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4章 船队之事惊圣驾

第八部 山高路远搏狼虎 第二十四章 船队之事惊圣驾

驾!哎呀这天黄的怎么如此迷人呢?这风吹着也舒来就是一出戏恩恩怨怨又何必太在意听见没?宋祖孝不用太在意死就死了吧谁让你非要把我咬出来的我得儿意的笑又得儿意的笑笑看红尘人不老船家哎!别走船家我要过河。”

店霄把那个脑袋挂到支在车上的一根棍子上尽量离车远一些这边嘴里吃东西也不闲着怀着高兴的心情来到桑干河边正巧有一只船刚刚摆渡了一趟催着骡子往那赶。

“船家过来帮个忙把东西装船上给我一直载到马邑那地方我多给你钱诶?咱们好象见过吧?”

店霄用一张大纸临时做了个套子给那脑袋罩上跳下车来对船家和船工招手。

“我这个人大众脸谁看到都觉得见过您真的要一直渡到马邑?那可要多花不少钱诶呦您先歇着这活我们干就成您这胳膊还受伤了?咦?我们确实见过快停下来别装了这些东西我们不载您另请高明吧我们都要被你们给害死了你们杀了契丹人他们找不到正主把气全使在了我们身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搜走了。”

船老大仔细一打量店霄吓一哆嗦连忙招呼着那两个船工住手又是气愤又是无奈地抱怨着。

“啊?他们找你们了?那可真对不住你们没对他们说我们长什么样么?先别急着走有事好商量。”

店霄上前两步拉着船老大赔着笑问道。

“还有什么可商量的你还能赔那些东西不成?至于你们的模样放心。我们都没有说只有几个人乱说一通以前就总有契丹人找炎华人的毛病。我们都是如此办的只是你这东西我是真不敢渡了万一被遇到你跑不了还要连累我们。”

船老大露出遗憾地神色再次拒绝道。

店霄松开他转身跑到车上在一个箱子缝中拽出条布口袋费力地搭在肩膀上又来到船老大这里把口袋往地上一墩抓住一个底角。使劲提起‘哗啦啦’响动中一块块白银流出来。白花花的耀眼。

“这次我就带了这点上回应该有不少船都遭了殃吧?你先拿着赔给他们等我下次来再多装些我不缺钱。希望你别自己都留下不然我抓到你绝对比契丹人还狠至于他们的追查你不用怕我已经和他们说好了你只要别把那天地事情泄出去便可这回可以带我去马邑了吧?”

“带。马上就带。快。你两个帮往船上装东西您。您真是贵人您放心这钱我一定会分好的正愁着天凉了冬天怎么过呢这回好了有了这些银子把被抢的都补上了不用再给拿够了这都有些多您这胳膊就是那天被他们弄伤的吧?我躲在水里都看到了杀的好呀。”

船老大见给银子赔偿脸上立即露出高兴和欣慰地笑容招呼人抬东西小心地把银子又都装到口袋里抗到肩头领店霄先上船。

“大叔问您个事儿这桑干河两岸的船都加起来一次能渡一万骑兵不?”

店霄坐在船头听着划水声给船老大抓了把~.

“渡不了没那些船要是有一万骑兵的话那也不用渡船哪有马跑的快?无非就是找个地方过河而已叫些人来把船连一起上面搭上板子岂不比渡的快?你这~.

船老大把~.道了才嗑出瓤摇着头表示船不够。

店霄把剩下地~|

“大叔您随便吃都是自己做的没几个钱儿那个下次来我多带些子和银子算是给你们地补偿过些日子如果我要用到你们的船你们别拒绝就行。”

船老大听了这话一愣又仔细把店霄从上到下看了看没有言语却认真地点点头。

“驾!宋祖孝啊看到没有你身为炎华的军士还不如一个船家呢可惜你这样的人遇到了我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以后地事情。”

店霄赶着马车用那特殊的身份顺利骗过了两拨来回巡查的游骑正走在通向雁门关的路上一抹夕阳映红了天边前面高大的关口城墙也进到了视野当中。

“开门呐!上面的兄弟给我开下门啊我是绿野仙综地小二哥呀。”

店霄挑个灯笼给自己照亮对着城墙上面猛喊。

“完了完了都是因为我们没拦住宋叛徒他一定是到地方把小二哥给说了出去害死了小二哥魂儿过来讨公道呢。”

一个胆子比较小地士兵扒着垛口往下看转过身来靠在垛上对旁边一个人说道。

“魂个屁赶紧去找将军和单独地那队贪狼卫的何领我这边再看看是地话就给开门放吊桥真有鬼魂找你还能提个灯笼赶着车?还没打呢就把你吓成这个模样丢人。”

旁边的这人不怕站起来往下看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用脚踹着胆小的人报信。

“小二哥真的是你吗?你没死太好了诶?你那胳膊好象受伤了你真没死?我是跟你在二郎山一起杀敌的何雄武啊你还记得我不?”

何雄武和那个将军脚前脚后来到这边探出脑

高兴地喊着。

“少废话痛快给我开门万一野狼来了我可就真死了做鬼也不放过你。”

‘嘎嘎嘎!咣噹噹~’

大门打开吊桥放下店霄赶紧驱着骡子进去到了里面才长出口气放下心。不用害怕遇到野兽了。

“小二哥看到你活着就好来。给你介绍下这位乃是此次负责剿讨大同府的宣威将军知雁门关周边各州军军事也姓何与我是本家小二哥呀那个宋祖孝王八蛋跑了以后可把我们担心坏了他没叫人去搜你?”

何雄武命人牵过骡车。拉着店霄没受伤的手关心地说着。

“不用搜我了那个赶车的。把棍子挑的东西拿过来把纸揭开对何大哥看看。是这小子吧?本来还准备利用他一下没想到他和一队契丹人在一起非要说出我地真实身份找死我就成全他了恩我车上还带了不少东西。都吃过饭没?没吃的话。我给你们弄一些。找几个人跟我学着做。”

店霄指着露出来的人头对吓得退后一步地何雄武说道那个挑着棍子的人也是被突然出现的脑袋吓一哆嗦。

“你。你把他给杀了?何将军这回知道小二哥的厉害了吧?我说他强你们还不信不是我吹到现在就没现有小二哥做不到的事情宋祖孝啊嘿嘿活该你倒霉有什么委屈到阎王那说去吧不过判官还要先判你个不忠不孝之罪小二哥你给说说怎么杀的他?”

何雄武也不管官职大小挺着胸对那个将军说着拉着店霄边往里面走去边问着。

那个将军吃惊地看了宋祖孝的人头叹了口气说道:

“不亏是官家总挂在嘴边夸的人不服不行啊咱们这边正做着饭呢等会要轮流吃没吃一起吃吧不忙着给他们做先歇歇我让人去弄些酒菜来给咱们的小那个小二哥压压惊。”

店霄一路走来那杀了宋统领地事以最快的度传了开去每个看到店霄地士兵都不由得肃然起敬。

“那今天就先不做刀削面正好我也有些累这里有些重要的情报你们看看然后安排稳妥的人用最快的度送到京城给白老头恩是白拓疆白大人让他来安排具体事宜至于杀叛徒那就简单了他找到契丹人又遇见了我什么都敢说我就掏出这个令牌把他杀了哦是杀了后让那个指挥看地令牌。”

店霄一路上的兴奋劲过去了面露疲劳之意从怀里拿出所有的东西给又凑过来的几个职位较高的人看同时抽抽鼻子闻着营地中四处飘散地大锅饭味道点头表示不错。

“啊?耶律达达已到大定府?南京道、中京道兵力西移?这地名和人名是辽国在炎华的探子这也能弄到?还有指挥以下畅通地令牌?”

一帮人看过这些东西再看向店霄地眼神更不一样了就想打量怪物一样目光变地复杂起来。

“别别这么看我运气运气好而已为了这个令牌把我爷爷都给出卖了嘿嘿!何大哥呀你这二百人应该没什么事情做吧?这样我回去时跟着我走都能安排到好差事那个跟着的商行护卫用着不顺手。”

店霄一脸无所谓地样子说着何雄武听过最后的话眨眼就不见了踪影清凉的晚风吹过让人觉得振奋。

各种颜色和味道的冰淇淋被摆到绿野仙踪五丈河自助餐一间暖和屋子中的桌子上皇上带着几个老臣分宾主落座不时地伸出手感受着房间里的温度又四处打量寻找火炭之物。

“白大人你整天都呆在绿野仙踪可知道现在所处的屋子为何不见火盆还如此温暖吗?”

皇上说着看桌子上那让人眼花缭乱的颜色一时不知选哪个好最好见一个紫色的离得近招呼人给盛上一份。

“回官家的话这个是绿野仙踪特别做的东西每个自助餐中只有一间屋子如此在周围那个镂雕木栏后面有一些中空的铁管子和铁片里面灌上水连接到外面的一处地方那边烧火管子里有热水一过便暖和只是做起来不易故此才仅仅三处在用小店子说这东西应该往北面更冷的地方用。”

白老头温着酒让人把烤好的肉串拿进来吃边吃边对皇上说道。

皇上点点头:

“哦原来如此在绿野仙踪新奇的东西都已经不新奇了那小店子说天上下钱我都不敢直接说不可能比如这晒盐真象陈大人说的那样嘉兴府一行果然没有白去我现在怀疑他找店大人去会不会也要赚够了钱再回来?”

“谁知道呢我到是不想让他在那边赚钱钱哪不能赚?万一出了差池那损失的就不仅仅是钱了。”

白老头有些担忧地说到一口酒进到肚子中吧嗒两下嘴儿觉得不是味儿地摇摇头。

陈老头也皱起眉头说道:

“是呀他那边还没完事儿杨家的丫头又跑了出去非要到什么辽国去开买卖海上的船一个疏忽便没有拦她哎

“什么?还有这事?告诉京中禁军随时待命。”皇上也着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