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1章 大定府中有动作

第九部 天寒地冻巾帼娇 第二十一章 大定府中有动作

耶律祖大人外面天寒喝碗热汤吧?”

店霄从给百姓送汤的那桶个中舀出一碗递到耶律祖面前看着大家追去的方向说道。

“你给我喝这个?这不是他们这些贱民喝的东西吗?”

耶律祖皱着眉头拒绝道身体还往旁边躲了躲紧怕蹭到身上那后面离得近的百姓听了一个个都是目露凶光盯着他。

轻笑一声店霄把那碗汤又递给旁边拉着两个姐姐唠嗑的大小姐待大小姐吹着喝下一口后方才说道:

“这汤可没因为他们这些人而少放了什么东西耶律祖大人白天喝的就是这个唯一不同的是东家觉得他们平时吃的盐少多放了点盐和荤油口味重了些而已大人呐!我还是那句话赌博伤身啊这次比过无论输赢咱们都别赌了如何?”

耶律祖这时才闻到那汤的香气鼻子抽*动两下终是没舍出脸来再要一碗听到店霄那个劝赌的话好象特别不舒服摆摆手回道:

“当初赌的时候是你们‘请’我非赌不可吧?这会儿为何一再推脱?难不成是逗我玩儿?再说吧赌就要图个高兴什么时候我赌舒服了什么时候算可不是你们说如何就如何的现在此地我契丹人有五千之数不要以为我在这你们就能高枕无忧。”

“哦?大人看来是贵人多忘事当初比的时候可不是我们先提出来地。大人可是为了一个比试带三千骑兵到此我们这正是陪着大人您玩呢至于这五千人大人难道忘了我们的身份?不会所有人都是同样想法吧?慢说是五千即便五万又如何?还能因人的多少让人死而复生?”

店霄的脸马上就落了下来把前面生的事情给点明告诉耶律祖是他先挑事的。

“这个?唉~!”

耶律祖被抢白了一通。仔细想了下又看看那边的三弟和萧若水终于是不得不接受这个受制于人地事实无奈地叹息一声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等待罗斯族人回来上面。不再言语。

店霄更是不愿为这种口头上的事情纠缠转身给别人盛汤那些百姓也听到了刚才的话再汤喝起来觉得更加美味了连耶律千岳和萧若水都没有拒绝这一下到是把耶律祖给孤立起来。

冷寂的夜中有人当先觉得无趣了。看着那台子便跳上去唱过几句。其他人这时也才想到还有不少能做地事情纷纷转移注意力给叫好、喝彩疲惫的身躯也又一次活泛起来时间不觉中就过去了一个半时辰暂时忘却比赛的人这时却听到了那边‘踏踏’的马蹄声几乎同时转头期盼地看着那边。

隐约中可以看到是五个罗斯族的人被护在中间的一匹马上用绳索捆住了一个东西。越来越近后可以看到那是个活物。身体在一挣一挣地挣扎着。

“哈哈哈哈!果然是罗斯族的勇士。怎么样?这一会儿工夫就回来了世外桃源地人啊。听你们地这次赌完就先停停什么时候想赌再从来无非一点东西可别说拿不出这么多人作证不怕你们赖。”

耶律祖当先高兴地大笑起来想要见好就收手下的三千人也如释重负尤其是已经让出了马的那两千而周围的百姓好象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一般刚才还高兴的笑脸突然没了摸着喝得热乎乎的肚子同时转头看向了店霄。

“好耶律祖大人能这么想我们是真高兴啊这是最后一场再不比了等以后有时间再说正如刚才大人说的这不少人看着想赖也赖不掉耶律千岳统领您可要给证明呀。”

大小姐那边接过话来说道耶律千岳也没有明白过来只是反射性地配合着点点头这时罗斯族的人终于是冲到近前勒住了马把那绑着地活物往地上一扔几个人神色都有些落寞最后由莫尔开口说道:

“禀大人我们到找到鹿地时候那鹿已经跟着他们地人慢慢往回走了这是他们路上顺便抓的枹子让我们先给带回来这次我们又输了那些东西也没有脸管您要我们明天就回去。”

众人经他一说这才又仔细地借着灯光看了看地上绑着地东西果然是一只又肥又大的傻枹子两边人刚才的表情此刻来了个大兑换百姓同时高声叫起好。

“回去?你们还想回去?这四场比赛下来你们给我输掉一万七千匹马这时候就以为没事儿了?枹子枹子你们不是说自己如何厉害吗?怎么就不知道把鹿抢过来?”

耶律祖用手指着罗斯族的五个人高声喊着到了后面都有些语无伦次。

这时耶律千岳却有些不愿意了上到前面拍拍莫尔的肩膀说道:

“二哥这么说却不对罗斯的人是帮你比哪有输了就不容人的?若真这样以后哪个还敢来帮?这罗斯族的人我说了谁也不能动。”

“你?好!这次我就先放过他们一次我还要比这回不比雪上的事情我要比马上的我还有一万五千匹都拿出来比。”

耶律祖气急败坏地喊道眼睛充血红地看向店霄和大小姐这边让店霄等人也是一愣开始琢磨怎么处理这个问题正这时候从城西的方向一人带着三匹来回换乘的马飞一般的冲了过来到了这里翻身下马‘扑通’一声没站稳摔倒在那里挣扎着爬起来从怀中

个令牌和一封涂着火漆的信说道:

“大定府耶律达达将军有令从各处紧急调拨战马。二皇孙耶律祖处急调一万匹三皇孙耶律千岳五千匹即日调拨不得耽搁。”

“啊?这就要调了难道要用大动作?可我这马还还要…。”

“耶律千岳领命。来人啊去领出五千匹马立即星夜急驰给耶律达达将军送去以免耽误军情。”

没等耶律祖在那里嘀咕完了被萧若水暗示着拉了两下的耶律千岳就大声答应下来。那边自有人快回去安排马地事情这一下却让耶律祖也不得不咬牙命令人去送马而他那眼睛却狠狠扫了下正在被世外桃源人安排走的那一万五千匹他输了的马目光中夹杂着悔恨和无奈。

那传令的人早被店霄暗示着让世外桃源的人给侍侯起来一碗热汤灌下去苍白的脸上渐渐有了血色疑惑中看到店霄掏出的盐铁商行地印这才释然。赞了一句汤好喝。安稳地躺在绒绒的毯子上面休息。

“耶律祖大人您现在只剩下五千匹马了是不是稍停停等过些日子您想好了咱们再赌?不然万一那个耶律达达将军再要从各处调马的话你都输了可就没马用来调了。”

店霄这时凑到了耶律祖这里贴在他耳朵边说道挥了挥手。那些一直负责保护他的人也都撤下去。那意思是放人了。

“此话当真?你们不会赢了马便跑掉吧?我过一些日子还能再和你们赌?赌什么我说的算?”

耶律祖有些担心地问道。

店霄连忙点头:

“是。以后还可以赌赌什么您说地算。我们不走我们是盐铁商行的来这边可不是为了与您赌是您非要逼着我们这么做大人要是还缺什么可以跟我们说一定马上到别处帮您买来还有情报也是一样这才是我们商行来的目的。”

“哦是呀你们是盐铁商行的本就是过来送东西的是我急了好以后再赌!”

耶律祖被这大起大落的事情弄地有些迷糊念叨着盐铁商行地身份这才稍稍放心迷茫地转身带着手下离去那些契丹的骑兵和百姓俱都不知道两个人刚才说过什么见事情已经如此到是同时松了口气。

“耶律千岳统领这次还真亏了你们帮忙不然你那二哥还不得给我们欺负死哎!我们商行本就是给你们跑的这条路没想到最后却差点落个尸骨无存的下场难道咱辽国要变天了?”

店霄送走没了魂儿般的耶律祖转身又来到萧若水和耶律千岳这里道歉言语中更多的是无奈。

萧若水这时换上了副笑脸往世外桃源那边看看见没有歌舞团的人方轻声说道:

“哪是什么变天还不是耶律祖被迷了心非要找女人这才过来逼迫你们盐铁商行哼!此事绝对不能这么算了等我们回去一定如实禀告皇上你们放心只要在这个地方那就不要怕别人。”

“那就好那就好还要多谢大人那个我们这次来还带了不少的茶叶都是不错地一会儿命人给大人送去些此处地周全就靠大人了若有其他吩咐定当照办。”

店霄地脸上终于也出现了缓和的样子长嘘一口气说道。

“是有事情这里有一份东西你们拿出去看看到时要按计行事万不可大意了事成之后定有重赏。”

萧若水从怀中掏出一个小锦袋于里面拿出一张折叠地纸还带着体温的就塞到了店霄手中美目也深深看了他一眼这才交代完毕。

五日后气温再次突然下降雨露公主一行终于是在冷得受不住的时候来到松亭关这里因人太多无法完全安置也不敢过分张扬只安排人进到里面分批购买了各种应用之物于外面稍微平坦的地方扎下了营帐休息。

“把调料先兑在酒中要那个劲大的最好是米酒好啦下一步把只喂了两天水的鸡拿过来捏住嘴把酒灌下去还要按照部位来拍打鸡这个是力气活让护卫来弄接下来是和泥巴要用这包里面的东西兑水和再然后挖坑、埋下去上面要拿火盖上就这样等一等美味的叫花鸡就能吃了。”

熊熊燃烧的篝火边上雨露公主带着水儿和风儿照着车中的菜谱把指定的调料等东西准备好在那做鸡还有几个护卫跟在旁边忙活在大家的零乱配合下两只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鸡终于解脱了雨露公主则忙的额头上渗出不少汗小脸红扑扑的。

“露儿以后这些事情就让别人干吧你等着吃就好这一会儿让你糟蹋了不少的调料听说绿野仙踪一些调料都是价比黄金这都是钱呐!”

安排巡视了一圈的狄千钧来到这里看着那些撒在地上的调料有些惋惜地说道。

“好吧好吧下次我垫个东西小心一点总可以了吧?千钧哥哥那个一直躲在我们后面的商队也扎营了吗?”雨露公主保证着转移话题问道。

“小姐我刚才去找泥的时候就看到了只是那天丢失的马又回来了却少了一匹脖子上有一圈白的怎么总丢呢?”水儿在旁边插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