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7章 一月之期计中计

第八部 山高路远搏狼虎 第二十七章 一月之期计中计

啪~砰~’

“混蛋,岂有此理?是看我向日部落没人吗?啊?居然敢到我这里来质问,萧子曰,我和你势不两立,啊~!

耶律楚词在营帐之中疯狂地砸着一切能砸的东西,红个眼睛,喘着粗气,不停地咆哮,帐篷上积落的雪都被这声音给震得簌簌往下掉,大帐外面已经围了不少向日部落的人,一个个担心地等待着,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进去触霉头。

“黄白之物,黄铜和铁可不就是黄白之物吗?哪里来的黄金白银?啊~!别说根本没有,就是我向日部落拿了

帐篷里好象能砸的东西多已经砸完,只有断续地发泄之声,和那开始曼延开来的滚滚浓烟,顺着帐篷的缝隙和门帘冒出,外面人的头顶上早被持续下着的雪打湿并堆积起来。

“耶律和木,你说首领怎么了?那万丹部落的萧子曰究竟和首领说过什么?为何都走了一个多时辰,首领一个人呆在帐篷中突然发狂了呢?”

一个契丹人用手在脑袋上搓搓,把那两撮头发中间被冻得发红的头皮露出来,问旁边另一个同样抹去脸上水的部族兄弟。

“我也不太清楚,给送酒的时候,看到他们两个人坐在烤羊旁边还都带着笑呢,谁知道现在成这个模样,好象是和刀削面给送来的那些铜、铁有关,本来首领是不想承认。后来那个萧子曰又说到盐和酒,首领无法才说了实话,后来就不知道了,我看到地是萧子曰气呼呼离去。”

耶律合木是一直守在门口的人,同样没弄明白,见帐篷里的烟更浓了,壮着胆子上前几步贴在帐篷外面向里喊道:

“大人,指挥大人?您先出来歇歇吧,要不您把上面的天窗打开放放烟?”

“滚,欺人太甚。部落大就可以吓唬我向日部落吗?我不怕!来啊,来杀光我向日部落的人啊?”

耶律合木这一问让里面已经沉寂的声音再次响起,其他人到是松了口气,说明首领没事,纷纷对耶律合木点头鼓励着让他继续。

“指挥大人,首领,您还得带我们壮大向日部落呢,我帮您把天窗打开了啊。”

耶律合木挑起门帘闭着眼睛以防被烟熏到,直接摸索着把帐篷天窗的绑绳解开,马上又跑了出来。

那烟象是找到了出口。顺着天窗往外冒,凉风夹杂着雪花灌了进去,约莫有一刻钟,烟渐渐地小了,或许是被风一吹清醒不少,耶律楚词没有再大骂出声,又过了一阵,伴随着‘叮当’的响声,帐篷的帘子让人从里面掀开,一脸被熏黑的耶律楚词出来看着关心他地族人说道:

“进去两个人收拾下吧。那只羊烤焦了。还有一张毡子跟着烧了。”

目光再次从这些人脸上扫过,耶律楚词接着说道:

“兄弟们,知道万丹部落萧子曰来干什么来了吗?他是说我们拿了盐铁商行要给别的部落的黄金和白银,逼着我交出来,我岂能受这大辱,我们向日部落怕了他不成?我不同意。他生气走了。我琢磨了半天才明白。我们是被他和盐铁商行的人给骗了,我们去不去讨个公道?”

“去。去!”

那些人站在风雪之中齐声地喊着。

离长青县约有不到二里的路上,店霄一行人吃力的在没膝的雪中走着,‘咯吱’声中,店霄停下来抱怨道:

“这雪也太大了,到现在怎么还在下呢?早知道这样就骑两匹马出来,现在可好,马累得驮不动人,还得自己走,不,应该弄三匹马,据说厉害的骑兵都是有三匹马来回换骑的,我绿野仙踪有钱,不在乎,等成都那边的马帮回来还能给送更多地好马,何大哥你说是不是?”

“是,我觉得小二哥你还应该弄成每人四匹马,有一匹专门用来驮你绿野仙踪的那些‘生存用具’的,我们可都等着呢,记得那边的马送来,就先给咱们这二百人配上,还有什么好东西,一起都拿来,我们不嫌多。”

何雄武同样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店霄旁边,听过他的提议高兴地附和着,抬手把两缕湿透的鬓角处头发给撸到耳朵后面,又顺着带上一层水雾的睫毛抹了下脸,这才舒服地晃晃脑袋。

后面跟着的二百人则拉着自己的马踩着前面人的脚印一言不发,大腿以下地裤子早就被浸湿,‘咯吱’走动中一手挽缰绳,一手握住腰间刀把,警惕地分组来回观察周围。

短短地二里路,这些人居然走了小半个时辰,掏出令牌轻松进通过城卫,又走出不远店霄停下来指着路边的一出门面说道:

“何大哥,你们先在这呆着吧,里面有些被褥,其他的等我到了那边安排人过来给你们送,后院有石炭和柴火,你们自己烤衣服,等明天我再来。”

“好,小二哥自去忙,我们不需多费心。”

何雄武点头应过,带人陆续走了进去,那一个个贪狼卫的脚步依旧稳健有力,让回过头来看着他们的店霄露出了宽慰和放心地笑容。

“小二哥呀,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留在外面给别人堆雪人做样子呢,看看,我这个雪人堆的怎么样?象不象胖墩儿?”

小狗子在店铺门前清雪,堆在一起腾地方呢,见店霄回来,用扫雪板在雪堆上使劲压压,迎上去说道。

等牵过马又压低声音说道:

“小二哥,那个萧指挥来了,看样子生过气,前一个时辰就到地这,领着十来个人正在后面地一间屋子里喝茶。开水已经换过六七壶了。”

“恩,来了就好,你去炒几个菜,等一会儿给送到屋子中,我探探他地口风。”

店霄吩咐过后,拍打掉身上的雪,回到自己地屋子里换了身衣服,头发也顾不上洗,用个手巾擦擦就找到了另一处契丹人所在的房间。

“太不象话了,那个耶律楚词分明就是不想把钱拿出来。还说什么没有,刚开始不是承认得了不少黄白之物了吗?后来一听是别的部落一起的,居然说黄的是黄铜,白的是铁,明明就是骗人,那盐和酒也是,先前说死不承认是拿盐铁商行的,后来没办法了又说是刀削面非要给地,我怎么就不相信是自愿的,诶?正主来了。”

店霄从外面往屋子里进正好听到了这些。心中不停盘算着对萧子曰一笑说道:

“大人今日可是有闲暇,听伙计说早早便来到这里,外面还下着大雪,以后如想吃什么东西直接派个人过来说一声,咱们特意做了给您送去便可,放心,有专门的东西装着,凉不了。”

“我不是吃饭来了,我是听你说给别的部落的钱都被向日部落拿走了,到他那追要被气到后才过来的。你这是去哪了?”

萧子曰说着拿过桌子上的几粒瓜子。连续嗑了两个都是瘪子,把剩下的几个扔回去不再吃。

店霄过来抓起瓜子看着说道:

“我是昨天去的雁门关,和那边的炎华将领谈谈给他们情报地事情,正好遇到咱们辽国的那个探子,不但不承认自己情报传的不及时,还说我是奸细。被我杀了拎着人头去取信炎华人了。对了。刚才大人说去追钱?哎呀!不用的,给就给了。我就是怕您等不及,让人告诉您一声,至于钱再运来就是,不在乎那点,等盐铁钱给我们以后还能有不少剩余,呸!这绝对不是我们的瓜子。”

“别吃了,这就是耶律楚词用来招待我的,还有那破烤羊,又瘦又小,怕不是好死的,他要是不吃我都不敢下口,你去过雁门关?好,多探听些有用的东西,最后我们打一次大的,你最好是给他们提供一个假的情报,诱他们上当,钱也必须要回来,向日部落没有资格得到你们盐铁商行地钱,那个,饭我们还没有吃,你让人做一些吧。”

萧子曰欣赏地看着店霄,话说出来舒服多了,摸着肚子才觉得饿。

店霄点着头应道:

“好,吃饭,刚才我进来时就已安排下去,少等片刻,大人,那向日部落地事情我觉得还是缓缓,以大局为重,先在正是用人的时候,那三百人也是一股不小的助力,不如这样,那些钱就给他们了,等给雁门关送假情报时,再给向日部落一个暗示,比如哪个地方有小队的贪狼卫,让他们去打,结果雁门关也接到情报,有一伙人要……。”

“好,好计,好一招借刀杀人,对,我们的人埋伏在其他地方,用他们当诱饵,呵呵!最好是想办法骗向日部落把青壮人都派出去,到时候整个部落的女人、孩子和东西就可以归到别地部落中了,那你快去弄,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一定不推托。”

萧子曰豁然开朗,两手一拍高兴地补充着。

“有大人这话就好办,一个月,最迟一个月,我一定想办法把雁门关地人骗出来,只是需要些皮毛、马匹等东西来打通关系,还望大人和上面说一下,暂借马匹、皮毛一用,到时歼灭大部分人,雁门关还不是唾手可得?东西也就回来了。”

店霄说出了最后地要求。

“呀!这边下雪啦,太好了,可惜还是有点小,雪啊,大大的下吧,到时候我就堆雪人、打雪仗,恩,做冰淇淋本钱也少,灵儿、林姐姐、柳姐姐,快出来看雪呀。”

大小姐站在甲板上伸出手接着一个又一个地雪花,因天气的关系,外面已经黑的如晚上一样,雪只有落到眼前才能隐约发现,大小姐喊着另外三个人,高兴的又蹦又叫。

“是吗?我看看,真的,下雪了,大小姐这边到了冬天时更冷,在那个成都没有弄成的溜冰这边就可以了,哎呀,我跟小姐出来的急忘记带了,黄师傅他们有没有在船上?”

灵儿原本在屋子里陪自家小姐描画呢,听到大小姐喊,撇下柳碧旋跑出来一起叫。

“没带,我的也没带,小店子好象是带了,这可怎么办啊,他们说这边到了冬天整个一条河都冻冰,不行,我得让人去把黄师傅还有王小石找来,我觉得我脚又稍稍长了一些。”

大小姐停下来有些后悔地说道。

“表妹不会是想象京城中那样吧?弄一些穿着旱冰鞋的伙计来回给端东西,恩,这次就是真正的冰鞋了,等黄师傅来了,我也要一双,这回我自己告诉弄什么样子的。”

林皛瑶提着盏灯笼陪在柳碧旋旁边一同走了过来。

“对哦,那我们就不用花大价钱买临街的店铺了,天凉了弄一段河就行,那得快些靠岸,明天就上去,小店子说需要先在河里钉桩子的。”大小姐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