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章 心欲安宁浪不平

第八部 山高路远搏狼虎 第一章 心欲安宁浪不平

风再冷,不想逃,花再美也不想要,任我飘摇!天越小,不问因果有多少,独自醉倒……表姐,来,我给你满上,这次赢了,彻底的赢了,小店子说了,这边可以有很多方法赚很多钱,绿野仙踪一家吃不下的,也不敢独占,应该找几个有实力人的一起来,你家船多,弄过来些,算你一份。”

大小姐一手攥着杯贴在胸口,一手拿着根串着大蒜的签子在碳火上烤,哼哼着歌对坐在旁边细心地往烤鱼身上抹料的林皛瑶说这边以后的情况,邀请她过来做买卖。

“这破地方就能煮个盐,打些鱼而已,哪有什么钱可赚,小店子是厉害,可再厉害总不能变出东西来赚钱吧,你少点喝,唱的是什么呀?乱七八糟的,多吃点东西,都喝罪了。”

林皛瑶在这搁浅的船上望着海,一点都没发现有什么能赚钱的东西,只有这盐可以,别的根本想不出,盐的话,谁来收都一样,最后都是朝廷来赚大头,这个想来是不能分了,那还有什么能分的?觉得表妹醉了,嘴里劝着,鼻子闻到一股糊味,赶紧给鱼上面又抹了一层油。

大小姐低头看看杯中的酒,摇摇头说道:

“没醉,我才喝半杯,小店子陪着我的时候我都喝一杯呢,我要是晃了,他就说这叫身醉心不醉,形散意不散,然后跟我一起唱‘我颠颠又倒倒,好比浪涛,有万种的委屈我付之一笑。我一下低、我一下高。摇摇晃晃不肯倒,酒里乾坤我最知道……。’怎么样,好玩吧?表姐你别不信。真有不少赚钱的办法,让人把这些东西抬着,我带你找小店子去,他烤地好吃,边烤边告诉你如何赚钱。”

说着话,大小姐真叫人过来问店霄在哪。听说已经到船上了,让人抬着东西,她几口把烤大蒜吃掉,一手拉起林皛瑶,一手依旧握着酒杯找去了。

一个船舱中,桌子上面摆着两样简单地炒菜,味道飘开来却特别的香,那个被渔民文叔说的何善人坐在店霄对面。看看碗中地五粮液,又闻闻菜香,昨天晚上就被抓来的他不由的咽了两下口水,可却没有动筷子。而是当先问道:

“说吧,想要知道什么。我能说的就都说,是不是问程知府都是如何收的盐,最后又是如何卖的?是不是想问那苏老板和知府是什么关系,又怎样躲到其他人身后操纵地?最好是我还能知道他们大概会躲到哪?”

店霄听着,待他说完端起酒来说道:

“何老板尝尝这成都府的五粮液,这个酒和别处不同,是他们专门给绿野仙踪留的,虽说这早上喝酒不好,可直接吃饭却显得无趣了,来,先吃些菜,晌午时候再做几样其他的,现在日头渐高,也没多长时间,放心,这酒中没毒,我可舍不得在这酒里下毒。”

“喝就喝,就是有毒我何泉恩也不怕,恩,你们这绿野仙踪果然有一手,菜不错,说实话,在这一片地方还真找不出能比肩的酒楼,就这酒菜,吃死都不屈。”

何善人听到店霄的激将之言,明知如此也没有退缩,端起碗就喝下一大口,浓郁的酒香让他眼睛一亮,接着夹起块红烧里脊肉,品尝后由衷地夸了一句,若不是还需要在保持下形象,真容易把盘子拉到下巴底下来吃。

店霄同样喝了一口酒,把桌子上的两道菜每样尝过,示意没有毒便不再去吃,转身从后面拿出来一盘子螃蟹钳子,刚刚热过地,摆到自己面前,直接用手掰,用牙咬,对着面露疑惑的何善人解释道:

“昨晚上我吃不少东西了,吃不下去别的,这个钳子当成下酒用的东西,喝两口酒即可,你也尝尝,都是吃螃蟹时留下地。”

“你把我找到船上就是请我吃菜、喝酒?不想问什么事情?比如知府和苏老板是怎么把盐和其他货卖出去的,又是怎么收地钱。”

何善人摆摆手示意不吃那钳子,端起杯准备再喝一口的时候停下来好奇地问道。

店霄终于取出来一条比较完整的肉,用舌头卷到嘴里,眨巴吧两下,说道:

“问,怎么能不问呢,我问你,为什么你身上的鞋印那么少?还不被绑着?为什么和其他收盐的人不一样?对灶民那么好是本来就是如此,还是别有所图?这些都能说吧?”

听到店霄的问话何善人愣了,疑惑的表情更浓,伸出的筷子停在那里反问道:

“你不问知府和苏老板的事情,你问这些没用的做什么?”

“没用?对我来说那些才是没用的,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会儿绿野仙踪就贴出告示,凡是能提供消息的赏银百两,用不上三天我就能得到所有的东西,反而是你认为没用的,对绿野仙踪才有用。”

店霄把一个空壳放到旁边,伸出手示意他继续吃,纠正着他的想法。

何善人想了想,把那筷头菜送到嘴里,又使劲喝下一口酒说道:

“好,我告诉你,挨踹的少和没有被绑着就是因为我做的那些事情,偷偷多给钱,有时候还自己往里搭,那几个鞋印也是他们没看清,不小心踹上的,至于为什么,那就要从我的名字说起了,何泉恩,意思就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今天三十二岁,三十二年前我娘怀着我避难……。”

何善人几口酒下肚,说起话来也不再犹豫,在店霄相陪下

边喝边说,原来三十二年前,他的母亲怀着他避难来方,后来把他生了下来,他一直都不知道爹是谁,他娘到死的时候也没有跟他说。六岁上他娘就因产他的时候作地病去了。他就在这边被灶民养着,吃百家饭长大,后来十五岁上便自己出去闯荡。凭着一股韧劲,十三年后赚下几十万两银子地身家,原来跟娘姓,叫何永命的他想起当初那些灶民就改名叫何泉恩,回到这里报答曾经的恩情,这才有了愿意多给钱。并经常帮助过不下去人家地何善人,一晃已经过了四年。

店霄听过后点点头,想了下问道:

“这已经四年了,你的恩觉得报完了吗?”

“报完?这恩怎们能报得完?什么时候我死了,什么时候算完,我孩子愿意报的话,那就让他接着报。”

“哦,那就好。说实话,你这恩报的不怎么样啊,你看看这些灶民,生活还是那么苦。吃的差,住的差。穿地也差,你说你对的起当初养你的那些人吗?这样,我跟你商量件事情,以后啊,这边就是绿野仙踪的天下了,我和东家是不能天天守在这里,我还要带她到处赚钱玩呢,如此一来,这里就少了一个管事的人,随便安排个人过来不难,得到这边人的信任和愿意为这边百姓认真做事却难了,你呢,还要继续报恩,在灶民心中也有一定威望,你明白吗?”

店霄听他说还要继续在这报恩,挺高兴,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拿起另一个钳子开吃。

何善人也不是傻子,一听这话哪里还能不明白,既吃惊又有些高兴地问道:

“你,你准备让我在这边管着你们绿野仙踪的事情?你就不怕我私底下贪墨了?我知道你们绿野仙踪,我在成都府那里有买卖上来往地人,他说到了那边,白天晚上、睁眼闭眼都能知道和绿野仙踪有关系的事情,以后这边想来也不能差,只要留下一点点,那就不是小数目啊。”

“我会给你安排一个副手,相互监督,其实我还是愿意相信你的,一个能够知恩图报的人,坏也坏不到哪去,看来你是愿意了,走,我带你去见见东家,心地最善良地大小姐。”

店霄看他吃的差不多了,直接就把事情定下来,起身带他去找大小姐。

“小店子,你快来,刚才就要找你呢,后来他们抓到一只这么大地墨斗鱼,我就想着应该弄好了让你烤着吃,一直呆在这里等他们弄了,你看看,大不大。”

大小姐带着林皛瑶站在一只大乌贼鱼不远处,看到店霄过来,用手比画了一下往那边指,几个大夫已经在那里随着厨子们收拾的时候,从中把可以入药的东西拿出来,一些没见过这么大墨斗鱼的人也都围在旁边观看。

店霄看着这个大概有两丈长的乌贼觉得确实不小,打量一下说道:

“割出来一块我给你烤着吃,其他的炖了吧,大家应该都能吃到点,实在不行多放些别的,大小姐我给你说下,这个人叫何泉恩,在这边比较有威望,可以招到绿野仙踪,让他帮着管这边的事情。”

“哦,好的,那以后就是何掌柜的,专门负责这边的事情,那个,小店子,你快些去割一些下来,我等着吃呢。”

大小姐听店霄已经安排了人,不再多问,答应以后这边的事情交给他管,催促着去割肉,旁边的林皛瑶刚要张嘴说话,又害怕把店霄再吓跑,只好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不时看上店霄一眼。

见人家聚一起吃东西,刚刚吃过饭的何泉恩自是不愿打扰,对大小姐和店霄打过招呼后开始去想今天遇到的事情,等待着店霄把具体的东西交给他。

“小店子,你来烤那些串,我和表姐用铁网烤这个墨斗鱼,到时候大家一起吃,哦,你还得说说,咱们这边怎么能赚很多钱,除了盐以外。”

大小姐指着烧烤架子让店霄烤串,她这边让人从新拿过来一些碳,放在小灶子里,上面铺上铁丝网烤乌贼,并让店霄给说说怎么赚钱。

“好,我去烤,至于赚钱简单啊,捕鱼卖鱼就可以,海里的鱼可多,光是咱们捕呀,怎么都捕不完的,多找些船,让那些愿意加入进来的海盗们去捕,要不,养鱼也行,看哪种鱼价钱给的多,就专门养哪种。”

店霄来回转着串,调整着火的大小说着。

林皛瑶在旁边听后,满脸不以为然地说道:

“这还用你说,能赚大钱,别人早就这么干了,那些个渔民也不至于穷成那样,养鱼,那还不如捕的快呢。”

店霄稍停了下,想想也对,又说道:

“林小姐说的是,没考虑到这边的鱼卖不上价钱,那这样,咱们不养鱼了,养珍珠,珍珠值钱吧?养一堆,然后卖。”

“什么?珍珠也能养?”

林皛瑶惊讶出声。

“嘘!表姐别喊,让别人知道了就不值钱啦。”

大小姐在一旁伸手要捂林皛瑶的嘴。

店霄肯定地点点头保证道:

“能养.绝对能养,千万不要声张。”

正这时,船下面攀上来一个人往大小姐这边跑着喊道:“小二哥,京里面来消息,知道店大人在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