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4章 小二到来不容欺

第九部 天寒地冻巾帼娇 第十四章 小二到来不容欺

大雪’节气过后的第四天,下了一场真正的大雪,只积起了两尺厚,长城内外同时都是一片洁白,使得那些过冬的动物不得不再次出来寻找食物,几声狼叫远远地从群山之中传来,让迷人的景色又增添了几分萧索。

狄千钧与爹爹一同站在长城口的城墙之上,举起看很远把已经看过无数遍的地方再次仔细扫一回,那认真的样子,把旁边站着的三个姑娘深深地吸引住了。

“千钧啊,这北地不比平常,尤其是冰雪之时,或许就能因一个小山包而让要赢的战争输掉,为将者当时刻自省,丝毫马虎不得,切记!”

老者转了个身,边看向自己这边的营地,边对狄千钧教导着。

“是,孩子记住了,以后决不会对看地形露出丝毫厌烦,爹,是不是做到了如指掌,就可以轻松对敌了?”

狄千钧同样跟着父亲转了过来,顺便还看了一眼在那边站着的三个女子,对她们笑了一下说着。

“不够,了如指掌还不够,要能随机而动,灵活多变才行,比如昨天你看着前面的山觉得派一队骑兵能行,可换成今天,那队骑兵若是上去了就必死无疑。”

“啊?爹,谁能达到那个程度,这雪厚薄根本就不一样,有的地方还从山上落下不少,把坑都埋住了,孩儿现在是做不到。”

狄千钧看着连绵大雪的山岳承认自己的不足。

老者则转回过身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

“不用怕,你还小,等仗打多了,经历多了就会知道如何应对,记得。觉得不行就撤,出击时用奇不能胜便退回来安心、冷静布阵、加防,寻正道,以逼和,可惜能做到者除了百战之将,就是那天生心性稳健之人,说者易,做时难。”

“是。孩儿如遇不解之时一定会稳妥回防的,在不明敌情前以稳字为重,只是前些时候爹爹不是还教孩儿一‘搏’字吗?二者岂不是相克?”

狄千钧低头应是,又问起另一个事情。

“恩,你说地对,是相克,攻防进退,本就是相生相克的事情,只是看你如何把握。我教你这些不是让你照着一成不变去做,好的将领是能够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从所有的方法中找到一个适合的,并能抓住机会制敌取胜。”

“啊?那怎么可能?孩儿还要学多长时间才行啊?”狄千钧好象被打击的失去了信心。老者摇摇头劝道:

“现在只是纸上谈兵你就吓成这样,真是被困之时,还哪里能有斗志?那绿野仙踪怎么就能赢那么多次?今天就到这吧,你陪陪雨露公主。”

老者说完几大步来到三个姑娘这里说道:

“公主殿下。此地天寒,多注意身体,老头子我先回去了,有事让钧儿代劳既可。”

“哦,狄伯伯您忙您的,我看一会儿就回去。”中间地姑娘乖巧地说道。

等狄千钧他爹离开后她马上拉着水儿和风儿跑到狄千钧面前。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说道:

“千钧。你爹懂的真多。怪不得我爹总说有狄将军在那守着他可以高枕无忧,你也要好好学。千万不能弱了我炎华军威,要比绿野仙踪还厉害,其实他们就是偶然而已,他们那个大小姐和小二都是怕打仗的人。”

“殿下说的是,狄千钧一定会为国尽功,只是说绿野仙踪的话却不对,他们不是怕战,他们不愿战,据说那个大小姐看着血肉飞溅而面不改色,那个小二更是马上步下游刃有余,战场之上只有生死,没有偶然。”

狄千钧躬身施礼先保证后纠正地说道。

“好啦好啦!不说他们,千钧你不要叫我殿下,叫我露儿,你那次进宫遇到我就是这么叫的,我不管你当时知不知道,反正你要这么叫,不然我就生气啦,千钧我问你,你爹告诉你这么多东西,让你领兵打仗吗?不会是学了无用吧?”

雨露公主都快要把脸贴到狄千钧时才停下说着。

狄千钧面露难色,直到被雨露狠狠瞪了一眼后才小声地回道:

“那个,露儿,我,其实,那个,我爹告诉我这些都记下了,这次还给我五百兵来带,我一定会奋勇杀敌的,你冷吗?要不咱们回去吧?”

“哦,还给你带五百兵,不错,加上我带来的人就有一千啦,我不冷的,我穿地多,千钧我给你讲个好玩的事情,我在路上遇到一条要冻饿而死的野狗,就扔了块肉给它,结果两天以后我停下休息地时候,它却不知怎么就跟来了,我又给它吃了不少,它就一路跟着,可听话啦,可能是绿野仙踪的东西好吃吧?对了,我这还有给你带的,水儿,快拿出来。”

雨露公主说着狗想起了别的东西,转身从丫鬟水儿抱着地包裹中抽出一个布袋,打开来抓出一把瓜子比画了两下塞给狄千钧介绍道:

“这个是绿野仙踪的瓜子,先泡后煮再炒干几十道那个‘工序’才做出来,每一粒都经过挑选,专门给身份尊贵的人准备,需要提前订,除非是象我爹和一个卖鱼的吴老头那样的,说起这个我就生气,居然说没有我的,这些是我抢我侄子赵隆煊和侄女赵雯淑地,你尝尝。”

“好,我吃,那个露儿啊,你跑这么远不会就为了看我吧?”

狄千钧接过好奇问道。

“谁看你啦,我是过来看边关将士地,对了,千钧啊,

五百人要归我指挥,听到没有?”

因是大雪刚过,世外桃源的歌舞团临时休息一天,应该是没人围着了,情况却并非如此,一些人见那台子没撤,就跑上去把雪都给打扫干净。把自家地乐器拿来,凑到一起开始继续着演出,一个个还都给围着的人相熟,唱唱说说的好不热闹,旁人围观地也捧场,不时叫声好。

“大小姐他们把台子白占去了,我们是不是给要回来?”

宋雨萌和大小姐一同站在酒楼的最上面看着台子上表演的人问道。

“不,让他们占吧。小店子和我说过,要尽量给民间这样的人提供一个场合,我们绿野仙踪就从来不禁止卖唱的人进,可惜,他们好象是被我们的规模吓到了,很少有人来的,以后真应该贴一个告示出去,走,我和你一起去看看。”

大小姐说着话拉起宋雨萌便顺着楼梯下去往那边凑。路上遇到林皛瑶和柳碧旋也被带上一同前去。

城外契丹营帐之中,耶律千岳正和萧若水一起陪着耶律祖饮酒,炭火熊熊燃烧着。被架起来烤着的羔羊变成焦黄地颜色往下不停地滴着油,故意留出一条缝的帐篷帘子处灌进了凉爽的冷气,耶律祖端起一碗酒说道:

“千岳啊,这两天你给我找的女人怎么都是青楼的。还是那种专门在**伏侍男人的,我要的是良家的妇女,不然有青楼那些个说什么卖艺不卖身的也行,至于别人,除非长地像若水妹妹这样的,是不是若水妹妹?”

说着话他把一碗酒直接干掉。醉眼朦胧地看着萧若水强调地问着。

“哼!”萧若水冷哼一声。用不满意的眼神看着耶律千岳。而那耶律祖却好似不觉,耶律千岳端着杯脸上有些怒气还有些尴尬。割下一块肉要递给萧若水,却被拒绝了,只好出声说道:

“二哥或许是醉了,竟说些胡话,叔叔地箭伤是不是还会偶尔疼痛?”

“没事儿,我爹身体好着呢,我二娘和三娘每晚都要叫唤不少时候才能安稳下来,可惜你这边却是个少女人的地方,我也不管你要了,听说盐铁商行来了一群的姑娘,各个都不错,还把你们的人白杀了,我去见识一下,不是还有三个女海盗么?嘿嘿!今晚把她们都弄到**乐和乐和。”

耶律祖说着话起身往外走,还不忘了色色地看萧若水地身子一眼,耶律千岳急忙起身欲阻拦,嘴里说道:

“二哥不可,她们是给我们送情报和迷惑敌人的。”

“什么不可,以前盐铁商行哪次不是带一些姑娘过来给我们玩?这回来的可能就是他们领头的女子,放心,我不用你们的人,我带了三千人,正好,遇到几个从北面来的人,用别地办法和她们玩玩儿。”

耶律祖说着话冲到帐外叫过人来,带着就向城中冲去,耶律千岳只好转回身安慰还在生气地萧若水,本打算一同在后面跟着,却听到萧若水说道:

“让他去吧,最好是死了,把盐铁商行地人杀了也好,到时人家绝对会报复的,你争夺皇位就更进一步。”

等耶律祖带着三千人把整个世外桃源都围起来时,大小姐四个女子正在看台之上欣赏那些人地表演呢。

“世外桃源那三个女海盗呢?出来!我们大统领来了。”

一个契丹的卒子勒住马对着正门的地方高声喊道。

看台上的大小姐四个人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互相疑惑地看过一眼后,由大小姐站起来说道:

“我就是世外桃源的东家,你们是哪里来的,此处应是归耶律千岳统领管,哪轮得到你们?”

耶律祖顺着声音往那边一看,登时就被两个露着脸和两个蒙着面纱的女子给吸引住了,不由得咽了口唾沫阴笑着点点头说道:

“耶律千岳是守在这边的统领,而我是来回巡视的统领,我觉得你们有些可疑,你说怎么办?”

“我们有什么可疑的,难道他们没告诉你我们的身份?你想怎么办?”

大小姐看着那些契丹人也不知如何是好,强撑着问道。

“知道,可我还是有些不信,这样,你们四个跟我回去,待我好好把你们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查看查看就知道了。”

耶律祖这话一说,大小姐登时就生气了,咬咬呀说道:

“我要是不同意呢,难道你想用强?那咱们就来个鱼死网破,弓弩手给我对准他,准备~!”

耶律祖没想到情况能变的如此,看到不少的弓弩还有攻城排弩都对着自己,马上就不敢说狠话了,商量着说道:

“别,别动手,咱们商量一下,换个别的,咱们在雪上比赛几场,你们赢了我就不再追究,若是输了,就安排一些姑娘出来跟我回去查看,如何?”

大小姐衡量着两边的实力,见对方让步有缓和的余地,踌躇着说道:“雪上面怎么比呀?我,我...。”

“我们接下了,耶律统领画出道来吧,只是输赢的赌注换一换才行。”

一个声音突然插了进来,大家寻声看去,只见西面的街道口有一人当先负手而立,身后是一胖两瘦的人,再后面是三十多个一身白的护卫,孤傲、冷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