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1章 字凭人贵卖天价

第八部 山高路远搏狼虎 第二十一章 字凭人贵卖天价

飞琼伴侣,偶别珠宫,未返神仙行缀。取次梳妆,得几多姝丽。拟把名花比……。”

正是晌午的时候,西湖之上那些花船却早早就开始了接客,等不急的公子哥三五搭伴,上得船来,便寻那相好的姑娘同斟共唱,渐凉的天也无非是多披件衣服而已,被那推着云的风一吹,长衫的下摆飘荡起来,再把手中的折扇‘刷’的一声打开,别有种风度翩翩的感觉。

“气死我了,月梦阁那么贵居然还有人上去,岂不知一半的钱要白白便宜杨家,都是见了女人就迈不动步的所谓文人,哼!谁不知道他们是看上了月梦阁不穿衣服的姑娘,这些姑娘也真是的,不就是那天婉儿脱光了衣服在轻纱后面舞那几下吗?居然不少人都开始让月梦阁其他姑娘学,到现在成了一个招牌,世风日下,唉!”

一个穿着银灰色长袍,手里摇把扇子的人站在岸上眼睛看向月梦阁那个最大的花船说着,好象能从中看出什么东西一样。

“少爷,奴婢到是觉得您不是嫌人家不好,是觉得见不到婉儿姑娘的面才如此说的吧?刚才可听到你在下面哼着那天婉儿唱的曲子呢,心里一定是想也能到那**躺一躺,可惜,人家那光是茶酒钱咱们就出不起,其实,其实奴婢也会那么又唱又舞的。”

旁边的一个丫鬟模样的人在那里抱怨道,说到后来抬起头,用快要滴出水的眼睛看向了自家的少爷朱宝田。

“对对对,公子我旁边就有一位能唱、能舞、更能脱的,怎么忘了呢,好大的醋味儿。走,快快回去给公子我舞来,让公子我好好看看,哪个地方舞地最动人,啊哈哈哈~!”

朱宝田回过身,打量了丫鬟几眼,大笑着搂上她那小腰拦下辆车奔着落脚的客栈而去。

“恩,少爷。我的亲亲少爷,您别急,等回去的,啊!奴婢一定给你侍侯好了。”

刚坐进车里就被上下其手的丫鬟,红着脸颊,欲拒还迎地扭动着身躯轻声哼着。

“哼哼!少爷我当然不急,我要慢慢的来。现在急的好象不是我,等你受不了时再让你尝尝我的厉害,唉~!滋味?都怪那个苏家地老大,居然被个伙计给灭了,害得我想弄些好处都不成。”

朱宝田说着手也不停,几下就从丫鬟身上把唯一上遮胸下挡小腹的抹胸给抽了出来,感受到凉风的侵袭。丫鬟不由呻吟出声,微仰着头说道:

“少爷,别,饶了奴婢吧,现在真不行,你坏,摸着我却想着婉儿姑娘,人家不依。哎呀!那不是还,还有苏二当家的吗?找到他要钱,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呀~!少爷~!”

“对呀,应该想办法把他给弄出来,就不信他别处不藏钱,正好这边刚找了些人。就这么办。以前没发现。你还懂这些,来。让少爷我好好看看,还懂什么,哈哈哈!”

朱宝田眼中透着兴奋的光,夸赞时把脑袋从丫鬟撩起的裙子下摆钻了进去。

“苏二公子,这些天以来不知在此处呆地可还习惯?一会儿尝尝我家大小姐给拿来专门用来烧烤的肉,都是用特殊调料煨好的,每隔十来天就会有人从京城用快船送一些,这人活着也就是如此,吃好、穿暖、住的舒服,然后看云卷云舒,花开叶落。”

杭州挨着西湖不远的一处宅子里,杨家真正的管家、杨金主他爹让人抬来一堆烧烤用的东西,挥退无关之人,只剩下和他面对而坐地苏二当家的,闲聊中把一样样的生食用盘子装好摆在石桌上。

“哦?杨管家是这样想的?我其实也看到这些东西了,只是我觉得那一年开一次便要谢的花它也有过绽放的时刻,人也应当一样,一辈子总要做些什么才好,如今我是不行了,生死还得看人家脸色啊。”

苏二当家拿起双筷子,观察了一下支在炭火上的铁丝网,不用别人告诉就夹起一片肥瘦相间的牛肉放到上面烤着了,嘴里说着明显与杨管家不同意思地话。

杨管家把一个小瓷碗中装上自己要用的调料,最后倒进些米酒,把装着足有六十多种的调料盒推到苏二当家旁边让他选择,又把其他一些东西放在网上烤着说道:

“苏二当家的能这样想也好,跟你说个事儿,听闻大小姐带着船队到了秀州那边,嘉兴府的程知府非看她不顺眼,联合了不少人不让大小姐上岸,大小姐哪遇到过这种事情呀?给吓坏了。”

说到这杨管家观察了一下苏二当家的表情,苏二当家的好象知道一般,挑了几种认识地简单调料放到碗中,用酱油调了调,回给杨管家一个无所谓地笑,管家叹了口气又道:

“哎!要说大小姐平时哪都好,知书达理地,就是胆子小,一害怕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这不?被程知府一吓,她就强攻了上去,关键时候多亏了林家的船队,把突然出来地海盗给灭了,上岸后把人也给抓了,居然搜出不少危害朝廷的东西,还有一个苏广程也同时被抓。”

苏二当家伸出去要给肉片翻面的手突然哆嗦了一下,停住看看杨管家说道:

“管家什么时候也学会说谎话吓人了?我哥的本事我还是知道的,凭你家的大小姐想抓他,好比痴人说梦。”

“就知道你不信,恩,大小姐确实在这方面差些,可大小姐却

行的人帮忙,这些事自有疼她的人来关心,呐!这是抵报,晚了些,闲暇时看看还行。”

杨管家把一张朝廷的抵报拿出来压到桌子上。

苏二当家再顾不得做样子,拿过去仔细看完,抬起头说道:

“你们应该能联系到皇上吧?跟他说,放了我哥,我把苏家最后保命的家业拿出来。不然,再有一个月那边得不到我苏家人的书信,就会帮着辽国一起对付炎华,他们有的实力是你们想象不到的,我说话算话。”

西风呼啸中,一辆载着四个人地骡车进到了弘州城里,店老头打量着成门处贴着的和自己有部分相像的图点点头说道:

“文臣,还真亏了你手中的那个盐铁商行的凭证。不然我真会被抓起来的,也恰好遇到的是一个指挥官阶的契丹人,我就纳闷了,这些事情为何在炎华就一点都看不出来呢?”

“老爷,咱们安排到这边地探子不也是如此吗?其实有不少人都是把买卖做到了这边,稍微变动一下就成了两面互通的奸细,只看人家怎么想了。老爷,一会儿咱们包个院子,闲着的时候您就别总出去了,万一出了事儿,我可担待不起呀。”

文臣观察着主街道的两边景物说道。

店老头点点头同意:

“好,就依你,霄给了你不少钱吧?那就使劲地花。多打听打听,看看有多少买卖是炎华人开的,东家是否在炎华,或许可以让他们帮个忙呢,前面出什么事儿了,那些都围着?”

顺着他的声音大家往前面一看,果然有不少人围在那里,一个个地看上去还都比较有身份。旁边有护卫保着,普通的百姓只能站在远处,翘脚观看。

“这幅字不错,挂在这里有几天了,透魏唐风骨,写地也好‘琴调轻弹,杨柳月中潜去听;酒旗斜挂。杏花村里共来沽。’只是一万两有些贵。前几天听说还五千呢。可惜那人犹豫了一下没买,现在就变成一万了。”

一个年岁稍长的老者捋着那几根颚下的胡须品评着书画店中的一幅字。旁边站的另一人却摇摇头说道:

“我到是觉得有秦汉之势,不知是哪个名家写出来的,六千两我就买了,这个可拿不出,也亏了标的钱多,不然放到平常地里面,还真不容易被发现。”

“你们没钱的穷鬼一个个在这瞎说什么,我看到的分明是春秋之魂,买了,一万两不贵,听说耶律大首领要来到这边,他最喜欢这个东西,买下来给他送去,以后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掌柜的,快些给我裱好,我马上送钱来。”

一个身穿锦袍,头带玉簪的公子哥抚摩着大拇指上的翡翠扳指说道。

这一下可不得了了,其他人一听什么大首领要来,还喜欢这东西,心思纷纷活动起来,终于有一个人忍不住说道:

“谁没钱还不知道呢,我出一万一千两,拿回家挂着,一边喝杏花村的酒一边看。”

“我出一万五千两,让我儿子学着写,一定能成个大家。”

另一个人一次加了足足四千两白银。

其他人再也呆不住了,纷纷加价,说着各种买的理由,就是没有人说要送给大首领地。

价格一路涨上去,最后被一个直接

带着黄金过来买的人用两千两金子和一大盒子珍珠买了下来,高高兴兴地走了,其他人俱都看着钱眼红起来,掌柜的好在有些势力,出来不少膀大腰圆的汉子手拿家伙往那一站,那些人也只能在心中想想而已。

“文臣,我看那字怎么感觉熟悉呢?那些金子和珍珠加起来能有四万两白银吧?那字好象不值这些钱呀?”

店老头疑惑地看着给钱拿画,疑惑地问文臣。

“老爷,那是小少爷写的,哪里是画值钱,是那个大首领值钱,都是假的,刚才喊着要买的就是小少爷身边地一个人,您没看到他见别人抬价就跑了么?咱们不能往那边去了,让他遇到会被认出来地,这画是小少爷用来吸引您地,他怎么给卖了呢?早知道这样,我还拿什么钱啊,让小少爷多写多画点,哪怕一张卖五百两也够了。”

文臣后悔地说着,把车赶向了另一条路。

“刀削面啦,便宜的刀削面了,哎呀!小二哥,整天这么喊怪累人地,你说有没有什么办法弄个东西出来让他帮着我们喊呀。”

因天气变凉,还不适应的胖墩儿嗓子有些难受,捧着一碗热汤边喝边抱怨。

“按理说应该有那么个东西,只是我现在做不出来,嗓子不舒服咱们就不喊,弄个风车下面挂上几个铃铛,这边风大,一吹‘叮当’响着别人就看到了。”

店霄也跑到这边帮着削面,专门有个架子托面放在那里,他就一下下削着,同时也看看旁边的羊肉泡馍,那天跟着的人发现那些占位置的最后是与隔壁的伙计在交涉。

“挂铃铛?省了,以后这个地方就是我们的了,自会有人来喊,把你们东家或掌柜的叫出来,你们开张到是会挑时候,正巧是两国交战你们就过来了,我怀疑你们是别有所图。”

一队牵着马走到近处的契丹人,当先走出来一个阴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