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1章 松亭关里偶相遇

第九部 天寒地冻巾帼娇 第十一章 松亭关里偶相遇

冲啊!啊~~~!哈哈哈哈!让开,前面的快点。”

一面覆盖着厚厚积雪的山坡上随着爽快的笑声响起,约有三十多个人从上面冲了下来,白衣、白裤、白帽子,后面还有一个白色的斗篷,远远望去只是一些白点而已,飞快的向山下动着,身后带起了蓬蓬雪沫,再后面就是几辆马车,被控制住了速度慢下不少。

“小二哥,咱们终于冲下来了,再往前面有个松亭关,是不是到那里好好休息一下?从赵大叔他们分开后,我们连续好几天都是一路强行,累死我了,胖墩儿明显消瘦不少,这次没白来。”

从山坡上冲下在平地上又滑出去近百步,小狗子止住滑板呼呼喘着粗气,与停在他旁边用手扶着膝盖的店霄说着。

“是该歇歇,到那边好好吃喝一顿,早早睡觉,一直到明天晌午再起来。”

店霄身体一直都未曾恢复利索,强挺着跟着走了这么多天,脸色发白,闭着眼睛来回调整呼吸说道。

胖墩儿则从滑板上下来,一屁股坐在雪上,把那地给砸了一个大坑,两只胳膊搭在腿上,含腰、低头,呼吸间整个身子都跟着起伏,觉得差不多了,这才抬起头翻翻白眼说道:

“谁说我瘦了?我脸是瘦了,身上却浮肿了,这赶路比当小二还累呀,早知道这样我就学着布头,在后面赶着车慢慢走。不行了,明天我就和他换换,让他也锻炼一下,我今天晚上要吃一整只烤鸡。”

那些从温掌柜处分出来地人也都虚脱一般的找地方或坐或躺的休息,一个临时负责的人把滑板甩到一边,走过来吃惊而又佩服地问道:

“小二哥,听说你们一直都是伙计,原来在由拳镇,后来弄出个绿野仙踪,难道说你们那的伙计都比我们这些专门练过的人强?那还找我们干什么呀?直接到酒楼划拉一堆伙计。边跑堂边探听消息,岂不是隐蔽的更好?”

这时布头赶着车正好也停到近前,直接回道:

“忠大哥,别的地方小二如何我不知道,只是我绿野仙踪的小二能如此却没有任何侥幸,应小二哥的要求,我们是跑堂地时候练,闲暇时也练,哪地方扭伤就有专门的大夫给看,当初那苦吃的。别提了,要不是大小姐使劲给钱,家里人还负责照料,我都坚持不下来。”

“怪不得温大人走的时候告诉我们要好好干,说跟着小二哥有出路,看来果然不假,早知如此以前遇到小二哥就好了,那些前面传出去的情报一定会被定为大功。”

那个一直等到现在才问的负责人,脸上露出高兴的神色,言语中还有一丝遗憾。

店霄舒缓过来。直起身说道:

“忠大哥不用担心立功的事情。到兴辽马上就有机会,那边海陆两边都和炎华连着,无论怎么打,只要最后规模大了,必定会涉及到那里,到时就要靠我们给努力收集情报了。也不知道那边的炎华探子都是哪个?不然还能配合一下。”

待所有人员都已休息完毕。一行人再次上路。奔往前面的松亭关,眼看要遇到人烟地时候便把滑板等物卸下。开始深一脚浅一脚走在雪中。

“到了,这边还不错,说是关,居然有这么多住户,路旁店铺也够齐全,咱们找一家,要好些的,前面有一个地方不错,是个两层的小楼,就去那。”

店霄坐在赶车的位置上,进了关左右打量一下环境满意地说道,整个队伍开始向着他指的那个酒楼而去。

“客官,快歇歇脚,不知各位是打火还是提前歇息?”

酒楼的伙计眼尖,看到这些人奔着他这个方向来了,马上小跑到近前眼睛来回一扫,对着一直管着手下的那个姓忠的人问道。

“住店吃饭都有,有院子吗?给安排一个,不然就到别家去问。”

忠头目看了眼店霄,待其点头后指着身边的人和马车吩咐着。

“有,咱们松亭酒楼在这一片可是属一属二的,哪能没有几个院子,诸位随小地来,这就给您安排。”

伙计用手一引往酒楼旁边地一条路走去,应该是通向后面的,这时候他已经把目光转到了店霄身上,进到一处没有积雪的干爽院子里,这伙计一面叫人给烧水,一面让前面的厨房给做菜,忙上忙下的好不利索,把店霄四个做小二的人都看得满意不已,特意打赏了十两银子,把这伙计乐得又让人给从新换地被褥。

“客官,前面地饭菜都已妥当,不知是叫过来吃还是到前面酒楼吃?”

伙计又跑到前面催了几次,终于是做好了,来到店霄身边询问。

“拿进来吧,大家在这吃,我与忠大哥几个到前面看看,到时再点菜,想吃什么直接跟伙计要既可。”

店霄示意饭菜给其他人吃,他则带着小狗子和忠头目奔前面走去,看样子是想要探听些有用地消息。

酒楼伙计当先领路,店霄等五人跟随着来到一楼大厅便不在向上去,找了一个周围比较宽敞的桌子坐了,自有人给烧上火盆端到旁边取暖。

“这里还可以,不觉得闷又暖和,伙计,告诉后面地师傅给炒几个拿手的,吃舒服了有赏,再去温几壶好酒,一定要最好的,千万不要兑水。”

店霄打量一圈,对伙计吩咐道,因是都离午后有段时候了,人比较少,只有临窗

和贴着前门的地方各有一桌人在吃喝着,离的较远便问这边的消息。决定等着一会询问伙计。

“客官您放心,咱们这酒楼从来不卖对水地酒,莫说是水,凉气我都不让它进去,您稍等,小的马上就安排。”

伙计应过声径直奔后面而去,等拐进厨房外面还能听到他高兴的声音‘各位师傅,外面有人单点你们的拿手菜了,做好了打赏。’

钱的作用在这一刻发挥了出来,不大一会。一样接一样的菜被端上来,杯中也倒满了温好的酒,店霄从布头身上的褡裢中又摸出一锭银子,叫过伙计到近前塞到手里,问道:

“知道两国交战这边的形式如何了吗?有没有兴辽府的消息?”

“回您地话,这边还未有什么变动,至于兴辽府…。”

“爹,这边有个酒楼,咱们进去吃些东西吧?从兴辽到此处,这一路上可难走呢。终于遇到个好地方,查的还不严。”

没等伙计说完,外面就传进来一年轻人的声音,听那意思是从兴辽来的,店霄示意伙计去招待,往旁边的几张空桌子上指指,伙计点点头高兴地揣起银子前去招呼。

‘嘭嘭嘭’一阵跺脚声响过以后,那些人好象终于把踩着的雪给跺了下去,陆续地走了进来,外面好象也有车辆。已被其他伙计领着去到别处给骡马饮水、喂食。

这群人打头的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头带一顶毡帽,身上穿着几种毛皮拼在一起的衣服,脚下一双大头鞋,面目还算清朗,两颊被冻得通红,搓着手直接来到店霄这边火盆上烤着。对店霄几人一笑算是打过招呼。

其后也‘呼啦’一下进来不少人。略数了一下。有十八个,加上这个先头的正好是十九之数。被得到暗示地伙计给安排到了店霄这个桌子的周围,分成了三拨而坐,点过几个常见的菜,要些酒便边吃便说些天冷、路难走之类的话。

店霄五人也悄声说着无关紧要的话,却都纷纷把注意力放到了周围,正当店霄准备要端着酒过去问时,那个先前进来的年轻人终于开口说出了有用的话:

“爹,还是我说对了吧?到兴辽府那边才有好消息,这次咱们回到炎华可就算立了大功,可惜事情紧急,无法多呆些时日,不然我就多去几次那个世外桃源,我见过那三个女海盗,都是那么漂亮,恩,那个蒙着面纱的身段也不错,等这次回去后,咱们换个身份再去一次吧?凭我的能耐和身份,她们一定会以身相许的。”

“噗~!咳咳咳!嘶~!嘶~!呛死我了,布头你说地没错,吃饭时胖人真地不能使劲动弹,咳咳!”

胖墩儿刚端起酒喝上一口,未等咽下,听到那个人的话就全喷了出来,鼻子里也不停的往外淌,并给自己找着理由。

店霄瞪了他一眼,趁着这个话题做出好奇的样子接道:

“这位公子请了,刚才公子说有海盗开店?还是女海盗?真有此等奇事?不会是假的吧?”

“假的?我成信实说话还有假?那三个不但是女海盗,还都是漂亮地海盗,开地店也是与众不同,现在在兴辽可是首屈一指地,不少人特意跑远路到那边就为了吃一顿庄稼菜,也有不少认为自己不错的年轻俊杰天天耗在那里,想要一亲芳泽,可惜他们都不如我。”

那个年轻人不满店霄地质疑,出言以对。

“哦?居然真有这等新奇之事?正好,我也要去那边,到时看看哪个姑娘漂亮,或许也能有个机会,只是不知成公子为何不在那等着事成,却非要往炎华赶,走的路也有些绕远,不会是被人家姑娘拒绝了,伤心所致吧?”

店霄继续探问道。

那成信实突然怒目而视道:

“我怎么会被拒绝?我可不象你这样的有闲情,我是有重要情报要躲过契丹人的…。”

“住口,信儿你胡说什么?”

另一桌上的人出言打断了成信实的话,又转过头带有深意地看了眼店霄说道:

“看来这位公子对一些这样的事情到是很好奇,只是我这孩子从小抽过风,结果落下了一个没事儿就瞎想的毛病,所说的话当不得真啊,到是公子难道是走的直路?从山哪边翻过来的?那公子可要小心了,最近这两国交战可不太平呀。”

“是,我是总瞎想,刚才说的你别当真,爹,我觉得这地方有些不舒服,咱们还是走吧。”

成信实也在旁边突然解释着。

看到他们果然开始准备要离去,店霄想了想说道:

“原来成公子还受病痛之苦?那真是不易呀,可有的时候瞎想的东西未必是假,耳闻目睹的也不见得是真,一个人若是不辩真假或许毁的是一个人,一个商家若是不知对错,那就有可能倾家荡产,而现在正是两国交战的关键时刻,军队调动频繁,这时候要是上当受骗了,那死的人和失去的东西可就多了,还望成公子以后说话的时候,好好想想,不能肯定的事情就把当时的情况说出来吧。”

那刚才出言阻止的人把店霄好好打量了一番,包拳作礼道:“公子所言极是,何种情况自会如实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