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2章 盐铁商行刀削面

第十二章 盐铁商行刀削面

呼~呼~小二哥,咱们再放里点白面吧,这‘高粱’面力了,什么时候能达到要求啊,要柔软还要光华,再加点白面吧。

通达商行的赵伯伯去外面给找合适的房子来开店,客栈里面店霄弄了一大堆的各种面来让胖墩儿和,旁边摆着一口大锅,里面正烧着水呢,再旁边是一排的刀具。

店霄正站在门口看着这个客栈院子里的景色呢,听到胖墩儿的话头都没回地说道:

“我想都用白面了,可到时候东西做出来卖多少钱?你当这是什么地方?不要偷懒,以后和的面多着呢,看看水怎么样了?把羊骨头扔里熬着,能减少点本钱就减少点本钱,做买卖就这样,不赚钱就没有意思了。”

说过话看了看依旧包扎着的胳膊叹了口气又道:

“也不知道小狗子他们能不能寻到爷爷,这老头子没事瞎跑什么?还找什么情报,情报差他一个人啊?害得文臣叔叔都跟着受了伤,还有我,胆子这么小,都被逼着杀了那么多人,万一有个好歹的,我还没见过我爹娘呢,对了,胖墩儿,你要挥你的优势,用身体的来压。”

胖墩儿来回揉着面撇撇嘴说道:

“我压,我坐上行吗?我身体压面上那力道都是都用手腕子来撑着了,今天晚上还不得肿啊,小二哥,这东西我怎么没见过呢,你确定做出来有人吃?那些带来的好料不用。非拿什么破羊骨头熬,又不是喝羊汤,你不会是让我揉完了烙成饼,然后做羊肉泡馍吧?那咱们不用做了。这边有人在卖,除非你舍得用那些干货和调料,咱们以味道取胜。”

“和你地面吧,谁做那东西?调料敢用吗?只要吃过的人一尝就能尝出来那是哪的东西,文臣叔您来了,您哪腿就别乱动,您找两个人抬着多好,到时候给他们些钱就行,我扶您一下。您把腿搭这木桩上面。”

说着话店霄看到文臣叔叔过来,搀着坐在旁边。那腿上整个一条裤腿都被撕了下去,受伤的地方缠着绷带,还有一些血迹渗了出来。

“不怕,这点小伤算什么?小少爷您那胳膊不也一样被箭射中了吗?我是闲不住。到处看看,不用人扶地,有钱要用到正地方,不能乱花,没想到你把锅都带来了,为何不在这边现买?”

文臣忍着疼坐下。看着里面和面的胖墩儿。和他旁边的那口大锅及挂着的一堆刀问道。

店霄又正了正胳膊上缠着的布。摇摇头说道:

“这边的锅没有合适的,绿野仙踪现在的东西基本上都是自己做。有铁匠我也不放心他的手艺,文臣叔叔,您别担心钱,钱我们有地是,您等我们这店开起来后我给您挣啊,一会儿等胖墩儿的面和好了我让他再单独和出一点其他地面,到时候给您单独做一份,哦,也带上通达商行的人,这次他们帮了不少忙,回炎华绝对不会亏待他们的,胖墩儿你快点。”

“诶!快着呢,马上这个就好,放到一边着去,我再和其他的。”

胖墩儿答应着,闻了闻锅里羊骨头汤飘上来地味道,咽下口唾沫更加的卖力。

因刚刚下过雨,天气越的冷了,守在院子中不敢随意出去的通达商行的人整理着货,管事的赵岂心领着两个人早早就出去了,无事可做地赵昌兴这个少东家只能看着别人干活,见一个人稍微有些空闲便过去说道:

“歇歇吧,这次地货不好卖,尤其是那个起了假名地小二哥还要让我们留下一些,他也确实挺能耐,绿野仙踪我去过一次,路过京城的时候去吃地,可我总觉得这么称呼他不舒服呢?”

“少东家,您不能这样想,听说京里有些大臣都这么叫他呢,而且绿野仙踪在一些商人的*里面都不错的,有恩必报,咱们这次帮了他们大忙,以后的好处少不了,当然,我没那个挟恩图报的意思。”

那人停下来劝着少东家,把怀中抱着的东西往上弄了弄又说道:

“少东家,听说他们在弄新东西呢,一会儿大家都能吃到,这回还不用花钱,要不咱们跟着多呆几天吧?”

“恩,有东西吃就好,绿野仙踪的饭菜我还信得过的,前些日子不知道,少吃了多少顿?我那妹妹太,嫁给他不亏的,他就得管我叫哥了,天天可以吃到好东西。”

赵昌兴想好事儿地说着,又把身上的衣服紧了紧,转悠着找其他人去了。

时近晌午,天终于是暖和了一些,赵伯伯带着两个人高兴地回到了这个客栈径直的奔店霄呆的地方而去。

“小二哥,咱们只做这个白面的那先前和的面怎么办?放到明天该了,那羊汤也是,凉了上面到是可以弄下来一层油。”

胖墩儿按照店霄的要求在给泡开了的海参和墨斗鱼切成丁备用,旁边还有不少肉丁、木耳和小蘑菇等东西,见店霄拿着和好的面来回地看,出言问先前的东西。

店霄掂量了两下面团找到感觉了,看胖墩儿把制汤卤的东西都准备好,对他招招手说道:

“不急,那东西怎么用都可以,现在天这么凉坏不了的,你过来,对,站到锅前面,恩,正好,现在锅开了,把那块干净的屉布浸湿了罩脑袋上,对,就是这样,稍微蹲下一些,让我把面放在你脑袋上面,保持这个姿势别动,千

,我现在就给大家做吃的,唉?你站起来干什么,回呀。”

“小二哥,看在我跟您出生入死的份上。您给我留条活路吧,我打娘胎里出来就胆小,可经不起吓,您让我顶着面。你在上面拿刀砍,那可不成啊,这面还没和地那么硬,要不您等这面放上两天的?或许能经得住几刀,我不说刚才面和汤的事情了还不行吗?”

胖墩儿嘴里说着,顶个面团围着锅开转,店霄举着刀在后面追,来回比画着说道:

“别跑,胖墩儿你别跑。我不砍你,不砍。我削,削你知道么?”

“知道,小二哥我这脑袋凡是刀能使出来的招都抗不住,削和砍用起来没啥区别。都是要命呀。”

胖墩儿说什么也不停,墩墩地身体来回转向到是灵活,店霄愣是堵不住。

“站住,跑什么,我削面,又不是削你脑袋。我见过别人削的。没事儿。脑袋上面顶块面,两只手一手一把片刀‘刷刷刷’往锅里削。那叫一个快,看着就养眼,我自己脑袋还没练过,找不到准,用你来试试,你还信不过我?行了,你拿个木板什么的托着吧,我来削,这东西属于熟练工,我一定练出来比陈老头削鸡还厉害。”

店霄不跑了,让胖墩儿用木板托着面对着锅他开始比画着找感觉。

胖墩儿一手托着面,一手抹去额头上的汗喘着粗气说道:

“用那铁签子让我顶个面你飞,我都不怕,有准头,你这还没试过的东西拿我脑袋做头一回可不行,这是什么东西啊?是不是把面都削成一片片的,这个不难吧?”

“正常削成片不算难,难就难在连贯和均匀,以前吃的时候人家给说的叫什么来着,对,叫‘一叶落锅一叶飘,一叶离面又出刀,银鱼落水翻白浪,柳叶乘风下树梢。’这个东西要练,就卖这个了,叫刀削面,你刚才切的东西做出卤汁来往上一浇就能吃,做地快,吃的也快,省工夫,味道还好,等天再凉一些,热乎乎吃上一碗干活,浑身都舒服。”

店霄一厚一薄一长一短地把面削到锅里,对胖墩儿解释着,见面片总是往刀上沾又说道:

“这面和地就没到时候,不然是不沾刀的,这就要来回的涮刀,这刀削面也要分成三六九等,不好的面和汤卤给普通人吃就行,好点地就多要些钱,再好的就是招牌了,今天这个刀功是做不成招牌了,这削人和削面还真不一样。”

从小就锻炼身体的店霄,协调性确实不错,这半块面下去后,剩下的从新揉了一揉,再削起来薄厚和长短都有了不小的进步,那边煮好的面片捞出盛在碗里,把烧制好地汤卤往上浇了两大勺子,香味顿时就出来了,无非就是为了让厚地面片熟透,薄地稍微有些煮过时候了。

等在旁边一脸欣慰看着店霄的文臣当先接过一碗说道:

“小少爷做地东西从来就是好吃,我先尝尝了,恩,不错,面劲道儿、滑溜,卤汁也好,咸香适口,确实适合这边的人吃,那红油给我舀些,这回好了,应该快些把老爷找到,有小少爷在,哪里还用为吃犯愁?其他卤汁的一会儿也给我弄一碗。”

“不行的,大夫说了,辣椒和一些物不能吃,我也不吃,那些咸鲜的给他们吃吧,好啦,可以来拿了。”

店霄阻止了文臣叔叔,对站在门口等了有一会的通达商行的人招呼着进来拿,那些人也不客气,一碗碗端出去,不顾热的开始往嘴里扒拉,年轻力壮的一碗跟本不够,吃没了又过来盛,直到店霄把刚才那不好的面也都削下去了,这些人才算吃完。

“小兄弟果然不一般,你这刀削面的店在这边开起来一定是有许多人来吃,到时赚的钱绝对少不了,只是如此一来,你就不怕辽国的人察觉过来问你这个店的事情吗?现在想要在辽国开店那是要查了又查的。”

赵伯伯吃下两碗不同汤卤的面称赞着店霄又有些担心。

“不怕,我给大家看样东西,呐!就是这个。”

店霄从怀中掏出了个印章,还有一封信笺,哈了一口气印到胖墩儿伸过来的手上,‘盐铁商行’四个字就出现了。

赵伯伯皱个眉头看着四个字疑惑地问道:“有这么个商行吗?我怎么没听说过?”

其他人也都摇头,包括文臣在内。

“没听说过就对了,因为这个商行很少在炎华出现,只有一些特定的地方才知道,他的主要买卖地就是辽国,看看这个信中的东西就知道了,他们负责给辽国打探消息,提供盐铁等所有需要的东西,拿着带这个印记的凭证就可以轻松得到辽国的信任,我本想过来找到爷爷就把这东西用上,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唉!”

店霄把东西让大家看,不停地叹息着。

“小少爷,这东西您哪弄来的?”文臣知道这印的重要性,关心地问道。

“这就要感谢嘉兴府的程知府和苏大当家的了,他们这些年为了减少危险,换了不少的身份做了许多笔买卖,其中就有这一个,也正是这样,我才敢拿出来,辽国的人不知道盐铁商行和程知府的关系,谁拿着这东西,谁就是商行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