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0章 探子道出新情报

第八部 山高路远搏狼虎 第二十章 探子道出新情报

喔喔喔!”

不知是哪家公鸡如此勤劳,在天边的曙光没有出现仍旧一片漆黑的时候,便开始展示它那独特的歌喉。

“啊!我要死啦,这是谁家的鸡?小二哥,你上次说的那个叫花鸡用公鸡能做不?找到那只鸡,做了,我专门吃脖子那一块,两天来侍侯那个发烧说胡话的人,可把我累死了,这会好不容易没事了,连个好觉也不让睡。”

胖墩儿翻过身抱怨,身子在**一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让人听了时刻担心会散架子。

“这个到是没有试过,我记得有一个叫肉蓉公鸡汤的也不错,正好等那人醒了后喂给他吃,你能找到谁家的鸡吗?多花点钱买下来就好。”

几日来事情太多,店霄也没有睡实,说着话起身下地找水喝。

小狗子的床也跟着动了动,掀开蒙着脑袋的被说道:

“小二哥,不知道别人是否也觉得这鸡叫烦人?我想找到那只公鸡,再多买些母鸡,给它们放到一起,等下蛋孵出小鸡崽专门挑公的留下,养大了让它们一起叫,谁要是觉得闹心了,咱们就给他一个机会,指出一只他看着最讨厌的公鸡,我们做了给他吃,身份越高,越有钱的人,我们就要价越高,普通的就不用搭理他。”

“咳!咳!咳!啊~!好,好主意,下+;|说这话,我给你补充一下,还可以把那个人恨的人名字写成牌子挂在鸡身上,这样可以再多收些钱,给你个任务,天亮了你就负责找到那只鸡,孵鸡崽子就好办多了,烧个火炕,蒙上被比用母鸡孵的快。再睡会儿吧,天凉了有些冻鼻子。”

店霄仔细擦着喷到桌子上的水,半睁眼睛晃悠着又回到床这里。直接

往上一倒,拉过被把整个脑袋蒙上。觉得有些憋气又稍稍开个口。没受伤的那条胳膊扔到外面。手指来回动着放松。

小狗子转了转脑袋自语嘀咕着:

“恩,是可以多弄些鸡,还可以找下蛋多的母鸡,把它们下的蛋孵出来,再从中挑出下蛋多的。或许以后我们的鸡都能多下蛋。孵出崽子卖给没多少钱地人。让他们也能吃上鸡蛋,还能卖钱补贴家用。”

店霄这时又把脑袋伸了出来。看着小狗子床的方向,眼睛眨着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嘴角带着笑容又缩了回去。

“刀削面啦,十五文一碗地刀削面了,买一碗面还送一碟辣白菜或胡豆啦,这位大哥,您吃碗面吧?热乎乎的浑身都舒服。”

昨夜没睡好地胖墩儿和小狗子多穿了件衣服站到店铺门口招着客人,价格也不再是开张头三天地五文钱,来吃地人却并不少,还有一些人专门是为了赠送的小菜才回来的。

“小兄弟,南门那边现在都挖下去二尺深了,估摸着再有几天就能达到你说的六尺深,越往下土越松,你是不是想弄个菜窖放菜呀?其实那不如在院子里挖,地方大能活动开。”

赵伯伯来到店霄这边,对着还在练揉面的店霄说着。

停下来,甩甩手腕子,店霄摇摇头说道:

“我才不做菜窖呢,我是想把那下面挖个地道,通到城郭外面去,有事情地时候好能多条退路,您这一说到是提醒我了,菜窖也可以变成地道,我就在院子里挖,到时候菜窖中再挖下去几尺,上面堆上菜就更不容易被别人发现。”

“你不是拿到辽国契丹人给地令牌了吗?可以畅通无阻地在这边活动,为何还要做这个打算?这地道耗时耗力,城郭外面又平平如野,没有遮挡之物,挖出去了一跑也会被人发现的。”

赵伯伯有些不解,说出来给店霄听,见旁边地锅中煮着东西,香味飘出来吸吸鼻子又说道:

“你还煮着好吃的呢?正好,给我盛些,我拿回去给少东家吃,他这两天可能气候有些不同,身体差了许多,也只有吃你做的菜的时候才能好一些,能多吃下半碗饭。”

“哦,里面的骨头,我等会儿把汤带着些肉弄出来些,做成白菜炖豆腐,你再给他端去,他应该是天冷,身体不行,我今天抽空炼些牛油给他做别的东西吃,可以抗寒的。”

店霄走过去把锅掀开,凑到上面用鼻子闻了闻,满意点点头对赵伯伯说道。

合上盖子,从怀中掏出个牌子又道:

“这东西是有用,可就怕出现万一,城郭外面没有遮挡物也不怕,我可以给弄出些来,这到提醒我了,拿了牌子应该马上就出去找爷爷才对,虽说已经知道了爷爷在的地方,可样子还是要做的,正好,给你们通达商行练练骑兵,把没有事情的人都分出去,编成几队,每天轮流负责探听辽国消息,其他的就练习马上功夫,总比不练强。”

“好,那就按小兄弟说的办,比起小兄弟那马上的利索,这些护卫一辈子可能都学不来,如此我就先回去了,一会儿菜好了叫个人来端就行。”

赵伯伯说过话,高兴地离开去安排人了。

店霄把另一个小锅的盖子打开,用勺子来回搅和几遍,从大锅中挑出些煮烂的肉放到小锅里,直到米粥和肉都好了时才盛出一碗,端着往另一个屋子走去。

屋子里燃着火炉,红红的炭往外放出烤人的炙热,离床较远的一扇窗户大开着,冷冷的空气和太阳光一

了屋子中。

躺在**的一个人睁开眼睛,扭着头打量着视野所及的一切东西,不冷不热的温度让他觉得舒服非常,几次想闭上眼睛睡觉却都被他强制晃动脑袋给忍住了,伸出那只还能活动的手在身上来回的摸索,嘴中嘀咕着: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跑这来了?我记得好象是我带着信跑,契丹的人在追,我受伤了,后来呢?跑到一个房子里,再后来呢?金牌?皇上?怎么记不清了呢?身上是谁给我包的。终于是没死,好象做了一个挺长的梦,我把信给送到了。炎华的贪狼卫打了大胜仗,信?信呢?我地信哪去了?”

一点点回忆中。他终于是想起来关键的东西了。越说越激动。那手开始使劲撕着胸前缠的绷带,想要看看信是不是在那里。

“我真想知道是谁把你选出来并派到此处当探子地,冷静、机智、坚韧、灵活、忠诚、肯牺牲,这些一个探子应该具备的东西,你除了够忠诚、不怕死外。其他地我都没发现。怪不得炎华到了这边处处受制。还连累我爷爷和我跟着遭罪。”

店霄端着碗站在门口一脸地阴呖,看着**地人。嘴里忿忿说道。

“我哪里做得不好了?我出生入死为炎华还不行么?你是谁?我好象见过你,你是不是给我看过一个‘如朕亲临’的牌子?我这伤都是你给治的?那追我的人和我身上的信呢?”

躺到**之人停下撕扯地动作,略微仰起身,忍着各处传来地疼痛和酸麻看向店霄连续问出几个问题。

店霄叹了口气,走到床边把碗放到床头地桌子上,拉过把椅子坐下说道:

“追你的人被我挡回去了,你在这是绝对安全,你地信在你枕头下面,没有人动,我是有那么一面金牌,可不是准备到这边给你用的,你身上那些伤是我安排人治的,还有这两天你吃的东西也是我给做的,这笔帐我会找安排你来的人算,找不到就归在官家身上,还有别的问题吗?没有就把东西吃了,醒来更好,省得我再喂。”

“谢谢,谢谢,我自己能吃,恩,好吃,这是你做的?不是说君子远庖厨吗?我吃完了就得走,这信早一天到,炎华的军队就早一天有准备,真好吃,还有吗?”

这人连扒拉带灌,几下就把一碗肉粥给吃个干净。

“有,可却不能再给你吃,你这个样子是走不了的,能告诉我是什么事情吗?重要的话我可以给你传,我正好也把辽国在炎华的奸细情报一同传回去。”

“什么?你、你、你知道辽国安排在炎华的奸细?怎么可能?哦,我这个也重要,咱们的店太师来这里了,听说契丹人要安排更厉害的人来找,会给出一个令牌,还有,西京道眼下兵力并不空虚,南京道和中京道分别派兵过来,如果贪狼卫要强攻大同府,损失必定惨重,并且东京道也有兵力调动,恐其反攻炎华,辽国名将耶律达达也已到了大定府,你能送吗?”

这人期盼地看着陷入沉思中的店霄问道。

“恩,是重要,炎华一部分精锐放到了宁边州那边,另一部分在雁门关这里,剩下的都护卫着京师重地,其他地方看着气势汹汹,实则没有什么战斗力,就怕被返攻,好吧,你继续安心养伤,这信我给你送,中午你可以多吃些,对了,他们说的那个令牌你不用担心,在我这呢。”

店霄拿起空碗,夹着信往外走,用受伤的胳膊费力掏出个牌子对这人晃动两下,挤挤眼睛,露出神秘地笑容。

“别,别放箭,自己人,我是长青县北门处的羊肉泡馍的人,就是你们上个月去吃的那个,多给你们放了不少肉呢,我找耶律指挥,耶律楚词指挥,是我舅舅让我来的,有重要事情。”

刀削面隔壁的羊肉泡馍那个叫虎子的人,来到长青县东面约有二十里的一个帐篷连在一起的营地前,远远就被游骑发现,他现在正面对不少指向自己的弓箭奋力地解释着。

那边出来一匹马,上面的人上下打量了虎子几眼,对旁边两个人分别点点头,几个人这才收起弓箭,用手指了指营帐示意他可以过去。

“好,认出我来就好,我记住你了,下次到我那吃饭,我多给你切些羊肉,等着吧,这事儿办好了,银子就会哗哗流到我口袋里的。”

虎子松口气往营帐走着,对刚才看他的人露出微笑承诺着。

“指挥大人,耶律大人,是我呀,羊肉泡馍的那个掌柜的是我舅舅,有事相求来了。”

又经过几次盘问,虎子终于见到了耶律楚词,有些紧张的用手攥着裤子两边说着。

“哦?什么事情又要找我去做?你舅舅应该很少遇到麻烦吧?”

帐篷中的主桌后面一个头顶有着唯一一撮头发的人,穿着宽松的衣服,侧卧在绒毯之上,一手拄头,一手端杯,疑惑地问道。

“大事情,关乎到银钱多少的事情。”

虎子故意左右看看,压低声音勾起了耶律楚词的兴趣,又接着说道:

“咱们羊肉泡馍旁边又开起了一家店,卖的是刀削面,几天去的人是咱们店的几翻,钱都让他们给赚去了,舅舅想给抢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