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章 卧病在车得伤寒

第九部 天寒地冻巾帼娇 第七章 卧病在车得伤寒

不知你们的歌舞团在这边要呆多少时日?若是可能的年吧,我这世外桃源可以给你们安排最好的地方住,还有最好的饭食。”

阁楼之上的一个房间中传来了一个女子说话的声音,听着还略微带些稚嫩。

“恩,这就要看世外桃源的作为了,如果做的我们满意,莫说是呆半年,以后或许世外桃源到别处我们也会跟着呢。”

另一个圆润的声音跟着响气,话语中带着一丝庸懒,让人听着有种心里痒痒的感觉。

略停了一下,刚开始的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放心,我们这世外桃源对你们的歌舞团可以收最少的钱,尤其是夜间还会额外赠送一种特别的菜肴,是对咱们女子最有益处的,哦,还不知姐姐贵姓,妹妹我姓杨,姐姐叫我声杨妹妹即可。”

“我姓宋,痴长妹妹几岁,怪不得妹妹如此漂亮,原来还有专门给女人用的东西,哎!只是我们这些风尘女子就算是用的东西再好,也是年华易老呀,听闻妹妹以前是在海上讨生活,想来也是辛苦吧?”

另一个声音说到年华易老时,变的有些无奈和伤感。

“是呀,是在海上,其实大多都不是我管的,我这么小哪能懂得许多事情?对啦,宋姐姐一说这个我才想起来,我还有不少海里面的小吃呢,马上叫人给送来些,放心。都是新鲜的,让人备地海水养着,只是我都吃腻了,这才没有想到。”

年龄小的女子再次说道。

“不忙,我到此处之前刚在车上吃过不少,一时还吃不下去,妹妹以前讨生活也是在炎华那一方吧?不知妹妹是把自己当成炎华人,还是一个辽国人,或者说都不是?”

分别用一条绳子掉在阁楼上面垂在半空侧耳倾听的两个人。终于要在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发现对话好象进到了正题,相互看了下,一个人闭上眼睛要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耳朵上,一动不动,呼吸也渐渐平稳,另一个则往上又攀了些,警惕地向四处来回观看。

“说实话。宋姐姐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那边的人,有时在海上作买卖,遇到炎华穷苦的之人不但不会从他们身上得钱,还会帮上一把,可现在这个地方也不错,尤其是冬天,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雪呢。前些日子我们也想到炎华的京城开处买卖,然后就老老实实地赚钱,不再带着一众人整日漂荡在海上,可又怕炎华趁机围剿。”

“哦?妹妹真有此心?唉!妹妹想地不无道理,炎华又怎会轻易免去你们以前的罪行呢,只是这辽国要想讨生活更是不易,那契丹人根本就不把其他地方的人当人看,这地方或许还强些。到了上京道和东京道里面,别国,尤其是炎华的人只能做奴隶,哦,不说这些了,那个,妹妹对这次两国交战应该有所耳闻吧?不知有和见解呀?”

“哦。这事到是知道一些。也正是如此我们才找一处上岸的。以免两国海上打起来把我们殃及了,至于见解。哎呀,那个好难说的,宋姐姐咱们说些别的吧,我给你讲个故事,从前呀……。”

那个年纪小一些地女子开始讲起了故事,外面不时传来人们起哄叫好的声音,冬日的太阳也开始由东面到了正中的位置,掉起来静静听的那个人不停的用手揉着太阳穴,头下脚上的姿势把整个脸涨得通红。

另一个手脚并用地紧紧把绳子抱住,因爬的位置高,那处又没有遮挡,被风一吹哆嗦着来回小心地抽着快要流到嘴上的鼻涕。

终于,里面的话锋一转,那个姓宋的女子又听了一个相同结局的故事以后温言说道:

“没想到杨妹妹居然会如此多的有趣故事,妹妹呀,姐姐与你真是一见如故,哎!刚才一直在想应该如何实现你要到京城作买卖而不被抓的愿望,听着你地故事突然就有了想法。”

“宋姐姐,你有什么好主意吗?那你快说,哎呀,现在都要过晌午了,咱们还未吃饭呢,外面的人也是,我马上叫人准备,咱们边吃边说。”

“恩,也好,那就劳烦妹妹费心了。”

“不费心,我让人给姐姐做油闷大虾,铁板羊肉,红烧里脊,还有其他好吃的,咱们边吃边说,哦,我们换个地方,后面还有个三层的阁楼,把窗户稍微打开些,里面燃上炭火,别有一番情趣呢。”

两个在外面挂着的人此时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布满雪的山路之上,一个队伍正在快速地前进着,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那些马车地下面并不是轱辘,而是额外把轱辘也支起来地架子,下面是两个前头上翘地宽木板,那骡马拉着跑起来轻松多了。

旁边还跟随着不少脚上也穿着木板条的人,两只手各握着一个木棒,一下一下插到雪地上,同样快速地前进,身后留下两道间距差不多的痕迹,每到下坡之时这些人就会把两个木棒夹到掖下,屈腿弯腰而行,比起平地上的速度更快,一个个兴奋的红光满面。

只是这个队伍中却有一人不但没有跟着滑,脸色也并不是太好,卷缩在一辆车中,整个车厢被蒙个严实,每过一个时辰左右才会被允许稍微打开车窗放放风,此时就好象是到了时候,一个人连续滑了几下,来到车边,轻轻解开外面窗户的绳子,掀开窗帘说道:

“小二哥,觉得如何了?用不用再

碗姜汤喝?”

“啊嘁!不用,把窗帘多开一会就好,我这都要闷死了,啊嘁。啊,小狗子啊,告诉做饭的师傅,再吃饭地时候别给我喝粥了,给我弄点熏肉来,要咸些的,我这喝水喝的嘴里一点味儿都没有了,啊嘁!”

里面探出个脑袋来,正是店霄。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眼睛红红地说道,马上又被小狗子给推了进去说道:

“好,我去给你弄去,小二哥,你这都是为了我们呀,不然凭你的能耐。哪能摔那么多次?又哪能劳累得被冻病了,等见到大小姐时我一定跟她好好说说,咱们能这么快回去,都是因为你呀,小二哥,你那天故意用不同的方法和姿势摔的有三十次吧?哎!真不容易呢,都怪我们笨。”

“别。小狗子你可不能说这事儿,那个,大小姐若是听了会担心的,恩,最主要的是她万一问你们为什么没有护好我,你们不就麻烦了么?一会儿你把这话也跟其他人说一说,对了,你去把温掌柜和赵大叔叫来。我有事情和他们商量。”

店霄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地拒绝了成名、邀功地机会,用手捂着鼻子强忍着要大喷嚏的感觉躺了回去。

不大一会儿,小狗子拿着东西又回来这里,而整个队伍的行进却并为因此停下或减慢,同时他的身后还跟着赵岂心和温掌柜的,这二人没有用滑板,而是坐着一辆小型的车。简单的架构。前面由两匹马拉着。按照店霄地要求用厚棉布捂着嘴进到了车厢当中,在两把椅子上坐了等店霄说话。

“温掌柜的、赵大叔。我这里面的东西你们就别吃了,找你们来是过两天温掌柜的就要改路回去了,你带的这些人当中我想挑出两个滑雪滑得好的留下,放心,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让他们回去,我还会多给钱的。”

店霄同样用一块棉布把嘴捂着,窗户处地凉风一吹进来到显得好受不少,刚刚倒上的一碗热水被端在手中,目光看向温掌柜的说道。

温掌柜的稍微稍微想了下说道:

“这样吧,有些是平常人家的,他们是回家心切,想来不好留下,还有一些是炎华朝廷给我的安排的人,这些人应该没有问题,不如你就在他们中挑选吧,他们还够忠心,跟着你还不会被埋没掉。”

店霄点点头,拿下棉布,吹着水连续喝了几口,又找到一堆裁剪的相同大小地毛边纸使劲了鼻涕,终于好受起来,舒缓着说道:

“如此就好,我想让他们跟我到那边帮着练练护卫,我一个人教不过来不说,到时候能不能好利索还不一定呢,那护卫都不行啊。”

“哦?小兄弟这么说是谦虚了吧?现在炎华的行商之人哪个不知道绿野仙踪的护卫是最厉害的?你这是想让怎么眼馋吧?”

旁边的赵岂心这时插话说到。

“哪有什么厉害?就那几个人,后来的都不行呀,射个弩都哆嗦呢,这次我要是不把他们给弄明白了,我就不会炎华,那个,赵大叔是不是是想再往前走走便走另一条路边做买卖边回去?也好,只是车上带着的剩余盐茶之物就给我吧,我给你写个字据,带着信你到京城地绿野仙踪去提钱,你这边地钱也都给我留下,我怕万一大小姐钱带地少。”

店霄转向赵岂心又提着要钱的要求,赵岂心想都没想就应道:

“好,那就这样办,说实话,我还真怕带着这些钱过两国交界地时候出差池,只要把钱数写上,我到京城绿野仙踪换出来就行,剩下的盐茶白送了。”

“好,那我就收下,只是还需要温掌柜和赵大叔帮个忙,让手下的人这些日子多做一些滑板,我一起带到兴辽府。”

黄河之上,天还未冷到结冰的时候,滔滔波浪滚滚东流,或有渔民撒网打渔,或有船夫撑杆摆渡,到是给冬日里增添了一丝的热闹,几只出来覓食的鸟雀‘唧喳’叫着,寻找落到地上浅埋在有些融化的雪中的草籽,尽量把自己吃得胖胖的,好熬过这个冬天。

一只客货两用的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上游飞驰而来,满张的帆被鼓起,加上水流的推力,使得近处的船上之人还没有看清楚具体是什么样子呢,就已经剩下了一个船尾,渐渐消失在视野当中。

“王师傅,这次不找着黄师傅去真的没有事情吗?大小姐可是说让您二位一同去的。”

一个绿野仙踪的人问着在那里整理着各种东西的王小石。

“黄大哥早就奔着嘉兴府去了,现在去追万一走两岔那不是更费时间?大小姐无非是想让我们过去给她做冰刀,这东西现在我一个人就可以完成,不用在拖累黄大哥,让他去那边把船厂建起来才是重中之重,若是因这事把别的耽搁了,小二哥会生气的。”

王小石找到了一条长长的铁片,比画、估量着厚度说道。

那个人点点头放下心又道:

“那,到了地方大小姐要是责怪,王师傅您可要帮我才行,还有,咱们这次跟官家要的人为什么还带宫里的女子?娇滴滴的多了不少麻烦。”

“这就对了,带些姑娘去陪大小姐,省得大小姐又想出其他的事情到处乱跑,让小二哥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