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章 划雪示范不容易

第九部 天寒地冻巾帼娇 第五章 划雪示范不容易

山之巅,放眼望去一片洁白,依旧顽强屹立在山上的顶雪做的帽子,蓬松的针叶下结着冰粒,店霄一行人此时正迎着背后吹来的风感受着这一切。

“小二哥,您不会是让我们从这上面出溜下去吧?会死人的,刚才从那面看着挺平缓的地方,为何到了这边如此陡峭?要不咱们先放下去一空的吧?”

已经开始有些信服的虎子面对那沟壑纵横的陡坡,深吸口气有些发虚地问道。

“是呀,刚才那边还不错,这边怎么变模样了,那这样,咱们这次先练习,往回滑,等熟练了再说,早知道这样就不把东西都运上来了。”

从来没划过的店霄看着反射出阳光的莹莹白雪也迷糊,怀中抱着滑雪板眼睛紧张地猛眨,还要装出镇定的样子,转回身才觉得找到了出路。

“那,那谁先来?”

虎子两面来回对比了一下表示同意,又踌躇着问道。

“当然是我先来,这个东西其实没什么,小时候冬天你没有坐着底下平的东西从山坡上滑过?一样的,就是把坐着的东西换成两只脚踩着而已,这回懂了吧?赵大叔,你找两个,不,五个身强力大的护卫过来,对,听我安排,把那绳子抓住了,这头给我,虎子,帮我缠腰上,绑结实了。”

店霄来回安排着,并把绳子递给虎子,张开双臂让其缠绕。

虎子听话地过来帮忙,边缠边问:

“小二哥,那个。我小时候从山坡上往下滑也没绑过绳子啊,哦,我知道了,是不是以后我们用这个的时候就可以一条绳子连一排人,这样哪个没有力气了,就能在歇着的时候也能跟着走,不掉队。”

“虎子,不错,有前途。记得这个秘密不要对其他人提起,尤其是我们到了那边遇到东家的时候,千万不要说我缠绳子,那个,这样吧,我会地东西多,等弄完了这事儿教你一些。”

害怕自己不光彩的一面别大小姐知道,店霄咬着虎子的耳朵让其保守秘密,这时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店霄深吸口气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拿起两个木杖一咬奔着下面就冲了出去。

“啊~!啊~!诶!妈呀!你们拉绳子的干什么呢?疼死我了。大家看到没有,这就是划雪的时候站直了身体的后果,我刚才特意给你们示范了一下。”

店霄叫喊着一路冲下去,后面给拉绳子的就随着他的冲劲一路放着绳子,根本就没起到什么减缓速度地作用,连续摔了几个跟头后,才终于爬上来。

“小二哥,我明白了,你说的太对了,以前我从山坡上往下滑都是坐在上面的。摔到了也没有事情,刚才我就想跟你说来着。”

虎子受教地说道。

店霄拍拍他肩膀赞扬道:

“不错,懂得观察和分析。以后有大发展,这个事情也别跟东家说了,我再来一次,大家都看好了,冲啊!啊~!啊~!诶!疼死我啦,大家看到没有?划的时候千万记得两脚不能太分开。尤其外八字不能用。我是特意示范的。我再划一次,冲啊!啊~!……。”

一只浑身长满绒毛的小羊不顾天气的寒冷。欢快地跑在覆盖着积雪的松树林中,脖子上悬挂的铃铛随着它那一蹦一跳的动作发出清脆地响声,‘叮叮当当’间把一些出来觅食的山鸡惊的扑腾起翅膀,笨拙地向远处飞去。

“千岳哥哥,你快看呀,毛毛又调皮的到处跑,一点都不听话了,你快帮我抓住它,诶呀,它还敢往里面去,千岳哥哥,你快点嘛!”

一个身着彩装,脚踩皮靴,面容白细的女子,嘟着红樱樱的小嘴儿摇晃旁边一身材魁梧,穿着虎皮小褂的男子撒娇般地央求着。

“好,好,若水妹妹别急,看我去把它抓回来,然后我们烤着吃,让它再不听话的到处乱跑,正好顺便捉几只山鸡,把好看的羽毛给你留下,插在头上更漂亮,哈哈哈哈!”

男子哈哈大笑着几个箭步就冲了过去,那刚才还在四处瞎跑的毛毛马上一动不动缩在那里,针叶上地雪也被震的‘簌簌’落下。

“才不准吃毛毛呢,千岳哥哥,刚才有两只山鸡往那边飞了,你快去抓来,我给你做了喝酒,哼!你这个毛毛,千岳哥哥一抓你就不敢动,我好心叫你却到处跑,再这样就把你关起来哪都不准去。”

女子接过毛毛,抱在怀中看着往山里面快速走去的身影,眼角挂满了幸福地笑意,水汪汪地变成了两弯月牙。

“若水妹妹,我回来了,看,两只又大又肥的山鸡,可惜没有找到山鸡的窝,不然还能弄到些山鸡蛋来吃。”

男子不大一会便一手提着一只野鸡走了回来,有力的双腿走在雪上显得是那么的平稳,女子连忙把小羊用一个胳膊搂住,腾出只手来把男子不小心落到肩膀和头上的雪拍掉,看了看两只鸡,又不经意间看了看炎华国地方向,幽幽叹了口气说道:

“要是不打仗,千岳天天这样陪着我多好,我们养一群羊,西边又有大片水草丰美地草原,到时我地毛毛也带着它的成群子女欢快地奔跑在那里,千岳哥哥就骑着马带我到处驰骋。”

男子听了这话突然愣了愣,随后豪迈地说道:

“若水妹妹,那不行地,我大辽的子民还需要我来带领,我一定会压过

成为最好的皇帝的,到时候你就是我的皇后,我们住篷中,不但有成群的牛羊,还有忠心的护卫,我要把你喜欢的东西全都弄来,哪怕是天上地泉水。我也会引一道在我们帐篷的前面让她映衬你的美丽。”

好象被男子那豪迈而的话给打动了,女子上前一步紧紧靠在男子的胸口处说道:

“千岳哥哥,我知道的,我不会成为你翱翔天空的拖累,我们在这边已经试探了三个后来到这里的队伍,现在知道的是,有一个地方绝对不是炎华地奸细,而有一个地方在我们试探过后马上就开始行动,整个店铺都不要了。应该是传递消息去了,惟独那个世外桃源,让我一直看不懂,身手不错的护院,玩笑一般的名字,兔兔溜冰场,还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等弄好了我要去一次?”

“好,听你的,要是好的话。我们就给占下来,哪个敢不许,我契丹铁骑踏平他,若水妹妹,咱们快回帐篷吧,等鸡做好了,你陪我喝两碗。”

男子把两只鸡换到一只手上拎着,另一只手搂住女子的腰姿,霸道地揽着往回走去。

“朱公子,你说的人呢?你不会是把我骗出来想行什么不轨之事吧?那你可打错了主意。”

杭州西湖畔。一男子在前面引路,后面跟着一女子,此时女子站在那里不高兴地问道。悦耳的声音让前面的男人浑身都一哆嗦,停下脚步回过头来遗憾地看了眼那蒙着面纱地脸,又贪婪地扫过柔弱纤细的腰,及向后挺翘的臀,最后停留在那一双晶莹剔透,如美玉一般的手上。暗中咽下口唾沫说道:

“纤指问情谢大家哪个敢哄骗呀。我确实是受人之托前来寻你。你看到的那个扇子也确实是那个人给我的,只是此地不是说话之处。万一被不该知道的人见了,那个人或许就会有天大的麻烦,你也不想他如此吧?快了,就在前面不远处。”

“哼!暂且信你一次,头前带路。”

谢芙澜冷哼一声,继续在后面跟随。

“谢大家,到了,就只这里,请随我来。”

男子左转右转终于是来到了一处破旧的房子面前,推开被虫蛀得都是窟窿的房门,当先迈步进去,好象要把所有阳光都隔绝掉一般,黑暗之中几张落满灰尘地蜘蛛网被门外的风带动着晃动起来,正中间一把椅子上背对着门的方向坐着一个人,消瘦地身形,散披的头发却使得这个人有一股特殊的气质。

女子好半天才适应了屋子中的黑暗,隔着面纱打量着前面的人声音有些发颤地说道:

“广程,是你吗?听说你别抓了起来,怎么逃出来的?那几日我本想去寻你,却怕暴露了身份被他们怀疑,这才隐忍到现在,广程,你没事就好,咱们远走高飞吧,我有钱,我这几年攒了不少地钱,广程,你到是说句话呀。”

“哼哼!说地好听,这次要不是派人找你,你一定还在那西湖上逍遥开心呢吧?啊?我地谢大家。”

那坐着的男子缓缓转过身来冷笑着说道。

“啊!你不是广程,怎么?把月梦阁陷在了西湖,找我不是想让我帮着弄出来吧?恕小女子无能为力,不然一定会被怀疑地。”

谢芙澜看清了面前的人是苏二当家的,态度也马上跟着变了过来。

“怀疑?你还敢说怀疑,你都已经投靠杨家了,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刚才装的到是挺象,怎么?我大哥要是出来了,你是不是还要再想办法给他弄进去呀?朱宝田,把门给我关上,今天我就要好好收拾一下这个背叛了我大哥的女人,到时候也给你留一份,嘿嘿!”

苏二公子**笑着站起身来,向谢芙澜走去。

“站住!苏广鹏,你把话说明白了,我什么时候出卖过广程?我在这边就是给他探听消息的,知道这几年我受了多少委屈吗?要不是我刚烈,早就贞操不保了,你别过来,告诉你,我不是一个人跟来的,还有两个忠于我的护卫和丫鬟,一会儿我不出去的话他们就会直接冲进来,凭你们两个好象不是对手吧?”

谢芙澜往后退了半步顾做镇定地恐吓道。

苏二当家的不由得停下了前进的脚步,眼珠来回转着一时也拿不定主意,最后终于是泄了一口气说道:

“好,我不过去,那我问你,我们派来的海盗在湖中是谁告诉给杨家的?又是谁给提供的假情报,让我们剩余的人一起去冲轩悦楼的?又是谁告诉我说已经哑了的宋雨萌唱什么再回首?大哥就是被你给害进去的,现在生死为卜!你还敢狡辩?”

“不,不是,不是我,我没有出卖广程,我知道了,是大小姐,对,就是那个杨紫萱和店小二,是他们两个,他们利用了我,不行,我要去救广程,我要跟他说明白了,我现在就走,我带上所有的钱去。”

谢芙澜说着就要出去,苏二当家的出声喝道:

“站住,你去哪?你怎么救?大哥一定是被关在了京城的大牢之中,就凭你一个女子?恩,我到是有个办法,你跟着我走,到时找到那个小二哥,凭你的美貌和身体打动他.怎么样“好,我去,只要能救广程让我做什么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