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2章 边关将士有铁血

第九部 天寒地冻巾帼娇 第十二章 边关将士有铁血

边水浅而又流速缓慢的地方已经结成了冰,不时有水在薄冰的下面来回滚动,好在河中间的地方因天还不够冷,依旧是奔流不息,两岸的烟柳之景也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条,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树下的积雪,即便是在有太阳的时候也顽固的不愿化去。

汴水河的冬天一切都显得不同了,四季中唯一不变的好象只有那渔民的捕鱼身影,哪怕是真的结成了冰,也会为了生计,凿出冰窟窿继续做着日复一日的工作,此时河上也正有几只船相互协助着打鱼,突然一声惊呼声响起,众人都不由往那个方向看去,只见一人刚刚打上来一条近五尺上的大鱼,那鱼正被两个高兴叫着的人使劲压在狭小的船上。

旁边的渔船开始朝那里聚集,羡慕之情毫不掩饰地流露在脸上,一艘正路过的中型客船的船头甲板上,有一蒙着面纱的女子,这时也轻轻挑开了些纱巾,以便能看得更清楚,听着人们的道贺声,看着太阳钻出云层照在水面的粼粼波光,一时间天地好象变了个样子,压在心头的阴唳也散去了不少,缓缓抬起胳膊用如玉般的手,轻掩小嘴儿,‘咯咯’笑出声来。

“怎么?澜儿喜欢那鱼?你笑起来的样子真漂亮,不如我使人把那鱼买下,让你好好开心一次?”

身后有男子的声音突然传来,惊得姑娘马上放下面纱。厌烦地回了下头没有搭理。

后面地人好象并不在意,两步来到女子身边一同看向那些分享喜悦的渔民说道:

“澜儿姑娘是为他们打到一条鱼高兴吧?其实这有什么,那鱼有个二百斤顶天了,卖钱的话二两银子而已,或是有人图个新鲜和乐和,多给些钱,赶不上我们所吃的一道菜,若是喜欢,我就多送他们些银两,回来你再笑给我看。”

这男子说着话抬起手就欲掀开女子脸上的面纱。女子往旁一闪忿忿出言道:

“苏广鹏你不许靠近我,澜儿也不是你叫的,我真是不明白,你哥是那么的翩翩君子,为何能有你这样一个下作的弟弟?无耻之徒?”

苏广鹏的脸色被骂的来回变了变,怒道:

“闭嘴,谁告诉你我哥就是君子地?哼!也就是你才这么认为的吧?他玩弄过的姑娘比起我来那是只多不少,并且大多是未出阁的黄花闺女,我这无非就是找些月梦阁的女子而已,不要以为你多么贞洁。在青楼的女子还有干净的吗?”

“你说谎,广程根本不是那样的人,我知道他的,不然我也不会甘心为他到杭州充当奸细,至于我是否贞洁用不到你来说,若不是要救广程,我都不会与你同行。”

谢芙澜又往旁边站了站,不消地说道。

“你,你居然敢这么说我?”

苏广鹏脸涨的通红,突然伸手抓住谢芙澜地一条胳膊就往怀里拉。嘴中说道:

“反正要想救我哥你也是要牺牲色相的。不如就先和我练练,也好尝尝个中的滋味,让我看看你身上哪个地方与别人不同?你就从了我吧!”

说着话他一手已经扯下了谢芙澜的面纱,用嘴去亲那嫩嫩的脸蛋儿,并开始在凸凹有致身躯体上隔着衣服来回摸着。

“放手,你给我放手。我死也不从。啊~!”

谢芙澜见衣服扣子已被解开两个。焦急中大叫一声,狠命地用脑袋向苏广鹏的头碰去。苏广鹏往后一躲正碰到鼻子上,登时眼泪就流了下来,恼羞成怒地举起手来要打,就听到有人喊道:

“苏广鹏你这个下流坯子,你不许动我家小姐,冰剑,你快点去保护小姐。”

话音一落,一男一女两个人也跑到了谢芙澜身边,男的冷冷注视着苏广鹏,女的则气呼呼扶住谢芙澜在一边警惕不已。

苏广鹏见好事被破坏,怒哼了一声,捂着已经流出血的鼻子向舱中走去,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鼻音浓重地说道:

“到了京城你最好别乱走,不然被一些得罪不起地人强掠了去,就再也没有机会救我哥了,等我找月白公子商量辽国事情地时候你也不要跟着,以免被他看上,告诉你,谢芙澜,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乖乖脱光了衣服在我跨下婉转呻吟的。哼!”

等他的身影消失了后,刚才还坚强的谢芙澜突然伏到丫鬟的怀中莺莺哭泣起来,丫鬟也难过地陪着一起流泪,却没有任何办法可想。

北风呼啸,几只四处觅食的野狗每当那寒风带起雪花砸过来地时候,就会卷缩着尽量躲在背风处发抖并‘呜呜’叫着。

从大名府通往定州地路上,一只找不到临时躲避地方地狗,只能趴伏在冰雪之上,瘦弱的身躯可以看到一根根显眼地骨头,一双眼睛无神地盯着前方,突然从路的尽头出现了一队被骑兵护住的快速奔驰的马车,本应该做出躲闪动作的狗却一动都没有动,许是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念。

‘嗒嗒’马蹄声中,车队贴着这只狗过去了,狗幸运的没有被踩死,‘啪’的一个轻响不经意地传到了狗的耳朵当中,往那出现声音的地方看去,一块拳头大的酱牛肉出现在那染着泥污的雪上,瘦弱的狗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猛然蹿了起来,叼起那块肉,边艰难地嚼着,边朝着车队离开的方向跟了下去,颤抖而又蹒跚的四肢,此刻显得是那么的坚韧和有力。

“小姐,您怎么又随

东西呢?皇上现在吃饭都是让御膳房只做四个菜,为国地战争。咱们后宫早就下了节俭命令,只有您因皇上疼爱才每月足额发给月例的。”

车队的一辆车中,端坐着三名十六、七岁的女子,一个穿着普通女服头上扎了两个犄角揪的姑娘,对坐在她与另一个姑娘对面的女子说着。

“水儿,你就不要再说啦,你看那狗多可怜呀,大不了我少吃一口,至于爹爹让御膳房做四个菜,是为了省钱。可他是在宫里省,然后到绿野仙踪浪费人家的,总到那吃,尤其是晚上的时候,绿野仙踪会把做好的消夜给送来,我上次去,爹爹还给我这么大一只鸡呢,那天你不是也跟着吃了嘛!”

坐对面说话的女子用手比画了一下大小解释着,插在头上地一对儿簪子那长长的穗儿,随着她的一动来回乱颤。身上同样穿着普通的女子衣服,说着话从车里中间的桌子下面拉出一个抽屉,里面全是各种吃食。

另一个女子连忙寻一托盘端着让小姐把挑出来要吃的东西放上面,嘴里也附和说道:

“小姐说的对,我们在宫里时省省就行,现在的东西都是找绿野仙踪拿的,给他们省什么?他们每天赚的银子据说能把我们埋起来,不用白不用,我觉得这车里怎么到处都是吃地呢?”

“恩,还是风儿说的好。水儿你看看。这些东西要是不吃的话,放的时间长了会坏的,来,你们自己找喜欢吃的拿,怪不得爹爹总往那跑,我决定了。等以后回去我也天天在那吃。他们又不要钱。能省下不少银子,看看。这还有玩的东西呢,那杨家的姑娘可真有福,找了个那么厉害的小二陪着。”

这小姐来回把车中各种明格、暗匣打开,寻找着新奇的东西。

水儿见大家都吃,也不顾节俭了,抓起一把裂开口地~.地小钳子一下一下捏起来,对自家小姐说道:

“小姐要是也想如此,那同样找个小二不就行了么?要不把那个小店子抢过来?”

“我才不呢,我要找一个可以领兵征战沙场的英雄,那个小店子一打仗就说怕这怕那的,懦弱,诶呀!咱们是不是再快一点,我想到前面看看狄大叔、狄老将军呢,看他指挥若定的样子。”

这小姐摇着头否决了水儿的提议。

风儿却说道:

“小姐恐怕不是去看狄老将军,而是狄小将军吧?也不知道这次咱们偷跑出来顶替小姐的梦儿会不会受罚?”

“不许说,不许说,老小都看,梦儿也不怕,爹一定知道是我地主意,不会把她如何地,无非是不痛不痒地罚一下而已,等回去我好好补偿她,让队伍再快一些。”

定州路广信军军寨所辖地长城口的一段城墙上,一老一少两个身穿盔甲地人站在这里看着另一面的地方。

许久,老者才放下手中的看很远对旁边的那个少年说道:

“千钧啊,看到那边了吗?终有一天我们要把那边所有的土地都归到炎华的治下,只是我们先要打败这掠我边境,屠我子民,**我女子的契丹人才行,可惜,专门用来和他们对攻的贪狼卫还是太少了。”

少年也放下看很远,点点头说道:

“爹你放心,我一定把炎华的疆土打得更远,贪狼卫少不怕,还有我们精心训练的广信军呢,您不是已经偷偷整顿了广信军么?这次正好看看他们的威风,到时圣上就不会怨您把老弱惨兵剔出去的做法了。”

“皇上也是没有办法,若炎华所有地方都象我这样做,那被剔出去的人怎么办?这几年可是我们东挪西借,加上那些人自己做点事情才勉强对付着,军中的将士发的饷银也一律只给一半,另一半用来增添军中的兵器,他们能坚持到现在全凭着对圣上对炎华的忠诚啊。”

老者说起这些事情来就叹息不已,旁边护卫的人想要说点什么话安慰,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只能也跟着难过。

少年到是不在乎,晃动着手中的看很远劝道:

“爹,现在就好了,不象以前那些年,朝中被各方把持,圣上因顾虑太多而不敢动手,随着成都府那边的于正袁被剿,汤家同灭,加上暗夜帮的名存实亡,圣上已经开始清理朝中碍事之人了,还有嘉兴府收上来的钱,咱们边关一定会越来越好。”

说到这里,少年见到父亲也终于露出些笑容,又说道:

“孩儿从小就不服别人,只有爹爹的话才听,可这次我是不得不佩服那个绿野仙踪,不说别的,只这个看很远,我们谁能想到,居然两个水晶片合在一起能起到如此大的帮助,两军对垒之时,对方一举一动,尽在眼中,可以马上跟着调动自己的兵力,相差不多的时候若是还能输,那个指挥的将领就该治罪了。”

“是呀,绿野仙踪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把各方势力给搅和的一塌糊涂,这次征战还在后面给我们弄到了不少钱粮,从大同府传到这边的情报也是那个小店子冒险得到的,厉害呀!千钧呐,你要象人家学学,这样,此次我给你一队五百人的队伍,归你直接指挥不会干预,可好?”

老者想了下说道。“末将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