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3章 杀人灭口被救走

第二十三章 杀人灭口被救走

吁~各位,光天化日之下,尔等强行/不知意欲为何?哦,你刚才说什么?在哪见过我?我这人长个大众脸,别人都这么说,还有你,说什么哥不哥的,还小二?我长的大众了些就得当小二?”

店霄愉快的心情依旧没变,晃荡着腿,把掏出来的一粒~嘣’咬坏,吐出壳后来回观察着这队人说道。

“问你什么人呢,到过桑干河没有,胳膊上的伤怎么受的?车上装的什么?要去哪里?”

当先说话的骑兵疑惑的从头到尾又把店霄看了一遍,眼睛盯着那包扎的胳膊和车上的东西连续询问。

“我说这位兄弟,还问什么啊,我不是都说了嘛!他是绿野仙踪的那个小二哥,前些时候就是他带着一个商队从雁门关过来的,还给报的信,不然狼牙村的人怎么能被杀死那么多?快快抓住他,大功一件。”

另一个满脸疲惫却掩饰不住兴奋目光的人说着话,急得两只手直搓,看向店霄就象看一顿丰盛的宴席和没穿衣服的女人一般。

“我说,我说,你别让他用哪种眼神看着我,不然我弄死他,我本是炎华人,家中开了个买卖,常年来往与两国之间,桑干河去过,羊河也去过,胳膊是受的箭伤,被一伙商队给偷袭了,还好护卫拼死相救,哦,就是在桑干河上游的地方,后来我们躲得远远的,等他们上船才敢出来,真后悔护卫带的少了,不然谁杀谁还不一定呢,至于车上。装的是些吃用之物,去处就不便说明了。”

店霄开始说话略有紧张,越说却越无所谓,语气也成了淡淡的。

“哦?不能说明?为何不能说明?难道你不怕治你个通敌之罪?”

马上地契丹人见店霄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问话时也不那么厉声厉色的。

他旁边的那个人等不得了,催马又往前凑凑。用鞭子一指店霄鼻子道:

“告诉你,绿野仙踪的小二哥,休想用假话骗人,那天你们从雁门关过去的时候我就站在关口地城墙上,你想不到吧?我还是炎华军的一个统领,手底下跟着的几十号人全都归到了大辽,当日贪狼卫被炎华的将军训斥时,我就在他身后不远处听着,是一个二百人特殊的贪狼卫把你暴露了。你连杀人带报信的还有何话可说?”

店霄用眼睛翻了这个人一下,又扔嘴中一个~把壳吐到了这人座下的马脸上。那马一躲,往旁边让了几步,露出了后面的契丹人,店霄这才说道:

“想知道我要去哪和具体情况。那就要把你们这队人地指挥找来,并且把这个宋祖孝宋统领抓住才行,他是个叛徒,故意拖延有用的情报,同时还向炎华的人提供我们这边地动向,不控制住他并保证其他人都不是奸细的话。泄露了我的身份和行踪。你们担待不起啊。”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血口喷人,你是绿野仙踪地小二哥。是你给雁门关的人提供的情报,你现在也要去雁门关,我都看出来了,兄弟,耶律白云兄弟,你可不能听他的,我有重要情报要报告给你们指挥大人,快把他抓起来啊。”

宋统领见契丹人犹豫着不动手急了,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让抓人,随后转头瞪向店霄冷笑道:

“小二哥呀,小二哥,你果然能言善辩,怪不得炎华的皇上都对你另眼相看,哼哼!可是今天你地指挥不能来,让你好拖延时间恃机逃跑?你是做梦,用不了多长时间大人就会过来地,哈哈!你还是趁早承认了吧,说出所有地东西,我给你个痛快,不然,我到时剐了你。”

他的话音一落,东面果然有大量地马蹄声传来,众人寻声望去正是这个部落的首领也是这个编制的指挥大人过来了。

“哈哈哈哈!没想到啊,那么厉害的绿野仙踪小二哥居然落到如此地步,居然会被我给抓到?听说还有个小美人在家等着你呢,啊!哈哈哈哈!”

宋祖孝用戏谑地眼神看向店霄,猖狂地笑着。

“这是什么人?为何拦他。”

那些人来到近前,从被围着的***里出来的首领用马鞭指着一人一车问道。

“指挥大人,他是奸细,探子,他就是炎华给贪狼卫提供了不少东西和钱粮的绿野仙踪那个店小二,小二哥,快抓了他,交给我审问。”

宋祖孝当先开口,并策马又往店霄这边凑了凑,怕他跑了,那个刚开始的契丹人见首领询问的眼神看过来说道:

“是这个叛到了我们这边的宋军雁门关统领说的,只是,车上的人说他有重要事情。”

宋祖孝见耶律白云没有向着他说话,连忙说道:

“指挥大人,不要听这个小二哥的,他是想跑,我才有重要事情,我要说的是…。”

“是炎华的店大人、店太师在这边?还是析津府对应的炎华边境重兵没有战斗力?或是京城我辽国情报人员损失过大,一时无法及时传递消息?是不是还有一个商队混了进来,明为经商,实则是炎华派来的耳目?哦,还有一点,那就是炎华弄出了一种新的制盐方法,所得食盐数倍于煮盐,是也不是?”

未等他说话,店霄在那边就一件件数道,让那些听了的人一个个张大了嘴巴,包括宋祖孝

“你,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你是什么人,我只晓得是店太师过来,京城消息不灵通,还有你这个绿野仙踪的小二哥,其他的事情你从何得知的?”

宋祖孝不可思议地又往前凑了凑,瞪着眼睛吃惊地问道,其他人也同样用探询的目光看着店霄。

店霄把~|一,

“我怎么知道地?那是因为这些事情早就过时了。我已经把消息传到上面去了,不然等你过来什么都晚了,我不但知道这些,我还知道你在雁门关看似探听消息,实则是给贪狼卫提供情报,先说贪狼卫欲攻打朔州马邑。让我们的人埋伏在狼牙村,后又故意晚提供贪狼卫变动突袭的事情,让我们损失惨重。”

“我,我没…。”

“你还想狡辩?那我问你,你说前几天炎华的一个将领训斥贪狼卫,你就在他后面,那你为何不行刺于他?为何不给贪狼卫下毒?哼,这次若不是遇到我,又会让你从咱们这边探听去不少消息。你想知道我下一步要干什么吗?告诉你也无妨,我会提着你的脑袋去雁门关,说是你叛变了炎华。提供了不少有用的消息,以这个来取信他们,你给我下来吧。”

店霄说着话一甩马鞭缠在宋祖孝脖子上,往回一带趁势抽出他腰间地短刀。从他的脖子上直接抹过,鲜红的血‘咕咕’地喷了出来,那个指挥想要出言阻止却晚了,半张个嘴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扑通’

宋祖孝的尸首倒在了地上,店霄象没事儿人一样从怀中掏出辽国给的令牌说道:

“次此要进雁门关打探消息,这个情报传不过来还两面来回叛的人正好拿来用用。你们忙着。我走了。驾!驾!”

给契丹人看过牌子,割下宋祖孝的脑袋。店霄赶着车继续向桑干河行去,留下一众目光复杂的人在消化着遇到的事情。

‘咚——咚!咚!咚!咚!’“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平安无事喽!”

偻着腰地更夫打过了五更便挪着脚步往回走,准备好好睡一觉,更声惊扰了已经鸣叫过的公鸡,又扯着嗓子喊了几下,这才‘咕咕’哼着从新趴了下去。

数个人影借着无月的夜幕一个挨一个来到西湖边上地一处院落外墙这里,打头的人对后面比画了几下,有人蹲下身当做垫脚的东西让其他人踩着翻上了墙,并攀着顺下的绳索来到上面,一捆捆地绳子和其他工具被带过去,外面的人也开始把一些签子用锤子轻轻往墙里敲,为了怕弄出大动静,中间垫上了一层绵垫,签子在‘噗噗’声中一点点钻到了墙中。

几个人来回在墙上摸索,让人按他们指的位置钉签子,那已经钉好的一头被拴牢绳索,交给后面的其他人,约莫有两刻钟后,里面有‘沙沙’声发出,守在外面的领头人低声喊道:“拉!”

“轰隆!扑通通~!”

外面地院墙直接被拉到了,同一时候,里面也传来了房屋倒塌地声音,几息后,刚才进去地人一同涌出来,有一个背上还背着个人,来到头领面前点点头,当先被几个人护着远去。

“不好啦,来人啊,苏二当家的被人抓跑啦,快点去追,这房子都倒了。”

直到剩下地这些人也开始跑的时候,院子里面才有人反应过来,大声叫着让人追,凌乱嘈杂的声音在整个院子里蔓延开来。

“老爷,苏二当家的终于是被救走了,这些日子来每天都要特意把来回巡视的调出去一段时间,我们是不是现在就派人跟着?”

杨管家挑着一盏灯笼和大小姐的父亲站在另一个偏房门口说着。

“不忙,他们的落脚处不是都已经查清了吗?等他们要离开杭州的时候再安排人尾随,一定要把那些不知道的钱弄过来,如果他上月梦阁找人,我们也要当做不知道,最好让他把所有的家底都暴露出来。”

杨父高兴地翘起了嘴角说道。

“苏二当家的,苏二当家的,您醒醒,来人啊,拿沾水的手巾给他敷敷,哎!这在人家的地方,他也敢喝这么多酒。”

杭州一间客栈的单独院子里,那些穿着黑衣服出去的人都平安地回到此处,在燃起的烛光下,苏二当家的满身酒气躺在一张藤**,被人一动嘴里哼哼道:

“别拦着我,我没多,这点酒算什么?告诉你们,当年我喝酒都是论坛子来的,满~上!看看我给你来个二龙有咸淡了呢?”

有人把沾了水的手巾拿来开始给他脑袋上来回的擦,最后敷一块到额头,直到天亮,他才睁开眼睛,左右打量着猛然坐起来。

“苏公子您醒了?您等等,我这就去找公子去,哦,您先喝水。”

守在床头的那个丫鬟见他醒了,给倒上碗水,‘噔噔噔’跑出去找人去了。

“苏二当家的,你可算是醒了,睡的可还安稳?放心,我这不是杨家,我和杨家的人有仇,这才救了你,不知苏二当家的以后如何打算啊?”

朱宝田走进门来笑着说道。

苏二当家的把一碗水喝下,使劲揉揉太阳穴说道:“多谢相救,我要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