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4章 树林之中放大火

第九部 天寒地冻巾帼娇 第二十四章 树林之中放大火

皇上,您尝尝这个冬笋,又嫩又脆还带着一丝丝的甜了都不用放别的调料就不错。”

小红端着一小盘冬笋给送到皇上面前劝着吃,店老头呆了两天就实在是放心不下心中的事情,再次和还没有彻底好利索的文臣一同上路了,嘴里却抱怨着吃不到自家孙子店里的东西,都便宜了别人,管家连忙帮着准备一辆豪华的马车,一应物品全都装齐。

“哦,好,我吃,那红油给我拿来点,我沾着吃,露儿那边还没有消息回来,也不知道如何了?前面的战事到是不错,大同府被小店子给搅和一通,现在那边的情况有利于我们,快马报的说是再有五天用不上就能稳住大同府形势,来,白大人和陈大人也吃。”

皇上喜忧参半地说着,把切成细条的笋丝在红油中熬了熬扔进嘴里细细品味。

“官家说的是,小店子那一番调动,可把契丹人的空隙给拉开了,这要是再不能胜,前面的将领也就没有在活着的必要,可惜人家战力毕竟不弱,贪狼卫呀,死伤惨重,也怪小店子,他在呆两天安排一下,或许就不能死那么多人,难道店老头也从小教给过小店子如何做探子?新安排去的人,比起来可差一大截。”

白老头心疼地说着,伸手撕下个鸡腿,喝一口酒,狠狠咬着。

陈老头听过店霄说的有一种鸭子,可以片出来一百零八刀,刀刀均匀,这非逼着绿野仙踪的厨子琢磨怎么弄鸭子,好不容易用木炭熏出来一个。这正拿着刀练习,那速度和准确度却是给人一种享受的美感。只是按照他这个削法,最后能削出上千刀来,也不知道符合不符合那三分之一的肉,三分之一地皮和三分之一的油,此时手根本没停地接着白老头的话说道:

“他要是不走,杨家的大小姐真有了事情,咱们损失的就不仅仅是那些兵了,就这都不知道是否来得及,那里毕竟算是辽国腹地了,怕那些姑娘一时玩心太重暴露了身份。哦,我才想起来,前两天有个好消息,以前不愿意拿出钱和本价卖货的商人,现在居然要捐出些前面急用的东西。有稻米。有冻的肉食。还有些棉衣什么的。

“哦?还有这事儿?那些商人不是已经被监视起来说是或许有不轨行为吗?为何又做出如此决定?不会又有什么阴谋吧?哼!那个月白公子还真以为自己隐蔽呢,岂不知小店子已经把这边所有的名单送了回来?”

皇上听了稍稍惊讶了一下。用嘲笑般的语气说道。

“官家说地是。名单都已经在我们这边了,还有不少街头乞讨的孩子帮忙监视。他们是插翅难飞,只是原本用来临时救济的那些地方真要改成长期存在的孤儿院?那可是不少钱啊?”

白大人盘算了一番跟着说道。

“改,一定要改,小店子说了,可以让孤儿院赚钱的,到时候把多出来地钱用在地方上,我也指望着有那么一天我炎华幼有所教、老有所养呢,再说那些孩子也不容易,帮过不少忙,朕乃一国之君,本就应让治下百姓过好日子,可最后还不得不用那些孩子,若是不把孤儿员盖起来,还哪来地脸坐在龙椅之上?”

皇上说到这里比较激动,喝过小红递过来地茶水才平复一些,看着面前的美味,有些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官家说地是,应该盖,只是我就闹不明白,小店子怎么就能让一个往里搭钱地地方赚钱?看来柴老头是没和他谈好,不然他那么多赚钱的点子为何就不拿出来几个呢,也好让官家地内府充盈一些。”

白老头在那边给皇上暗示着,皇上一下就明白了,想了想说道:

“也是,让他想一个不与民争利的方法,多赚点钱冲进府库当中,不然我就把整个皇宫里的人每天都弄到绿野仙踪来吃,呵呵!若是所有的买卖之人都象小店子一样多好,平时看着连我都敢斤斤计较,关键时候要什么给什么,哪怕支身犯陷都在所不惜,我就不信他不明白这是我们在利用他。”

“是呀,他这些日子都可以算是功高盖主了,还怎么赏啊,好在这次也给了他一个消息,算是抹平,不然,只能寻个过错才行,哎~!我这手段还是差,小店子说最高境界应该是削完了以后还是整只的模样,那得多快的刀呢?”

陈老头把鸭子已经削碎了,在那一手拿刀一手托盘子皱着眉头在说。

“你们两个呀,我算看明白了,嘴中说着店子如何,要盘剥他,其实还都为他着想,放心,朕不是那昏君,他也不是那种能让朕下不来台的人,别看是个孩子,精着呢,功高震主又如何?都不用**心,他就会给我想好退路的,不信咱们就看着。”

皇上这时候体现出了自信的一面,拿着一条冬笋使劲舀起红油下面的辣椒吃到嘴里较着劲。

旁边小红刚才略有担心的神色这时候消失的无踪,露出发自内心地笑容又把一个冬笋条沾了沾糖塞到皇上口中。

“还是官家有先见之明,小店子确实如此,总是在逃避赏赐,无非就是换成了一些什么免税的事情,其实赏起来还真让人为难,这钱财一事上就无所谓了,这次与辽国之战,他们没少往外拿钱,官家我看不如这样,那些商人现在您既然不愿意动,那就收下东西,让他们给往小店子靠近的地方送,并把这事情用快马去那边给小店子说一声,让

,那时他怎么也能到了,这边官家也好图个清闲。”

白老头仰头喝掉一盅杏花村,眼珠转转提议道,皇上和陈老头俱都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小红则气鼓鼓地嘟起了小嘴儿,把一条冬笋塞到旁边的陈醋里面。

细细的雪沫无声地从天上落下。让一些不注意的路人头上和身上都聚集起了一层,惟有女子对这方面比较看中。早早撑开了伞,或干脆缩进车厢之中。

“小姐,你知道那个苏二公子去京城中和那个月白公子说什么了吗?为何回来后不再骚扰你,而是整天显得神神秘秘的?”

谢芙澜地丫鬟与她一同坐在一两车子之中,感受着外面丝丝的冷风,车中地炭火炉也不再那么闷热,此刻丫鬟轻声问着,并把脑袋伸出去,使劲打量着苏二当家的,好象要把他看穿一样。

“哼!他还能有什么事情。无非就是得到人家辽国探子的什么承诺了,这才一路上这么高兴,哼!等找到那个店小二让他听话的救出广程以后,我才不会再见他苏二公子一面,把窗帘放下吧。我不愿再看他那小人得志的嘴脸。”

谢芙澜忿忿地说道。言语中还有一些无奈。那个冰剑的护卫则被分到了一匹马,跟在旁边保护着。不准任何人无故上前一步。而整个车队正快速地从大定府的方向向河间府赶去。

“哈哈哈哈!这次我发达的时候到了,就凭借着这包药和那个辽国二皇孙耶律祖好色的德行。这一旦好事成双,加上我苏家在那边的产业,想不发达都难呀,至于大哥,他就当是为苏家地繁荣做一份牺牲吧,啧啧,可惜啊,那谢芙澜居然真的还是处子之身,不行,我不能动歪心思,不然那二皇孙不高兴了,我的前途可就没了,那怕等他玩够了以后我再想法要来呢,你说是不是,到时兄弟们可以一起上。”

苏广鹏小声地对几个护在旁边的人说道,还不时回头看看那载着美女的车子,吞着口水克制着自己,眼神却总是有意无意地躲避着冰剑地注视。

“苏公子说地没错,那谢芙澜被那二皇孙先用过才好,到时候更会侍侯男人,看着她那嫩嫩地手,想来别的地方也够嫩吧,就把承受不住咱们这些人一晚上地折磨,那咱们快赶几步路吧,我这都有些等不急,你们先说着,我去看看我那丫鬟,苏公子是否一起来?上次别看她又哭又闹地,就是装个样子,后来还不是让怎么做就怎么做?这会还巴不得呢。”

非要也骑个马的朱宝田这时在旁边**笑着附和道,揉了揉有些不舒服地大腿根,向另一辆稍微有些简陋的车靠去,并招呼着苏二当家的,苏广鹏也不可以,好象想着那天双龙一凤的快乐,急色的跟随而去,片刻后,一辆车中传出了女子的呻吟和求饶的销魂声音,又被呼啸的风声给淹没。

“杀啊!冲出去,保护公主。”

狄千钧高声喊着带领着一众军士就对着包围着他们的辽国人的一个方向冲杀了过去,后面的人则边抵挡着来自另三面的进攻,边护着雨露公主的马车沿着前面人杀出的血路使劲地冲。

这已经是上到山上的第二拨围山的人了,只是这一次有不少步兵参与其中,看着没有多少杀伤力,应该是一些当地的临时征出普通的人,并不是契丹的骑兵精锐,稍稍放下心的众人却又不得不继续拼杀。

“怎么又被找到了?不是下雪了吗?这雪刚一停居然就被发现,他们难道能掐会算?呜~!这下我还能回去吗

一番冲杀过后,再次逃出来的雨露公主有些害怕和不解,从车子中探出头来哭泣地问道。

“公主请放心,咱们一定会回去的,至于他们为什么能发现我们,你看天上,那里有一只海冬青在盘旋,是它看到了我们,可惜飞的太高,没有办法打下来,车上的强弩也够不到。”

刀疤抬头看了看天,那上面果然有一只展翅翱翔的鹰,来回盘旋着,辽国的人一定是通过它才发现的。

“真的,真有一只该死的鹰,车上有弩箭吗?差多少?难道没有一点办法,我决定了,等回了炎华就让绿野仙踪天天给我做鹰吃。”

雨露公主也转过头来看,气氛而有无奈地叫喊着来发泄。

“有了,有办法,这个特种部队野外生存手册上说了,如果是在山上被敌人围住,那就要尽量的干扰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放火,哪怕是在最寒冷的北边,哪怕那地方被积雪覆盖,只要你想让它燃烧起来,那就绝对没问题,公主,我们放火吧!”

刀疤手中拿着一个小册子一个字一个字念过后说道。

“好,那我们把所有能点燃的东西都点了,我这车里还有不少酒,我也不喝啦,让他们欺负我们?都给烧了。”

雨露公主想也没想就咬着牙同意道。

说做就做,不一会儿熊熊的大火和滚滚的浓烟就冒了出来,各种能够燃烧的东西几乎都被烧掉,本应该向着上风处跑的队伍却加快了速度向着下风处跑去,一个个都用湿了的布捂着嘴,上面的鹰也同样受到影响,尽量盘旋到了其他地方。

“烧吧,都烧了,最好是烧他几天几夜。”雨露公主狠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