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3章 开张之初闻憾事

第八部 山高路远搏狼虎 第十三章 开张之初闻憾事

这是好东西呀,小二哥,有了你那个可以轻松过雁门牛,再加上的这个东西,那岂不是说可以随意来往于炎华和辽国之间?那钱岂不是流水一样的过来?小二哥,我有个妹妹,乖巧可爱,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会唱二十多首童谣,平时一点都不闹,睡觉时还不用给讲故事,你看是不是…?”

“行,这次你们通达商行帮了我少忙,这事我答应了,等回去我就让京城的绿野仙踪幼儿园把她招来,放心,别的孩子有的,你妹妹就绝对不缺,还不用你们拿一文钱。”

店霄‘理解’了这个少东家的意思,诚恳地许着诺。

“啊?幼儿园?什么幼儿园?我不是这个意思,小二哥,你听我说,我妹妹今年都七岁了,听话、懂事,你看是不是…?”

少东家知道误会了,连忙强调了一下年轻问题。

“哦~!懂了,你是觉得她年龄大了,‘学前的大班’是不是?我和你说啊,我们这个绿野仙踪幼儿园教的东西不一样,里面的东西较多,轻易学不会,尤其是在家受大人教导后,我们还要从新纠正,升学的问题,那个,这样吧,看看底子再说,如何?”

这下店霄彻底明白了,这样的人他见过,孩子五、六岁就非要往学校送,有时为了这个还托人花钱改户口年龄,这不行啊。欲速则不达。

“小二哥,你让我把话说话,他是这么回事,我那妹妹呀…。”

“少东家。少东家,此事不急,不急,哦,我先前出去给打听房子的事情,真就有人要卖,南北两门各有一处,南边地这个原本就是一处小酒馆,可惜老板做买卖死板。生意一天不如一天,现在实在撑不下去了。准备要卖,店面后头有两个连一起的院子,地方宽敞,要价一百二十贯。”

赵伯伯打断少东家的话说着今天出去看店的事情。

店霄在胖墩儿给托着地碗中紧划拉两口面进嘴。又允过一口汤,想象着店铺的位置点点头说道:

“不错,那个地方挺好,从城外面一进来就能看到,价钱稍微有些贵,一会儿胖墩儿去给看看。要作足了商人的样子。赵大叔另一处呢?”

“另一处在北门。走个百十来步就能到城外,再向前不到千步是一个羊河上的码头。这个门面小,被旁边的一家羊肉泡馍给占去了不少,东家比较老实,十年前从炎华只身到此处的,总是受欺负,现在思乡心切,想回炎华,给一百五十贯就卖,后面是四个大院子。”

“这个也好,开个刀削面适合给那些码头上的搬运工吃,门面被占去了没什么,想办法占回来就行,也买了,胖墩儿两边走吧,这人也是的,早干什么了?现在都打着仗呢他要回去。”

两个地方都好,店霄全要了,又看着文臣说道:

“文臣叔叔,您知道这边有哪些人是心中想着炎华的吗?我要在这边找伙计,尤其是等我们走了以后管着这边地掌柜,契丹人是绝对不行了,会给我赔死的,有些事情也不能让他们知道。”

“有,在大同那边我探察消息情报地时候遇到过几个,这次也跟着一起跑,可惜失散了,不知都到了何处,我画几张像,给守在城郭门口的几个门卫些钱,贴上找吧,这就去弄。”

翌日,天气晴朗,略微有所回温,不愿多花钱的店霄领着人往长青城北入住,此处主人早就把地方腾了出来等卖呢,正好方便了店霄等人。

有了屋子可住,那些简陋的被褥一时就没有人愿意再去弄,赵伯伯带着几个人上街购置新地,店霄和胖墩儿则出去到羊河边看码头情况。

“你听说了吗?炎华人攻进来了,贪狼卫,就在前天,把不知为何聚集到了狼牙村的四个部落的两千多人给杀死了大半,两千多人啊,都没打过他们。”

店霄和胖墩儿两个人站在离码头约有一百来步远的地方,看着悠悠东流的羊河水,不经意间听到了一个歇息在那里的装卸工地话语,两个人都把注意力放到了他身上。

“知道,我还听说,那些逃回来地契丹人都说这次本来,他们是准备从后面抄要打马邑县贪狼卫后路地,可谁知那些贪狼卫直接

出来就奔着狼牙村去了,足足出动了五千啊,炎华一共也没有多少,等他们打完,埋伏在马邑的一万多人再追出来,连个影都没见到,就怕他们输了仗回来把气发到我们身上。”

另一个人脸上尽是担忧之色,揉着方才搬东西压疼了地肩膀说着。

听到这一番话,店霄和胖墩儿高兴了,胖墩儿凑到店霄的耳朵边悄声说道:

“小二哥,这回你可立大功了,若不是你那天晚上跑出去送信,损失的就是贪狼卫,看来他们也有些本事,你只把部落没有了的事情大概说了下,他们居然就找到了地方,等回到了炎华,你一定能得到不少赏赐的。”

“赏赐?做梦吧,还赏什么?给官我不作,给钱我不缺,赏我和皇上吃顿饭?那也是吃我绿野仙踪的,谁稀罕和他一起呀,能给减免点税就行啊,总不能让官家赏无可赏,这是关乎于面子的问题没,不然就转嫁到你们身上。”

店霄想着是否能功高震主,领着胖墩儿往那两个人近前走,把挂在腰间的酒葫芦递过去说道

“二位大哥,喝口酒暖和暖和?河边的水寒呀。”

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邀请给弄愣了,上下打量了店霄和胖墩儿几眼。又看看伸到身前地酒葫芦,终于是接过拔出塞子闻了闻尝过一小口,眼睛登时亮了起来,又喝下一大口递给旁边的说道:

“好酒。喝一口,咱们这贱命一条还能有人下毒不成,这位公子,请我们喝酒可是有事情?”

“恩,是有些疑惑,我才到此地,刚卖下一处店面,正准备开店呢,刚才听到二位大哥说什么炎华要打进来了。这心中总觉得不塌实,赶问二位大哥。这炎华真打到此处,会不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啊?”

店霄皱着眉头,让人一看就知道心情不好。

另一人连着喝了两口,吧嗒下嘴儿。接话道:

“公子如此年轻就能买下店铺,看来也是志向不小之人,这炎华来打,谁知道如何呢?以前可是从来没打进来过,都是被辽国契丹人打,我们这些人原来就都是生活在本地的炎华人。被契丹占了。也没有到别处去。虽说经常被契丹人欺负,可还勉强能活下去。炎华打进来许是也无事,就怕领兵地将领不念同胞情分啊。”

店霄接过还回来的酒葫芦,也不嫌两个人脏,直接

喝下一口又递给第一个人问道:

“那不知二位大哥在两国交战的时候愿意帮着哪一边呢?小弟也好跟着大家一起。”

“哪边?哎呀,这可难住我喽!说实话我本是想帮着炎华了,可到时他们打败了,契丹人还不得拿我出气?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唉~!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哪边都不能帮,最重要的。”

“是呀,这边有些契丹人知道还需要我们给种地、织布什么的,对我们好一些,可还有一些却根本不拿我们当人看,尤其是从上京那边来的,小有不顺便会招来打骂,哪家女人长的稍带姿色被他们撞见也逃不过的,我家那婆娘就是,出门时遇到了那些人,为了不被糟蹋,把自己地脸划了一个口子,公子,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二人纷纷说着,店霄和胖墩儿则静静的听。

“恩,明白了,哪边都不帮,那个,二位大哥,小弟在城北面那开了一处买卖,后天开张,二位可一定去尝尝,给小弟捧捧场,最好是再找些人一起,当天吃东西一律不要钱。”

店霄邀请过两个人带着胖墩儿,满怀心事地离去。

宽敞地院子里面支起来几口大锅,通达商行的护卫每三个人分一口锅,每人手中托着一块面,另一只手拿着削面的刀一下一下往锅里削着,店霄站在旁边说道:

“大家不要急,这个时候先练薄厚和长短,慢点没什么,咱们人多,到时候几个人削一个人的份,几口锅同时来就行,削面不是砍人,不用那么大力气,恰倒好处即可,自己找找感觉,开张地时候记得别荒,其他人都没见过,你削成什么样,他们都看不出好坏来。”

转过头,店霄又对和面的人说着:

“大家辛苦一些,多和出来点让他们练手,这两天我们就顿顿吃这个吧,我尽量把汤卤做的好些,让大家都能吃下去。”

“小二哥,和这么多面要是剩了呢?”

胖墩儿看着别人和觉得自己手腕也不舒服,揉着问道。

“剩了就等着发起来,然后我们包包子,我想到了一个包子,一口一个吃的快还舒服,叫羊眼包子,这么多人呢,不用白不用。”

两日后,长青成北门处的原来‘李家小吃’改头换面挑起了‘刀削面’的幌子,‘噼里啪啦’响个没完地鞭炮声让一些路过地或是近处地人都好奇的过来观看,旁边地羊肉泡馍被店霄临时包了一天让他们不做东西,把门脸让出来。

“祝公子刀削面开业大吉,来啊兄弟们,把贺礼的份子钱交上来。”

为了能让别人看清楚,几口大锅支在了外面,一圈人削着面给演示,围观的人多,却没有一个敢先吃的,正这时前天店霄遇到的两个人带着一帮其他的力工排着队来到了这里,挤进人群一声吆喝,那些人纷纷把包着一两个铜钱的红包给扔到专门用来盛钱的盒子里。

“二位大哥来啦?快快里面请,酒菜布着,打卤上面喽~!”

店霄往里请着吆喝,那里面由通达商行厨子赶出来的菜纷纷摆到了桌子上,一壶壶的酒也温着呢。

看着这些平时在码头上搬东西的人进去吃,外面的人并未离去,有一些还凑到近前去看,一股股汤卤和菜及酒的香气飘了出来后,加上那些人豪迈地吃像,不停地夸赞声,终于有人经不住诱惑,寻了块红纸包上几个钱扔到盒子中进去找位置吃坐下。

店霄明白,这时候不能看钱的多少,能进去吃就是给你捧场了,安排着人忙碌地给上着。

“小二哥,我回来了,没找到店爷爷,那画已经放到了一个字画坊中,弘州那边城门处贴着店爷爷和文臣叔叔的画像,只是画的不是那么像,我偷着揭下来一张。”

不知何时,小狗子出现在旁边.手里拿着卷起来的纸筒,对店霄悄声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