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8章 三女情况已知道

第八部 山高路远搏狼虎 第二十八章 三女情况已知道

日,店霄早早起来找到赵伯伯让其安排一辆车和几青县三十里外的那个向日部落的行营而去。

太阳照耀下,近两尺厚的雪反射出银白的光芒,房屋、树木上象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奶油,偶尔一阵风吹过,带起的细碎冰晶飞舞在天上,充满无限的美丽、梦幻。

一辆普通的车被套上了四匹骡子,‘咯吱吱’压在雪地上留下两道深深的印记,除了车把势,跟随的那些人都只能走在车的后面,两只脚踩在车骨碌的沟中成一条直线。

“小二哥,这些金银真的要给契丹人送去?昨天你是没看到,有一对父子被萧指挥给带了回来,那个小子浑身都是伤,一口口往外吐着鲜血,把请来的大夫都看得直叹气,给熬过药说挺过两天就能活,不然就准备后事,这样的地方咱们还给他送钱?”

一个护卫跟在后面对店霄发着牢骚,两只手互相伸到袖子里,垂在胸前左右晃着前进。

“就因为恨他们,所以才要给他们钱,唉!和你说你也不懂,记得把东西平安送到就行,过一阵子你就能明白,到那边千万不准闹脾气,不然你现在就回去。”

店霄低个头边走边说,一张嘴就有哈气呼出。

“耶律楚词大人,都是小的不好,萧指挥来问的时候没有把话说明白,让您二人失和了,小的特意前来赔罪,不是说有黄白之物吗?那小的为了不让您有损失,都已经带来了。您过过目?”

一行人到了这边的时候已是晌午之后,被契丹人一番狠辣辣地盘问和不友善地搜身,终于是见到这个向日部落的指挥,店霄猫着腰挤出笑脸给赔不是。

“我可不敢收,万一再有谁说什么多少多少钱寻不见,我还不得被那些应该得钱的部族给灭了?向日部落哪里敢收盐铁商行的钱,以前也没有过先例,尤其是你手中还攥个令牌呢。”

耶律楚词背负双手,仰头看天。一副不愿搭理的样子。

店霄连忙把手伸进怀中,掏出来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珠子,晶莹剔透,在雪和日光的映衬下发着幽幽的光,紧赶两步,腰哈的更低,轻轻放到耶律楚词后面地手中说道:

“您看您说的是哪的话。以前的盐铁商行还不归我负责跑这边,那个人不懂事儿,该送的不送,不该送的瞎给,您放心,以后这边由我来管,每次进来保证先到向日部落。您就给个三分薄面收下钱吧,至于令牌,还不都是给贵国办事儿的。”

耶律楚词慢慢转过身,余光一看那手上地珠子马上就来了精神,又往地上的几个箱子那瞧瞧,嘴角露出些笑容说道:

“恩,原来如此,还是你跑这边好啊。那我就收下了,不能寒了你这一份心,回去吧,以后好好做买卖,那刀削面不错,想办法给开红火了,其他的事情不用担心。”

“谢您吉言。那小的就回了。以后有事儿您派个人吩咐一声就成。”

店霄缓缓退到了车边。对几个强忍着怒气的人使个眼色,未再多做停留。直接压着雪离开。

半月后,西京道这边所有村庄的农活都已经停了下来,勤快的人会把自家地房子修修,还有一些人更是会三五结伙的带上自制的弓箭、武器挨个山上转着猎些东西,运气好的话,一冬天打到的皮毛卖的钱比其他三季加起来都多,肉也都风干后留在来客或青黄不接的时候吃。

萧子曰拿着一份大概的‘战术’说明又一次找到了耶律楚词这里,未等耶律楚词摆脸色便拥着哈哈大笑说道:

“楚词兄弟,上次来吃地那美味的烤羊到现在也不能忘,实在是忍不住了才找到你这里,快,让人再烤上一只,我还带着不少美酒,并且有个立功的机会也给你一同送到。”

耶律楚词被搂的一时没说上话,刚要发怒,听到后面的立功之言马上愣了一下,仔细打量着萧子曰几眼终于是忍不住好奇问道:

“什么立功的机会?为何你们万丹部自己不去?来人啊,把架子支起来,挑出最大最肥的羊烤上,子曰兄弟,咱们就进到帐里边吃边喝?说实话,这些日子不见你,我也想啊,咱们契丹毕竟都是一家人嘛!哈哈哈哈!”

两个人大笑着进到帐篷留出地方坐下开始等待烤羊,萧子曰先命人把酒坛子打开,各倒满一碗,当先举起来说道:

“楚词兄弟,干了这碗酒过去不好地事情就当他是夏天地雪,化得无影无踪,这次专门是为了半个月后地一次大战,把立功的机会让给了你们向日部落,喝!”

说完话,萧子曰‘咕嘟嘟’一碗酒灌了下去,点滴不剩,待耶律楚词同样喝光后,拿出那个说明递给他看。

“此事当真?咱们可以调动炎华地贪狼卫?这可是大事儿,原来这边布置了两万贪狼卫,看来炎华的皇帝是下血本了,只是这个安排可靠吗?”

耶律楚词一张张翻着说明,越看越吃惊,抬起头来问道。

“绝对可靠,为了这个事情,两个大首领合起来已经拿出了好马一万匹,皮毛无数来贿赂雁门关的将领,让他们更加相信盐铁商行的人,前几天还有不少贪狼卫的人跟着商行的人过来负责保护呢。”

萧子曰肯定地回道。

耶律楚词点点,接着又往后看,若有所思地说道:

“怎

个安排好象是让我们向日部落的人去做诱饵呢?看这不是要把我向日部落的青壮都派出去?这么安排有些不稳妥吧?”

“怎么?你怕了?富贵险中求,你们向日部落不愿意做这个诱饵还有其他部族抢着要做呢,再有半个月就要开打,你快些做决定。怕死就给你安排到后面,等前面人打胜了仗帮着运点东西就可以,到时候也能算你们一份功劳的,今天不急,你慢慢想,我这边先喝酒给你烤着肉了。”

萧子曰边说边把酒又给满上,炭火和拨好的羊也准备妥当,先刷上一层油轻轻摇动。

耶律楚词紧皱着眉头,眼睛死死盯住这份东西。那羊都已经烤熟了一部分冒出香气,他才一咬牙说道:

“我同意了,明天就回部族说服其他人,三天,最多三天就给你答复。”

“文臣啊,你地腿是不是在这边再养养?不如就留下来住到霄那吧,有他照顾我还放心。你跟着我走,可是没有清闲的时候啊。”

弘州城中店老头站在院子里,看那些忙碌着装车的人对文臣说道。

“我不留下,老爷去哪我就去哪,这点小伤早就没什么了,就是还没好利索,走着走着就和以前一样。老爷,这次您又不等小少爷?”

文臣拄个拐杖在旁边陪着。

“不等,万一他天天非要跟着我,问我那无忧酒馆的事情,岂不麻烦?我想了想,觉的他还是小,身边的帮手也不够,还要帮他多找些才行。那咱们今天就走,让他派来的这些护卫回去保护他吧。”

“那老爷,咱们去哪呀?您不是说过可以看看能否提前让小少爷去做那事情吗?先告诉他一下也行吧?”

文臣极力地为店霄说着话。

“提前?那也要等人家有消息了才行,最多也就提前两年,万一又有变故,哎!那就不是提前不提前的问题喽!至于告诉他,还不是徒增他的烦恼。走吧。先回京城。见见官家,随后咱们去大理。一定要给霄找全各种能耐地帮手。”

店老头说过话,上到准备好的车中,随着车队移动,车上的帘子也被放了下来,几骑店霄派来的护卫自然拨马回去报告。

“客官,吃碗热乎乎的刀削面?您里面请,您要什么味道的?哦,牛肉卤的,好嘞!您稍等,马上就来,还是客官您会吃,那牛肉吃到肚子里,浑身又暖和又有力气,正适合现在吃,哦,你旁边地这个要海鲜的?好,马上来,真会选,咱们这海鲜的卤用特殊方法做的,就是一个鲜,和着外面的天气正精神,可需要喝点酒,不然出去一喘气,腥!”

店霄招呼着两个吃刀削面的人坐下点了面,看看外面的天知道上人地时候已过,把搭巾一甩,寻着一个离中间蜂窝煤炉子较近的桌子旁坐下休息。

“小二哥,你怎么不跟着去呢,明天就是小雪,也正是他们开打的日子,你不担心万一哪个地方出了差错,满盘皆输?”

小狗子端着几样小菜,又盛上两碗面,放到桌子上推给店霄一份低声问道,胖墩儿和布头需要等这两个人吃完才能轮换着吃。

“不去,那边太危险,我去了也不顶用,‘战术’上应该没有毛病,能考虑到的都有了安排,剩下的就是他们将领的问题了,‘战略’上的事情就只能看河北东路这边禁军如何了,咱们就安安稳稳地呆在这,一直到他们把大同府打下来,这才是次此用兵的重中之重,希望何雄武他们关键时刻别出差,不然盐铁商行就暴露了,一定要灭口啊!”

店霄在汤卤里边挑着肉丁吃边说着,眉宇间略微皱起来,有些担忧。

小狗子吃饭快,使劲扒拉两下咽下去安慰地说道:

“小二哥你放心吧,绝对没有问题,他们不是都相信了嘛!到时候把药一下,嘿嘿,后院就起火啦,哪怕是骑兵不能全胜,只要拖住他们也就能给禁军赢得时间来打比较空虚地大同府,等守城时就不怕他们反攻,我吃完了,小二哥你慢慢吃,我去换布头,胖墩儿就让他再等等,他不是嫌自己胖么。”

小狗子把汤也给喝光后,抓起把香豆,起身去换布头,布头刚要过来就被一个人拉住了,高兴地说道:

“你们这刀削面不错啊,一个来月前吧,我在兴辽那边就吃到过这个辣白菜,居然要了我二两银子,还是你这好,要一个炒菜这个就当是搭头,赔了,怎么吃都是一个味道。”

“啊?有一样的东西?在兴辽那边?”

布头吃惊地问道。

“有,比你们这刀削面的店面还大呢,听说原来她们准备直接在冰上开店,可惜河上还没结冰呢,那个地方门面做的好,气派,只是进去吃却又都是一些农家菜,叫世外桃源,名字顺耳,就是价钱高一些,味道也不错,有三个女东家,据说是女海盗,船都在那海上停着呢,我出来时,她们正让人在河立钉木桩,要弄个什么来着…。”

“要弄一个叫‘兔兔溜冰场’的地方,据说冻实了冰以后,可以去那边吃饭、玩乐。”他旁边的一个人帮他说了出来。“姥姥!”店霄咬牙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