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9章 海上三女又相聚

第十九章 海上三女又相聚

都不要动弹,不然?我杀了你们,嗯!”

来人目光继续在店霄三个人身上来回扫着,好象说话的时候牵动到腹部的伤口,让他闷哼出声。

“本来想给你泡碗茶呢,我们这次带的有明前龙井、雨前龙井还有蒙山顶茶,可惜,看你这个样子是喝不了了,一会儿吃饭都成问题,还得熬粥,也好,让你尝尝的我做的莲子粥,你能吃甜的吗?”

小狗子嘟囓着把他撞开的窗户合上,又拉开旁边的一个抽屉,扯出块纸来用糨糊往上粘破损的地方。

“哎呀,小狗子你快点,外面风冷,把小二哥给凉到了可不好,小二哥,你这肉长的真快,再有几回就能好,咱们在这里要多呆几天,不然回去大小姐看到你受伤的样子,该埋怨我们没有保护好。”

胖墩儿细心地把调好的药给敷到店霄小臂处的伤口中,边包扎边夸着。

店霄看着那个人听话地点点头说道:

“这位壮士,我可没动,是他们两个动了,要杀您杀他们,和我没关系,说话嘴动应该不算吧?嘶~!轻点,:_不小心弄,我,我扣你这个月工钱,你当我是这位壮士啊?受了一身伤,流了那么多血还能如此精神和忍耐?壮士,您别看我疼,我是娇气,小胖子手上还有两下子的,一会儿让他给你弄。”

店霄疼的紧皱眉头,看向外来人的目光却诚恳。

“你,你们,你们有病吧?我,我可是真的会杀人,别逼我,这是什么地方?”

进来的人好象有些糊涂,使劲摇了摇脑袋,想看看自己有没有出现幻觉。把手中的刀抡了几下,以示危险。

小狗子麻利地把窗户弄好,回身用手搓着刚才外面被风吹冷的胳膊纠正道:

“错。这里有四个人,有病的只有两个。我们的小二哥和你。你会杀人又如何?我们一直被人杀来着。这里是辽国西京道羊河边地长青县中的城北刀削面,我们的刀削面长短如一、厚薄均匀、口感滑顺、柔中透劲,尤其是各种味道地汤卤,有北地牛羊肉的,有南边海味地。还有…算了。跟你说你也吃不了。你这种情况只能喝粥。”

胖墩儿那边也把店霄地胳膊包好,最后打出来一个漂亮地双扣蝴蝶结。用手指着让那个目光更迷惑的人看,说道:

“怎么样?咱们这个刀削面中,就我包扎的好,下手轻,动作快,恢复的还好,来不来?咱可先说好了,包扎可以不要钱,我见你也怪可怜的,可药钱你必须给,撞坏地窗户也得赔偿哦!”

“我觉得象你这种情况应该放松身体,保持清醒,然后接受治疗,放心,你身上暂时没有钱也可以,等你好了以后在刀削面这里做工慢慢就能把钱还上,我们地工钱一直都是丰厚地,干得好,还有额外的奖钱,看你穿窗户进来时地身体强度及保持蹲着的姿势半天没动的耐久力,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给你安排到适合的位置,一个月最少赚二十两白银,如何?”

店霄给予这个人坚定的目光鼓励着。

许是真愿意按照店霄的说法来做,这人‘扑通’一声坐倒在地上,用脑袋后面对着墙撞了撞,费力地睁着眼睛问道:

“你们应该是炎华人吧?你们的心中还有没有当今圣上?还有没有炎华这个国家?还有没有做为炎华人的尊严?”

“抓奸细,抓探子,大家都仔细些,萧指挥说了,抓住活的,除了百两银子的赏钱还有牛羊各二十只,骏马两匹。”

“我看到了,好象是有个人进到了刀削面中,去那里找找啊。”

外面的喊声渐近,还有人指正着,嘈杂的声音向着刀削面的地方涌来。

“这位壮士,您是冒险来搞调查的?哎呀!您都问谁了,问到一身伤,厉害!这样,您先把伤让我们治了,我随后写个详细的东西给你,并安排人在刀削面中悄悄地问,省得您再受伤。”

店霄说着话对小狗子使了个眼色,小狗子点点头,从怀中掏出那个盐铁商行的凭证,拉开门走了出去,高声喊道:

“我们刀削面没有人进来,现在已经打烊,外人不准随意靠近,否则杀无赦,叫你们头领上前。”

“你,你们要把我送出去?想得到那个赏钱?我死也不会被活捉,你们是炎华的叛徒。”

那人急了,说着话把刀比在了自己脖子上。

“别,别介!那点钱太少,还没这些药贵呢,治好了你给我做工赚的更多,我可不傻,别死,你要是死了我真就成叛徒了,全身长嘴也说不清,奸细好啊,我们这里都是奸细,到这就是到家了,你看这是什么?”

店霄掏出‘如朕亲临’的金牌扔过去给他看。

“真的?你没骗我?吾皇万岁,万岁,万……。”

‘当啷!扑通!’

看到金牌这人嘴中的万岁还没喊完就失去浑身力气,栽倒在那里,刀也掉到地上。

胖墩儿和店霄连忙跑过去给扶到**,胖墩儿开始给撕开衣服检查伤口,嘴中赞道:

“好样的,都已经伤成如此模样还能挺,他不会是也吃了罂粟膏了吧?”

“是呀,应该早就晕的人居然说了这么多话,害得我一直不敢表明身份,那刚才正是极度亢奋的时候,就怕他一听是自己人喜极

死,再不脱力我就得想办法敲晕他了。”

店霄也有些脱力地坐在旁边,喘着气说道,哪里还有刚才轻松、淡然的样子。

“小二哥,他怀里有封火漆封口的信,要不要打开,这个时候查得正严呢,他还敢冒险,或许是有重要军情吧?还好他领子上的暗纹这时候没弄掉,不然真容易比你给杀了。”

胖墩儿把这个人身上的衣服全都小心剪掉,用烈酒开始清洗一道道伤口,一封信被抽出来交给店霄。

“那我也不能杀。这时候炎华模样的人被追杀,还有那么多赏钱,猜也能猜出来个大概。这信先不急着动,等他醒来再说。把最好的药拿出来给他用。我去做点粥吧。小狗子快回来了,让他帮你。”

店霄把一包金疮药帮胖墩儿给撒到那人腰部的伤口上,见其他地方都不是太严重,起身往外走。

与淮南东路隔海的郁洲岛上地码头处林家的船队已经等了近两天时间,所有的淡水早补充完毕。大小姐在甲板上来回度着步。嘟起小嘴儿抱怨:

“兵贵神速。这个杨管家杨金主难道不明白吗?快马送信早就应该到了,让他给拿些东西过来。到现在还不见个影子,表姐,对岸地人不会是没看到,或者不承认我在你们林家船上吧?”

“不可能,他们敢这么说,我,我就打死他们,许是路上不好走,时候才被耽搁,紫萱呀,你就不怕官家知道了,怕你有危险,派人过来拦着不让走。”

林皛瑶极力保证着,觉得外面的风有些冷,哆嗦着回船舱找衣服,大小姐地体质应该比她好,也是两件薄衣,被风吹过却没有什么特殊地感觉,对着表姐喊道:

“不会地,杨金主可听我的话啦,他要是敢说出去,我,我以后不让小店子带他玩。”

也不管表姐有无听到,走近船舷栏杆这里看向下面用小船捕鱼的人问着:

“喂!都捞上来多少了,小店子说这边的鱼不错,你们多弄点,分成类放着,大部分做成咸鱼,一部分做成鱼片,还有一些要养起来,到时候卖活鱼,一条鱼换他们一匹马。”

“回大小姐的话,这边打到不少银丝鱼,还派人下去捞贝呢,您别急,绝对少不了,这里有不少渔民出身地,大小姐,那些都是喂猪鸭吃地海菜也要吗?”

下面一条船上有个粗嗓子地人喊道。

“要,那东西多弄些,小店子说啦,喂鸭子不如喂人,有不少菜可以用到,能卖大价钱的,到时候给你们也分些,我说话算话。”

‘哗~!’

下面地人一听这话马上开始分出人去捞海带、紫菜和海白菜等海菜。

“王大哥,多亏你问了一句,不然这些东西根本没有人要的,这回好了,绿野仙踪的大小姐说分钱,那绝对错不了,就是不知道能分多少。”

一个人提着网高兴地说道。

“不能少,那小二哥莫说是海菜能赚大钱,就是他说海水能按碗卖钱我都相信,快些捞,这东西晾干了一堆能放不少,到时泡开还是这么大。”

另一个人刚才喊话的人边帮着提网,边说着。

“来啦,来啦,那些人回来啦。”

大小姐看着打鱼的人一抬头正好瞧见那边等着的船过来,知道是管家带东西到了,高兴地喊着,这边马上有人划船迎上去接应。

“你怎么到现在…柳姐姐?您怎么也来啦?还有灵儿,咦?你们怎么不带些护卫呢?”

大小姐高兴地等在蹬船的地方,见有人上来以为是管家呢,刚要质问为什么晚了,却发现上来的人是柳碧旋和灵儿。

“大小姐呀,我和我家小姐是偷着跑出来的,哪里敢带护卫,我们到绿野仙踪找小孩子玩的时候知道杨管家要给你们送东西,这才想办法跟着的,为了这个还耽误杨管家不少时候呢。”

灵儿上到船上后,拉着大小姐边说边打量船上的东西,摸摸肚子又问道:

“大小姐,有海里的好东西吃吗?我为了能多吃些零食,今天路上早饭都没有吃,恩,最好快些离开,不然他们发现我家小姐没在京城绿野仙踪,会追来的。”

“灵儿你就不能稳当些?这次去那边听说到了冬天比京城冷,你非要跟着,受不了可不许叫苦,杨妹妹,刚才我上来时见他们正在捞海菜呢,船上养什么东西了?”

蒙着面纱的柳碧旋依旧是那么文弱、稳重,带着大小姐往旁边挪了挪,指着下面问。

“没养什么东西,那是给人吃的,小店子说以后大家都要吃,可以不让人长大脖子,还说能卖许多钱,等明天早上就起航,还有多半天的时候能捞,放心吧,你家里人追不上的,我这边有些海瓜子,喝着葡萄酒吃,可舒服啦。”

大小姐安慰着柳碧旋,开始领着去找吃的,把刚刚上来要报告的杨金主扔在这边不管了。

“呀!柳姐姐也来啦,太好了,这下我们有得玩了,柳姐姐你怎么也想去那边呀?”

林皛瑶多穿上件衣服出来正看到三个人寻找吃的,上前高兴说道。

“我,我是听说,那,那边有年头久的人参,给我娘治湿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