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5章 逼迫皇孙定赌约

第九部 天寒地冻巾帼娇 第十五章 逼迫皇孙定赌约

你?你是何人?”

耶律祖看向突然出来的这些人,问打头的这个,不知是那些白色的衣服晃的眼睛不舒服,还是受不住前面着个人带着警告意味的眼神,让他不由得把头侧了侧。

“小店子?我的小店子,呜~!小店子你要帮我报仇,呜呜呜~!”

大小姐愣愣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店霄,满脸不敢相信的样子,待听到耶律祖说话,方才突然反应过来,连跑带跳的从台子上飞奔下来,再也没有了刚才坚强的模样,一头扑到店霄怀中使劲地哭。

“好,好,报仇,一定报,不哭了哦,我这也是知道你的消息用最快速度赶来的,你也是的,不在海边好好呆着非跑这边开什么店,让我看看,哦.又漂亮不少,还长高了一些。”

店霄一手拦着大小姐的腰,一手轻轻顺着她后面的头发不停地安慰,好一会儿,大小姐才止住哭声,抽噎着说道:

“还长胖了呢,小店子,我其实是来找你的,本想着在这边靠岸找个落脚的地方就去寻你,可根本就不知道这边的情况,还下大雪,前些日子就有个几个人要抢我们的姑娘,被我打了,后来又杀了一个,这次他又来了,说些下流的话,还用那些人来吓唬我。”

看台之上的另三个女子也是吃惊地看着店霄,纷纷站起身想要去,却又不知为何止住了脚步,那些个护卫同样激动不已,有一个控制排弩的人好悬没把弩箭放出去。周围的百姓更多的是好奇,不知道来的这些人是什么身份,见那个一直管事地漂亮姑娘扑到那人怀中才明白过来,人家的男人来了,不由得打量起店霄,想好好看看是什么样的人能得到这个不畏契丹人的好姑娘。

“问你是何人?你还不快快回话,你可知道我是谁?”

耶律祖同样跟着疑惑了半天,发现自己被无视。恼怒地高声喝问,并把手中的马鞭也甩了甩。

店霄厌烦地抬起头看看他,蔑视地一笑道:

“你问我就要答?你真把自己看高了,至于你是谁和我有关系么?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屁,你那点本事也就配和弱女子狂吠两声,都说契丹人如何英勇,怎样了得,不过如此尔。”

“是哦,小店子我也是这么觉得。他们来我这都是奔着女人来的。”

大小姐红着眼睛跟着附和,把离得近的人给逗的哈哈大笑。

“找死!”

耶律祖哪受过这种气,策马挥鞭就向店霄冲来。盘算着距离举起鞭子刚要往下甩,一直没动地店霄此时动了,把大小姐往身侧一拉,脚下踢起一蓬雪。上前一步抱着大小姐就给抡起来,大小姐的双脚正好踹在被雪迷了眼睛的耶律祖身上。

耶律祖哪能想到事情变成这样,身体不稳径直从马上翻了下去,店霄借着大小姐身体抡起来的惯性,身子也同时跃起来,用手一扶马屁股。带着大小姐转过三百六十度。一前一后坐在了马背上。

“扑通!刷。吁!,哎呀。我脚都踹疼啦。”

随着几个不同声音的响起,刚才的马上、马下之人已经易位,眨眼之间的事情过去后,周围无论是契丹的骑兵,还是普通的百姓,都张大了嘴,紧接着就是一片哗然。

“怪不得能做那姑娘地男人,果然厉害,我以为只有契丹人才有如此的骑术,没想到咱们炎华有人却能更胜一筹。”

一个围观的百姓惊讶地说道,旁边那个好象是他地媳妇,叹了口气道:

“可惜,这样的人以前从来没遇到过,看样子那个人年岁并不大,当初遇到你时你可连他一半都不如,不然哪能让我跟着遭这些罪,上次到河边洗衣服时差点被他们给糟蹋了,你还怨我。”

“哎!莫再提了,不怨,都不怨!”

这男人脸登时涨的通红,低下头无奈地叹息起来。

此时摔到地上的耶律祖好象被定住了一般,满脸地惊诧,愣愣地看看骑在自己马上的两个人,嘴中喃喃道:

“怎么可能,我耶律祖怎么可能被人从马上打下来?”

周围的契丹人却突然反应过来,催马上前欲要把耶律祖给保护起来,可店霄却不打算这么算了,伸手在腰间一扣,九截鞭就垂了下来,鞭头那个尖尖的地方离耶律祖紧有一尺不到的高度,出声说道:

“都给我停下,谁再上前一点我就要了他的命,看看是你们地刀快还是我地鞭快?绿、世外桃源地弓弩手听令,敢乱动着,杀!”

“是!”

那些绿野仙踪的护卫同时高喝出声,还是那些人,这时却突然出现了一种更为凛冽地萧杀之意,小狗子三个人马上跑到耶律祖面前,纷纷掏出把小刀,一个放在他的脖子上,一个贴着眼睛,还有一个只好竖在了两腿之间。

“别,都别动,这位小兄弟,玩笑,都是玩笑,我爷爷是耶律纳弘,辽国的皇帝,杀了我你也好不了,我是二皇孙,耶律祖。”

耶律祖此时是真的感到害怕了,看着这些个跟平时欺负惯了的炎华人跟本不一样的炎华人,心中一阵阵发虚,耳边不觉又回响起弟弟耶律千岳的话‘他们是盐铁商行的人,给我们送情报和迷惑敌人的。’

“哦?皇孙?东家,他说他是皇孙?”

店霄做出吃惊的样子对身前的

说道。

“啊?皇孙哦,辽国的皇帝有多少孙子来着?好象是有十多个吧,大大小小的数也数不清,少一个会被发现么?”

大小姐舒服地靠在店霄怀中,看向耶律祖笑嘻嘻说道。

“东家,要是只他一个人,也就无所谓了。可还有这么多契丹人看着,灭口好象不行啊。”

店霄扫视了一遍那些契丹人,一个灭口让听到的人不由得紧张起来。

“这位小兄弟说的对,人多,灭不过来的,别杀我,我开玩笑的,真地。我其实是找了几个罗斯人,他们在雪上面还是不错的,这才想和你们比一比,我知道你们的身份,哪能真动手啊?”

耶律祖从店霄的话中听出了回旋的余地,马上澄清着自己,说出的话让那些跟随的三千人都觉得脸红。

店霄听过后挠挠头对大小姐说道:

“东家,这事不好办呀,您说该如何处理呢?”

他们这话一说。外面那些百姓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一个血气方刚地小伙子在人群中对旁边人说出自己的猜测:

“我觉得能杀,上次那个人家男人没回来都敢杀呢。不也是没什么事儿么?世外桃源的靠山看来不小啊,这次也该杀,不然那个后来的就不算个男人。”

旁边马上有人反驳道:

“你是男人?也没见你敢上去说句话,要我猜呀。这个可是皇孙,要是伤到一点就不用在这呆着了,世外桃源再厉害也得消失,只能是放了,搞不好还会送几个姑娘赔不是。”

看台上的宋雨萌也担忧地问道:

“他是会放了还是杀了那个人啊?这下可不好办了。”

“杀是不会杀的,杀了能得到什么?那个小店子从来不做赔本买卖。放?那更是要等。看来你跟着他的时间还是短。不清楚他的为人,这下那个耶律祖算是栽了。小店子杀头的事情都可以商量,可是杨妹妹被欺负了却绝对没有回旋地余地,更何况是给欺负哭了。”

林皛瑶在旁边怜悯地看着耶律祖,柳碧旋也一改平时矜持的模样,使劲地点着头。

“哈哈哈!东家,我就说么,人家辽国的皇孙怎么能随便欺负人,原来是想用雪上地运动做赌,是不是二皇孙?”

店霄好象理解了耶律祖的用意,恍然般说道。

“真,真的?小店子他真是这个意思?要做赌来比雪上的事情?不会是借口吧?”

大小姐感受着腰间被店霄捏着地地方配合着问道,嘟着小嘴梨花带雨地看着耶律祖,给人的感觉就是耶律祖敢说一个不字,那马上就会把自己推到万劫不复之地,

“不是借口,是真的,你看,这是罗斯族的人,他们就是专门在雪上生活的,他们那地方的积雪是终年不化,我这才想过来与你们比一比,赌着玩地,又怕你们不同意,方出此下策,绝对不是借口。”

耶律祖极力辩解着,并用手往站在旁边地十几个身材略微高大、金发碧眼、高鼻梁粉白肌肤地人指去,那些人也马上拿出了身后背着的简易滑板,示意给大家看,来证明耶律祖所言不虚。

看到这些人店霄并未露出任何吃惊地表情,皱着眉头稍作思考后说道:

“既然二皇孙说的都是实情,东家,咱们是不是也成全二皇孙一次,不如这样,咱们把能拿出的赌注都告诉大家,让后让二皇孙接了,想来二皇孙不会在钱财上有所欠缺吧?恩,为了不让二皇孙有什么差池,这些日子就住在世外桃源中,东家您可是应允?”

大小姐庄重地点点头道:“允~!”接:>躯,略仰个头对店霄说道:

“小店子,你那手别乱动,今晚你陪人家一起睡好吗?”

“千钧,昨晚上我听了一夜的狼叫,是不是有很多狼啊?我带来的衣服除了狐狸的就是貂和鹿的,还没有狼的呢,你带着人去给我抓些行吗?我的人也可以借你用的。”

雨露公主早上起来连饭都没有吃就拉着狄千钧来到的长城口处的城墙之上,从身侧绿野仙踪给的包裹里面拿出看很远往外面看着问道。

“露儿,你都有别的了,还要狼皮做什么,比起那些来不值钱的,你的看很远好象和我的不一样,让我看看,恩?怎么能是这样?我们边境的难道不是最好的?”

狄千钧说着话拿过雨露公主的看很远对着远处一望,一脸震惊地问道。

“我看看你的,咦?真不一样啊,我的这个其实也不是我的,是我侄子赵隆煊的,连筒都是黄金做的,当然要比你们这边用的好,这样说来,最好的也不是我这个,而是那个杨家小姐的。”

雨露公主比较过后总结道。

“恩,我明白了,这东西太贵重了,看得越远价钱越高,边境都用这个也用不起,露儿啊,你这个就先让我用吧,诶?那边过来一个商队,好象是我们派出去的吧?来人,快来人,把那个队伍迎上来。”

狄千钧拿着新的看很远来回看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队伍向这边行来。

“是不是负责打探消息的?太好了,终于知道前面的事情啦。”公主高兴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