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8章 穿窗血客轻谈笑

第八部 山高路远搏狼虎 第十八章 穿窗血客轻谈笑

真的?爷爷找到了?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快快把赵我要去接我爷爷我带了不少的好东西呢都给爷爷做成吃的还有个桌球的东西我也教给爷爷打。”

店霄再顾不得和面把手直接在衣服上使劲蹭蹭就要往外走到了门口看到报信的人从怀中翻找了一阵子拿出个金豆豆一下放到那个人手中说道:

“太好了这回我终于不用担心了几天来我吃睡都不舒服总觉得喘气都闷闷的看到我爷爷怎么样?”

“那个小二哥钱我就不要了您要是去只能是追而不是接您爷爷他没回来您文臣叔叔赶着车就向着弘州的方向走了离的远也看不太真切应该没什么事情我们安排其他人跟着我自己回来报信的。”

那个人推拒着店霄给的钱详细地说道。

“啊?没没回来呀?他怎么不回来呢?文臣叔叔没告诉他我在这?不能啊那好吧继续跟着或许是有什么紧要的事情去办我等等不急的哦这钱你拿着知道爷爷无事我就高兴这老头子跑到如此远的地方来呵呵!你还没吃东西吧吃碗面好好歇歇多亏了你们。”

店霄愣了愣找到了一个理由神色虽是有些失望那眼睛中的兴奋却是掩饰不住的依旧把金豆豆塞给这人回身继续使劲揉面嘴里唱道:

“初一到十五。十五的月儿高那春风摆动杨呀么杨柳梢呸呸!这是女地唱的哥哥我走西口。小妹妹也实在难留手拉着我哥哥的手不行想起紫萱了清粼粼的水来蓝莹莹地天……。”

“胖墩儿刚才我在后面的时候听到有人喊找到小二哥爷爷了等我过去时正好见那个人手里拿着金豆子出来应该是真的。咱们去看看小二哥?别高兴得失心疯了。”

小狗子扔下在那边喊着要醋的人不管跑到前面来凑到胖墩儿这里嘀咕。眼睛盯着那些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的人露出幸灾乐祸的笑意。

“不去小二哥现在一定是自己高兴呢。还失心疯你疯了他都不会有事回去看你的地方吧通达商行的人送卖个货可能没问题开店侍侯人不行啊你那边要醋的声音这都能听到了。快去。我看着他们屋子里地人。有时候旁观也是一种乐趣啊。”

胖墩儿晃着脑袋给小狗子往后推他这边见已过吃饭上人的时候。找个马扎垫到旁边一块青石上翘起二郎腿悠哉地看着那些占位置人狼狈地模样。

“大哥我受不了了坐地上歇会儿诶呦地上谁弄的水这么潮啊我蹲一会儿。”

店铺中的人有一个先承受不住蹭了一屁股泥蹲在桌子边捏腿、揉腰无精打采的。

“我也不行了这个疼啊还带着酸麻地感觉好象要抽筋大哥我把给的那五十个铜钱退回去行不?正好还没有花掉这才多长时候啊我就这模样熬到晚上我就得找大夫那就不是五十个铜钱能行的昨天一天累的到现在还没缓过来呢。”

又一个人受不住从腰间的褡裢里摸出五十文钱要还给坐在门口的那个人。

有了领头地其他人也都纷纷抱怨起来更有地不管那面凉热几口就给扒拉到嘴中用手背一抹称赞好吃这回乱套了吃地吃说的说把门口依旧坚持坐着地老大给气得‘啪啪啪’连拍了三下桌子刚要说话外面的胖墩儿就小跑进来脸上露出笑容问道:

“客官可是哪里吃的不舒服?要醋还是加料?”

“都不要我手麻了拍拍桌子活活血。”

刚攒起来的当老大的威风被胖墩儿连着两个问给弄没了忿忿说道。

“哦原来如此那客官您继续活血实在不行咱们刀削面这还有大夫包管给您弄好再有事儿您说话小的就在外面候着。”

胖墩儿说着转身晃悠着哼哼不知哪地方的小曲出去了。

“别吵吵了受人钱财与人消灾当初答应人家是五十文的这时候反悔赔出去的可就不是五十文要翻倍的你们一个个有一个花俩挨过今天不管明天的主儿有几个能拿出一百文赔的?挺着吧谁让接下这事儿了呢。”

当大哥的见气势没了只好换上另一副面孔苦口婆心地劝着。

刀削面店里面的一番**被旁边的羊肉泡馍的伙计看个清清楚楚见只有几个老客两个人便凑到一起观看着那边情况。

“柱子他们怎么了说什么坐着不舒服?坐着怎么能不舒服呢?要不你离近些瞧瞧?”

虎子使劲踮脚往那里张望看不清楚。

“虎子哥不行啊我这一过去容易被怀疑的要不咱们算了吧还是掌柜的有先见之明就知道那边不好惹怎么样?昨天一天人家没说什么今天就弄的坐都坐不住了就两天过去了价钱一涨上来就好了。”

柱子有些怕往后缩了缩劝道。

虎子把眼睛一瞪双手卡腰不甘心地说道:

“不行我看着那边坐着的那个胖子就生气他明明都知道了还特意呆在旁边瞧热闹这样后天我舅舅要出去办事到时你帮我盯着这个店实在不行找个伙伴过来我跟临时看柜台的说一声去找那个说是有事情他帮

丹指挥让他来教训下刀削面那天来的契丹人不知了这回再不能便宜了他们。”

“这这不好吧?虎子哥。要不咱们跟掌柜的说说让他想想办法吧这要是惹出事来……?”

柱子猛摇着头不同意。

“你怎么这样啊?听我地没错你不许和舅舅说。真惹出事情我担着一个新来的还能翻天不成?”

虎子斩钉截铁下了决定。

那些还占位置的人没坚持到中午便都把碗中的面吃个干净捶着腿捂着腰地离去那做大哥的也不再劝了哼哼着让两个兄弟搀扶说那些钱有他想办法来赔。

“刀削面啦开张三天五文一碗的刀削面啦。”

胖墩儿摇头晃脑地对着离去的这些人吆喝着听那声音就不是正常动静把那些人恨得咬牙切齿却没有办法。同样生气的还有羊肉泡馍门口的虎子一双眼睛象要冒出火来一般。

夜幕降临之前。刀削面又迎来了一群码头上的装卸之人一人一碗刀削面胖墩儿还特意拿出来两大坛子酒要给每人都倒上一碗。

“呦这可使不得。小胖兄弟你这酒一碗最少值五百个钱咱们哪能白喝呀?给钱又拿不出快别倒了你直接做主了得扣多少工钱?”

那个领头的连忙过来阻止。心疼地看着倒洒的几滴。

胖墩儿挣不过他。让他抱着说道:

“你们别管多少钱。这酒就是给你们喝地开张时要不是有你们捧场。那我们这店可丢人了这位大哥您别看我就是一个伙计这点主还是能做的要不是到这边来我手底下管着近百号人就是掌柜地见了也会赞成若觉得过意不去以后咱们在羊河走货的时候各位大哥到时候卖些力气就行。”

“就是各位大哥别客气一碗酒而已。”

小狗子不知什么时候出溜过来跟在旁边附和着劝道。

那个领头的疑惑地打量胖墩儿和小狗子几眼点点头同意道:

“好这酒我们喝了这份情也记下了兄弟们倒上喝!这酒闻着就好估摸着也就杏花村的那个能比得上。”

“你怎么又跑前面来了后面喊你怎么办?”

胖墩儿见他们喝上这才放下心用胳膊肘碰碰小狗子问道。

“没事儿他们都是要醋地一个桌子上我摆了两壶足够用一阵子我找你是商量一下万一小二哥的爷爷到这了我们得是什么样子?是学文臣?还是扮武将呀?我都想好了实在不行就穿着武将的衣服说文臣的话你看如何?”

“行我给你准备些金疮药我觉得店爷爷能拼着身子骨不要了也非爆打你一顿不可我不装我就是胖子哪怕别人喜欢瘦的也无所谓只要小二哥知道我就行。”

“恩那我就是小狗子偶尔拿拿耗子可和猫绝对不同。”

打烊的时候变幻不定地天上飘落下来不少雪粒刚刚落到房舍或地上就化成了水天却反而有些暖和各家各户早早就熄灯休息店霄地屋子中蜡烛却依旧亮着映出三个人地影子在窗户上晃动。

“小二哥店爷爷什么时候能到?咱们是不是得出去迎一下才行?”

小狗子捧着碗姜水喝着他最怕变天早早就预防上了。

“不知道他现在是向弘州去呢那边可能有什么事情吧?这时候了还要自己去回来告诉我我就安排人骑快马就办了好在还有两个人跟着不至于让文臣叔叔累到暂时不见也好不然文臣叔叔把那些东西给爷爷看过后他一定会让我给贪狼卫弄还是绿野仙踪出钱。”

店霄边说边给自己胳膊上的绷带解开准备换药胖墩儿在那给调着药说道:

“真应该带些绿野仙踪地护卫过来通达商行的差远了小二哥要不咱们把这边让赵大叔看着咱们一起去弘州吧布头还在那里呢。”

“不行我暂时不能离开这里至少要等到契丹的那个人把令牌和炎华辽国探子的情况送来后才可以看来要出卖一些不太重要的情报了嗯?外面什么声音?”

店霄停下手上的动作侧着耳朵倾听小狗子和胖墩儿也禁声找位置或贴墙上或挨窗户听着。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抓活的有赏啊他已经受伤了不要怕白银百两。”

乱七八糟的声音中终于是听到了这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喊话。

“抓人的不知道什么人这么值钱居然有百两白银今天晚上天上没有一点亮躲起来可不好抓。”

从窗户上离开脑袋小狗子摇着头说道。

‘砰!哗啦!’

随着小狗子的话音落下刚才他站着的窗户突然被人从外面撞开紧接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滚了进来抬起头稍微适应了一下光亮半蹲下身子一手反握着把匕一手捂着腹部的伤口警惕地看着屋子中的三个人。

店霄把胳膊递到胖墩儿面前让他给上药笑着说道:

“外面天挺冷吧?看你那伤口需要马上治疗才行先坐一坐等我上完药就给你处理别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