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章 冰嬉之人同带走

第九部 天寒地冻巾帼娇 第四章 冰嬉之人同带走

咦?人呢?”

大小姐拉着想要劝阻她的灵儿来到了被包下的那个雅间旁边的屋子里,用墙上的暗孔向那边看了看,发现人没有了,疑惑地问一直守在这里的林皛瑶和没带面纱的柳碧旋。

“走啦,刚才不知为何突然就走了,两个人正说到关键时候呢,可惜了,不然还能探听更多有用的消息。”

林皛瑶坐在一把椅子上端起杯茶水喝着说道。

在那伏案写着的柳碧旋点点头:

“是呀,他们正要说辽国要如何在海上进攻炎华的时候就被突然进来的一个人给打断了,说有重要事情让他们回去,杨妹妹你猜猜看,那个男的和女的都是什么身份?可惜最后才知道的,来不及调动人手阻拦。”

“身份?什么身份?不要告诉我说他俩一个是王子,一个是公主,那可就措施良机了,我这还有不少毒药呢,都是管皇上要来的。”

大小姐走到柳碧旋身侧看她写情报。

柳碧旋正好写完最后一个字,把笔一放说道:

“还是杨妹妹厉害,没有听到那个后面进来人说的话,也猜了差不多,男的那个叫耶律千岳,你或许可能不熟悉,这个我到是知道些,他有个父亲,叫耶律赫兰,不象是一个契丹人,对那些骑马、射箭的事情并不喜欢,反到是总爱弄些酒,边喝边吟上几句诗,写上几个字,画上几笔画,被人戏称为酒诗皇子。”

“啊?那个什么千月月他爹是皇子?那他岂不是皇孙,他爷爷一定就是辽国现在的皇帝耶律纳弘,哇!快派人追呀,抓起来,就算不交给皇上,我给他关在笼子里没事儿看着玩也行呀,敢说小店子不好。哼!”

大小姐一听是头来了,急匆匆往外面走要去抓人,被柳碧旋拉住手阻止道:

“追什么呀,人家是有两千兵过来接的,全是马上的精锐,咱们有谁呀?禁军和贪狼卫咱们来的时候就给还回去了,林妹妹家的水军能拼过?你绿野仙踪也就几百原来的护卫有一战之力,新来的上去就是送死。到时咱们也跑不了了,你要是被抓了,小店子就得疯。”

“哦!来那么多人啊,哎呀,爹给的些个破人,关键时候什么都不行,从上往下射个箭都哆嗦。训练的时候也不卖力,看来真应该让他们遭点罪了,从明天,不,今晚上就开始,以前地那些护卫和他们不穿装备对打,打输的就不要吃饭啦。今晚上做红烧肉,对了,还有个女的是谁呀?”

大小姐越想越生气,坐在一个椅子上闷闷地说道。

灵儿乖巧地给冲上一杯茶端到旁边,柳碧旋轻轻吹了吹未干的墨迹说道:

“那个女的姓萧,契丹后族人,叫萧若水,你或许也没听过。她的外祖母的表姐你应该知道,叫萧榭。”

“知道,辽国的皇后嘛!也就是说如果以后那个什么月月当上了皇上,又娶了这个水水,那真是王子和公主了,千岳,柔水。还挺相配呢。不行。不能让这两个贬低小店子地人执掌辽国,我得想想办法。把他们除去,还有什么有用的消息吗?”

林皛瑶接话道:

“有,我们听那两个人说,要从东京道派出十万人打我们的河北东路,并且他们的中京道和南京道也会派兵去牵制消灭进攻他们西京道的贪狼卫和禁军,后面刚要说海上的布置,就被来人给打断了,正是来人的称呼才把两个人地身份暴露了。”

大小姐彻底明白了,想了下说道:

“大冷天,乱糟糟的瞎跑什么?又从这调又从哪调的,听着我都迷糊,那他这边抽出去十万人,就必定会有十万人的缺吧?咱们要把这个情报给皇上送回去,这可是一大功,还有林姐姐,你家不都是水军么?再调来点,我们就躲在岸边,他们要是出动船只从海上走,我们就挑小股的杀。”

“杨妹妹不急,万一这是他们的一计呢?我们炎华要是知道这个消息,最大的可能就是把重兵放到河北东路守着,然后找机会走水路突袭一下东京道,可这样一来炎华就基本上无可用之兵了,这个消息先等等,或者我们可以试探他们一下。”

柳碧旋谨慎地说道。

“哦?怎么试探?”

其他三女一同凑上前来。

“这就要看杨妹妹绿野仙踪那些能人了,我们再弄一次刹那芳华。”

柳碧旋神秘地眨眨眼睛,带着些调皮地笑容说道。

“痛快点干,看看你削地这是什么?笨手笨脚的,就你这样的也不知道让羊肉泡馍少赚了多少钱,看什么?不服呀?有种你别做。”

店霄依旧坐在车的后面,当啷着两条腿,怀中抱着一块木板来回校正着形状,不时跳下来用脚踩在上面试试,此时队伍已经停下,前面是一座小山,众人决定在山下呆到明天再翻过去,以免正在山上时天黑下来发生危险。

虎子和柱子两个人也都分到了两块木板和几根木棒,不知从哪找来的奇特工具正努力削呢,听店霄教训的话只是稍稍抬头看了看,马上就认真干着手中的活,脸上是无喜也无悲。

“怎么?哑巴啦,那个虎子,你不是总觉得我别扭吗?有能耐别听我说的话啊,你那个削偏了,这么削下去底下就不平,到时滑起来挂到东西会摔跟头地,还有你那个柱子,你什么表情?你想当和尚

用微笑面对生活,至少我看着舒服,以后不准再做这的样子,胖墩儿作起来比你象多了。”

虎子顿了下,猛然抬头看向店霄,连续做了两次深呼吸,眼珠转了转,低下头看看自己削的地方,琢磨了一会儿,又抬起头来疑惑地看了眼店霄,开始按他说的地方改正。

“曾经年少爱追梦,一心只想往前飞,行遍千山和万水。一路走来不能回…就算我会喝醉,就算我会心碎,不会看见我流泪…啊~!给我一杯……。”

店霄的一个地方已经做的差不多了,用小锉修着形嘴上哼着歌,那节拍正好配合一下一下的动作,只是他这一唱,虎子和柱子都愣了,尤其是柱子。眼睛看向店霄一动不动地静静听着,虎子则是吃惊,不敢相信地问道:

“削面地,没想到你有两下子啊,居然还会唱这么好听地曲子,还会别的吗,都说…。”

“虎子哥你别说话。我正听着呢。”

柱子当先不愿意了,生气地看了虎子一眼,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地,虎子刚要发火,突然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不再言语,这一番动作都被店霄看在眼里。暗暗合计了一下,唱完后问柱子:

“你是不是想学着唱?”

“恩,想学。”

柱子用期盼的眼睛看着店霄回答。

“我还有个别的,你也听一下,觉得哪个好我就教你哪个,傲~气!面对万重浪~~,热~血!像那红日光~~,胆!似!铁!打~!骨!如!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看~碧波高壮又看碧空广阔浩气扬…。”

店霄大概猜出了柱子心中的想法,琢磨了一下又给唱了一首男儿当自强,柱子听完刚才眼睛中的那丝伤感和迷茫渐渐被一种坚毅所取代,双手攥成拳头,脸憋的通红,旁边的虎子也觉得精神了不少,好象有股劲要使出来一样。离得近的那些人也都不由得纷纷侧目。看店霄有如看另外一个人似地。

“小二哥。我要学这个可以痛快喊的曲子,您教我?”

柱子认真地说道。

“教。咱们边做滑雪板边唱,记住,这不叫喊。”

转过头来又对同样看着他的虎子骂道:

“干你的活,看你那握刀的姿势,可惜那刀了都,你在哪找的刀?这刀和平时用的不一样,不要攥那么紧,松一点,不然不灵活,也不能太松,那样还能用上力气了吗?对,你可能还用不习惯,来回调整着握劲地大小,直到适应为止,别看刀小,削木头可以,杀人一样没问题,哎呀,笨的要死。”

虎子这次连眼睛都没瞪,听话的松开、攥紧刀把,找着最舒服的感觉,低下头来继续削木头,不远处一直看着这边的温掌柜的点点头,露出满意地笑容转身离去。

比起北面的大雪,炎华京城中只是被覆盖了薄薄地一层,自助餐的打杂之人早已清扫干净,三处地方吃饭的人也没有因为天冷而减少,尤其是五丈河那边,因皇上总去,故此别人也觉得那地方好。

“按照他们绿野仙踪的说法,我这就是给他们做宣传了,是不是也应该管他们收些钱才对呀?天越来越冷,火炭用的多,菜应该涨些价吧?”

皇上下了朝带着一众不忙的官员来到五丈河这里,吩咐不用管他,那些人便都散了去,只有几个老头陪着他聊一些闲话。

白老头自己温着酒,听皇上说话,接道:

“官家想差了,冬天用碳也不会收钱的,因夏天的冰省了,您要是想要份宣传地钱,那就要把饭菜钱交了,记得遇到小店子千万别提这事儿,不然算来算去您还得给他钱才行。”

“恩,白大人说的对,差点忘了他是什么人了,这边应该再冷一冷,把冰冻实以后,我要让小店子也知道不光是他有这个能在地上跑带轮子的东西,我也有在冰上飞的。”

皇上看着外面依旧踩着寒冰鞋跑的人说道。

白老头和陈老头对看一眼,疑惑地问道:“官家,什么东西能在冰上飞?”

“就是这个,前年他们工部琢磨出来的,你两个不知道,那时都在外面跑呢,我管这个叫冰嬉,怎么样,大吃一惊吧?”

皇上让旁边的黄门从袋子里掏出个东西给大家看,应该是准备今天来显示一下地,中间是一个木板,下面是一条铁片,上面是一双鞋,三者被胶状物粘到了一起,还有一条单独地带子,应该是用来绑紧地。

白老头和陈老头又相互看了看,点点由白老头说道:

“官家,您这个想法不错,只是这东西有些简陋了吧?去年在成都府,正赶上一场百年不遇的大雪,小店子就做出了和您这个比较相象地东西,只是用的料和形状上要比您这个强上那么一点,我也分了一双,马上就让人拿给您看看。”

白老头找了个小黄门去取他一直存放在绿野仙踪的冰鞋,不大一会儿,一个人拿着双冰鞋过来了,未等皇上观看呢,便当先说道:“草民王小石,乃绿野仙踪首席铁匠,受大小姐召唤,正欲前往兴辽,圣上既有那冰上滑动之物,想来也有那熟练之人,望圣上准许草民一同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