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5章 精心准备终离去

第八部 山高路远搏狼虎 第十五章 精心准备终离去

?文臣叔叔,您这是要去哪呀?您腿伤还没好呢。?

店霄来到后院见文臣叔叔在那瘸着一条腿地站在一两骡车旁边非要上去,旁边有人拦着不让,纷纷劝说也不能改变他的决定,连忙跑到近前扶住他问道。?

“我要去找老爷,我和老爷在一起时间长,他通常想的事情我都知道,我一定能找到老爷的,腿也不碍事,我带了不少的药,三天一次自己就能换,对了,小少爷您给我准备点钱,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

文臣被扶着坐到了车辕上,稍稍动了动那条受伤的腿想起钱不够。?

“文臣叔叔,您想找爷爷也不用非自己去呀,我这都已经安排人了,再过两天我就能铺开人手去找,您一个人能怎么找?”?

店霄听到爷爷眼中不由得就多了一些忧愁,继续劝着。?

“小少爷,人多也没有用,老爷一定是躲起来了,老爷什么人啊?他要是想躲还能让别人轻易查到吗?我就不同了,我看到一些地方就能猜出老爷是否能在那里,给我些银两还有那个盐铁商行的凭证,我带着去找。”?

“那我派个人跟着吧,您一个人受伤了照顾不了自己的,小狗子,你跟着去吧,到我们的房里把给我们自己准备的东西拿出来两份带上,多带黄金少拿铜钱。”?

店霄知道文臣叔叔下定决心的事情就一定会去办地,只能多安排个人在旁边。小狗子答应一声奔另一处地方跑去,不到一刻就拎着两个方形包裹,背着一个长条形的包裹回来,往车上一放准备跟着。?

文臣疑惑地看看三个带着各种方便背、挎、拎带子的包裹说道:?

“小少爷。我就一个人去,人多了碍事,您别让其他人跟着,我自己一个人真行的,这包里面放地是什么?”?

‘刷刷’几下,店霄把一个方形的包裹打开,从里面抽出一个毛边纸包着的一寸厚、两寸宽、三寸长的东西,把纸拆开,其中就一整块灰褐色的东西。带着些油的样子还有一股特殊的香味,使劲掰下来一小块递给文臣叔叔说道:?

“您尝尝这个。看味道可以不?这是用面粉、肉松、酥油、熟豆粉、鸡蛋和一些青菜阴干了以后放到一起做好了压实的,还有少量的糖和盐,饿了吃下一块,喝点水能挺不少时候。”?

看着文臣叔叔吃到嘴里。店霄又从方包当中拿出来一些个小包,打开一个说道:?

“这个是明矾,一小包足够让一大盆脏水变清了,喝水地时候就用这个静一静,然后再把这个包打开,这是生石灰。放到这个可以折叠几十次的铝皮桶里。加进去水就能地把中间这个罐子里的水烧开。还有几种常用的草药,上面写着对应的症状。”?

解释完这些。店霄在包里又掏出几样东西继续介绍:?

“这个是看很远,拿着它能提前发现远处地东西,这张毯子是细羊绒织成的,柔软、轻便还暖和,还有小铁盒里装的黑色硬块是罂粟,就是‘米囊’做成的,您觉得实在是又累又饿又困的时候,还必须要行动,就把它拿出一小块吃了,这个皮囊中放的是烈酒,还有可以拆开放着地小斧子,能折叠地手锯,火石、火镰、引火用地纸,两只小毛笔用来占着明矾水写密信。”?

文臣看着一样样东西被店霄拿出来,吃惊的眼睛越睁越大,店霄依旧没有停止动作,最后珍而重之地掏出了三个油纸包,拆开来里面又是一个纸包,再拆开是一个稍微小些地纸包,分别指着说道:?

“黄色的这个里面是巴豆粉,干燥什么的可以吃,量大一些给别人吃也能起到不错的作用,蓝色的包里是以前在沫水那边,汤家的家长给我用来毒贪狼卫和绿野仙踪护卫的,后来找到一条狗,吃了一小捏,一刻钟以后有反应,两刻钟就死了,毒人想来也差不了。”?

见到文臣叔叔露出释然的目光,店霄又指第三个包说道:?

“最后这个红色的包里面是在成都时从大理那边花大价钱买来的东西,正在琢磨多兑些水,变稀了后当作一种调料加到饭菜中,是树上的东西,我管那树叫箭毒树,而这个是树汁阴干了以后的粉末,用的时候加上些水,它还有一种名字,叫‘见血封喉’。”?

‘刷~!’?

听到见血封喉,周围的人不觉地往后让了让,互相间看看又都不好意思地站了回来。?

“小少爷,您,您哪弄来的这么多东西?这些东西要是给贪狼卫配上,那他们能厉害不少,这东西您带的多吗?”?

文臣一样样东西摸过后感慨地问道。?

店霄麻利的几下把那些东西又都装了回去,摇摇头回道:?

“我也知道这东西好,可本钱太高了,我连绿野仙踪的护卫都没给配呢,贪狼卫那么多人怎么弄?这次要不是来辽国我都不准备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哦,您一说给贪狼卫配东西我才想起来,还有一种袖箭呢,可是能关键时刻保命的,一会儿您带上,这个长条的包裹里面就是些普通的吃食和金银铜钱。”?

“好,有这些东西就好,我一个人能行的,小少爷您再给我车上装点其他东西,我赶着就走,不带别人,一个都不带。”?

文臣把三个包都放到了车上,吩咐着让装东西。?

店霄无奈地点点头道:?

“好吧,装东西,就您一个人,您可千万要小?

我去做盐铁商行的凭证,找到了爷爷您就带着他回来我想办法探听情报,来人啊。给装上杂物。”?

一直给送出到城郭外面,看着骡车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店霄转回身对着赵伯伯说道:?

“赵大叔,我刚才弄了两个盐铁商行的证明。您给安排几个得力地人在后面跟着吧,记得别让文臣叔叔发现了,钱财都由我来出,等回到炎华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

—?

赵伯伯点点头,接过店霄递过来的凭证,几个护卫翻身上马,在‘踏踏’声中绝尘而去。?

“小二哥,你睡一会儿吧,这些日子你一直也没休息好。我和小狗子勤快一些就可以的。”?

夜晚,依旧点着灯地屋子里。胖墩儿对在那从文臣走了以后,一直练着削面的店霄劝道。?

“我不困,你们睡吧,我以前在山上的时候有东西练不好就会多练一会儿。正好这晚上天气凉爽,精神,什么时候挺不住了我再睡,明天也用不到我跟着忙,你不知道,我在半梦半醒、迷迷糊糊的时候学东西是最快的。不信你把脑袋上顶块面。我削两下看看。”?

店霄重复着单调的动作。面剩的少了,就把削下去的从新和到一起。兑上点水,变软了继续,小狗子早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搭拉着脑袋睡着了,胖墩儿晃悠着不再劝店霄,扶起小狗子往房间走去说道:?

“那我们先走了,也不知明天变成五文钱一碗还有没有人吃?睡了,睡了。”?

看着两个人离去,店霄刚才那还能保持频率地手臂突然变的无力,一下下砍在面上,使那里增添了无数道凌乱地沟壑。?

“刀削面啦,五文钱一碗,碗大量足汤好喝,三天,只这三天啦!”?

一大早小狗子和胖墩儿就起来到店铺的门口这里吆喝,准备出去上工未吃早饭的人听到了五文钱,不少人都停下脚步犹豫一下后,进到了店中,美美吃上一碗,拍着肚子离开,嘴里都说着‘赚到了’。?

“羊肉泡馍嘞,香香的羊肉、好吃地馍,王家大哥,上工啊?进来吃碗泡馍?哎呀!这不是李家婶婶吗?您这么早就出来了?快,进来吃碗泡馍?唉~!怎么都跑旁边去了,一个时r:没有,这样下去,我莫说是赏钱,工钱也都没了,不行,我得找掌柜的说说。”?

相邻的两家店同时卖着,不少人都直接进到刀削面当中,连原来能到羊肉泡馍吃饭的人也是如此,急得这边的伙计‘噔噔噔’跑到了里面跟坐在柜台后面学着契丹人模样,留着一小撮仁丹胡地掌柜地抱怨道:?

“掌柜地,这可怎么办啊,人全跑他们那边去了,五文钱一碗要卖三天,那我们这边三天就不赚钱了?那些人也是的,刀削面是刀削面,他和羊肉泡馍不一个味儿,为何都去吃刀削面了呢?”?

“无妨,无妨,你地工钱少不了你的,那第一天他们就跟我说开张后会有这个情况,提前把能损失的钱都补给我了,待三天过后,他们的价格一涨上来,我们这边便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一会儿你去告诉一声,把我们以前占旁边的门面给让出来,这次的东家和以前不同喽。”?

掌柜的在柜台后面翘着二郎腿,不急不徐地说道。?

“啊?还要让啊,他们也没提让的事情啊,舅舅,我不是差那几个工钱,给我了,我也是拿出去玩乐,要不是我爹非说让我跟你学,我才不做这个伙计呢,咱们后面有契丹人撑腰,他们给的那点钱算什么?”?

伙计一改刚才的称呼,换了个身份不满意地说道。?

“胡闹,我做事还不如你了?老实到门前吆喝去,这时候能叫进人来,才是你的本事呢。”?

“去就去,看我怎么拉进人来,喂,柱子,我舅舅怕事儿,咱们可不能也如此,你给我出个主意,怎么能让旁边的人少去点?”?

伙计嘟囓着来到门口找另一个伙计问着。?

“虎子哥,我觉得掌柜的没说错,从我五年前到这个地方,就没见掌柜的哪件事情办差了,他让咱们挪,咱们就挪吧,又不是咱们的店,哎!这位老爷,您进来吃些羊肉泡馍,跟您说,这东西咱们这是最正宗的,不吃啊,那您慢走。”?

柱子连说带招呼的手脚也没闲着,过去要把立到旁边的一个牌子往这边挪,虎子连忙上前给止住说道:?

“柱子你干什么?这做买卖就是如此,不是你占我的,就是我占你的,咱们一挪,他们还以为这边好欺负呢,放下,上次你那个春春有病了可是我给你出的钱,咱们兄弟够义气,我不要你的钱,可你也不能这时候和我对着干呀?”?

“虎子哥,你别再提春春了,她嫌弃我穷,早跟别人跑了,你给拿钱的情分我一直都记得,这样吧,我想一招,试试看吧,不动武时下,这个招数是没有什么好办法能解决的,咱们找几个熟悉的人,再让他们多叫来点人,等明天早上刀削面一开门,就让他们进去,一人一碗,坐在那里就不走了,别人没有位置,自然会离去,他们明知道如此,也不能直接撵人不是?”?

柱子脸色有些黯淡,嘟囓着说道。“对,就这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