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7章 对付占坐出新招

第十七章 对付占坐出新招

刀光剑影不是我门派,天空海阔自有我风采,双手一推,双…这个词写的有些不对,象我这样的现在只能单手推,恩,那改改,用手一推……。”

“小二哥,你打太极拳呐?有个事儿得跟你说一下。”

小狗子找人在院子中搭起帐篷,在店门口也立起一个写着后院吃饭的告示,抽出时间来到另一个院子这寻求方法,看店霄又唱有比画的问道。

“没,我这和面呢,我发现了,这和面练手劲儿呀,以后得告诉绿野仙踪的护卫,每人一天和出一盆面来,要和得硬硬的,湿面和完了往里面加干面,硬硬地用来蒸,出去的时候带着些干羊肉,把调料准备好,饿了就做隔壁那个羊肉泡馍,实用还便宜,最主要的是,关键时刻可以飞出去砸人。”

店霄使劲甩甩胳膊做了一个抛掷的动作。

小狗子听过后惊讶地瞪个眼睛想想,猛点头说道:

“行,守城的时候还能当滚木雷石来用,只是这话可不能让隔壁听到了,会破坏邻里关系的,那个,小二哥,这长久的计划可以先放放,现在刀削面的店铺里面进来了不少人,占坐的,花五文钱坐在那里,让后来的人都没有位置了,咱们是不是按照在如归酒楼的办法,收拾他们一下?”

‘啪啪!’

店霄把翻过来的面拍了两下,边揉边看着小狗子问道:

“知道是哪来的人吗?不应该啊。这是小门面地买卖,我还没开分店呢,钱也没有开始赚,怎么就能得罪人?谁家新开张不都是如此?旁边的泡馍?我给他不少钱呢。这事怪了,后来的安排到院子里了吧?”

“安排了,可是院子里比起屋子里冷啊,架起了几个火盆还勉强能对付,至于哪来的我也不知道,应该不是码头地搬运工,看年纪也不大,都是二十岁左右的,更有几个毛头小子也凑热闹。要不?我给他们放些巴豆?”

小狗子忿忿地说着,从怀里掏出个纸包。看来都已经准备好东西了。

“不不不,刚到这地方哪能用这样的手段?牌子会被自己砸了的,动武力也不行,那如归酒楼的招数不适合在此处用。客人的尊贵程度不一样,那个,你过来,看我揉面。”

店霄把小狗子拉到旁边,把那面从新揉了起来,嘴中唱道:

“刀光剑影不是我门派。天空海阔自有我风采…。”

“我知道了。小二哥你是想把面揉硬了逼他们吃下去。咽死他们,是不是?那给我。我找人揉去,你现在不方便。”

小狗子明白了,上前来欲要端面盆。

店霄伸手拦住说道:

“什么咽死他们,刀光剑影不是我门派,懂不?这两天不能出岔子,我等辽国的令牌和奸细情报呢,今天就那这么对付一下,把刚到这里就腌制的辣白菜给在院子吃饭的每人送一碟,去找赵大叔,让他弄些凳子,形状么就是上面特别小,坐着还不算太稳当地那种,明早上开业前放店铺里面。”

“啊?做凳子,那凳子有什么用。”

“坐着时间长屁股疼,真正来吃刀削面的,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吃完,稍微难受点也不会说什么,那些人我让他坐,累死他,等不来闹事了,再换回来,等他们走地时候跟上去,看看是谁指使的,或许可以利用下契丹人,去吧,刀光剑影……。”

店霄吩咐完了继续揉起了太极面。

西风呼啸着吹过雁门关的关口,黄沙弥漫下一队队骑兵纹丝不动地排好队列站在那里,只有那马偶尔打着响鼻和衣襟‘咧咧’作响的声音。

有代州本地地百姓或囤军的家属看到这个景象都不由得吃惊起来,两个无事可做到山上想要弄些柴火烧的人离得最近,一个人指着那边说道:

“看到没有,那就是咱们炎华最精锐的军队,贪狼卫,这下子好了,不用怕那辽狗再过来做害,这些年被欺负怕了,终是活的不那么憋缺了,听说前些日子他们杀过去,抬死了不少辽狗,都是那些个厉害的家伙,还有桑干河边地呢。”

“是这么回事儿啊?我去年才被迁到这边,还没遭过抢,可能是知道我炎华要打仗了,都老实不少,不愧是最厉害地军队,你看他们站那个样子,一动不动都已经一个多时辰了吧?比起原来雁门寨地那些卫军可强多了,他们这不会是又要出去吧?”

另一个人边用脚使劲把松树枝踩实了,边在那说着,脸上露出高兴和自豪的神色。

“你们是什么?”

雁门关处地一个临时搭起的木头台子上,一个身穿戎装的军官模样的人对着下面高声问道。

“贪狼~!炎华的精锐!”

不顾风沙的侵袭,那些人同时高声喊到,一些马被这种声音影响,来回原地踏着蹄子,只是那上面的人依旧稳稳地坐着。

“哼!你们还知道自己是贪狼,还知道是精锐?贪狼乃三大凶星之一,圣上让白大人组建你们的时候就是为了有一天你们能用最凶狠的样子去帮着圣上,帮着炎华,威慑四方,可你们前几天怎么打的那仗?啊?”

这将军一字一顿地说着,或许是关口的原因,那声音嗡嗡作响,到紧要处时喘着粗气指向辽国的方向说道:

“五千人,打人家两千人,还是打突击战

呢?只杀了一千四百多人,自己还死了五百多,是我人家?这马可是吐蕃那边绿野仙踪费劲弄来,送到杨家并交给官家的战马;我们地刀不利?比起辽国。炎华的钢要强上不少;我们的弓不够劲?从整个炎华调过来的东西给咱们挑着做,不比契丹地差吧?那为什么打出如此战绩?换一个位置,我们就得被人家全歼。”

“报大人,这些都不是。是我们不适应这边的地方,尤其是带着黄土的风,根本就找不到弓箭射出去时的感觉,而他们多是本地生活不少时候的契丹部落,对射和骑马换位的时候总是吃亏,跑着跑着他们就到了上风头,拼刀的时候看不真切,还有,咱们关里好象有他们的探子。我们出发的时候关上就传出了消息,这才让他们有所准备。”

队伍中一个贪狼卫高声答道。一脸地不服气。

“探子?我们没有探子吗?那桑干河边两个部落的举动知道是谁给我们送地吗?说出来吓死你,昨天大同的探子传信说有一队十六人的契丹巡骑被杀了十五个,就是他们干的。”

没等台上地将军说话,下面约有二百匹马和装备都不一样的贪狼卫一个指挥在旁边说话了。

刚才说话的贪狼卫却撇撇嘴说道:

“我知道你们厉害。你们的马是绿野仙踪给单独弄的,你们的盔甲和武器也是,还有你们一直跟着他们四处有仗打,可我却不相信那边地探子说地是真地,这些日子只过去一个商队而已。”

“你说的不错,就是那个商队。因为那里面就有四个绿野仙踪地店小二。打头的就是我们的小二哥。是那商队的护卫不行,若是换上绿野仙踪的。莫说是十六个,六十个也得死在那里。”

‘哗~’

他的话音一落整个队伍一片哗然,台子上的将军也都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这个指挥求证着,看来他也是不知道那个商队的具体情况。

这时台子后面不远处坐着的一个当地的守关将领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左右看看,轻轻擦擦额头上的汗,悄悄地退了下去。

由长青县去往弘州的路上,一辆三匹骡子拉的车不急不缓地走着,文臣半躺在那里,含条鱼片慢慢吃着,店老头恢复了大概,手里拿着块压缩饼干在那思索着,另两个跟随的年轻人早就没有了事情,一个小口喝酒休息,一个接过赶车的位置,举个鞭子在那晃悠。

“文臣啊,这东西看着其实都不难懂的,为什么以前就没想到呢,那行军用的炒面没有这个好吃,对身子恢复也比不上这个,还有这个用明写的密信,霄他是怎么琢磨出来的呢?这东西可太有用了,打小的时候他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我就觉得以后能成为栋梁之材,果然没有看错。”

店老头咬下一角,用舌头弄碎了细细品位着压缩饼干欣慰地说着。

“老爷您说的是,小少爷确实比别的孩子强,听话、懂事,有时还象个大人一样,老爷,那咱们就躲到弘州?万一小少爷派人来找我怎么办,他一定会着急的,这次为了您他可是冒险过到这边。”

文臣见老爷不想见到小少爷,想到小少爷所做的,脸上有些不忍。

“不怕,这点事情算什么?如果连这个霄都挺不过来,以后怎么去做大事?这样吧,等到了弘州以后你就安排个人回去,说是遇到几个见过我的人,说我没死,只是不知道在哪,你要在弘州守着,这不就可以了么。”

店老头提出一个折中的办法。

“好吧,那老爷您可要藏起来,小少爷已经告诉契丹人说您到了大同,希望能够骗到令牌,万一出动人手找到您,您难道还能不回去?”

文臣想起来关键的事情说道。

翌日。

在刀削面已经坚持过一天的那些人再次来到门口,以为人家能撵他们或是央求他们呢,哪知道刚到了地方伙计就喊上了:

“刀削面啦,开张三天五文钱一碗,来几位,里面坐,要几碗?今天的汤卤料足,您就吃好吧。”

分成拨进来的人交过钱后,那边果然把面端了上来,伙计说的没错,今天的味道闻着就觉得能吃下去几碗,只是这些人是有目的的,吃了就还得掏钱卖,一个个忍着坐下那里。

“刀削面了,几位客官,屋子里面满了,您到后院吃?有专门的小火盆,还有额外送的辣白菜,还是五文钱一碗。”

胖墩儿开始招呼其他的人往后走,屋子里的人听到还有送的菜一个个都互相看着,最后目光集中到了一个挨着门口处的人身上。

“不管别处,就在这呆着,哪怕送金银也不能动,嘶~!今天这凳子怎么坐着不舒服呢?”

那个人摇头说着,翘起半边的屁股喊疼。

“诶呦!我坐不住了,我站会儿,不行腿又酸了我再坐会,这越坐越疼啊.谁做的凳子?缺德呀

听着那些人的声音,店霄笑嘻嘻揉着面唱着:

“刀光剑影不是……。”

“小二哥,小二哥,您爷爷找到啦,我们看着文大人把他扶上了车,还有两个人呢。”外面有人这时跑进来高兴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