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0章 两方决战终到来

第九部 天寒地冻巾帼娇 第三十章 两方决战终到来

人呐?你说,你不是说派出两拨人去引诱他们,等这就围起来吗?可现在人呢?”

耶律祖坐在一个不知从哪弄来的一个滑竿上面,披着件大衣看着前面愣愣站在那里的做诱饵的人问旁边的一个给出主意的小首领。

“这个,他们可能是就会和十来个人的队伍杀,稍微多一点就害怕跑了,恩,要不就是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计策,只是这个好象不大可能。”

那小首领小心翼翼地在旁边回道,眼睛警惕地看着耶律祖,紧怕他一生气让自己遭殃,直到耶律祖把头扭向另一个人时,他才松了口气。

“还有你,你不是说发现这个事情了么?每次他们改变方向都会留下一些陷阱,可方向是发现了,为何我们就追不上?你不是说带着二百人出去堵截一定成功吗?堵到谁了?”

耶律祖这回的语气更加严厉,把那个人给吓得哆嗦地解释道:

“大人,本来他们是应该按那条路走的,只是前面有个山崖,他们又做了一次陷阱,可我却不敢再追了,那脚步实在是太多,说明人也不少,这二百人万一追过去,他们以逸待劳,而我们是筋疲力尽,那不是把兄弟们都搭里了么?”

“那怎么办?就这么被他们带着在山里转?吃的东西还够多少天?一共就那二百来人,居然就抓不住,命人去找的当地人还没有找到?这里我怎么觉得是他们家一样,左右全是山,他们居然能一直不与我们大拨人马遇上,我不管,无论如何都要抓住那个贱人,不然我回去还哪有脸见耶律千岳?拿酒来。”

耶律祖抱怨、咒骂着从滑竿上的一个地方拿出块已经凉了的烤肉,不顾腥地塞进嘴中嚼着。伸出手来要酒。

那人接过酒给递到手中略作思考又说道:

“大人,吃的东西您不用担心,已经命人去取,还有如果遇上当地的人也可以从他们那征一些,去找本地人的兄弟早就出去了,或许正在回来地路上,大人,我看出来了。他们是不敢和我们正面遇上,就想这么一直拖,随后寻找机会跑出去。可是他们现在走的路,前面据说有一座最高的山,那山下的路只有一条,我们应该做出合围之势。让他们进去。到时把他们堵在那里。”

“好,此计可行。吩咐下去,让人把周围的乡勇都征集起来。把其他的地方守住。千万不能让他们跑了,到时就逼炎华这点人和我们决战。大不了分给当地守军一些功劳好了,总比回去让萧若水笑话强。”

耶律祖这时才把阴沉的脸转换过来一点,张嘴灌下去一大口畅快地说道,把咬了几下的肉扔给这出主意地人,在其感激的目光中得意地眯上了眼睛。

“萧姐姐,您尝尝这个糖醋鱼,又鲜又嫩,吃到嘴中咸淡适口,我吃过无数遍了可还是喜欢吃。”

大小姐把单独的一个食盒中地菜拿出来,指着一道鱼给介绍着,并当先吃一口随后夹给萧若水,萧若水这才放心地也夹了块吃着品味一番说道:

“果然好吃,真怕吃惯了以后吃不到天天想呢,千岳哥哥你也尝尝。”

“你们吃吧,我嫌挑刺儿费劲,我吃这鸡,这鸡看着油乎乎的就不能差,果然,这鸡肚子里还塞着东西呢,香!给你们留对儿翅膀,大腿什么的就我吃了。”

耶律千岳直接

拉过另一只盘子上托的鸡,也没让人验毒,直接

用手扒开,那鸡肚子中地东西依旧是热地,往外冒着气,香味也掩藏不住飞了出来,耶律千岳便迫不及待地撕下个大腿直接

塞到嘴中,‘呜呜’地说着。

“萧姐姐喜欢吃还不容易么?以后萧姐姐到了什么地方,我们就把世外桃源开到那里,即可以让您吃到好的东西,还能随时得到有用地消息给您传过来,这战事一起,原来在炎华的情报都断了吧?唉~!上次我们专门安排人去告诉一声,可他们还是不小心,现在人能没事就好了。”

林皛瑶在旁边又给布别地菜,嘴上也没闲着。

“是呀,我就纳闷了,这以前一直用着都没差错地情报人员,这次为何一点消息也传不过来了呢?前段时候还能说说那边的事情,现在整个就断了,怕是凶多吉少,哎!中京道地战事也在这时候打起来,先前的那番准备看来是用不上了,得想个其他办法才好,不然那歌舞团万一要离去,便没人给传递消息。”

萧若水见被布到自己面前碟子中的菜别人都吃了,她才也一样样吃起来,目光直直地脸上一片思虑之色说着。

“萧姐姐,您品品这个酒,也是不错的,劲儿不大还有一丝甜甜的味道,那些歌舞团的人还让她们回去做什么?不如都杀了,或是抓起来给咱们这边的人冲到军营中,还可以让炎华心疼好一阵子呢,千岳将军觉得小女子说的可对?”

柳碧旋给萧若水和自己分别倒上一杯酒,嘴里说着轻挑起面纱把杯子贴在红唇之上,那眼睛正好看向往她这边望来的耶律千岳,好象是等待着他的答复,直到喝过酒从新放下面纱后,那耶律千岳才猛然缓过神来,有些不舍的又往面纱上看两眼说道:

“是,应该杀,哦,不对,是应该弄到营地当中,兄弟们就不用再出去找了,不然容易出事,若水妹妹你说呢?”

他的一举一动都被萧若水看到眼中,无奈而有略带

警告性地瞪了他一眼才道:

“不能杀,要留着,既然盐铁商行可以把世外桃源开到别处,为何不能也劝着她们歌舞团也跟着呢,想来她们一定愿意,到时候情报就可以从她们那里得到,你们男人啊,一天就想着这种事情。”

“咯咯咯!萧姐姐居然如此厉害,连这种事情都要管着千岳大哥。男人本就是如此,炎华那边的也一样,六、七十岁的人还非要找一些如花似玉的姑娘,唉!我们姐妹三个是不想了,这辈子或许都没有能看上我们的,炎华那边曾经到是有几个人过来示好,可一个个文绉绉的手无缚鸡之力,都没有可靠的感觉。只好无根地漂泊吧。”

柳碧旋接过话在那边幽幽地说着,那柔柔地声音和舒缓地动作让耶律千岳好几次差点忍不住安慰。

大小姐见说上了这些,连忙伸手拉了拉柳碧旋地衣襟说道:

“大姐说些这个作什么?还是眼下的事情重要。既然那歌舞团还有用,那就要继续拉拢,万一哪一天让她们叛过来呢,可会省下我们不少力气。对了。我那院子里的梅花开了,后面那一片想来也差不多。不如过些日子萧姐姐和千岳大哥一同过去看雪、赏花、品酒如何,这两天还能下雪吧?”

“好。不说就不说。看花还有等什么下雪?想看现在就能看,可这两天还有些事情要安排。那这样,五天,五天后我们正好还能把几道菜的材料给备齐了,到时萧姐姐和千岳大哥可要去呀。”

柳碧旋再次出声邀请道。

“去,一定去,正好看看什么菜需要备这么长时间,若水妹妹你说是不是?”

耶律千岳马上接口同意,旁边的萧若水则是又瞪了他两眼,点点头默认了这个决定。

日出日落,两天的时间匆匆而过,群山之中店霄一行百多人的队伍正直接

躺在雪上休息,看那样子是累得够戗,口渴的人直接

抓把雪就塞到嘴中,饿了就是干粮加咸菜。

胖墩儿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一个松塔,胖乎乎地小手一下一下掰着抠里面的松籽,无精打采地问店霄:

“小二哥,那边都准备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回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害怕打仗,过来给你报个信你还不让我回去,这昨天一天差点没让那些人给追死,好在最后终于是有个山坡比较长,用上了滑板才跑掉,他们的人好象多了不少,都象是村子中地普通百姓一样,无非个别人强壮一些。”

“那就说明我们所面对的敌人从原来不熟悉这边的变成了混合在一起的了,我们更容易被发现,可这样也方便让我们掌握住那些契丹主力地动向,更有利于我们布置这次决战。”

店霄伸手把胖墩儿好不容易给抠出来地松籽抢了过去扔到嘴中嗑着说道。

旁边的狄千钧听地有点迷糊,想了想也没发现父亲对自己说过这方面的事情,只好问道:

“人家知道我们地所在,我们怎么又能知道对方地主力呢?发现我们的都是这片地方地人,哦,我知道了,是不是抓住他们这样的人一番打问出来?”

“这还用问吗?我们只要在一个地方做出连续的有规律地运动,他们就会掌握住,随后便能告诉契丹人前来围剿,只要我们掌握好了这个规律运动的‘周期’,那就能引着他们的主力来追,并且可以随时跳出合围局面,至于那点乡勇,收买、击杀都可以,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找一个有利于逃跑的地方来运动,以免火候过了到时跑不了。”

店霄把胖墩儿又扒出来的一个松籽抢过来悠斋地说道。

“哦,是这样?那个,小二哥,等我们活着回去后你要把这个写下来,我到时好学学,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动?什么时候引他们过去决战呢?”

狄千钧虚心地问道。

“休息一会儿就动,明天黄昏之时就引过去,胖墩儿,这回你可以走了,记得路上小心,告诉那边的人做准备。”

随着店霄话音一落,胖墩儿就已经起身,观察下路的情况,把滑板穿上,向着一个方向快速离去。

“报告,已经发现他们的人了,正是在那边最高的山上,应该是所有人都在,大人,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冲过去?”

时近黄昏,一个斥候得到准确消息前来报告,在后面已经追了一天,几次都错失机会的耶律祖这时反到不是太急了,摇摇头说道:

“不忙,此时天色将晚,明日再说,来呀,命令乡勇们把这山尽量围住。”

“报告,前面的人传来消息,那些人准备用那个在雪上可以快速跑的东西从另一面下去,还打着旗呢。”

这时又一个人跑过来报告。

“啊?要跑,不成,快,传我命令,给我冲过去,绝对不能再跑了。”

耶律祖刚刚的沉稳马上就没了,指挥近三千人沿着山脚下唯一的一条路冲了过去,那些追了一天的契丹人,趟在没膝深的雪里,把山上的公主等人骂了个遍,正想着抓住后如何收拾时,头顶上却传来的笑声:

“哈哈哈哈!耶律祖大人,可还认识故人否?这么远,大人还能亲自前来,我也不能怠慢了,不如咱们先玩个游戏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