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6章 以马作压两千匹

第九部 天寒地冻巾帼娇 第十六章 以马作压两千匹

耶律祖大统领被世外桃源的人给抓住了,已经押到了判。”

城外契丹大帐中突然闯进来一个斥候,高声报告。

“真的?三千个护卫前去都被抓了?恩,知道了,你下去吧。”

萧若水正给耶律千岳无聊地烤着东西,听闻此事吃惊不已,见斥候还在帐篷之中,强压下心中的复杂感情命其出去,待大帐的门帘重新落下,她这才面露惊喜之色对耶律千岳说道:

“千岳哥哥,看来那个盐铁商行能够纵横炎华与辽国之间,并非是等闲之辈呀,你那个好色的二哥带着那些人去还是被活捉了,多亏当初表弟死的时候我们没有妄动,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我就纳闷了,他怎么被捉住呢?”

耶律千岳听说耶律祖被抓,脸上不觉显示出一片忧虑之色,摇摇头道:

“或许是已经到了**,一时不察才被抓住的吧?不然凭他的本事加上那些人,万军之中来回冲杀也是易如反掌,此事蹊跷,等等吧,等密探回来听过详细的报告再说,我们是否应该命人点齐兵马前去援救?”

“救什么?我恨不得他马上就死,被抓也好,让他吃些苦,以后再有我们到的地方,让他不敢去,至于那条命到是不必担心,盐铁商行还不会做出如此不智的事情,最好是他在那边硬撑,多遭些罪才好。”

萧若水终于又露出开心的笑容,端着杯酒依到耶律千岳怀中,撒娇般地喂给他喝,美人当前,耶律千岳对那一直不怎么亲近的表哥的情况也渐渐不再上心。片刻后派出去的密探终于是回来了,把详细地情况从头到尾的述说。

“什么人身手和马上功夫那么厉害?看来盐铁商行不是女子说的算,正主在这呢,真想去会会那人。”

耶律千岳待密探说完离去后震惊不已,激动时洒了半碗酒都不知道,紧攥着拳头直发抖,口中说着要去较量的话。

萧若水无奈地叹了口气推推耶律千岳不满地说道:

“千岳哥哥,你干什么呢?不就是一个人把耶律祖踹下去并骑到了马上么?这有什么?我也能直接踹下去一个人骑上的。知道你想去比试一下,可现在咱们绝对不能动,不然盐铁商行会以为我们和你那个风流的二哥是一起的呢,要以大局为重,能当皇帝的只有一个。”

耶律千岳被这一声皇帝给勾回了魂,眼中渐渐出现一丝狠辣,看向对他一直微笑地萧若水说道:

“若水妹妹你说的对,这次是个机会,如能除去他。我当皇帝就少了一方面的争夺,你给我想个办法,把他永远留在这兴辽之地。”

时已过午。世外桃源外面三千的契丹骑兵焦急地等待着里面的大统领出来,那些百姓也无暇再上台表演,与骑兵隔开近百步的距离也想知道最后的结果。

“耶律祖大人,您尝尝这个雨前龙井。这可是真的,正宗西湖出产的,虽说比起明前龙井稍微有些欠缺,可一般人根本尝不出,卖给别人二百两银子,卖您便宜些。一杯给个五十两就行。”

一直吵着到地方要好好睡一觉地胖子这时候也不困了。不知道从哪弄了些破茶叶沫子。用根本没有开起来的水冲上端到耶律祖这里骗钱。

“好,不贵。这等好茶在此地能喝到,五百两都值,一会儿一起算,给,我有钱。”

耶律祖端起杯来闻着茶叶的味道皱皱眉头,见坐在对面那个椅子上地后来之人和坐在他腿上,紧紧贴着他的那个女海盗两个人脸色同时一变,马上挤出些笑脸来夸赞着茶叶。

大小姐横坐在店霄腿上,侧个身双臂环绕在店霄脖子上,两只手扣在一起,紧怕店霄会突然消失似的,此刻听到耶律祖的话,露出开心又幸福地笑容说道:

“既然耶律祖大人觉得好,那就多喝些,一会儿我让人把其他地东西拿来,咱们边吃边说,再过些时候饭菜好了,再给你准备一份,钱就按照你刚才说的那样,一起算。”

“好,一起算,那咱们是不是可以谈谈雪上比试的事情?我出来得急,没有和别人打招呼,快些谈完快些回去,以免耶律千岳和那些勇士们着急。”

耶律祖强把一口茶咽到肚子中,故做轻松地提醒道。

店霄这时把大小姐给抱到了林皛瑶和柳碧旋旁边的位置上安置好,从新端坐对耶律祖说道:

“大人说的极是,既然大人本意是来比雪上‘运动’的,那我们就要好好说说这方面地事情,不知大人对这雪上地比赛知道多少啊?”

“啊?这比赛不就是比谁快么?”

耶律祖不确定地反问道。

店霄微微一笑,摆摆手说道:

“大人看来对这方面还不熟悉,大人应该知道马上地比赛那些项目是为了什么吧?对,就是为了能够让骑马的人好好活下去,这雪上地也是一样,快慢是一方面,还有面对各种情况的反应,按理说最少要比六项才行。”

“哪六项?”

问出这话的人可不仅仅是耶律祖,包括大小姐在内的三个女子也是同时出声,柳碧旋还把对着店霄一侧的面纱挑起来,害羞地让店霄看了一下,回了个乖巧地笑容。

等大家都焦急起来,店霄才高深莫测地说道:

“这个六项么?包括第一项、第二项…

,具体就是…。”

废话了几句给小狗子三人使了个眼色,小狗子马上接道:

“具体是第一项‘奔~跑’,耶律大人:_雪豹,有老虎,还有熊和狼。万一遇到它们了,当然要跑,谁要是慢了,那就只能给快的人做贡献了,是吧?第二项是为‘腾空’,那边的山丘多,经常会遇到滑着滑着就到了山包的地方,那滑板必定是会借着坡度飞起来的。做不好地人,绝对是不适合的,对吧?”

“恩,是这么个道理,这两项都对,就好比我们骑马比赛一样,要有用才行。”

耶律祖想了下点头同意,看着又端上来的那些个吃食也不再客气,随便拿起个就吃。

“既然耶律大人认可了。那咱们就先把这两项的赌资定一下吧,东家咱们还有多少钱能用?”

店霄边抓起一把大小姐送到面前让他拨的瓜子扒着,边笑谈赌约之事。

大小姐左右看看。摇摇头:

“不知道哦,我们的钱好多,等我问问这边的帐房吧,你们先谈别的。”

大小姐说着话招手叫来旁边地一个下人。使唤着去找帐房,店霄无奈地叹了口气对耶律祖说道:

“这样,我在别处带了几车茶和盐,还有三十万两的现银,是有些少,不过咱们可以先赌着玩儿。那些盐和茶都是上等货。在这边绝对值上十五万两。一共算四十万两吧,头两项每项二十万。小赌一把,如何?”

耶律祖觉得自己坐的这个椅子不知为何突然滑了不少,好悬没出溜到地上,看向店霄和那些其他做出应是如此赌的人的淡然表情,发现自己不应该来,有些哆嗦地问道:

“这么多银子是不是有点多呀?我一时无法凑出。”

林皛瑶这时大睁着吃惊的眼睛不敢相信地说道:

“一个皇孙居然连这点小钱都拿不出?不会是假冒的吧?炎华那边一个才几岁的皇孙打起赏来都是几千两的给,我听说有个宫女侍侯地好,一次就给了两万两让买双新鞋穿。”

平时一直不爱说话的柳碧旋今天也不知为何突然开窍了,配合着说道:

“小店子,你这么晚才过来,难道说就是被拉着的这些零头给耽搁了?这月你那五万两地额外赏钱别想要了,只有三万五千两的基本工钱。”

耶律祖使劲地晃了晃脑袋,双手揉着太阳穴,又狠狠掐掐自己的人中,疑惑地看向茶杯不确定地问道:

“你们没给我下药吧?我可能是来之前酒喝多了,到现在后劲有些足,你们再说一次,赌一项多少钱?”

“没多少钱,二十万两,这可是指的头两项,后面就不这点了,耶律大人不会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吧?哎呀!那您这个皇孙也就太没有地位了,想来也不会受到重视,哪怕是某一天突然没了也不会有人过问吧?”

店霄本是热情地样子突然变的有些冷,小狗子三个人也配合着转身离去,三女更是同时叹了口气要告辞,这一番动作让耶律祖恍然醒悟过来,急忙解释道:

“谁说我不受重视的,我负责看管的战马有三万匹,在这边买都是几十两银子一匹,到了炎华没有二百两想都别想,我就拿它们和你们赌,四十万两银子算得了什么?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先赌这两场。”

“哦~!”店霄和其他几个人有些吃:|.换过一副献媚般地笑容:

“我就说嘛!耶律大人一个皇孙哪能没有点底子,果然如此,大人刚才还装穷可就不对了,既然这样,那个,大人就按二百量银子一匹算好了,先送来两千匹,大人这两天就在此地享受吧,吃住的钱好说,嘿嘿,好说。”

广信军一营帐之中,燃烧起来的木头发出‘噼啪’地响声,主位置上坐着地正是统领这边地狄老将军,其他武将则按照身份和品级顺序排列在两边,站在中间的铺着毡垫上地成氏父子二人一时有些受宠若惊。

“启禀将军,我与信实带着一众人手深入到兴辽契丹活动频繁之地,终于在前些时候得到重要消息,契丹人在东京道一线布置十万大军欲攻我薄弱之处,且海上或同时配合进击,故边界之地危矣,然,其兴辽之后却是兵力空虚,并有辽国三皇孙耶律千岳及后族萧氏、萧若水盘居在此,所言消息或属实,望将军定夺。”

成信实的父亲把自己所得到的消息如实禀告,同时把一份写好的东西交了上去。

“成家为炎华所做之事乃劳苦功高,且去歇息,此事定当上奏皇上以达天听,成兄辛苦了。”

狄老将军接过东西对成家父子二人拱手作礼,旁边自有人领着二人前去休息,大帐之中众人等待着下一步的命令。

“千钧,你听到没有?兴辽府那边契丹人兵力空虚,还有三皇孙和专门出皇后的萧氏直系在。”

军帐外面,贴着偷听的雨露公主问陪同她的狄千钧。

“听到了,那成家父子果然厉害,为炎华冒险进到那边探听消息。”狄千钧满脸敬佩地说道。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恩,我决定了,我要去那边活捉三皇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