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2章 大战将至胜几何

第九部 天寒地冻巾帼娇 第二十二章 大战将至胜几何

什么?水儿你说什么?丢了的马回来了,又丢了一匹天我说的战马模样的?”

狄千钧一把拉住水儿的手腕神情紧张地问道。

“是,那天你说他们用战马拉车我就看的,我知道炎华缺马,所以听说有好马被糟蹋就想看,后来少了一匹红色的,可今天又出来了,另一匹象带个项圈的却没有了,千钧将军,您捏疼我啦。”

水儿有些慌乱地说着,看了看小姐又看看被紧握的手,有些疼还带着点害羞。

狄千钧根本就没再多说什么,扔开她的手掏出雨露公主给的那个看很远使劲爬到一处高坡之上,伸到最大程度向那商队的营地观看,这仔细一看才吓了一跳,只见那凌乱的帐篷是那么的不合理,可拴马的位置却正好可以让每一匹马用最快的速度冲出去,并集结成队,那些杂乱无章扔的到处都是的杂物所在的地方让外面的人冲进去要费好一番力。

这时营地中又出来几个人,拿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找地方聊天,也不顾天冷,这些平时几乎天天看到的事情在此刻狄千钧的眼睛中彻底变了样,因为那些人所处的位置都是最适合观察的地方,手中拿的东西有报信的,也有能当武器的,还有一种玩具一样的钩子,那个是来给绊马索挂索用的。

一大滴又一大滴的冷汗沿着狄千钧的额头就流了下来,举着那精巧看很远的手不住地颤抖着,耳边回响着父亲曾经告诉过的话,与面前的情况一一做了对比,连续喘息几口气。使劲闭上眼睛恢复冷静。咬咬牙,转身大步跑下喝令道:

“所有人注意,马上进入接战前准备,休息时不准武器离手,不准脱衣,广信军的人听令,今夜成两拨休息,一律要在最外一圈,斥候队全体出动,探察周围二十里范围情况。每五人一组,若遇袭击当快速回奔。不准停留营救同组人员,被缠住地人当奋力杀敌为其他兄弟争取时间,明白没有?”

“明白!”

一百个广信军地最为精湛的军士同时轻声坚定地应道,每个人开始把身上的无用东西都卸下来,齐齐给狄千钧和雨露公主行了个礼后转身各自编组快速消失在众人视线当中。

其他四百广信军马上来到了营地最外圈。分出二百人和衣怀抱武器倒头就睡,另二百人或明或暗自己找位置巡视起来,这一系列的事情从开始做到完事,居然用了不到半刻钟,可见这些人的战斗素养如何。

“这,这是广信军那个厢军吗?千钧哥哥,刚才离开的那一百人会不会死掉?”

雨露公主这时候已经被一连串儿的事情给惊住了,在旁边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

“是,他们是广信军,也是那个厢军。可却是从六万人中选出的最好的五百个。爹把他们给了我。露儿,咱们这次遇到麻烦了。你的禁军必须没有任何抗拒想法完全听从我指挥才可以,不然我们连冲出去地希望都没有。”

狄千钧表情严肃,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身上套了全甲,一副随时准备接战的样子,旁边地雨露公主使劲地点头,眼圈红红地说道:

“好,都给你指挥,你们都听着,千钧哥哥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不然我们就都完啦,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出来了,那一百个人中还有几个我认识每天帮我搭手做菜的呢。千钧哥哥,我们能活着回去吗?”

“能,我们一定可以活着回去的,看来现在是不能往回走了,那条路一定会被他们给封锁上,这两次缺的马就是他们绕路传递消息用的,我需要找到他们薄弱地地方穿过去,然后转回去。”

狄千钧说着掏出来一张简易的地图在那仔细看着,想判断出对方的虚实和布局,雨露公主则拉着水儿和风儿的手,焦急等待着别人的安排,那些禁军早就把所有的指挥权交了出去,这种情况他们可没遇到过。

“报,我方西南来路十二里处有大量契丹人在,我组人员被对方斥候发现,激战,四人掩护我一个人逃回。”

一个时辰后,等待中终于是有一个大腿上插着箭的斥候骑马跑了回来,直接

摔到在地报告道。

看着这个斥候被人拉下去救治,狄千钧面无表情淡然地看着地图说道:

“果然如此,后路已被掐断,看来他们也是还没有准备妥当,不然现在就已经合围了,传我命令,停止休息,所有人准备好,与我一起突袭旁边的那个商队,灭掉他们后直线向东移动。”

事不宜迟,狄千钧把头盔一带,翻身上马,留下一部分人保护雨露公主的车子,其余的全部跟着他冲杀了出去,那商队地人好象也一直防备着他们,人数虽少,组织起来却并不凌乱,依仗着帐篷和那些障碍物,极力抵挡杀广信军和禁军地绞杀,当最后一个人倒下时,嘴角居然露出了一丝笑容,让狄千钧更加烦躁起来。

“快,笨重地东西都不要了,带着公主快走,我们断后,来人啊,把那些营帐堆在一起烧了,此时的风向正好能把烟吹到前面去,能阻挡一下也是好地。”

狄千钧骑在马上挥舞着手中的长枪,安排着撤退的事宜,好在这些军士都不是弱旅,行动起来没有丝毫耽搁,一部分人跟随留下等候斥候和负责阻击,五百两军混合的人则护着车中的雨露公主快速向东逃去。

“契丹人都是大坏蛋,我们是来抓他们

的,居然被他们给算计了,呜~我真.候没把那边的贪狼卫和绿野仙踪的护卫带着,车夫大哥,你说是吗?”

雨露公主难过地哭了起来,敲敲车厢问外面的赶车的车把势,这个人是绿野仙踪派来地。专门负责赶车。此人听到公主地问话,摘下头上的一直带着的草帽,露出了一张刚毅的脸,饱含着风霜和坚定地双眼让人看着就有一种安全感,只是脸上的一条刀疤比较吓人,这人拉开前面的一个小挡板,对公主回道:

“公主放心,我等誓死护卫公主周全。”

说完这句又对那些绿野仙踪随队打杂一直默默无声干活的二十个人喊道:

“兄弟们,放下手中的事情,操家伙。保护公主。”

“是,保护公主。”

那二十人突然间听下手里的活计。纷纷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把三棱形黑色的武器,并且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地包裹,不停地从里面拿出东西装在自己身上,那些东西有的根本就叫不出名字。

雨露公主挑开窗帘,惊讶地看着这些人和东西。使劲晃晃脑袋犹豫着问道:

“你,你们不是干杂活地啊?这些东西好象就是绿野仙踪护卫的吧?”

那赶车的人点点头:

“我们本来就是护卫,我一直负责保护大小姐的安全,只是这阵子大小姐身边的护卫不差,我才留在了京城,大小姐管我叫刀疤叔叔,公主叫我刀疤就行,而这些人是小二哥专门挑选出来地,每天只负责训练,连大小姐出行都没有跟着的那个叫‘特种部队’的队伍。他们一大部分都是从白大人贴身的贪狼卫和大内禁卫层层选拔而出的。这次管家是实在怕公主有事。才命令他们跟着,只是管家已经越权了。大小姐回去一定会处罚他。”

那些个护在车周围的禁军和广信军听到这个话,不由的纷纷打量起这二十个人,只是怎么看都觉得很普通,没有凌人的气势,也没有豪迈的步伐,那居然走的是小碎步,身体还总是有些轻微地晃动,也没有耀眼地武器,这些人身上装备地几乎都是不怎么反光的东西,更缺少那种犀利地眼神,一个个的眼睛都是咪咪着,好象要睡着一般。

“那你们是最厉害的人吧?为什么管家还要被罚?这可是保护我呢,等回去的,我给说一说,哎~!也不知了侄子的和侄女的东西,是答应他们回去时带好东西的,水儿、风儿你们怕吗?梦儿一定还埋怨我不带着她。”

雨露公主从怀中摸出一个短小精致的匕首,用手来回把玩着,镶嵌着宝石的鞘是那么的迷人美丽。

刀疤想了下回道:

“谁求情都没有用的,这是定下来的事情,至于是不是最厉害的就不好说了,因为小二哥说过,没有最强的,只有最适合的,而现在这是雪地,受不少限制,练习的时候他们都是练的山地和丛林。”

“人呢?人都哪去了,这可怎么办?京里现在来人说一定要保护好雨露公主,可现在人都找不到了,还怎么保护?”

狄将军在大帐之中发着脾气,下面那些人则都低个头,另有几个被皇上派到这边一路追赶因大雪阻碍晚了两日到达的人等在旁边。

过了许久,下面才有一个人出言道:

“雨露公主一直都和千钧小将军在一起,前几天不停地出去打猎,后来说遇到个什么老虎,结果就带着他们的那一千人出去了,谁知现在还没有回来,不会是打的高兴了多呆几天吧?”

“打猎?可我前天问你的时候你怎么说是还在营地之中,公主不想见别人呢?”

狄将军又懊悔地质问道。

“是公主这么交代的,我哪敢不听。”

“唉~!这么大的事情,居然当成了儿上就派人去找,若公主出事,我以死谢罪,来人啊,派出大量斥候,往远了探,直到有公主的消息为止。”

狄将军对那几个传令的人说过后吩咐斥候出动,焦急等待了两个时辰,那派出去的斥候就有人跑回来报告道:

“报大人,找到了公主车辆留下的印记,好象是奔着辽国深处行去,只是再往前探却遇到了契丹人的斥候,现已交战上了,还望将军定夺。”

“什么?他们的斥候不是不出现在这边吗?我明白了,坏了,公主和我儿性命危矣,他们这边一定不仅仅是契丹的斥候,还能有他们专门阻断这条路的军队,来人啊,给我点齐兵马,我要冲出去杀,给我儿打通逃回来的路。”

狄将军只一听这个消息就什么都明白了,直接

就下达了强攻的命令。

一时间整个广信军的营地全部都动了起来,不到两个时辰,前锋队伍已经整装完毕,开始冲出关口,后面的队伍紧紧随着,一个多时辰后,正式与敌接战,这一打就打到了晚上,两边不停的投入兵力,战场之上成一片胶着之状。

“完了,这条路是回不来了,看来他们不但知道了公主的身份,还打算以这为突破口反攻我炎华,这下面的跟本就不是什么游骑,而是最正规的混合部队,大战将到啊。”狄将军放下看很远忧虑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