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6章 爷爷找到却不知

第十六章 爷爷找到却不知

色下的海上,浓浓的雾不知从何处而来,把一盏盏灯起来,海水不停地拍打在船帮上,单调而又持续的声音渐渐被无视.或成为一种习惯。

大小姐穿着胸前绣了一只大兔子的睡衣在给表姐看:

“看看,我这个衣服是不是看着就好玩?这个是小店子告诉我怎么做的,宽宽软软的可舒服啦,就是现在天有些凉,这么穿怪冷的,恩,等我遇到小店子的,让他给我弄一个冬天穿的睡衣,在那个上面绣只松鼠,有大大的,毛茸茸的尾巴,你要吗?”

“看着是舒服,那你里面的抹胸就不穿了?这个样子的被别人看到了多不好。”

林皛瑶过来摸着大小姐穿在身上的睡衣,见里面什么都没有,脸色有些发红地问道。

“哎呀,里面有的,就是这个东西,把胸就给包上了,小店子说大小要按照具体的来,我就自己比画的,偷偷做出来,还好我的女红不错,还没来得及穿呢,其实这东西没什么的,怕看见?穿抹胸也不能让人看呀,就是穿着舒服,自己看着好玩,表姐,你也做一个吧,小店子说这样对身子好。”

大小姐翻出来一个手工的胸罩和一条内裤,几下就套在身上,并鼓惑瞪着一双好奇眼睛的表姐。

“恩,我抽空也做一身,你这还有一个呢,我试试,哎呀!有些紧,看来真得要自己量才行。今天晚上的雾太耽误事儿了,本来可以赶到东海县那里休整呢,现在只能泊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地方,再漂些日子我可能上岸后都不会走路了。”

“恩。那你自己做吧,我年岁小嘛!这个也就小啦,等再大大的,我也要从新比量呢,表姐还是你出的主意好,我要去那边他们一定不让的,尤其是守在京城地管家,过边界的时候也一样过不去,这下好了。走水路,用你林家船队的名义。海上的炎华军就不会怀疑了。”

大小姐与表姐比了一下胸发现确实小了两圈,满不在乎地说着。

林皛瑶把刚才脱下的抹胸从新围上,羡慕地看着表妹那个罩着胸的东西盘算了一下说道:

“咱们这次不能急,要先到中京道。看看那边的情况,如果能得到有用的消息,下次我们再出来就可以有理由了,这次运的东西到那里也能卖个好价钱,你那个盐铁商行地凭据可别弄丢了。”

“恩,表姐说的对。这一次我们要让别人对我们刮目相看。你说小店子在那边突然看到了我们。会不会大吃一惊?嘻嘻,我怎么总觉得他能大发雷霆呢?”

大小姐说着担忧地话。又披上一件大氅,拉着表姐来到船舱外面,伸出手在雾中来回搅和,又把一盏小灯笼在雾里摇动着。

长青去往弘州的路上,文臣伸直了受伤的腿,另一条腿自然蜷起来,坐在宽敞的车板上,微闭眼睛靠着后面一个专门用来倚着地杂物,一盏灯笼被长长的棍子斜着挑起,给那沿着路自己走的打头骡子照亮。

‘咯噔’一声,车轮好象咯到了某个石头上,把养神的文臣给惊醒了,以为是遇到什么坏人的他连忙把两只胳膊抬起来,准备相互借力发射袖箭,等了半天没有其他动静后才发现是虚惊一场,摸了摸袖子里的箭筒安心不少,又把一个装着各种东西地包裹拿到身边,一样样爱不释手地摆弄着,嘴里嘀咕道:

“这些东西也不知道小少爷是怎么想出来地,本钱高?再高能高到哪去?他那个绿野仙踪听说百万两的白银可以轻松拿出来,这东西一包总用不上百两白银吧?恩,也就那个见血封喉贵些,不说给一万贪狼卫弄上,五千也行啊,等找到老爷一定和老爷说说,让小少爷多弄些,哎!也不知道老爷哪去了,千万不能有事啊。”

“文臣,文臣!”

一个虚弱地声音从路旁边的草棵子里传出来,略微嘶哑,听着就是一个老者。

“是呀,老爷就是这么叫我的,声音不用太大,却一听就能听出来,哪怕人多的时候也一样。”

文臣听到声音,迷糊中又开始嘀咕这个事情,脸上露出回忆般的笑容。

“文臣,是我呀,文臣。”

声音显得更弱了,文臣点点头继续说道:

“对,就是这个声音,这就是老爷,老…爷?老爷?您在哪呢?吁~!老爷,文臣在这呢,您再喊一声。”

他终于是反应了过来,停住车拿过灯笼一蹦一跳的往刚才的路上找。

‘哗哗’

前面的一个草丛里面有动静传来,文臣使劲蹦了两步到了那里,顾不得腿上的伤,侧着身扑到在地上,把灯笼来回晃动着查看。

“文臣,终于见到你了,你没死就好,你哪弄的车?”

店老头在灯笼照着下,由匍匐的姿势变成了脸朝上,看着文臣露出开心地笑容,布满泥巴的脸上有一道血痕,应该是被刮破的,凌乱的头发上占了不少草棍,长寿眉和胡须都打起了卷,衣服隐约也有多处破损的之处。

“老爷,我终于找到您了,呜~!这几+您有什么闪失,这回不用担心了,老爷您饿吗?哦,您一定是渴了,等等我,我去给你拿吃喝的东西。”

文臣看着老爷的样子一下子忍不住就哭了出来,又见老爷干裂的嘴才想到应该是不吃

长时间了,双手在地上一撑,一个猛劲就站立起来,拐的向车子那里连蹦带跳而去,身后传来了店老头的声音:

“多拿些,这里还有两个小兄弟呢。”

“喔喔喔~驾!吁~!”

文臣直接把车调过头停到了店老头这里。从上面拿出一个水袋再次躺到地上给店老头喂着,几口下去店老头终于是长出一口气舒服不少,抬起胳膊指向草棵子地深处说道:

“那里还有两个人,去给喂些水。也不知道还活着不?在这都呆两天了,他们把剩下的那点吃的全给了我。”

“活着,老爷,他们还活着,您放心,他们死不了的,我这有好东西,小少爷给地,用米囊汁熬的膏。”

文臣跑过去撬开两个人的嘴喂了两口水。又安慰着老爷跑回去给拿罂粟膏,一番忙碌过后两个人也终于有了点力气爬到了店老头身边。四个人一起躺在那里看着天上的星星哈哈大笑起来。

店老头喝过两口酒被扶着坐在车上看着文臣的腿问道:

“文臣你受伤了?那天你怎么跑出来的?对了,刚才你说什么?小少爷?可是霄?他什么时候给你的东西?”

文臣一边把另两个人扶着靠在车轮上,并给垫着垫子,一边高兴地说道:

“老爷。那天我带着另一个老头跑了后被他们一直追到桑干河边,眼看着就要没命,小少爷突然就杀了出来,我当时还以为做梦呢,想着死之前能梦到小少爷也行啊,哪知道有一个梦中落下马的契丹人就在我旁边晕了过去。我也不管是不是梦。过去就掐他。直到给他掐死才发现不是梦。”

“霄来这了?他在哪?他跑这地方要做什么?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店老头来回晃着脑袋想让自己清醒点,都分不出梦和现实了。

“老爷。您别摇,不是梦,小少爷是知道您在这地方,才特意找您来的,和那些辽国地骑兵拼杀的时候还受了伤,哦,这里有小少爷带地东西,您尝尝这个,对,别吃太多,您稍等我给您冲碗热茶。”

文臣分别递给店老头三个人一人一块压缩饼干,那边支开折叠铝桶,放上东西开始烧水,不到一刻钟,生石灰散发出来的热量就把中间的罐子里的水烧热了,冲上四碗茶,给三个目瞪口呆地人一人一碗说道:

“喝吧,这还有不少牛肉干、鱼片、核桃仁什么的,慢慢来,困了就睡觉,被褥齐全,还有羊绒的毯子,老爷一会儿我给您铺盖上啊。”

“这,这东西你都哪弄来的?”

“老爷您问这个呀?这都是小少爷给的,这还不算什么呢,您看,我给您打开包。”

文臣开始学着店霄的样子拿出一样东西就对店老头说这一项用途。

“这,这东西要是给贪狼卫用上,那可是如虎添翼了,你怎么就带来两包?”

店老头是识货地人,一样样摸着说道。

文臣点点头附和着:

“是呀,老爷我也是这么和小少爷说地,可他却说本钱太高,弄不起,那绿野仙踪据说拿出百万两现银都伤不到筋骨,要不等咱们和小少爷汇合后,您跟他说吧,他听您地。”

“汇合?他在哪呢?”

“在长青县呢,离这不远,一天的路都不到,咱们现在就回吧,我跟您说,那天分开以后……。”

文臣把这几天地经过交代了出来指着来时的路要汇合。

“不行,不能让他见到我,这是个建功立业的好机会,让他继续在这边打探情报,唉~!这一年多不见,他比弘州。”

店老头拒绝和店霄见面,待那两个人上车,用手一指弘州方向让文臣赶路。

天上是刺眼的太阳,身体感觉到的却是冷冷的风,长青县的早晨就在这样情况下到来了,好象今天有什么东西要从羊河运送到此,一个个搬运工顾不上吃饭,蜂拥地聚集到了码头处,嘈杂的声音就连城郭北门处的地方都隐约能够听到。

“刀削面啦,五文钱一碗的刀削面啦。”

胖墩儿和小狗子两个人站在店门口一同喊着,按照店霄给说的方法,两个人一个喊高声,一个喊低声,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和声,果然使得路人纷纷侧目。

“给我来一碗,这个五个铜钱。”

一个人走了进来找位置坐下,扔出五个铜钱。

“好嘞!您稍等。”

小狗子应过一声过去给捞了碗面出来打满卤,端到桌子上。

“给我来一碗。”

“好嘞!”

“给我也来一碗。”

不到一刻钟屋子里就坐满了人,开始还高兴的胖墩儿和小狗子,等看到前面的人根本没有吃,而在那坐着以后就笑不出来了,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点点头表示明白。

“真没意思,辽国的地方连砸场子都是别处不再用的招数,就不能想个新鲜点的?”

胖墩儿两个胳膊环抱在胸前摇着头说道。

“是呀,今天也没准备,让他们占着吧,我找两个人把后院支出几个棚子,等明天再说,看看小二哥还能想出新办法不?”小狗子附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