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3章 推杯换盏待月圆

第七部 碧海黄沙话两浙 第二十三章 推杯换盏待月圆

?县令大人为民为国、操劳不已,都瘦成了这个样子,此地谋生的百姓心中多有不忍,这才想尽办法每天给大人送菜一道,哪知天有不测风云,恰逢暴雨来袭击,故未曾前来,累大人受罪了,两日来吾等心中难平,待乌云将过,便提美味到此。?

雅间里面县令刘大人端坐在主位之上,看着进来的四个人,一女三男,听着他们说话,现在说话的是一个刚才在后面应该负责保护的人,另三个人只是看,葛老板和其他人都被撵了出去,衙门里的衙役早就忘了这个老爷了,正在葛老板的陪同下于另一间屋子里畅饮,好象要把平时根本没钱来吃的遗憾减轻一些。?

这个护卫说完站到旁边,另一个护卫上前来先是躬身行礼然后说道:?

“县令大人或许不知,两天之中我等并未闲躲于安然之处,乃命人冒雨寻遍海中鲜活,在狂风暴雨中前进,在惊涛骇浪里寻找,在礁石淤泥里挖掘,哦,这时候到岸上了,被吹上去的,这才找到了螃蟹一只,给您做成了金板烩螃蟹,并辅其他小菜几盘。”?

前一个是夸县令大人,解释为什么两天没来,后面这个是在说两天里他们都干了什么,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去过的地方都有哪些,找到的东西是什么。?

县令刘大人现在有些迷糊,刚才还在问菜的事情,这突然就有伙计说来菜了,随后这些人便冲进来把其他人都赶出去。这两个人还说了不少话。犹豫着点点头,稍微想了下说道:?

“这个…”?

大小姐连忙打断他的话补充道:?

“这个螃蟹呀,它有八条腿。两只大钳子,抓住它地时候它还动呢,尤其是那两只大钳子,一张一合,怪下人地,那怎么办呀?想不抓它了。可又知道大人您不容易,最后我们几个人合力终于把它弄了回来,找到一块大的黄金做的板子,给烩上了,县令大人,我跟您说啊,这个黄金地板子是黄的,那个螃蟹好了以后是红的。两样东西放一起,那才好看呢,上次的清水涮珍珠是不是就不错?恩,我说完了。小店子该你了。”?

“哦,好。大人好,小的给您问安了,那个螃蟹熟了以后呀…。”?

“停,你别说了,本县明白了,那菜是你们做的,两天没来是因暴雨,可你们却能在暴雨中找东西?最后找到做成吃地给本县送来,那就拿上来吧,我这两天没吃到了都,不怪罪,一点都不怪罪你们。”?

店霄正要把他准备的话说出来呢,县令刘大人直接让他停,分析了一下可以在暴雨中找东西却不能送菜的充分理由,承认了这个事实,只盼着菜快些上。?

“哦,那就上菜,都在食盒中呢,凉热都有。”?

店霄觉得有些遗憾,这词都是大家自己准备的,可惜别人都说了到他这却发挥不出来,嘟囓着把菜一样样放到桌子上,最后的是一块半寸厚、一尺见方的金板,‘嘭’的一声墩在了桌子中间,上面是一只挥舞着钳子的红螃蟹,确实不算小,可也没达到大小姐说地那样,没人敢抓的程度。?

“大人,您尝尝这个,这个是清蒸螺肉,不同于香辣螺肉的烈,也不是炒螺肉那么油。”?

大小姐把蒸的海螺肉给推到了刘县令面前,认真地介绍着。?

“对,大人,您尝过那个后,喝口这个葡萄酒,不同于烧酒地辣,也不是米酒的绵,哦,这个玛瑙地杯也留给您以后喝酒。”?

店霄把一只雕刻着精美图案的玛瑙杯倒上葡萄酒也送到县令面前。?

许是真等吃的等急了,这刘县令根本都没有想什么有没有毒,人家为何给他送东西,直接用筷子夹起块海螺肉放到嘴里,果然,那种久违了的美妙感觉马上传到了身体的每一个地方,又端起酒喝上一口,爱不释手地摸着那玛瑙杯,片刻,眼睛看向了桌子上的那块吓人的金板。?

琢磨一下,又扫视四个人一圈,最后目光落到了大小姐身上,脸上堆起笑容说道:?

“好吃,好吃,哎呀,你们这份心本县记得了,只是你们从哪里来,到这芦沥县是要做何买卖呀?姑娘,来,到本县这里来,陪本县好好喝几杯,到时有事情一定帮你,诶呦!这小脸漂亮的,啧啧,还有这小手,让本县摸摸。”?

或许是认为这四个人有求于他,刘县令看着大小姐的眼睛渐渐笑的眯成了一条逢,说着话伸出手来要拉大小姐的手。?

大小姐原本还准备逗逗这个县令的,现在看他要动手,脸一沉‘哼’了一下,那边店霄从背后的皮囊中抽出三楞刺就顶到了县令的喉咙上。?

县令那手还在半路呢,突然觉得嗓子这地方一凉一疼,顿住身出的手,眼睛一扫,马上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双目一瞪,笑脸一收,又觉得那东西又往前进了那么一点后,求饶地说道:?

“别,这为大侠,这位英雄,您别在往前了,有话您说,不知哪里得罪了诸位,咱别动手,万一我死了,外面的衙役一定会冲进来的,对您几位也不好,缺钱?我给,有案子?我想办法给翻。”?

说着话身体尽量后仰,眼珠来回转着,额头上的汗也不由得渗了出来。?

“不缺钱,也没有案子,这位是咱们的大小姐,用不善的目光看她,那就要挖眼,用不善的言语说她,那就要割舌,还想要对她动手,那就要剁下去,说吧,县令大人您准?

哪个?”?

店霄把三楞刺随着县令的后移而往前推着,一直保持贴在喉咙上的样子,嘴里面说着恐吓的话。旁边两个护卫也配合着掏出两把刀和一柄小斧头。看来是早有准备。?

“就是,让你看我?还用那种眼神,告诉你吧。咱们是绿野仙踪地,确实要来做买卖,可有人不让啊,故此呢,就准备在芦沥县找个人帮忙,只是这地方我们人生地不熟地。也没有人愿意帮呀,只好又送珍珠又送金子的,可惜有人不领情,那没办法了,绿野仙踪从来不做赔本买卖,这些东西能换一条命了吧?”?

大小姐在那一脸无奈地嘀咕着,伸出手摸着那熟螃蟹的两只钳子,眉宇间都是忧愁。?

“帮。有人帮,本县,不,我就帮。想做买卖?好,来芦沥县做。哦,我写个帮地字据,盖上印,绿野仙踪我知道,这边的事情我也知道,我说,我都说。”?

刘县令不傻,一听是绿野仙踪什么都明白了,那知府和苏大当家的早就把一些话跟他们交代过的,这时候人家找上门来还能有什么事情?据说是皇上派来的,自己死了也白死,不如站到另一边,或许也是个机会。?

他这一妥协,大小姐和店霄到愣了,他们根本就没想到这个刘县令居然变的如此之快,递过去纸砚笔墨,看他真在那写着,最后还从怀中掏出一块方印来哈口气按上去,其他地那些准备全都用不上了。?

“这样,大人您还是干您原来的事情,绿野仙踪一时半会上不了岸,多找些有用的证据,到时官家问起来,好用这些邀功,哦,以后每天都会有菜送来,这回不要钱了,那黄金您也拿着,有消息的话,都会随着菜一起送来,放心,以前做的错事这次的功劳绝对能顶了。”?

见他这个样子,店霄决定不再废话了,保证着他以后的前途,安下他的心,带着大小姐径直离开,留下刘县令坐在那里,看着桌子上地金板,想着刚才的话和知府大人那边以前的事情,慢慢地理着思路。?

傍晚时刻,天边的夕阳映红了粼粼地白云,把她们变成了绚丽的晚霞,而那将要落到海中地蛋黄状的太阳也把蔚蓝的海水染成了红色,随着一层层的浪,起伏波动着。?

飞倦了的鸟儿收起翅膀,栖息在一棵岸上的树枝上,‘叽叽’叫着召唤那依旧玩耍在海天之间的同伴,同时用小嘴儿梳理起自己漂亮、柔顺的羽毛,直到山上寺庙里的钟声‘嗡嗡’响起来,放才从新张开翅膀寻着钟的声音飞去,期待着今天僧人门能够把谷物多撒出来一些。?

钟声过后,金山寺中的和尚便都纷纷向着膳房走去,到那里吃今天的晚饭,等稍做休息后就要开始晚课了。?

掌勺的火僧把一勺勺的菜舀给其他僧人,见都差不多后,揭开旁边的另一只锅的锅盖,把脑袋凑到上面仔细的闻着,一股浓郁的肉香味道飘了出来,拿起勺子在锅中又搅和了几下,那炖着的肉随着滚滚的汤汁上下翻动着。?

捞起一块排骨,看了看颜色,又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张嘴咬在排骨的一边,轻轻一撕,那已经脱骨的肉直接被撕了下来,只剩一根白色的骨头在那里张显着褐色的断茬。?

“火师傅,火师傅,您快些,住持让您把那些菜都给送到山上后面的那个园子里,哦,记得找几个人抬些酒,那些人又来了不少,看来真是要有事情了。”?

一个小和尚从伙房后面的门探进来个脑袋对这个火僧催促着,言语间的意思是,来的人在他们金山寺的后院中,还要喝酒吃肉。?

“知道了,来,给你块肉,来了人也好,应该又是苏大善人安排来的,这回寺中的香火钱应该会多不少,到时候可以多吃几天肉了,别急,烫,去取个碗,今儿个给你多盛些,可别对其他人说,不然都找我来说我不公了,到时这点肉可不够分。”?

火僧招呼着小和尚一起来吃,捞出一块大的说着烫给递过去,见小和尚吃的急,让他找个碗在给盛些,听他那话,好象所有寺中的和尚都吃肉一样。?

金山寺后山上一处园子当中,此刻已经聚集起了百十来号人,一个个俱都牛烘烘、不甘人下的模样,十来张桌子就那么杂乱地摆在地上,酒碗、碟筷早已放到每个人的面前,只等那酒菜上来。?

等一队僧人咽着口水把东西抬到这边后,这些人就等不急的抢着吃上了,大块的肉吃到嘴中也顾不得塞牙,猛嚼几口端起酒碗,直接给顺到肚子里,嘴角上的油渍觉得难受了用袖子一抹,接着吃。?

“大哥,这次那苏老大可真舍得出钱啊,让咱们这些人把自己手下都带着,只为了对付一个商队,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一个披着件褂子的人连着喝下三碗酒后觉得舒服了,对坐在当中一张桌子上的人问。?

那人回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坐的位置并不是那么重要的,想了下,好象是那声大哥叫的不错,开口缓缓说道:?

“你们来的时候都没看那绿野仙踪的船队吧?说实话,若不是最近海上没有什么活计,我都不接这趟买卖,那商船感觉上不是来做买卖的,好象就等了开战,战吧,月圆之夜就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