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章 有意无意缘相会

第八部 山高路远搏狼虎 第六章 有意无意缘相会

火烧、驴肉火烧这位公子一看您的样子就知道您烧十文钱一个您来五个还有那位您三个就够。”

店霄一行赶着两辆车慢悠悠走着不时回头往后瞧瞧这真定府别看处在离边界不远的地方日常该做的事情依旧没变许是后面那些车辆有些多或者是还要和城门卫沟通一下迟迟不见过来东张西望的四个人被一个卖驴肉火烧的伙计看到了来到近前跟胖墩儿介绍着。

早上起来没吃饭喝了酒后肚子暂时是热乎乎感觉不到饿这一听人家到面前吆喝了胖墩儿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响了两声用手摸摸看看这个伙计又看看路旁边支起的摊子说道:

“先买四个尝尝没有忌口的该放的料都给放足好的话多买些。”

“好嘞!公子您稍等马上就来跟您说呀咱这个驴肉火烧是又香又脆又嫩又软就您这样的五个都是少的要不您再来上碗粥估摸着四碗粥十四个火烧就够您四位吃饱了这里还有几样咸菜都是不要钱的。”

伙计跑到摊子那一边给火烧里夹驴肉一边对胖墩儿劝着多买点最好就在这边直接吃饱。

火烧拿过来用毛边纸托着一人一个听伙计的话胖墩儿有些不满意咬了一口看了看里面的肉说道:

“你这里面怎么就夹这点肉啊塞的也松。舌头差点没垫里头给咬下来还有我怎么就得吃五个?他们一人仨?欺负我胖怎么地?”

‘吭吭’

跟他在一起的小狗子听他说的话忍不住一笑一小块驴肉呛到鼻腔里面去了。在那使劲的往外哼。

伙计本就比较伶俐一听这话明白了人家挑理呢赶紧给陪不是道:

“公子您说得哪地话?您这不是胖是富态别看您也跟着车可一瞧了就是哪家的公子身子骨精贵走了这些路那当然饿了。故此小的才让您吃五个和胖瘦没关系。富态就这个样至于您说肉少这个主要是买火烧您要是想吃肉。小的单独给您切要多少您说话不然十文一个也合不上价呀您说是吧?”

店霄又往后看看依旧没有见到期盼中的车和人接过伙计的话说道:

“是合不上。这样。你再去做几个。咱们先吃着一会儿你把火烧多准备些。还有驴肉也是走的时候咱们带上咱们把这车往旁边在靠靠等着那粥也端四碗过来咸菜就不用了能把火烧顺下去就行。”

其他三人自然知道店霄的意思不再多话调整着车的位子尽量向边上靠把路让出来终于在吃到第三个火烧地时候那城门出‘呼啦啦’出现了一队车打头的母骡子比较高大象马帮一样脖子上套着铃铛‘叮当’做响地从两辆车旁边路过刚才在外面前后不远都看到过这时也礼貌地点下头算是打过招呼。

“伙计快些那驴肉就不用切了吃的时候想吃多少咱们自己切。”

看着前面的队伍店霄转头对还在那给按份切着驴肉的伙计吩咐道紧怕人家走远了跟不上。

“好嘞您看这些如何二百个烧饼十五斤地驴肉肉多了些您给二两三钱银子如何?”

伙计跑过来抱了几趟终于把烧饼和驴肉都给放到了车子坐人的地方稍微盘算了一下伸出手来要钱胖墩儿那边刚要冲大方甩下一块银子就被店霄用眼神制止了留下他自己在这边跟伙计讨价还价其他人赶着车往起走去。

“赵伯伯刚才吃饭的时候听那伙计说现在前面吃紧一些东西要过到那边可是不易呀咱们车上装的东西都是炎华不准再往辽国卖的万一被查到治咱们一个里通外国的罪怎么办?”

真定府中离着几条主街道稍微远些地一处有着大院落地客栈中先前在城外说话地那个人又对一个年岁较大的人担心地问着。

这整张桌子一共就坐了四个人几样精致地炒菜摆在那里旁边还烫着两束子酒周围是其他一同跟来的人八九个人挤在一张方桌处一大碗炖菜加上几个冷盘一坛子浊酒也算不错。

被问到的赵伯伯停下筷子定定地看向门口说道:

“无妨少东家您别看朝廷说不让两边来回买卖其实这打起仗来朝廷缺什么知道不?缺马缺皮毛还缺药材这些东西哪里来?辽国也说不让他们那边卖可咱们真到了那边只要用东西换他们就都给换还愿意多给些除非是一些个别的人才会用抢的这边主要是答对好守边的人。”

年轻人听了话稍微放下心用筷子在盘中挑了几下找出一块鸡肉小心地放到嘴里微微皱了下眉忍着把那肉给吃下了去挑剔地说道:

“这边的菜为何如此难吃?多亏这次出来带着一个做菜的师傅你们吃吧我随便拣些就行喝两口就即可一会儿让做菜的师傅借他们的灶房一用给我炒个牛柳赵伯伯这次出来我主要是见见世面到了那关口若换了人别怕多花钱能过去就行省的爹一天总说我这个不如那个比不上的。”

这赵伯伯没有出声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待这个年轻人喝了两口酒开始领着旁边两个专门保护的人往休息的院子走去后他才满脸忧心长叹口气对着

边桌子那挤的人说道:

“过来两个一起吃记得酒要少喝此次出来不同以往保护好少东家是最重要的。如果遇到什么事情货可以不要少东家却绝对不能有什么闪失本是应该吃过些东西。装上干粮就要赶路地因少东家吃不消今天就在这休息了。”

众人纷纷点头应是没了少东家在这边放开了不少吃喝起来声音渐大帐房站在柜台后面‘噼啪’打着算盘高兴不已。

天色渐暗到了晚上华灯处上时候这些人再次出现在了大厅之中。只是却没有那个吃不惯这边菜的少东家。

“诶呀!这么多人在吃饭啊?伙计还有位置没?腾个桌子出来。诶真定府中也不小呀一天跑下来哪都好。就是没有空余的地方安置马车。”

等这些人吃喝上时店霄带着布头走进来问伙计有没有地方抱怨着别的地方都客满。

或许真实地情况与店霄说的有些出入伙计愣了愣马上换过一副笑脸迎过来说道:

“有位置不知客官您有几辆车再放十辆八辆的没问题。咱们这收的钱还少。你放心的使唤。”

这话已经说的明白了。那意思知道你们是嫌别处贵才没住成的在我这便宜。

店霄做恍然状:

“哦~!钱到没什么。有地方就行两辆车六匹骡子准备上草料喂着水要管够不然要掉膘的呦!这位大叔您也在这呢?有缘呐!不知此处如何?”

说着话的工夫一抬头看到了见过两次面地人连忙上前几步给打声招呼。

那赵伯伯也是一愣许是没想到晚上又遇到了一起脸上露出友善地笑容说道:

“这边不错院子宽敞还清净不象那两边都是酒楼的闹市吵吵嚷嚷地让人睡不上一个安稳觉过来吃些?”

“不了大叔您吃您的这边清净就好咱们自己随便要些就吃了。”

店霄拒绝道给伙计招招手指指外面伙计明白又叫了一个人跑出去给人家安排骡子等小狗子和胖墩儿两个人进来后收拾一张桌子让伙计给上两道招牌菜喝着淡淡带着丝甜味的米酒小声地说着话。

待时候又晚了些店霄四人当先吃完再次打过招呼跟着伙计上到客栈的二楼并没有包什么院子。

楼下地那个赵伯伯用余光看着四人上去对着一个身材稍微瘦小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点点头表示明白一口干掉杯中的酒用袖子在嘴上一抹转身从正门离开。

“大哥你说咱们四个人往那边去万一出了事怎么办?关卡能给放行么?”

楼上的一间客房中店霄、胖墩儿、布头三个人坐在一张桌子周围中间是一只蜡烛稳稳地燃烧着小狗子则站到窗户那里侧个身子把耳朵贴在了窗户旁边的墙上静静听着等了有两刻钟这才点点头揉着耳朵往桌子这里走布头出言对店霄问道。

“二弟别急咱们先往那边走到了地方看别人怎们办就不信除了我们就没有其他人要去大同府实在不行就把我爹给我的东西拿出来一用记得在外面说话注意些别丢了咱们蛤蟆县牛家村地脸咱们四个人地家可是村里最富贵地这次是买卖做成了回去那些乡里乡亲的绝对会对咱们另眼相看。”

店霄出言安慰着布头言语中充满了自信。

旁边地胖墩儿此时插话道:

“大哥说的是咱们的名字也要背熟了大哥以前叫牛风现在叫什么来着哦叫牛风华我叫牛雷现在是牛惊雷二哥你是牛雨现在叫牛雨廷还有四弟你以前的牛郎不能再叫改成牛耳良大哥那东西你可千万揣好了别用的时候找不到。”

“放心吧丢不了睡吧明天早起还要赶路呢这次不赚他几百匹马回去都对不起蛤蟆县牛家村的家人。”

店霄劝着几人睡觉回身把桌上的蜡烛吹灭屋子中登时一片漆黑外面一个人影在月色下小心滑到地上闪身进入到房子的阴影笼罩下。

第二天稀薄的雾气渐渐散开凉爽而又清新的感觉一阵阵袭来这些天一直没有睡个好觉的四个人终于是恢复了不少体力匆匆吃过粥让伙计又给带上些干粮和水便驾着两辆车上路了。

快到晌午的时候四个人来到了一条小河这里卸下了骡子领到边上让其自己去喝还有那枯黄中带着些绿意的草也随它们吃。

示意三个人先吃店霄拿着一个看很远站在车上往周围张望尤其是后面重点关注伸手接过小狗子递过来的鱼片撕下一条慢慢嚼着那六匹骡子早已吃饱喝足又耐着心等了约有半个时辰店霄这才给三个人打了个手势开始装起骡子慢慢地淌过小河继续前行。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色将晚本是应在刚走过的村庄休息的四个人却径直穿了过去等太阳落山后这才不得不放慢度继续沿着大路行走后面这时隐约有车马的声音传来等离的近了那边当先一人好象突然现了高兴的事情一般喊道:“前方的可是见过几面的小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