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2章 菜名金板烩螃蟹

第七部 碧海黄沙话两浙 第二十二章 菜名金板烩螃蟹

?对,挑拨,挑拨离间,把这么好的绿野仙踪非往坏了个黄钱眼,在这一片他是最大的盐商,大部分的盐都要先卖给他,他再往别出卖,哪怕价钱低了也是如此,别人都不敢跟他争,哪家若是出钱多了过来收盐,绝对活不过第二天,这几年来,都有三家犯了规矩被灭门。?

在这些灶民中那个说话最有分量的人跟着店霄附和,用手小心地摸着银锭,一脸的无奈。?

他身后一个人站出半步担心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阿苏,这话咱可不能说,万一传到别人耳朵中,你就是不顾自己的命,可也要为你那瘫在**的娘想一想,今天咱们是遇到贵人了,十二石的盐能换七十五两银子?做梦我都不敢梦呀,按那个黄钱眼收的话,只有四两多银子,还要拿出去三两来的交税,这钱就不用了。”?

听着他们说话,在旁边一直没有言语的大小姐越来越气,使劲跺了两下脚对这些渔民和煮盐的人说道:?

“知道外面的盐卖多少钱吗?一斤四十文到五十文左右,知道成都府路的盐多少钱吗?一斤三百文到六百文不等,看行情来定价,知道杭州临安府收盐多少钱吗?一斤五文钱,不用灶户再拿额外的税了,你们,你们就这么被盘剥?”?

大小姐问一遍自答一句后,那些人眼睛就睁大一圈,到最后大小姐说完,各种表情出现在他们脸上。几个年纪轻的都被气得直发抖。?

那个被叫做阿苏的人摇摇头叹口气说道:?

“您就是绿野仙踪地大小姐吧?文叔那天卖过木头回去就跟咱们说。这船上有个长地比仙女还好看,心肠又好的女东家,今天见到才知道。文叔一点都没说错,早知道这样,我绝对不会站那岸上阻拦的,这位公子是…?”?

夸过了大小姐,他好象还要夸夸给他们钱地人,却不知如何称呼。直言问道。?

“哦,说我呀?我叫店霄,是,咱们的大小姐最漂亮,心肠还好,修桥补路、尊老爱幼、彬彬有礼、落落大方,总之你把所有的好话都往她身上想就对啦。”?

店霄介绍自己不忘了把大小姐再夸夸,大小姐在旁边站着明知有些话夸张了。可依旧高兴,脸上带着笑容对店霄调皮地皱皱鼻子。?

“哦,店小二,你这名字起的好。方便记,听过后不容易忘了。那小二兄呀,听刚才你说的话让给钱,那边就拿来了钱,你是不是能说上话,那你跟你们的大小姐商量下,看能不能把人都弄上岸?我一个臭男人不敢跟仙女多说地,哦,你叫我阿苏就行。”?

阿苏夸过一句大小姐便不好意思去说话,向店霄求着让把绿野仙踪的人弄上岸。?

店霄挺后悔,觉得刚才不应该说姓名的,吃亏,别人一叫自己就小二,他这边自己要叫阿叔,话却不能不回,点点头避开名字说道:?

“你说的对,我们绿野仙踪正准备到岸上呢,到时五文一斤的收,再七文到八文左右卖给朝廷,不然的话就是私盐了,只是你们要交两文的税钱,这个由你们自己拿,放心,赔不了,到时朝廷会有一种新的制盐方法,比你们煮轻松,出地盐还多,耗掉的东西也更少。”?

“真的?还有这好事儿?都不用什么新的法子,能保证一斤能给我们剩下三文钱,我们就使劲地干,不会让你们绿野仙踪少赚地,其实外面卖的盐价也有别处来地人说过,一个是我们没出去过,不信,另一个就是知道了又如何,总不能把盐拿出去自己卖吧?那就象你说的,是私盐,抓住了要进牢、杀头的,可你们能赶走黄钱眼他们吗?他们背后有官府的人呀,哦!对了,你可以叫我阿霸。”?

刚才站出半步的那个人听店霄说的收盐钱数和方法,眼睛里面充满了希望,激动地上前来说着他自己的看法。?

“有官府撑腰又如何?我们绿野仙踪后面还有皇上呢,不怕,恩,那个,只是咱们不能太急了,你们先忍一忍,回去跟其他人说说,记得要保密,觉得谁嘴不严,信不过的千万别告诉,这样,回去你们就找稳妥的人收盐,价钱却不能如此高了,我们其实够了,就按以后上到岸上后的方法来,五文钱一斤,这不用拿税的,然后还是偷偷卖给我们,等我们想到好办法就上岸,到时你们可要帮着我们哦。”?

大小姐把小蛮腰一卡,有些指点江山的感觉对他们说着,把皇上都给抬了出来,也不知道人家会不会信。?

“好,咱们就按大小姐您说的做的,回去就偷偷的告诉,让他们多煮些,把多出来的往您这绿野仙踪送,他们一见到这些银子就能相信您,还要告诉岸边轮流守着的人,不用那么费力了,哦,看绿野仙踪派人去挖海瓜子,那就让守岸的人帮着挖,到时堆在一起,你们船过去装就可以,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看上什么就拿什么。”?

阿苏这回心中塌实了,代表其他人跟大小姐说着,又看了看天,见有零星的雨点开始落下,也不再多做耽搁,告别道:?

“大小姐、小二兄,咱们就先回去了,到时有事,再派人来跟您们说。”?

说过话,脸有些红的转过身带着众人离去,不一刻雨‘哗哗’下起来,大小姐和店霄连忙躲到船舱中,看着刚才还有月亮的天担心着那些船不知能不能都平安划回去。?

把手伸到外面,任清凉的雨滴?

面,大小姐高兴地对店霄说道:?

“小店子,这回那些灶民终于是不再反对我们了,等到时候我们上岸,一声令下。那些个先前还装模做样的人就都掉过头去反对苏老大。一定能把他吓够戗,还有那个最先造谣的人,我都记住他长什么样子了。绝对跑不了,抓住他煮了,要不喂螃蟹。”?

“好,把他跟螃蟹一起煮,只是这雨和风可不能再大了,不然船受不了。容易出事情,还有给那刘县令送菜也麻烦,唉!真便宜他了,到时要把这些少赚地钱从他身上抠出来,还要带上利,按放印子算。”?

店霄心情也好不少,解决了一方面地问题,陪着大小姐一起说。?

大小姐肯定地点点道:?

“对。多收钱,其实我最想收的是苏家的钱,京城那边暗夜帮地钱财还没清算好呢吧?到时又有不少钱了,官家可是和我们说好的。其实我觉得做生意没这么来钱快,是吧?那咱们下一步干什么呢?”?

—?

“下一步?下一步去会会这个刘县令。咱们带上些护卫到望仙酒楼去等他,和他好好说说这边的事情,还得给他准备一道特殊的菜,唉!又要破财了。”?

店霄准备带着大小姐亲自出动了,好让她上岸玩一玩。?

两日后,肆虐的暴风雨终于收起疲惫的身躯,随着一阵大风向陆地地深处行去,想找一个休息的地方,海上再次恢复了成了蓝色的世界,不知躲藏在何处的海鸟,早早就张开翅膀,在海天之间尽情的欢叫,寻找着那些同样浮在海面浅层下面的鱼,期待着一顿丰盛的宴会。?

二十多只小船从大船上被放下,武器藏到衣服下面的一众护卫纷纷登船,把大小姐和店霄乘坐地小舟团团围住,向着远处的海面划去,准备绕一个大弯到芦沥县靠岸。?

两日来,煮盐的基本上都停了,只有少数的人灶民好象要多煮出一些盐似地,在屋子里面支上了锅继续干着,还有几个不顾大雨整天窜门的,尤其是阿苏和阿霸那些据说前天晚上跟文叔出去地人,凡是他们窜过门的地方,那里的主人便会寻找干柴开始在屋子里煮盐。?

只是别人可以停,刚刚给不知道哪找来的爹过完大寿的刘县令那颗向往美食的心却不能停,两天暴雨的关系,望仙楼居然说暂时就做不出那种味道独特的菜了。?

“真是不能迁就他们,原来还说什么做不出,老爷我话说过后,当天那菜怎么就有了?这回又是开始装样子,下雨和做菜有什么关系吗?那菜难道是用日头照出来的?哼!我看他是不把本老爷放在心上,这次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让打时就给我狠狠地打,记得尽量不要打厨子,万一真打出了毛病,谁给做菜呀。”?

芦沥县的刘县令坐在轿子里面,挑开轿帘对外面跟随的十来个衙役吩咐着,这次他又是亲自去望仙楼,让别人去回来总是帮着望仙楼说话,一看就知道是收了好处,这次是从衙门出来的,路途比较远,那些衙役走在泥泞的路上把望仙楼的葛老板也在心中给骂了一遍,痛快地把菜送来不就完了么?非等着大人亲来。?

“东家,你别急,这天儿不是已经晴了吗?那边的菜一定会送来的,若是县令大人再来催,您就说马上去买东西给做,因是下雨才耽搁的,那种东西受了潮,怕吃出毛病,故此没敢做。”?

望仙酒楼中一个伙计安慰着自己的老板,眼珠转动着给出主意,看样子他还是挺忠心的。?

葛老板坐在三楼的一个单间中,推开窗户焦急地四下张望,盼着那个给送菜的人能早些来,听到伙计的话,无奈地摇摇头说道:?

“都怪我,以为能从县令那里得到些好处,便没有跟他说实话,说这菜是一个新来的厨子做的,以前不知道,这回才发现,若是直接告诉他是别人给送的,也就没这些事情了,到时让他派个人与送菜的人谈,我哪用着这个急呀?”?

那伙计不知道如何说了,也把脑袋探出去往外看,突然发现街叫转过一队人,定睛一瞧马上对葛老板喊道:?

“东家,不好了,县令大人来了,要不您先躲躲,小的过去给档一下?”?

“我都挡不住,你如何去挡,知道你护着我,可惜我那两个闺女都眼高于顶,你放心,就凭你这些年来的表现,我也出个闺女嫁给你,这次就和县令说实话吧,信不信由他。”?

葛老板看着伙计感动非常,说着话向楼下迎去。?

“大人,小的跟您直说吧,那菜根本就不是我望仙楼做的,那天大人办寿时其实饭菜是被人给换了,后来您吃的菜也是每天他们给送来,好象是因这两天下雨,他们才耽搁的。”?

三楼那个雅间中,葛老板把县令迎上来站在一旁恭敬地解释着。?

“葛老板啊,我现在都不知道你说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了,好吧,我就再信你一次,那你告诉我他们通常都什么时候来啊?”?

刘县令尽量压下心中的火气问道。?

“这个,按理说现在就应该到了,只是今天…。”?

葛老板正说着,刚才那个伙计‘噔噔噔’从楼下跑上来喊道:?

“来了,大人,他们来了,送的新菜,叫、叫金板烩螃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