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0章 比赛夜晚加一场

第九部 天寒地冻巾帼娇 第二十章 比赛夜晚加一场

胖墩儿加油!”

店霄对着好不容易爬上山顶极力控制呼吸的胖墩儿高声喊道。

“小店子,加什么油,做菜用的吗?”

大小姐不明所以,跟着挥舞下小拳头问着。

“哦,那个车轴上需要抹油对吧?不然就容易起火,还走不动,咱们做那个滑板的时候也是一个道理,这回懂了吧?就是努力和使劲的意思,不说这个了,你看看,胖墩儿是不是挺有大将风范,那么高的地方还如此坦然。”

店霄发现说漏了嘴,连忙在旁边圆着谎,把大小姐说的只点头,想了下道:

“小店子,我怎么觉得胖墩儿不是大将风范,而象视死如归呢?他我知道的,一直胆小,那么高的地方冲下来还不得吓坏啦?”

“一样,只要能赢,管他是什么呢,咱们这个比试可是一切按照实际情况来考虑的,那罗斯族的人希望能聪明一些才好,胖墩儿在斗智方面可是得过我的真传,这些日子竟算计他来着。”

店霄肯定道。

果然,胖墩儿对这个从上往下冲一直是比较抵触,已经滑过了无数次的他在这回又开始不停调节着自己的呼吸,以便一会有勇气下去,正默默念叨各种神仙保佑的时候突然发现旁边的那个罗斯族的人也有些紧张,眼珠转了转不经意地说道:

“唉~!拼了,俺爹和俺娘东家都说给要不就骨碌下去,哦,我忘了,你听不懂我们说话呢。”

“能,能听懂一点,这滑下去没什么吧?”

那个与胖墩儿比的人望下看了看不确定地问道。

“哦。能听懂就好,没什么?你是不知道,咱们向下一冲本来是没什么,可中间插地那个旗看到了吗?手一碰上就象是别人抡起了棍子使劲给你一下子似的,这是手。换成脑袋不小心撞上,那就没命了,我是豁出去了,家里人早已被安排妥当,我还有个弟弟,以后二老就要靠他照顾,你呢?”

胖墩儿抿着嘴儿目光定定地瞅着沿着坡往下的那些旗杆。又紧了紧围着大肚子的腰带。闭上眼睛略微仰着头准备往下冲。

那个罗斯族的人这时候再次打量了那插着的旗杆,目光开始变的有些犹豫,抬起胳膊对着滑雪棍子敲了几下,感受着传来地疼痛,不确定地说道:

“真的这么厉害?我家里还有一个‘老婆’,就快要有孩子了,要不咱们商量商量,换个再平缓的地方。也别插旗帜了。弄个细点的木条不行么?”

“啊?你都娶媳妇了?诶呦。那你可真要小心点才成,不然媳妇和孩子都成了别人的了。我无所谓了,换是来不急了,准备,我滑起雪来没个准头,你千万别凑到我旁边,一不小心就能给你抡上,别瞎想了,马上就开始,大不了一死。”

胖墩儿说着对罗斯族地人使劲甩了两下手中的滑雪钎子,发出破空的声音,下面果然已经举起了小旗,待那旗一落,胖墩儿‘嗽’的一下借着手臂滑的力量,双腿蹬力和身体的重力就毫无顾忌地冲了下去,嘴里最后喊的是‘弟弟,照顾好爹娘,来生再见了。’

沙哑而又悲壮地声音让罗斯族地人猛然一哆嗦,跟着后面滑的时候已经拉开了十多步的距离,胖墩儿遇到第一面旗帜了,身体微侧,眼看要碰到时往旁边一带,斜着就放到了旗,接着向下一个地方冲去,正如店霄说的,胖墩儿的平衡感越是在运动中就表现的越好,把前面不远处的另一面旗也放倒后,滑出了一个完美的Z字形,那带起了翻腾雪雾地身躯显得是如此可爱。

罗斯族地人见先前地那个胖子好象并没有什么事情,遇到第一面旗时稍稍减速,用手给带倒后,突然放下了心,奋力地向下一个冲去,同时也恍然间明白了什么,恼怒地看着那拉来一大段距离的一蓬雪雾,双手使劲划着追赶,可惜开始时那一耽搁,把两个人地差距弄的太大了,胖子都已到达终点迎接欢呼了,他还在后面拼命。

“这,这不能算吧?明显我们这边的人在旗落下去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不公平呀。”

耶律祖见又输了,心中咯噔一下,扭头看着店霄等人辩解道。

“大人可要记得,这次比赛就是和生活中遇到的事情相衬的,后面有个老虎追你的话,哪里还有什么反应不过来一说,那就只能是死,哎!看来还是我们这边的人胆小,紧怕后面有东西追,不顾命地往下冲,大人啊!还是那句话,赌博伤身啊,不如这次输赢不算,我不要你那五千匹马了,咱们也停止继续赌,如何?”

店霄先前说的气壮,后面好象要刻意回避什么一样,支吾着商量,大小姐这边也配合着点头同意,脸上尽是期盼之色。

眼尖的耶律祖没漏过这一点,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笑着道:

“哦~!不赌了?这次的五千匹也不要:还是被你们赚去了,其实我这个人啊,不在乎那点马的,就是图个乐和,怎么能不要呢,五千匹,一匹都不少,这下你们从我这里就拿走了七千匹,我再调一万到此,正好相差不多,下一项是比什么了?押上,一万匹。”

身为阶下囚的耶律祖现在是一点没有这个觉悟,店霄等人也配合,面露难色,叹着气的答应了,由店霄开口回道:

“下一项

寻踪、狩猎,那个我已经安排人买了一只鹿,等会儿它放到山上,到时我们两边各出五人前去寻找。要活捉回来才行,耶律大人啊,不如别赌了,那两千匹马我们也不要了,好好的一只鹿,放了又抓地有些残忍。”

“比,一定要比。放心,我那养马的地方一直跟在营地左近,天黑之前绝对能过来,打猎好呀,这个我觉得我都可以。莫说是专门指这个活着的罗斯族了,那咱们安心等待即可,正好还能尝尝你们的饭菜。”

耶律祖终于是露出开心地笑容,身体里一下就充满了力气,任由世外桃源的护卫护着往回走去,几乎能听到那故意压制住的笑声。

夜在无数人的盼望之中慢慢降临了,洁白地雪映着一盏盏灯笼的光。把周围的一片地方照的通亮。世外桃源外面围观的百姓再一次得到赌赢地钱后,一些人下过新注,忍受不了困倦的侵袭,高兴而又疲惫地回家去了,一些个得到大人允许的孩子则还是那么兴致勃勃,兜里揣着世外桃源白给的糖,相互攀比着。

“千岳哥哥,要我说呀。最好吃的菜还就属世外桃源的。可惜。这些日子世道不怎么安稳,咱们吃东西总不能每次都带上兵马过来吧?还是耶律祖二哥会享受。已经在这呆了一天了吧?”

萧若水和耶律千岳两个人进到了世外桃源里面吃晚饭,旁边的桌子上就坐着被‘保护’起来地耶律祖,萧若水是边说着,边用银簪子在每个菜中都验了一下,见没有变色,这才放下心来夹起烧茄子喂到耶律千岳嘴里。

“三弟呀,你们糊涂呀,怎么也进来了?就不怕也象我这样?”

耶律祖用眼神扫了下左右地人,有些无奈地说道。

“二哥可是不舒服?这里怎么了?我与若水上次来就吃的不错,难道又涨了价钱?无妨,这么好吃的东西,多要点是应该的,二哥如给不起,我一同交了。”

耶律千岳故做不知地说道,耶律祖无奈地叹了口气,不再与这两个明显是过来看热闹的人说话,专心地吃起面前的菜,等待着晚上比赛的开始。

店霄和大小姐等人在楼上一间屋子里也吃着,夹下块鱼肉,沾了沾汁,哀怨地说道:

“三个,这一下来了三个,都是重要人物啊,全给抓住或是毒死的话,对辽国也是一个打击,可惜,我没有那种慢性毒药,用快地,人家在外面加起来有五千人,我还没高尚到在这时候选择舍身为国地地步。”

大小姐凑到近前,把店霄正准备吃地鱼肉给抢到嘴中,开心地嚼着说道:

“是呀,要是所有的人都是最开始跟着地那些护卫,我马上就命令灭了这些人,现在只能先赢些东西,是不是应该比了?”

在外面百姓觉得太冷要等不急的时候,第四项比赛也终于开始了,一头半大的小鹿被领出来,大小姐一再强调要活捉,不许弄出毛病后这才放开它,一直看着它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等了一个时辰,两边各派出的五人终于分头行动了,依旧耐心等待结果的百姓也得到了世外桃源给的肉汤取暖,那些人同样看不到踪影时,耶律祖转过身笑道:

“知道罗斯族什么最厉害吗?就是这个寻踪,我敢打赌,只要那鹿不是跑的太远,用不上两个时辰就能被捉回来。”

听到他这话,大小姐有些担忧地贴着店霄耳朵问道:

“小店子,你带来的那些人也同样如此厉害吗?”

“不是,他们这方面连契丹人都比不上,可这次却绝对会赢,因为我让人买鹿的时候是一只母鹿和小鹿同时买来的,小鹿被放了,咱们找不到,可那母鹿却绝对没问题。”

店霄同样压低声音,阴笑着说道。

大小姐恍然般点点头,对店霄伸出个大拇哥比画了一下,转头开始与林、柳两个姐姐分享着这份快乐。

雨露公主的队伍在天黑的时候终于是来到了一个只有二十多户人家的村庄,好在这里周围的地都被平整过,狄千钧按照雨露公主的吩咐,命人到村庄中买了两只老母鸡,水儿和风儿亲自按照绿野仙踪车上搭配的那个出行简易菜谱和一包专门用来炖鸡的调料,把那两只鸡给炖了起来。

“千钧哥哥,等一会我们一起吃,这绿野仙踪想的真周到,把调料和菜谱放到一起,想吃什么,按照方法把调料放里就行。”

雨露公主端着杯葡萄酒来到狄千钧这里,看向那冒泡的锅说道。

在这些人休息吃饭的时候,后面那个先前遇到的商队也来到了此处,并没有打扰别人,在不远的地方支起帐篷、埋锅造饭。

“他们真比我们要苦不少,锅里又开始煮那猪食一般的东西,要不要给他们送去些东西?”

雨露公主用一根鸡骨头逗弄着‘重重’,看向那边忧虑地问着。

“千万别送,不然人家还以为你下毒呢,除非是他们亲自过来要才可以。”

狄千钧连忙出声阻拦,水儿也跟着说道:

“就是,小姐千万不能给他们送,他们绝对不会领情,咦?我记得有一匹红色的马呢,怎么没了?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