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章 为探情报欲下手

第九部 第九部 天寒地冻巾帼娇 第二章 为探情报欲下手

冷的风‘呜呜’吹拂着早已落尽最后一片叶子的树枝融后凝成的冰晶被吹化了表层,‘噼啪’响着绷开落到下面的雪地上,几棵枯黄的草挣扎着露出个头,用逝去的生命来证明那曾经存在过的苍劲。

天上的星星不知何时被乌云偷偷地藏了起来,零零散散飘下的雪沫子‘簌簌’打在地上,微小的声音被偷食挨打的野狗号叫所掩盖,间或响起农舍中短促地叱喝,在相对宁静的夜中传出很远很远。

从长青县通往东方的路上,无数个火把忽明忽暗地燃烧着,给一个有着几十辆车和近千匹骡马的队伍照着亮,茫茫的雪地上只有两尺宽的路因走的人多才被踩实,旁边的地方依然是厚厚的样子,被一层融化后又冻上的冰茬覆盖,一脚踩上去划得腿都有些疼,裤子若是没有掖好,雪会毫不留情地灌进鞋里。

前面的车马一过,中间和后面的便好走许多,地上要是没有被冻硬的黄土和马粪,直接拉着车的后面就能被带着滑行,队伍中个别的几个位置还燃有灯笼,前面的人和车马静静地过去,只有脚步和马的哧鼻声不停地响起,可惜这种和谐的调子却被后面的话语声打破。

“切,柱子,你累吗?这有什么呀?不就是背着点东西跟着走么?记得前年我还从弘州背着一石的大米走到过长青呢,舅舅也不知听了什么话?居然让我们跟个削面的学东西,哎我说那个刀削面,你想惩罚,能不能换个新鲜的办法?是,我就找契丹人欺负你们了。怎地?”

羊肉泡馍的虎子和柱子两个人每人背着一个包裹跟着走,店霄则裹在绵被里面坐在一辆车后面的多出地那块板子上,手中挑着盏灯笼来回晃悠着给照亮。这轻蔑地话语正是虎子说的,看向店霄的表情也尽是嘲笑。

“虎子哥,你少说两句吧,还有不少时候才能歇息呢,这才出来一个多时辰,队伍走地又慢,当然不累了,再过会儿就不好说了,掌柜的也是为我们好。至少我就做不出那好吃的刀削面。”

柱子比较实际,不逞什么英雄的模样。直接略屈着腿,稍弯个腰把包的重量尽量均匀地分散在肩膀和背上,脚下也保持一个频率地走着,不急不徐。把店霄看的直点头。

“柱子,这时候你不向着我说话可太没有义气了,这点路算什么?”

虎子嘴中说着不在乎的话语,身体却也调整了一下。

“削面的,你那么又捂又坐着的累不?嘿嘿,跟你说把。我这走起来要比你那舒服。以前怎么不知道在雪地晚上背东西走如此好受呢?浑身热乎乎地。真谢谢你啊,柱子。你是不是和我一样?”

半个时辰后,虎子依旧有力地迈动着双腿,还张开手接着落下的雪沫子往脸上贴,店霄还是坐在那里,只不过脑袋上面多带了一个斗笠,不知从哪摸出一把瓜子,‘咔吧咔吧’地嗑着,听到虎子说话,用灯笼晃了晃他,轻轻摇摇头,微闭上眼睛。

“喂,削面地,你别睡着了啊?那还怎么看着我们?你这点小伎俩真的没用,换一个惩罚的办法吧,我到要看看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你听到没?柱子,是不是没意思?”

又小半个时辰,虎子把包裹来回换了换位置,跑到旁边踢了几脚雪说道。

两刻钟过去了,天越发的冷,店霄用竹筒装着满满一下热茶水,抱在怀里边取暖边喝,还吃着牛肉干,时而吧嗒两下嘴儿,走动中地虎子抬头看了看,没有说话,只是无所谓地哼了一声。

待又过了半个时辰,队伍终于是一起停下来休息了,店霄抽出个枕头横卧在那里,斗笠直接盖在了脸上,虎子则来回在店霄躺着的地方走动,要过一碗热水,舒服地喝上两口,哼哼着听不懂的调子。

“那个削面的啊,咱们商量一下行不?这么走也没有意思,不如换成别的,我刚才踢雪,把鞋给弄湿了,有些不舒服。”

再次起程不到三刻钟,虎子来回甩着脚说道。

“削面的,不是,是小二哥,其实我觉得咱们之间没什么太大地仇,我要是不找契丹人,你也骗不了他们不是?”

“小二哥,你别看我这个人有时候不讲理,其实我最爱交朋友,不如咱们一起说说有趣地事情?”

“小二哥,咱们赶这么快干什么啊,明天还要继续走吧,我怕缓不过来,不如我也上车坐坐?”

“小二哥,我错了,这天都快亮了,我实在走不动了,以后我听您地还不行吗?”

虎子隔一会说一句,最后跑到店霄这边拉着后面的车辕,说死不松手,天也正如他所说地,渐渐的亮了起来,雪依旧在飘。

下了一夜大雪的兴辽府早上却是阳光明媚,穿城而过的东梁河畔的一条热闹繁华的街道上,开张月余的世外桃源已经来了不少专门吃早饭的人,伙计们来回忙碌地奔走,门前的雪已被堆到一起压实。

而有着一座二层小楼的后院的雪却是没人敢动,一个个走路的时候都尽量踩在前面的脚印上,五场雪后留下的十个雪人整齐地排列在两边,带帽子、围围巾的形态各异。

“哎呀!昨天那场雪下的太好啦,有这么厚,恩,今天估计能堆出四个雪人来,要什么形状的呢?伙计,来两个伙计。”

杨大小姐头上带着一顶红色

,帽子两边多出一小块,正好把耳朵给挡住,脖子上的围脖,张开的嘴衔住如火一般的尾巴,直排扣的小祅外面披着一件斗篷,那两条宽绳被打成蝴蝶结系在胸前,绸面绣着暗纹地裤子下面一双翻毛的鹿皮高筒靴。此刻正站在小楼的门口招着嫩白地小手高兴地喊着。

“大小姐,小的来了,您吩咐。”

大小姐话音刚落。那边就一前一后跑来两个伙计,一个端着托盘,一个拎着水壶,看着就象正忙的样子,当先一个年岁显得大些的人小心地说道。

“咦?你们两个怎么没拿扫雪用的东西?不是告诉你们两个了嘛!下雪的第二天就要准备好扫雪的东西,你们怎么还干上别的活了?你不是劈柴的吗?拎个水壶干什么?还有你,你是烧火地,端着托盘不合适吧?一看就知道是不想扫雪,我生气啦。这个月的奖金没啦。”

大小姐使劲甩动着脖子上地狐狸尾巴,指着两个人嘟起嘴来说道。

“别。别,大小姐,咱们是拿错了,一着急就拿错了。扫,马上就扫,回去拿东西,只是大小姐,是不是直接把雪堆起来就行,不用费事儿的弄雪人了吧?要不我们两个给您弄几个出来?”

前面的人边解释边提议。

大小姐摇摇头说道:

“我不要看别人堆。除非是小店子才行。要不就自己堆。怎么?我想堆个几个雪人你们也要推三阻四的?表姐怕冷,不出来。柳姐姐又说都堆腻味了,谁都不陪我,这雪下地多好啊,又白又厚,你们不觉得那些雪人都特别漂亮吗?”

大小姐说着话一脸的委屈,低下头用靴子一下下蹭着门前的木头台阶,那两个伙计一听,相互望了一眼,后面的那个深吸口气,咬咬牙,眼圈微红地说道:

“大小姐,您别难过,不是不陪您玩,也不是想推托,不就是雪人么?说堆就堆了,只是您别总把我们埋在雪里当模子啊,您的雪人堆的是漂亮了,我们都冻病了,想起来就后怕呀,上次我连着喝了十多碗又苦又涩地药。”

“柳姐姐、林姐姐,太阳升高了,咱们一起去看看东梁河吧,昨天地雪下地那么大,冰应该冻实了吧?没有冰鞋不要紧,咱们可以先做冰车子来玩,整天的呆在屋子里多没意思,是不是灵儿?”

大小姐终于在那两个人地一再要求下,用木头架子做模子堆出了摆着漂亮姿势的雪人,分别带上帽子、披上衣服后跑进小楼里找别人出去。

“好,陪你去,别人都怕冷,你一天还总想着往外面跑,冻病了可怎么办?”

林皛瑶不舍地从火炉旁边离开,起身穿上一件厚厚的大衣,帽子几乎把整个脑袋都包在了里面,又拿出围脖和手套,全副武装上了。

柳碧旋也跟着起身,拒绝了灵儿的侍侯,自己把衣服都整理好,把一个手炉塞给林皛瑶对大小姐说道:

“现在还不能结实,怎么也要再等上几天,钉上桩子的地方或许可以,要是冻上了,一定会有当地的孩子去玩的,只是这一个月来,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得到呢,花出去的钱更是没有收回本儿,也不知道出来是对是错?”

“没有错,小店子说了,要想赚钱就要大胆地去做,然后在细节上想办法,没有卖不上价的东西,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方法来提高价格,至于情报么,我们才来不长时间,人生地不熟的,能立足就不错了,要慢慢来。”

终于说动了三人的大小姐边说边跑了出去,在四个刚堆起来的雪人那里转圈,向三个人炫耀着。

东梁河上,一排排钉到河中的木壮整齐地排列在那里,因下雪的缘故,看不到河面上的冰冻的如何了,大小姐让人把一伙计给绑上绳子过去查看,旁边都冻的差不多,只有河中间还不行,大小姐跑到最近的桩子那里使劲蹦了两下喊道:

“柳姐姐、林姐姐、灵儿快过来呀,我这么蹦都没事呢,以后这里要是开上店,吃的人一定多,最外面应该围的高些,不让风直接吹过来。”

“大小姐,回来吧,万一掉小去就不好了,这个地方都是柱子,怎么吃饭呀,溜起冰来还要来回躲避。”

灵儿一直不敢下去,在岸边劝着。

“好吧,好吧,不玩了,知道是什么样子就行,等开店的时候就把木头桩子都弄的矮些,把桌子面直接架在上面就可以了,小店子要是知道了也一定会夸我的,回吧,到世外桃源去吃东西。”

一行人说说笑笑不一会就来到世外桃源,刚要进去却看到有不少的伙计牵着马往后面去给饮水、喂料,这些马明显比普通的战马都要好一些,马身上的装饰也是华丽非常,可见主人也并不普通。

“等一下,知道来吃饭的是什么人吗?”大小姐拦住了一个伙计问道。

“回大小姐,来人没有说明身份,只是小的从他们身穿的衣服猜测,不是契丹皇室的人也应该是哪个大部落的首领之类的人。”

伙计顿了一下琢磨着说道。

“好,你干的不错,林姐姐、柳姐姐我觉得咱们探听情报的机会来了,命人把好酒都拿出来,把那个河豚粉也多加些,他们迷糊的就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