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2章 有缘再次遇尊驾

第八部 山高路远搏狼虎 第二十二章 有缘再次遇尊驾

您,您是?”

店霄放慢了削面的速度一直到停下来对近前的这些契丹骑兵疑惑不已。

“这是我们向日部落的首领的大儿子,也是这次本国招兵的向日部落的指挥,早就发现你们这新来的不对了,一直以为你们能知难而退,没想到你们却不知好歹地开起了什么刀削面,说,你们是哪的奸细?”

脑袋上只有一小撮头发的人没有说话,他后面站出来一个鼻子上穿孔带环的人道明了身份。

“向日部落?向日?种瓜子的?没听过这个名字啊,哦~!原来是向日的楚词公子,久仰久仰!看公子真乃人中龙凤,马中赤兔,是骑的马叫赤兔,公子您这是怎么练的,看看,这身板,几锤子下去都不带吭声的,看看,这胳膊,诶呦!都快赶上小狗子大腿粗了,抡上还不跟榔头一样啊,那个楚词公子,您先吃碗面,听我跟您细细道来。”

店霄小声嘀咕着向日葵,突然抬起头来大声赞扬着,边往屋子里领边给小狗子使眼色,小狗子‘嗖嗖嗖’奔后面跑去拿钱。

“吃什么面?让你们掌柜的和东家说话,痛快把这地方的文书交出来,还有那些东西的配料也写好,放你们一条生路回去,不然,哼哼!就判你们一个奸细的罪名,留在这里吧。”

耶律楚词根本不吃这一套,说着不太流利的炎华话对后面一摆手,后面跟来的人抽出刀就把整个刀削面的前面个围住了,路人纷纷躲避,惟恐冲撞到契丹人吃亏,在屋子里有一部分吃面的人害怕地站起身准备等打起来就找地方跑,还有一部分就稳当多了。依旧吃着面,速度却放慢了等着看热闹。

“别,各位,别动武,有话好说,找掌柜的是吧?我就是,这里人都听我地,不就是要此地的地契文书吗?给。都给,配方也给,那个,耶律楚词指挥您安排两个人跟我进去拿?”

店霄一脸惊恐,有些哆嗦地劝阻着,偷眼往旁边的羊肉泡馍处看了看,见一个伙计正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咬了咬牙伸手向后院一指示意跟随去取。

“恩?你同意了?好啊,来人,跟我一同去取,这地方以后就是我们的了。”

耶律楚词愣了愣神,仔细看看店霄颤抖的样子满意地点点头,一挥手示意店霄前面领路,后面的人‘哗啦哗啦’地跟了上去。

小狗子费力地抱着一个木盒子正好迎个对面。见到如此情况用询问地眼神看看店霄,店霄对他轻轻摇摇头便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其他人不知道小狗子是送钱的,也没有搭理他,小狗子明白小二哥是不准备给钱了,高兴地颠颠往回跑。

“指挥大人,不知您听说过盐铁商行没有?呐!您看看这张纸,可曾熟悉?”

店霄另这些人进到一间屋子中。打开一个抽屉摸出个木盒,从里面拿出一张有着特殊花纹和盐铁商行印章的纸问道。

“恩?盐铁商行?就是总给辽国一些部落送东西的那个商行?哼!没听过,也没给我们向日部落送过东西,不能证明你们不是奸细,赶快把文书交上来,不然,死!”

耶律楚词看到这张纸犹豫了片刻。后来好象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态度更加强硬起来。

“哦。没听过不要紧。没见过也无妨,那不知道指挥大人您认识不认识这个东西啊?”

店霄听这话明白了。该死的苏老大和程知府没把人家答对好,给了别的部落未给他们,见此情况只好把那个萧指挥从上面申请来的令牌拿出来给人家看,在铜制的令牌上除了一个‘令’字外,下面还刻着几个动物模样地图腾,翻过来背面写着,‘令,盐铁商行于本国内调查、搜索,各指挥以下不得询问阻拦。’

“你,你能得到这东西?这,这怎么可能?谁给你办的,我,我都弄不到这个牌子,是假的。”

耶律楚词把令牌拿在手中,目光复杂地看了看不敢相信地问道,他身后的人已经把刀都抽了出来,准备听命杀人。

“耶律楚词!话可不能乱说,当心祸从口出啊,谁给我弄的牌子?告诉你也无妨,知道萧大人萧指挥吗?就是管这片地方的,我盐铁商行有重要情报当然需要些特殊的东西了,若是没有其他地事情,恕不远送!”

店霄轻蔑笑着从耶律楚词手中抢回了令牌,又觉得不解气,补充道:

“这牌子我看也没什么嘛!你们拿不到那就要从自身找原因,是不是部落太小?或者是打起仗来没能耐,这都是有可能的。”

“住口,我家指挥大人岂是你说的这样,告诉你,指挥大人的姐姐耶律西施就是萧牛峰亲王的妃子,我部一千二百人,近半人能争善战,此次三百勇士出来听命,到时一定能立大功,并掠到足够的东西。”

一个人受不了店霄的讽刺,出言相辩。

店霄眼珠转了转突然换上一副笑脸说道:

“原来您这个部落如此厉害,三百人骑马一同冲锋那是何等的气魄呀,恕小地有眼无珠,得罪了,这样,给小的一个补偿的机会,耶律大人,您带着他们先到院子里吃些刀削面,小的马上安排人手给您准备些礼物,如何?”

“恩~!看在你还知道我们向日部落厉还不快去准备东西,那刀削面要多放些肉在里面。”

耶律楚词脸色终于是从刚才的阴沉稍稍变过来一些,又不舍地看了一眼那个牌子,摇摇头说着硬气的话,带人往有棚子地院落走去。

“指挥大人您放心,那汤卤本就不缺肉,这次是勇士们吃,给多捞些干地,礼物用不上多长时间便能准备好。”

店霄赔着笑脸跟出来。对外面怕有危险聚拢过来地那些护卫打个手势让他们安排人家吃饭,他自己则跑去找赵伯伯。

两刻钟后,向日部落的人个个吃得直揉肚子,店霄也让人抬了几口大箱子过来,指着说道:

“里面是些铜锭和铁锭,拿回去熔了可以做你们需要地东西,这仅仅是第一批,等我们凑够了其他东西会陆续送去的。放心,都是最好的铜铁。”

那些人撬开一个箱子看看东西,果然如店霄所说都是最好的,高兴地盖上,奋力地搬上给他们准备好的车,打着饱嗝满意地离开了。

目送他们远去,店霄回头对一个商行的护卫说道:

“一会儿你带上两个人。骑马去找萧指挥,见到他就说向日部落的人来捣乱,非说不知道盐铁商行,并说令牌是假的,最后把要分给几个部落地两万两白银和一千两黄金抢走。”

随着夕阳沉落到黄土漫扬的大地尽头,夜晚便降临世间,天边一弯残月忽隐忽现地与星星比着光亮。偶尔飘过的云把雁门关的关口笼罩的更加黑暗。

‘嘎嘎嘎!咣噹噹~!’

绞盘转动和大门打开的声音从雁门关对着辽国的这边传出,吊桥已经架在了护城沟上,一匹快马从里面飞也似地跑了出来,骑着马的人好象觉得还不够快,不停地拍打着马,身体跟着力道上下起伏,一看就知道是个高手。

“抓住他,抓住宋统领。他是辽国派来的奸细,杀呀!”

待这个人冲出来后面马上就响起了喊杀声,还有人高声叫着:

“统领大人,我辽国的家人你要照顾好啊,我们拼了,挡住他们,别让他们追到统领大人。”

“驾。驾!该死的贪狼卫。把好马都给集中起来了。哎!希望这匹马能跑出去吧,哼!等把这些情报送给大首领。我一定会被提到指挥的。”

骑马快跑的人一手兜着缰绳,一手护在胸前,紧紧压着怀中地东西,自语说着,若是月光再亮些,应该能看到其脸上兴奋的样子。

关口处的喊杀声渐渐消失,一队贪狼卫的骑兵冲了出来,看那装备就知道是以前跟着绿野仙踪的那伙人,一个个焦急地催马飞奔,领头一人喊道:

“追,不能让他跑了,不然小二哥就有危险了。”

一直到天将将放亮的时候,这些贪狼卫因不熟悉地形,终是没有找到人,俱都垂头丧气地聚集到头领面前。

“没找到?都没找到?唉~!回吧,小.:么厉害。”

头领带着众人往回走,疲惫的脸上掩饰不住那深深地忧虑。

桑干河边一人一骑在河**面呼呼喘着粗气,马把脑袋伸到水中喝着,人也同样捧起一捧捧的水,不顾清晨天冷地把水淋到自己头顶和脖子中,激灵一下警惕起来,牵上马沿着岸开始寻找渡船,嘴中念叨着:

“哼,在这个地方还想找到我?等着吧,等我带了人抄小路过去,一定灭了你们,还没有人能把我追的如此狼狈,小二哥,让我先前的情报功亏一篑,你也好不了。”

“壮士可是要渡河?一人一马只收六个铜钱。”

这方的岸边有一摇船的老翁远远招呼着。

“赵大叔,那些东西都装好了吗?”

依旧不知道从哪传来的鸡叫声把店霄吵醒了,睡不着地他想要去看看雁门关那边地情况,把重要地情报送回去,早早寻到了起来锻炼身体的赵大叔,把面团和调料装上车,他准备到那边去给做刀削面。

“准备好了,他们那不能缺吃地,你还不如骑快马让两个人跟着把情报送完就回来呢,这万一有事情了可怎么办?”

赵大叔在旁边耐心地劝道。

“没事儿的,这样才显得我是盐铁商行的探子,就是要用这个身份,以打探雁门关和接收炎华情报的借口去给他们送情报,他们吃的东西再好能比得上我们?那还有我熟人呢,别人不管,他们也要管的,您放心吧,我能应付过来。”

店霄说过话打着哈欠坐到车板上,两条腿来回当啷着驱车出了院子向外面行去。

“驾!驾!诶呀,我这也算是谍中谍了,脸红什么?精神焕发!怎么又黄啦?防冷涂的蜡,怎么又绿了?哈哈哈哈!”

店霄开心地赶着车想着有趣的事情自语地说着。

不急不缓行了大概有半天的时候,店霄把车上带的零食拿出来垫肚子,看到前面有马队带起的灰尘,皱着眉头尽量把车往旁边赶,只是那马队也紧跟着变换了方向,堵到了车的面前。

一骑当先出来问道:

“哪的人?干什么去?咦?我好象在哪见过你?”

“就是他,他就是我说的那个绿野仙踪的小二哥,抓住他。”另一人带马出来指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