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章 稳稳当当过雁门

第八部 山高路远搏狼虎 第七章 稳稳当当过雁门

?煦的海风缓缓吹着,层层而来的波浪依旧不停地冲刷滩,几只吃饱了的海鸟展开翅膀来回翱翔于蔚蓝之间,大小姐手中拿着半块月饼非要给一只懒得理她的海龟吃,几番逼迫下,海龟认清了形式,不再做出威胁性的动作,把脑袋使劲缩到龟壳当中,说什么也不出来。?

“气死我啦,我特意留了半个给你吃的,你居然如此模样,你自己不爱吃你可以留着抓鱼呀,把这个月饼扔到海中,不少的鱼虾会过来的,蠢呀,缩头乌龟。”?

大小姐生气地把月饼给掰碎了扔到旁边一个水槽中,那里有几只长相另类的鱼,或是颜色有些偏差,或是形状有点不同,这些是店霄走时交代的,不管在什么地方,遇到这样的鱼就要养起来,尽量地按照水的不同弄到一起,等下出小鱼,把好看的挑出来再次养着,多了以后拿出去卖钱。?

“紫萱,你跟它较什么劲,它不吃就不吃,等抽空咱们把它给吃了,这几日天气不错,不冷不热的舒服,我已经写信给家中了,这些大船就留在此处,没有用的,不适合在海上的船到时让人一起划回去,还叫家中派来不少造船的工匠,要听那黄大江安排,正好跟着学学那种什么多少吨的记数方法。”?

林皛瑶看到表妹如此,在一边劝着,把自己的安排说出来,感受着海中船只的起伏,夸着天气好。?

大小姐用脚踢着海龟给弄到了一个角落中。又对着觉得安全了,小心伸出脑袋地它跺了下脚,把那脑袋又给吓回去才解气地说道:?

“胆小的玩意,吓死你。”?

张开胳膊微闭着眼睛让海风吹拂。叹了口气道:?

“其实我不愿意这边变的凉爽,那盐田中的海水干地就慢了,看看那些盐工也一样,宁愿天热一些,这样好赚钱呀,这么看来还是广南东路和福建路那边好一些,不行,我得给我爹写信让他去占一些地方,趁着朝廷还没有把晒盐的方法传出去。不然就晚了。”?

正如她说的那样,守着盐田的人都不觉得天凉了有什么好的。纷纷叹息着好日子没几天就要到冬天了,又觉得是因为程知府和苏老大的关系才让绿野仙踪晚了这些时候来,一个个暗骂不已,想着皇上应该给他们两个人千刀万剐。?

“何善人。您来了?快这边坐,我去给您搬个凳子,哎!这一天天变凉,到了冬天又要无事可做了。”?

一个守着盐田的人见何泉恩走到这边,连忙打着招呼去给拿个小马扎过来让坐,抱怨着老天爷。?

“好。我坐一会儿就走。也是知道这边的事情了。我去问问大小姐,看看她如何安排的。他们不是说了么,只要给他们干活,一年四季都可以给找到适合地活计,哦,是给咱们干活,我也是绿野仙踪的。”?

何泉恩对这事也不知怎么办,往年地时候煮盐就不用太愁,现在看绿野仙踪的样子是不打算再把煮盐的事情兴起了。?

那人听了他的话心中明显有了底儿,看着一片片地盐田说道:?

“明年就好了,有不少时候能用来晒盐,那个叫小二哥的人真神了,说晒就能晒,以前怎么就不知道呢?我听人说,他还说过这盐不好,可我看着却觉得不错,其实我们这些人吃苦都吃惯了,不怕累,就把闲下来没有活干,何善人您可得跟大小姐好好说说。”?

“说,我现在就去说,哦,记得以后别叫我什么善人了,要叫我掌柜的,这一边都归我管,你们可不能有什么坏心思,不然我干不好,他们换过别人来,那你们的日子就不知怎样了。”?

何泉恩被这人说的有些急,起身往海边走,那里有专门停着的船供人到海里地大船上去,搁浅地几只船有一只下面被礁石给撞地不成样子,等着人来修,其他的船都没什么问题,被众人合力给弄到水中,整天地浮在那里,让人看着到是觉得安心不少,有那么些船亮着灯,晚上孩子都不愿睡觉,非跑到海滩上来玩。?

“大小姐,那些个晒盐的人问了,到了冬天他们能干些什么?是不是还要煮盐?”?

来到船上,何泉恩找到了大小姐问着。?

大小姐正在和表姐商量着发财大计,听到他的话想都没想就告诉道:?

“小店子说了,留一小部分的人来煮盐,这个就不是按照多少来算钱了,是按照天数来的,那盐要煮好几次才行,专门用来卖给富贵人家,其他的人也不怕,都有事情做,这边马上要建一个大大的码头和船厂,让他们干这个就可以,等这些都做完了就要往青墩盐场那边盖房子,尤其是上海浦,咱们一定要把大部分的好地方给占下来。”?

听到有其他的事情,何泉恩觉得放心不少,回去后可以交代了,后面那要往上海浦去的话他好象有些疑惑,不解地问道:?

“大小姐,青墩盐场占了是应该,可上海浦那地方人烟不多,占住了做买卖似呼有些不妥吧?”?

“有什么不妥的,小店子说了,这仅仅是开始,等他回来,以后造出船就要四处的走,凡是海中有的地方就要尽量的占,人少怕什么,可以生呀,我也不知道那些连个人都没有的地方他为何总是那么上心,反正我听他的,这边不是正好也有活可做了嘛!”?

大小姐也不清楚店霄为什么那么热衷于占岛子,只是凡是店霄说的她人为就不会错?

她认为不会错,不代表别人也是如此,何泉恩就不解的又问:?

“大小姐,小二哥究竟是什么人。他说的话就非要听吗?万一错了怎么办?”?

大小姐不觉中又把手指头咬到了嘴里,仔细地想了想说道:?

—?

“他说赚钱地事情那就要听的,也赔过一次,按照我们的说法。赔就是赚的钱没有达到要求,在成都府弄地溜冰场就赔了,其他好象还没又错,所以错了也要听,不过你到是提醒我了,你说的对,不用什么都听他的,这次他非不让我去大同府,可别人都有去的呢。我决定了,这事不听他的。过两天这边差不多以后我就带着护卫也分成拨去那里。”?

“大小姐,这和我无关呀,我什么也没说,您别把我扯进来。我可没让您去。”?

何泉恩看着说完话,做出决定的大小姐高兴地拉着林皛瑶跑去合计时,后悔自己多说话了,在后面大声喊着,只是没人理他罢了。?

*?

由真定府斜着通往雁门寨的路上,二十多辆大车停在一处稍微背风的地方。有两辆车被围在中间保护着。两辆车之间临时搭起的板子上并排躺着四个人。盖着又厚又暖地被,睡得正香。?

“风华老弟。醒醒,天亮了,是不是吃些东西赶路,风华老弟,牛风,起来吃饭。”?

那个姓赵的老者来到四个人这里,看着他们地样子无奈地摇摇头喊着起来吃饭,刚开始用风华的名字,后来见人不醒,直接喊出了另一个名字。?

这一喊有效果了,店霄一个激灵翻身坐起,睁着双惺忪睡眼还没有完全缓过神来,迷糊地左右看看,抬起手蹭掉眼角的眼屎,疑惑地问道:?

“谁喊我吃饭了,这么快就早上了?我还没睡够呢,昨夜赶了不少时候,三更天上才躺下。”?

“无妨,风华老弟若是没睡舒服一会儿吃过了饭上路时继续睡,这么多人呢,还能看不住一辆骡车?先吃些东西吧,不然饿坏了身体,到时候路上倒下了可没有人能保你活着回来。”?

姓赵的人见他起来了,在一旁劝着吃些东西,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往他怀中扫了一眼,警觉般地又马上移开。?

店霄这个时候被早晨清冷地风一吹,登时精神了不少,左右看看,用手推着旁边的三个人说道:?

“起来啦,都起来,一个个还说什么发财呢,都懒成这样什么都不用想了。”?

待三个人也都迷糊着爬起来吃饭时,店霄又对姓赵的人感激地说道:?

“还是赵大叔好,知道我们这些经常在外面跑的人不容易,帮了不少忙,昨晚上要是没您过来,咱们都不敢睡觉的,万一出了事情可不好办,那个这吃的东西多少钱,咱们也不能占您便宜,然后趁着天早好上路了,这回再遇到村庄,一定要进去。”?

赵伯伯摆摆手大方地拒绝道:?

“什么钱不钱地,出门在外相互照应下是应该地,多添几双筷子而已,这个,你们要单独走?唉!不是我说你们,四个人赶着两辆车连个护卫都没有,万一遇到些事情,那可就危险喽。”?

胖墩儿嘴中含着一小块窝头,端着粥正要喝呢,听到他地话有点担忧地问道:?

“赵大叔,听您这一说还真是那么回事儿,可出来时就没带,这可怎么办呀。”?

“谁还没有个疏忽的时候,没事儿,这样吧,咱们这队伍跟着地护卫不少,也不差你们这两辆车,不如就一起跟着吧,真有事情了,到时候也好多个人帮着想办法。”?

赵伯伯仗义地拍着胸脯说着,一时把店霄四个人感动得眼圈都红了。?

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那个年轻人这个时候撇了撇嘴说道:?

“既然你们四个这次进了我的商队中,那就要听赵伯伯的安排,千万不能自己想如何就如何,不然你们可能连回牛家村的命都留不下来,知道吗?”?

店霄四个人相互看看,觉得有道理,纷纷点头应着,布头有些惊讶地问道:?

“这位公子,你怎么知道我们四个是牛家村的,我们没告诉过你吧,神了,我听我爹说有那算命的先生,可以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难道你也懂得?”?

“啊?你问这个,这还用算么,一听你们的名字就知道了,都姓牛,不是牛家村是哪的?”?

那年轻人愣了一下,随口就把原因说了出来。?

店霄四人更家佩服,跟着车队开始悠哉地向雁门寨行去。?

五日后,众人终于是来到了辽炎边界处的城寨,一队队顶盔冠甲的士兵在那关口之上来回走动巡视,见到有一群车辆到来,要通过关口,炎华这边的军士伸手拦住,打量过后问道:?

“你们是从何而来?欲往何处?车上装的是什么?”?

听他问完话,店霄侧头一看,那个赵伯伯面露难色,明白一定是换人了,以前认识的没在,不愿多做耽搁的他上前几步来到军士身边,遮挡着从怀中掏出一物说道:?

“这位军爷,我们是从那边来,到另一边去,车上装的是一些大粪,准备到那边划块地出来种些东西,您看?”?

这军士一愣,仔细又看了看点头道:“走亲访友,大粪二十五车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