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4章 冒充奸细探虚实

第十四章 冒充奸细探虚实

胖墩儿,过来帮我撑一下,我到后面去,记得留下来几样汤卤。”

店霄对小狗子使个眼神,把位置给了胖墩儿,连续做着几次深呼吸往院子当先走去,小狗子带着一身的疲惫跟在后面。

“说吧,把到那边的事情都说说。”

店霄进到一个屋子中躺在椅子问道。

小狗子把外面的衣服一脱,端起桌子上的一大杯水‘咕噜噜’灌了个半饱,用胳膊在嘴上一擦稳稳说道:

“那天我们两个人合骑了一匹骡子,一路上到处看着旁边有没有人,还遇到过一次辽国的巡逻队伍,我把布头搭在了骡子上,装成他病了的样子才躲过去,到了弘州我们按你的吩咐先找到一处客栈,把骡子喂上后直接就到外面一处紧挨着城门地方的酒馆吃饭,好看着有无店爷爷,一直等了两个时辰,弘州突然来了一队骑兵。”

“有没有我们在桑干河那边跑了的那个人?”

店霄在这时突然插话问道。

“不知道,我觉得辽国契丹人好象长的都差不多,头发也都是一块一块的,我觉得应该不是,他们不可能追那么快,他们进来后就直接奔着我和布头呆的饭馆,刚坐下便开始叫骂着让上菜,为了不惹出其他麻烦,我和布头匆匆结帐就出来了,绕了一圈,又进到对面一个茶馆里继续看着城门,后来天黑了也下雨了。直到打烊都没有见到店爷爷。”

说到这里小狗子把那个手中攥着的纸展开,指着上面地一个画像:

“第二天我们本想着把你给的画像给贴到一个显眼的位置,守在那里问路人有没有见到呢,可刚走到城门处就发先已经有人在那贴了。大概的轮廓和你给画地差不多,再仔细打量确实有几分象店爷爷,我们没敢再贴,按照你的告诉的方法把那字画给送到一个字画店里寄卖,他们要收取两成的钱,我们给定价五千两白银。”

“那这几天有人看吗?当中有没有老头?”

店霄再次打断小狗子的话焦急地问道。

小狗子这时候脸上的表情却复杂了起来,摇摇头说道:

“有不少人看,也有老头,可却没有店爷爷模样的。并且还有人都要掏钱买,说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话。反正就是说字写的好,值这个钱,我和布头吓得又找到那老板商量,把价钱提到一万两。这才没有人说值,等了两天又没有,来回出入查地也紧了,我只好先回来给你报信。”

店霄闭上眼睛考虑了一下以后,对小狗子说道:

“没有找到也不能急,你没吃饭吧。到外面吃碗刀削面吧。然后洗个澡睡一觉。爷爷的事情再想办法,这两天我会安排人到那边接替布头地。”

或许是第一次吃刀削面。也或许是其中用的汤卤味道确实不错,吃的人逐渐多起来,有的人没有位置只能在一旁等,更有地站在那里端着碗就开吃,吃过的人都摸着肚子说撑到了,结果有的小孩子居然也凑了几个铜钱三两个人一同说着祝贺的话,被让进屋子里捧着大碗吃。

“赵伯伯,照他们这么吃,我们第一天就要赔出去不少钱吧?那小二哥不是说什么开张三天内的价格一碗只收五个铜钱吗?那算不算今天啊?这里面不少东西都是我们的。”

在一旁看着地少东家有些心疼东西,发现他们给包地钱根本就合不上本钱,对赵伯伯嘟囓着。

“少东家啊,您前几天还说什么这次只要能回去,赚不赚钱都无所谓,今天怎么又变样子了?今天要是没有人来捧场,那才叫难看呢,别说他们还包着钱,就算只说句恭喜地话,那也得给人家一个位置。”

“那是我不知道能有这么多人,我还以为就我们觉得好吃呢,没想到现在连位置都占不上,好在那些个和面、削面的人都是我们商行地,等他们练好了,回去我们也开,开个大的,不好,赵伯伯,那边来了不少的辽国骑兵,是不是来抓我们的。”

随着少东家的话音落下,那边有十多骑的骑兵已经来到了刀削面的近前,当先一个脑袋上只有三小堆成品字分布头发的人,骑在马上歪着脖子看了看挑起来的幌子,又瞅了瞅那还在进出的人群问他身后的一个人:

“耶律远山,这个地方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没听过名字的店铺?刀削面你吃过吗?”

“萧指挥,这里我也只来过两次,并没有遇到过什么刀削面,看地上还有鞭炮的碎片,应该是新开张的吧,不如我们进去尝尝,进出的人这么多,味道应该不差。”

耶律远山催马上前指着地上的开业痕迹说道。

萧指挥定定地又看看那些削面的人,来回打量过后说道:

“看看那些人,哪里是厨子,分明就是身手不错的军士,两国交战之时,有几个人还有闲心开店?我看他们必是奸细无疑,来人啊,给我把这个店的老板和伙计都抓起来,敢有反抗的,杀!”

他们的到来其他人也都看到了,等听过他们说话,‘哗啦’一下还在外面等着的人直接跑得远远的,里面的人也尽量靠向了墙角,离门口近的再也顾不上吃东西,转身就出溜走了,那些削面、捞面、浇卤的人也都纷纷停下,看着这十来骑的契丹人。

“让你们的老板和伙计都出来,我看你们是奸细,少出来一个就全杀了。”

那萧指挥说着话‘刷拉’一声抽出了马刀,指着胖墩儿的鼻子,他身后的那些骑兵也是如此,纷纷举起了刀。

那些个削面、捞面的也同时摆开架势。成半包围地把辽国骑兵的正面和侧面给挡上了,正这关键时刻,店霄从里面带着小狗子走出来,连忙对商行的人摆手让退下。又与这个最前面的人说道:

“这位军爷,您真说对了,我们就是奸细,我们掌握了不少地情报,军爷快随我进来,我细细说给你听,听过了正好在这里吃碗面。”

说着话店霄往里走,跟胖墩儿交代:

“让大家都别停,这大喜的日子得把来给祝贺的人答对好了。记得以后别一惊一咋的,去安排几个人。给他们的马喂上。”

“恩?这什么意思?”

萧指挥骑在马上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扭头问刚才的耶律远山。

“萧指挥,要不叫几个人回去多找些人来,把他们围上再说?直接进去万一遭了他们埋伏可不好了。”

耶律远山也没见过如此嚣张的奸细。犹豫着给出主意。

“叫什么人?咱们还怕他们不成?走,跟我一同进去,到要看看他们能如何?”

萧指挥否决了他的提议翻身下马拎着刀就跟了进去,其他人也都有样学样,自有人过来把马牵着到后面去给喂料、加水,周围还没有离开的人听说这老板是奸细。一个个都害怕起来。好奇心又驱使着他们不舍离去。

“萧指挥真乃勇士也。快快请坐,尝尝我这从炎华带来地龙井。诸位勇士也都不用客气。”

进得门来,店霄边夸着边给冲上了茶,一只手来回动着有些不利索,只能把茶冲好了让他们自己来取。

见整个屋子中除了自己十几个人就只有店霄一个,萧指挥终于是放下心,摆摆手示意不喝茶,坐在一把椅子上看向店霄等他说话。

“哦!不爱喝茶?无妨,我们这次来还带了不少的烈酒,一会儿吃面地时候给你们拿出来尝尝,我知道诸位的来意,别急,看看,我这里有个东西是可以证明我是奸细的,不知萧指挥听没听过盐铁商行?”

店霄知道他们怕被毒了,也不说破,自己端起茶碗慢悠悠边喝边说,并指着刚才冲茶时候拿出来的一张印有盐铁商行和特殊一排小花纹地纸,让他们看。

“哦?盐铁商行?我看看,恩,不错,就是这个印,这纸也对,可你刚才怎么承认是奸细呢?”

萧指挥拿过桌子上的纸从上往下仔细看着,点头认可了店霄。

“我不承认你们能进来吗?我总不能直接喊我是给你们送情报的吧?那样炎华的探子万一有在人群中的,我们岂不是暴露了,先告诉你们一个消息,炎华在南京道陈兵是假的,他们是想攻打大同府,雁门关那里集中了不少地精锐,就等着这边出漏洞呢。”

店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一五一十地说道。

“哦,这个我们已经猜出来了,只是还没有得到可靠地消息,放心,我们已经从南京道往这边派兵了,至于南京道那边也不能不防,用地是中京道的兵,这样调动起来速度快,就等雁门关这边地炎华精锐出来呢,可惜,前几天知道个消息是他们要去打马邑,谁知埋伏在狼牙村的人被他们给偷袭了,唉!”

萧指挥表示知道了。

“那就说明咱们内部有奸细,给他们提的醒,一定要严查,还有一个消息,炎华国的那个店太师也来到这边,抓住了他,就能得到更多有用的情报,我觉得这个事情你们应该安排人配合我们,给我一个你们特殊的令牌行事,我总不能到哪里都说是盐铁商行的吧?”

“什么?他也来了?太好了,抓住他那可是大功一件,只是为何这等事情炎华京城中的人没告诉我们呢?”

萧指挥吃惊非常,满脸的不可思议。

店霄也一愣,马上又恢复原来的样子说道:

“这些日子京城中不少势力都被连根拔起,他们是不是有危险了?这样,你告诉我他们的地方,我派人去看看,能不能想办法帮一帮,正好也能把其他的情报知道一些。”

萧指挥点着头自己拿过桌子上的茶,示意其他人也喝后说道:

“好,此事应越快越好,我马上回去向上面报告,要来专门的令牌和炎华京城我们人的具体接兑方法,出此之外还有什么其他消息吗?”

“其他消息呀?有!我们花了大量银两过到这边的时候,有一个商队居然直接就能过来,好象其中有贪狼卫的人,搞不好会用其他的名义在大同府埋伏下来,一定要严盯那边,他们应该有专门的军用弩。”

店霄考虑了一下回忆般的说道。

“那好,事不宜迟,我们先走了,三天,最多三天就能把你要的东西拿来。”

被连续两个消息惊到萧指挥再顾不得吃饭,转身带着人便匆匆离开。

一直把他们送出门,让那些好奇的人知道了刀削面没有事情,店霄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刚要接替胖墩儿的工作,小狗子那边急急跑了过来说道:

“小二哥,文臣叔叔要走了,他自己要赶着一辆马车走,谁拦也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