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1章 大雨磅礴到长青

第八部 山高路远搏狼虎 第十一章 大雨磅礴到长青

爷爷爷爷哪去了呢?文臣叔你们分开的时候爷爷向跑的?”

店霄脸上带着昨夜报信及今日撕杀的疲劳靠在一匹马身上四处看着文臣和爷爷分开的地方西风打着旋带起黄色的土轻轻在地上来回扫着显得是那么凄冷、荒凉。

“小少爷您别急老爷是向着弘州的方向走的说若是无事就呆在近处等我回来否则他会自己去弘州的只是这些日子以来我们探听情报把带着的钱都花的差不多了老爷那里还有几颗珠子能卖身上的现钱用不了多长时间了。”

文臣看着被抢的已经破碎的车知道所有的钱财都没有了分析着店老头的去向给店霄听。

“小二哥那咱们还去大同府吗?不如直接去弘州吧店爷爷一定是在那等着呢这是什么盐?太难吃了。”

胖墩儿在破车的地方翻了翻找出来一个比较完整的罐子把其中带着黑色的晶体放到嘴中舔了舔连续呸了几口抱在怀中走回来说道。

“就是这边吃的盐除非是辽国的皇室吃的稍微能好一些平常就这种盐也是不多小少爷不如就听这个小胖子的话一起去弘州吧您这次来带了多少东西?”

文臣接过罐子看看提议店霄到弘州。

店霄在大同和弘州两个方向来回看了看摇摇头说道:

“这两个地方哪都不能去。咱们一直向东北走那里有个临着羊河的长青县我们去那开个店我画一张画像。让小狗子和布头去弘州找爷爷这次带了不少地精制食盐和茶还有一些武器和锅碗瓢盆什么的哦另有一些特殊的东西暂时还不能用赵大叔你们如何走?”

“唉~!我们还能往哪去只能跟着你+&1t;把货卖了我们就回去你还得给我们想办法过边界呢。就是怕遇到辽国的巡界之人炎华绝对是没有问题了要走现在就走他们一定是到处找我们呢。这天好象要下雨正好把留下地痕迹冲刷一下。”

赵伯伯想都未想就下了一起走的决定商行的少东家刚才在一旁站着根本不知如何插言不管人家说什么他都点头这时也说道:

“那就走我可是怕了他们。除非我们的护卫都能象牛风。那个牛风华这样。这次我也不准备赚钱了能活着回去就行。”

‘刷刷刷’店霄几下画好了一张爷爷的肖像画。轻轻折起来郑重地交给小狗子说道:

“小狗子这次就要靠你了先别急着打听找一个客栈安顿下来再说爷爷喜欢古玩字画就算他没有钱也可能去看看你到了那边多留意些这样的地方恩这样我再写一幅字你拿去到时就找个字画店让他们帮着买价钱要高让谁都买不起等知道的人多了爷爷一定会去看的赵大叔你们先走我一会儿骑马追。”

说着话店霄又考虑了一下让别人先行他留下来开始研磨写字目送小狗子和布头离开才翻身上马朝车队追了下去。

“领就是这里前面躺着的是战霸和古烈。”

一队约有二百多人地骑兵从大同府中冲了出来跟着报信人向他说的地方前进路上见前面有相隔不远躺在地上地两个人带路的人用马鞭指着对这队骑兵的指挥说着。

“恩看看怎么死的?你们十六个人就你一个人跑了回来可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可是炎华地贪狼卫?”

领淡淡看着两具尸体目光却瞧向了远处。

“报领二人是中箭而亡看箭支模样是弩射出来的只是古烈的后面还有一支普通的羽箭应是三人所为可地上的马蹄印记却显示一共只有三匹马难道那三个人骑在一匹马上又是如何追上战霸和古烈的呢?”

一个军士来到两个人身边翻身下马后对领汇报结果。

“恩这个是让人想不明白不用急我们地兄弟是不能白死地走到桑干河边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领说过话策马当先而行其他人紧随其后那回来报信地人不由哆嗦了一下驱着马追上头领边领路边说道:

“领我觉得他们不是贪狼卫的人不然有那些贪狼卫地人我是绝对回不来的或许只有那么几个是其他的人应该是掩护他们的商队之人足有二十车的东西看情形是向着弘州那边走的只是不知为何突然出现正好救了炎华国的奸细他们之间一定认识。”

领闻言随着马起伏的身体稍稍顿了顿从两鬓垂下来的那仅有的两偻头被风带动着飘到了脑后目光中显出高兴的样子说道:

“好那些东西若是都得了咱们部落这一冬天就好过了加快度哼!他们这次去狼牙村埋伏不带上我们打算把那功劳都占了这回我们还不要那个功劳了呢抓住了炎华的间隙再把那些东西带回去让他们看看不想着我们的后果。”

“领说的对那从雁门关得到他们今天贪狼卫强攻朔州的消息还是我们治下的炎华人传回来的呢领看样子那车上装了不少好东西或许有盐茶也说不定兄弟们死的也值了战霸家的女人就由我来照顾吧?”

逃回去报信的人也在一旁附和脸

了一种复杂地笑容。

“船呢?商队呢?你确定是这个地方?”

来到了桑干河的河边领看着空空地河面及没有任何东西的河滩。转过头来疑惑地问那个报信的人。

那人急忙翻身下马观察着此处地方终于找到了不少的血迹和半截断箭马蹄印却只有草丛中才有。

“领你看这箭和血。一定是他们杀完了人又把这地方给收拾了现在应该是走水路继续到弘州了吧?他们走不快地。”

把那支断箭捧着递给领这个人神色才放松下来。

“追看看是哪个地方的人敢在这时候还给他们运载到时寻个因由抢他们一回他们这些会耕种的人总是有不少的好东西女人长的也漂亮。”

领一声下二百骑呼啸着沿着河边追了过去。

盼望着的雨终于是‘稀稀拉拉’地下了起来看着天上乌云的样子。这雨会变得越来越大被淋湿了的众人同时长长出了口气。

文臣和店霄被安排到了那个少东家的半个车位地车厢中。其他人只能带起草帽穿上蓑衣催着骡马加快赶路的度车轮压在湿润地地上留下深深的痕迹。随后又被雨水给冲散天越的阴落下的雨开始带起了薄薄地雾气。

“文臣叔叔您和爷爷这一年多的日子都在什么地方呆着了听说是跑到西夏国那边找到什么好东西了吗?”

店霄看着几处受伤的地方问在旁边闭目养神的文臣。

文臣睁开眼睛看着店霄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又突然犹豫着想了想才带着些笑容说道:

“我和老爷到那边其实是玩去了。老爷说要把周围的地方都好好走走。趁着还能动弹可谁知炎华突然出兵要打辽国。老爷这才想着为国尽些力从那边赶到了此处老爷要是知道小少爷您来了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哦?就为了游玩?恩这到是个好想法那个文臣叔叔问您个事情无忧酒馆在什么地方您听说过吗?京城那边到是找到了一个破树林中写在树上地其他再没有了。”

店霄明显不相信文臣叔叔地话却不愿多费口舌对其他地事情询问起来。

“哦小少爷您问无忧啊无忧就是老爷想让您无忧无虑的原来京城真地有一个无忧酒馆?这真是没想到小少爷听说您这一年多来闯出了不小的名号还和那个杭州杨家的女娃好上了您给文臣好好说说来这边的人说那些话总是有缺漏。”

文臣否认着无忧的事情开始问起的店霄。

店霄从身上摸摸在怀里掏出一个口袋递给文臣说道:

“文臣叔叔您尝尝这个牛肉干放心和您在西夏国吃的绝对不一样这可是用了不少料经过十多次制作才弄出来的还有一种猪肉松也是价比黄金至于这些日子的事情也没什么都是被逼的提起杨家我就生气那个杨紫萱他爹太不象话了算计连他女儿和我都给算计了谁让当初我什么都没有还愿意和杨紫萱在一起逗她玩呢说起来都是眼泪啊!”

“呵呵!”

文臣被店霄最后一句话说乐了笑着道:

“小少爷您这么厉害的人也被算计了?按理说应该只有您算计别人的份呀小少爷您放心老爷说了他们杨家要是对你不好他就找他们算帐去恩这牛肉干确实不同有任性还能嚼动有不少种我都没尝过的调料味还不失了牛肉的本味中间好象还有一种东西入口即化带着些麻辣的感觉吃到肚子里热乎乎的这就是小少爷您那绿野仙踪做的?厉害怪不得那么多人都说好呢。”

“恩好吃就行等回到了炎华还有更好的东西呢天天吃都吃不完的到时候就让爷爷和您享享清福绿野仙踪其实是杨紫萱的我就是帮着打理文臣叔叔这次找到了爷爷咱们就都回去吧我害怕打仗一不小心命就没了。”

店霄也伸出手来从口袋中掏出些牛肉干吃着好补充身体缺少的热量。

“好象是不行啊我都已经劝过了老爷非说什么要帮着炎华多弄些情报这才从大同赶往弘州多亏出来的早些不然真就被抓起来了。”

文臣摇摇头一脸无奈。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车队的度也越来越慢那几匹抢来的马这时也给套上了把那赵伯伯给心疼够戗一直到了晚上雨才小了些离着长青还有半天的路是再也赶不动了休息的众人只能吃点干粮喝上几口水对付一下。

一日后车队终于是来到了长青泥土围成的矮矮的城郭只能防一些野狼之类的东西许是因一场雨的关系那些辽国的骑兵果真是没有追来进城的时候为了怕暴露还是分开来进的结果并没有现此处有什么严的地方。

“小少爷您在这边要做买卖等老爷好象不行呀现在的外来商人他们查的紧要不咱们住几天客栈等有了消息再说?”

在一间客栈的屋子里文臣对店霄出着主意。

“没事别人开不了那是他们没本事看我的。”店霄自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