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0章 杀完之后又合作

第九部 天寒地冻巾帼娇 第十章 杀完之后又合作

景萧索,危楼独立面晴空。动悲秋情绪,当时宋玉孤烟袅寒碧,水村残叶舞愁红。楚天阔,浪浸斜阳,千里溶溶……。”

夜幕下世外桃源挑起了盏盏明灯,台上一女子莺莺而唱,下面围观的人比起早上又多了不少,一个个不顾冷的喊好助威,连卖东西的小贩脸上都洋溢着笑容,那一阵与契丹人的冲突好象不曾有过一般,如梦而逝。

“相公,咱们回吧,这外面天越来越冷,我身子有些不舒服,这样的曲子我也会几首,等回了家中歇息时唱与你听,别看啦,不就是穿的少点嘛!也不嫌冷,回去把炕烧热了我穿的更少。”

一个同丈夫一起看的女子,站在自家男人的身边,紧紧贴在他胳膊上,被台上那些歌舞团女子给唱的一些东西弄得小脸通红,一直沿着脖子往下都是,此刻小嘴儿凑在男人耳边哈着气地说着。

“恩,回,回。”男的好象没有听出来这女子话中的意思,嘴中反射般的应着,脚下却一步也未曾挪动,依旧挺个脖子,直起眼睛对那台子上的姑娘使劲盯着,不时吞咽下口水。

“那就回呀,还看,都看眼睛里去了,是不是还想和那姑娘有些肌肤之亲啊?明天再来吧,好不好。”

女子忿忿瞪了男的一眼,又晃荡着他的胳膊哀求道。

“是呀,啊不是。我是觉得今天这世外桃源给咱们出了口恶气,咱们应该捧捧场,你不觉得奇怪吗?看那个女子地样子,死去的应该是他的一个亲戚,本来我还以为她会让那些带来的人和世外桃源拼杀呢,正为那三个女海盗捏了把汗,却没想到那女的伤心过后,不但没有动手,反到给人家赔礼…。”

“知道啦,女海盗厉害。相公你也厉害,今晚我让你厉害个够,走啦!”

女子打断了男人的借口之语,脸更红了,贴着男子的耳朵说了一句,拉着他便连拖带拽地走了出去。

在这二人身前的两个人等他们走了,相互看看会心一笑,一个人说道:

“那位大哥到是好福气,看完还有个老婆到回家里给暖被窝,我们这样的光棍可就只能干上火了。不过他后面说的不错,以前只是看到过世外桃源他们有护卫,谁知却强到如斯,我站地地方正好是能看到契丹人的模样,那一声放箭的令下了后,契丹人被射的都没了模样,旁边还有几个陪着一起倒霉的,那下令的女海盗,眼睛都没眨一下,厉害!”

另一个人点头同意。目光盯在一个边笑边跳的穿裙子的女子身段上。舔了下嘴唇附和道:

“被射的人我瞧清了,可女海盗离那么远,眨没眨眼睛却不好说,我就知道人家一女子给咱们这些出了气,比那些平时吹得如何厉害的爷们儿强,说杀就杀。哪管谁来?尤其是那旁边穿着一身甲地骑兵。啧啧!够狂。你是没看到,有不少契丹人腿肚子都哆嗦了。愣是没一个人敢都动一下的。”

“是呀,要是炎华的军士都能如此模样,把这边打下来就好了,象咱们这些还有被掠来强安置在此地的人再不用受契丹人的气,可惜,这边太远了,鞭长莫及,看,那个姑娘,她对我笑呢,真甜,不行了,看来今天晚上我要去趟依春楼后面的巷子,那里的姑娘便宜,虽是长得差些,可到时熄了灯,谁还看模样呀?”

当先说话的人开始考虑着晚上的去处了,旁边的人眼睛一亮,商量着说道:

“那这位大哥,不如与兄弟同去,姑娘自己找自己地,酒菜钱一家一半如何?”

“好,就这么办,等再攒些钱,我也到世外桃源吃顿饭,不为别地,就凭人家敢如此对待契丹人,咱们就应该捧捧场,只是我却有些担心,万一那些契丹人是因对方武力强,才不敢马上动手的,等回去又找了人来可就麻烦了,我看不少契丹人会怀恨在心,走吧,要去现在就去,再看一会儿我怕控制不住了,今天晚上借着灯,看着些姑娘怎么更漂亮了呢?跟仙女似的。”

那人拉了拉旁边的人当先挤出人群,朝着某一个方向走去。

“杨妹妹,这回知道了吧,契丹人没一个好东西,还想羞辱我们,若不是你们世外桃源厉害,今天咱们这些姑娘就都没脸再活了,你说,是不是应该让他们和炎华打仗时候打败?”

蒙着薄纱的宋雨萌坐在三层阁楼一间房子的椅子上,对那边用小钳子捏子地大小姐问道。

“恩,那个宋姐姐,他们后来不是还与我们道歉了吗?或许真地是那个契丹人一个人地事情,那个女契丹人我看着还不错,当着我们的面就用鞭子使劲地抽打那些跟着到这边的二百来人。”

大小姐对这事情有些犹豫,辩解地说道。

“诶呦!我的好妹妹呀,她那哪是为了我们打人?是怨那些人没有保护好她那个表弟,你们这是人多,兵器好,他们不敢贸然动手,若不是如此,这里早被踏平了,现在也未必安稳,实在不行就听姐姐的,咱们往别的地方去吧,尤其是两国交界的地方,你这些人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宋雨萌来到大小姐旁边的椅子上坐了,拉过她的手劝道。

“这个?此事重大,不是妹妹我一人能做得了主的,还需找二位姐姐商谈,不如这样,明日我们派人去那个契丹城外的大营看看,若是他们不依不饶,我就

你的,并劝另两位姐姐同意,可他们要是不想动手,开店。过些日子,天更冷时,我还指望兔兔溜冰场赚钱呢。”

大小姐犹豫着不肯答应,让宋雨萌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又道:

“如此也好,只是妹妹呀,姐姐有一事相求,这边若是安稳了,我这个歌舞团就要妹妹来保护,再有什么其他有用地消息,妹妹最好是也能告诉我们。并护着我们的人回炎华,到时妹妹想在京城开店或许就不用再害怕了,杨妹妹可明白?”

“啊?这样?我,我一时也拿不定主意,还须问问另两位姐姐,宋姐姐你放心,我即便不答应,也不会说出去的,明天就派人去看看契丹人欲要如何,到时一起跟姐姐说。可好?”

“好,那我就不多呆了,回去等待妹妹的好消息。”

宋雨萌面色平静地说着,起身向着门口走去,大小姐也跟着相送,动作起来带着的风吹的烛台上的蜡烛来回地晃动着,在应该没有人注意到的阁楼楼檐下面,两个身影象猴子一样灵活地顺着一旁的柱子滑下,轻声地绕过楼角,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而刚刚送着宋雨萌出来的大小姐稍稍等了一会儿。听见夜色中不知哪个不怕冷。依旧鸣叫地鸟儿的声音后,高兴地互拍了一下手,再次双双走了进去。

城外契丹大帐之内,耶律千岳有些心疼和担心地看着红着眼睛一动不动盯着火堆的萧若水,一只小羊羔在火上被来回翻转,几滴油落到了火中发出‘哧哧’的声音。一股香味也飘了出来。这本是平时最悦耳的声音和最美的味道。这时候却突然变得让人有些烦躁。

“若水妹妹,你别难过了。那世外桃源欺人太甚,都已经告诉别动手了,还敢放箭,我现在就带兵去杀光他们,就不信他们所有人都那么厉害?”

耶律千岳见萧若水的样子,愤然而起,刚要迈步出去就被萧若水给拉着裤腿拦住,用一方丝绢把眼睛拭了拭看向耶律千岳说道:

“千岳哥哥,不愿人家世外桃源,你别忘了,他们还有一个身份,就是盐铁商行,那歌舞团都已确定是炎华派来的奸细,此时正和盐铁商行打交道,若是盐铁商行表现的懦弱了,他们或许就会把目标转到其他地方,那商行的人应该也是想通过自己给炎华传些假情报,同时赢得歌舞团地信任,得到有用的消息,要怪就怪表弟命短吧!”

“那?那此事就这样算了?没想到那盐铁商行果然厉害,尤其是那四百骑左右的骑兵,我契丹男儿也未必就能稳胜,当时就是让我动手我也不敢,除非若水妹妹不在那里,若水妹妹你放心,萧左佑回去我会给他算做勇士,你从早上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吃,一定饿坏了,喝口酒吃些,这是我让人特意杀的羔子,肉是最嫩的。”

耶律千岳收回脚,从新坐下,割下条羊羔后脊处的肉,送到萧若水近前,萧若水轻轻含住卷到嘴中,端起酒杯喝一口送下肉,终于被酒精的冲劲刺激的稍微精神了些,咬着牙说道:

“当然不能这样算了,这笔帐要算到炎华的头上,我决定了,做出空虚的样子,引他们大军到此,我们再给围上,全部杀掉,恩,可以分开围,把消息传回去,让他们继续派兵,这些都需要盐铁商行地帮忙才行,得想办法联系上他们。”

“报,大统领,去那边探察消息地人回来了。”

外面这时有人报,萧若水转身替耶律千岳说道:“进来。”

外面的人并未计较身份,径直掀来门帘托着张写满字的纸交给耶律千岳,又躬身退了出去,萧若水拿起纸从头到尾看过一遍说道:

“果真如此,歌舞团觉得机会到了,明天盐铁商行就会以谈判的名义过来和我们联系,表弟死的也值了。”

‘吱吱吱吱、沙沙沙沙、哧哧哧哧!’

店霄一行人在晚上的时候找到了一处雪少并平稳地地方,一直没有休息好地众人架起了一堆堆地篝火,上面烤着东西,旁边还摆着装酒的坛子,准备好好吃喝一顿,然后睡个安稳觉。

正在别人都忙着烤东西时,店霄找来一堆木头和各种工具,在那里又锯又锉,发出地声音让其他人都觉得难受,终于,小狗子忍受不住了,来到店霄面前问道:

“小二哥,你干什么呢?咱们这烧火用的木头够了,你锯这些东西要下次才能用上,不如先歇歇,一会儿吃点肉,明天你或许就能一直跟着滑了。”

“小狗子来了?正好,帮我扶着些,我把这个地方给弄出来,两个要是不一边大根本就飞不起来,中间这个地方以后处理,到时弄个好的牛筋做动力,想要做完还得有些时候,然后给你们一个配一个玩。”

店霄把过来劝说的小狗子也给利用上了,在那里努力把两个木片弄成一个样子,整个结构可以看出是一个飞机模型。

“小二哥,大家都觉得这个时候好好吃点,也休息一下呢,你是不是也一起去?这东西能飞?”

小狗子再次说道。

这回店霄明白了,点点头答应:

“好,我也去烤,这东西确实能飞,大的还能把人带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