很远望着那出现的一伙人,做用枪瞄准状,嘴中配合着发出声音,随后摇摇头暗道,别说没有狙击枪,就算有自己也不会打。

大小姐在旁边已经不看岸上了,觉得没意思,盯着起伏的海水愣愣出神,手中握着另一只白玉杯,喝着那从早上起来倒上的快近晌午都没喝了的葡萄酒,听到店霄出声,扭头瞧了一眼问道:

“小店子,你说他们能想出什么招对付我们呢?实在不行回杭州再调点人手过了来吧,爹也是的,不说把他原来的护卫给咱们,非要新招了一些,虽说一个个都是身强体壮的棒小伙子,可什么都不会,还得咱们从头来,并花钱养着,那打过仗的和没打过仗的站在一起,

不一样。”

“不知道他们能想出什么办法,可以想想咱们要是处在他们的位置会如何去做,然后再想应对之策,一会儿就告诉所有人。都帮着想。谁想的好,谁想地阴毒,并且能够有成功地机会。那么谁就可以得到一笔赏钱。”

店霄也愁,这种事情攻的永远都被守的有优势,相互地算计就看谁能卡到点子上,谁的运气比较好了,又对大小姐说着她爹派人的看法:

“至于你爹那,他也不容易呀。每年都要花不少钱来养私兵,你所说的那些绝对是表面上的,比如你那个刀疤叔叔,他们那拨人呢?应该都是藏起来了吧,新人就新人,新人从头来更好安排。”

“咦?小店子,你不是一直说我爹老狐狸么?这回怎么帮他说上话了。”

大小姐吃惊地问着店霄,以前一说起她爹。店霄就是一副贬低的样子。

“哦,你问这个,那什么,这就象潮起潮落一样。原来说他不好那是因为有误会,现在误会解开了。当然就要往好地方面想,杨伯伯还是不错的,我到是觉得你娘有些小家子气,或许以前的坏主意都是她出的。”

“不带你这样的啊,我知道了,一定是我娘说了你两句,我爹过去拍你肩膀让你叫伯伯,你才如此的,到是实在,好啦,不说这个了,小店子,刚才你说潮起潮落,你知道为什么吗?”

大小姐一下就看穿了店霄的想法,抿着嘴儿偷偷笑着,看着一浪浪涌到岸上的地海水问潮起潮落。

店霄端起碗喝了一大口有冰块的葡萄酒,同样看着那波浪说道:

“知道,因为有了月圆月缺,所以才有潮起潮落。”

“人家问你正经的呢?你却说什么月缺月圆的,和月亮有什么关系,那我问你,为什么有月缺月圆呀?”

大小姐以为店霄在逗她玩,抬杠般地又接着问。

“我说地是真的,哎~!为什么你都不=圆,那是因为春来秋去,日出日下地长短也是如此。”

店霄再次认真地解释着,可却不报着大小姐相信的想法。

果然,大小姐看着店霄笑了,说道:

“小店子,你嘴中好听的词儿还挺多呢,我信,都信,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有春来秋去?也要说好听的词哦。”

听大小姐的话,店霄皱眉嘀咕着:

“这有什么好听的词,就是地球大、月球小、月球绕着地球跑;太阳大、地球小、地球绕着太阳跑,这个好听吗?”

最后摇了摇头对大小姐说道:

“没有什么好听的词,你只要记住那月亮,咱们的土地,还有那天上的日头,这三个之间是近则斥,远则吸的就可以了,等我抽时间的,给你从头开讲,好象有些难呀,还是先从幼儿园的孩子们开始吧。”

正如白天大小姐和店霄两个人说的那样,今晚的月亮变得更大了一些,幽幽挂在天上,尽量把那光送到每一个地方。

几只渔船上的人却希望那月亮小些才好,或许是他们的想法起到了作用,一片乌云缓缓飘来,让天地间变得漆黑,船上的渔民不愿错过这个机会,奋力摇起浆,直直向着海上一处地方划去,冲破了狂风和波涛。

“来了,快,靠过来,搭住了,今晚风浪大,许是要下暴雨,小心些,等过去后再来多好。”

绿野仙踪曾经收木头的船上有人看到渔民划了过来,连忙跑到船弦这里顺下绳索和搭板,让他们固定住船。

绑住了船,沿着绳索那些渔民把一袋袋的盐给弄到了大船上,接着递过来的热水感激地点点头说道:

“那不行,这盐可是大家偷着攒下的,多放一天就容易被发现,到时候就没了,看看吧,这些,一共十二石,他们几个就是煮盐的灶民,带来看看,我对他们说他们还有些不信。”

那几个人真的象这个渔民说的,到现在还满脸戒备之色,紧紧盯着那些盐,一副准备随时动手的样子,绿野仙踪的人已经去找大小姐和小二哥了,为了能够及时接触到岸上的人,他两个一到晚上就会来这条船。

“这是多少?十二石呀,那好,按一斤五十个铜钱来算就是七万两千个铜钱,这边换成银子是七十二两,恩,给钱,这些是一锭五两的,一共十五锭,七十五两银子,多出来的就当是大风天的辛苦钱吧,谁让咱们绿野仙踪缺盐呢,你们看一下。”

店霄和大小姐来到这边看了眼那些装盐的袋子,直接

让人端个托盘送上七十五两银子。

那个渔民见店霄给了钱,比煮盐的人都高兴,挺了挺胸说道:

“怎么样?没骗你们吧?看看绿野仙踪这些船,还能差你们那点钱?这回知道老哥我看人准了吧?当初就知道他们人不错,别听黄钱眼说什么绿野仙踪抢我们东西。”

那些个灶民马上不好意思起来,把银子拿在手中来回摸着说道:

“是,老哥没骗,是我们做小人了,绿野仙踪也好,那个,你们不称称这盐看够不够数。”

店霄摇摇头微微一笑说道:“我信得过你们,这些盐绝对是只多不少,可惜却有奸人从中挑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