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章 一顿晚饭定路途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三章 一顿晚饭定路途

?皇上好、白爷爷好、陈爷爷好、柴爷爷好、孙爷爷也了大家都没吃呐?怎么?这边的饭菜不可口?那就换,到别的店,毕竟风格不一样,你是?小红!也没吃吧?先下去吃,这边我来。?

店霄拉着大小姐一同晃荡进来,嘴角还带着一丝油迹,打过一圈招呼对坐在那里快要睡着的小红摆摆手,小红连皇上都没看,直接就高兴地跑出去找东西吃了,让一众人面面相觑。?

“哦,霄睡醒了?好,那就一起吃,刚才这些菜有些热放凉些正好等你到此,杨丫头这从上次匆匆见过一面后,居然又长高不少,是到了嫁人的时候了,等办席请酒我也去给你道贺,怎么样?”?

皇上有些不满地瞪了店霄一眼,把自己因等他的事情说清楚,这才上下打量着大小姐逗趣说道。?

“啊?官家也说我长大啦?恩,还得等些时候才可以,官家那时去绝对不会亏的,我给你做最好吃的东西,我还可以送宫里的所有女子每人一串珍珠项链,恩,要是人太多了就送手链吧,小店子你说是不是?”?

大小姐听得皇上的这话高兴了,小手在下面使劲捏了捏店霄的手,微微摇晃着问。?

“是,可我觉得这珍珠等东西是物以稀为贵,咱们的珍珠虽是到时会数都数不过来,可也不能给太多,不然人家都不知道珍惜了,每人一颗吧,连黄门都算上,剩下的用不了磨碎了入药、抹脸什么的就行,不要小看了这一颗珍珠,他可以放在腰带上,也可以扣在帽子上。还可以…。”?

“等一下,朕问个事情,小店子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怎么样可以知道那些珍珠在哪?你是不清楚,宫里的人都不嫌珍珠这东西多,没人提物以稀为贵的,是不是各位大人?”?

皇上看着这一对儿欢喜冤家一唱一和在那说着,心里不由活泛起来,眼见着珍珠项链变手链。又要变成单个的,不得不出言打断,不然一会儿弄不好几个人分一个损失可就大了。?

“是。官家说的没错,宫里地人不挑剔,都实在,珍珠那东西好呀。带着凉快。夏天时要是制成珍珠垫子,那坐上去多舒服?”?

柴老头心领神会在旁边马上接言。尽量把数量往多了说,好象也知道自己有些无耻。说过话尽量把头往下低。端起杯来堵着嘴做喝酒状,不敢与店霄两个人对视。?

没想到大小姐并未不高兴。反而认真地点点头挥了一下小拳头,豁然开朗地说道:?

“小店子,你看看,还是柴爷爷主意多,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珍珠要是直接卖不出去就可以做成这种东西,谢谢柴爷爷,等到时候我们送您一个用珍珠做的褥子,您可以躺在上面,只是小店子说或许珠子会小一些,尽量给您挑一边大的,以免硌到。”?

‘噗~!咳咳咳!’?

包括皇上在内的五个凑巧一起端杯喝酒的人,同时喷了出来,弄的到处都是,大小姐和店霄马上分开来挨个给捶后背,外面护卫的人也立即冲进来看情况。?

“出去,咳咳!都出去,没事,咳咳咳!这菜也不用换,一样能吃,扔去就糟蹋了,杨丫头不用再捶,好多了,坐,都坐,一起吃,边吃边说。”?

皇上用一方绢帕擦着眼角咳出的眼泪,挥下手把那些人又都撵了出去,紧喘了几口气儿终于恢复过来,见那几个老头也都无事,示意店霄二人落座。?

白老头又给自己满上一杯葡萄酒压惊,扭头看向皇上问道:?

“官家,这可怎么办呀,柴大人和孙大人眼睛都红了,您可得好好说说。”?

皇上点点头看着一脸无辜模样地店霄和大小姐,苦恼地拍了拍额头说道:?

“柴大人、孙大人别急,我马上就问,哎呀!若是别人这么和我说珍珠的事情,我马上治他个欺君之罪,一定是在拿朕寻开心,只是这话从你们两个小家伙嘴里说出来,却让人不得不信,可听你俩儿的说法,那珍珠怎么感觉上比鸡蛋还不值钱呢?我要是说用珍珠铺个一丈宽、百丈长地路,你们能做到吗?”?

这一番话说出来,四个老头也都纷纷点头表示赞同,并看向依旧在那里做无辜样店霄和大小姐。?

“这个,要铺路啊?有些浪费,不过给圣上铺那是体现我炎华的身份和富贵,到不是不可以,可珍珠需要的就太多了,还得招人才行,其实挺麻烦的,要做不少准备地事情,还需要几年地时间来回的验证,当然第一年也可以有一些,只是太小,磨成沫吃还是可以地,一斤估摸着卖个十两八两银子没问题吧?”?

店霄说着说着就开始回忆到当初想发财想疯了的那时候花钱学地珍珠养殖技术,按照那个时候地最高平均估价来核算成银子,随口就报了出来。?

“噗~!咳咳!霄,等我们再喝酒的+;|说话,珍珠有用斤来称地吗?吃东西吧,都是你的地方,我就不让你和杨丫头了,时间长些不怕,只要真有那珍珠就好,等着你给弄出来。”?

皇上再一次咳嗽起来,觉得这时候不应该再喝酒,把杯推到一旁,指着桌子上还温着的菜让道。?

大小姐和店霄二人也不客气,挑着自己爱吃的就夹到面前的碟子里,哪里有刚才吃过东西的样子??

大小姐把一片冬笋脆脆咬在嘴中,想起店霄说过的话,出声问道:?

“圣上?

东路那边的盐税是不是也总缺?小店子给您写的那个您看过了吧?要不我和小店子到那边给您看看?绝对能把盐税提上来的,只要拨给我们一些海边的地就可以,还有长江边的也是,我要为圣上分忧,为炎华出力。”?

“好!不愧是杨家的闺女,果然是世代忠心,国之栋梁。只是这种小事就让其他人去做吧,你们留在京城,经常陪我吃些饭我就高兴,还有那幼儿园,孩子现在越来越多,霄是不是应该再管管?”?

皇上露出高兴地笑容,欣慰地看着大小姐说道。?

“啊?不用我们去征税呀?也好,那边地方势力万一相互勾结还有危险。圣上啊,我和小店子去年曾让我爹把一些东西种到了那边,小店子说味道不错。应该给宫里常用,不如圣上让我们去好好照看,然后进贡过来吧?那东西很重要,圣上最好是让小店子掌管那边的一些禁军。”?

大小姐愣了愣。眼珠一转找到了另一件事情又说道。?

“不急。你爹做事情我哪能不放心?让他安排吧,不用调动那些人手。他应该有办法,至于进贡。偶尔带些来尝尝即可。不然那么远,劳民伤财呀。你们能有这份心就好,京城你们不是还盖了一个体育场吗?好好弄一弄,到时候我去看,得的钱我还是不收一文地税,如何?”?

皇上有些感动了,抿着嘴点头说道,其他几个老头也都被大小姐的话给深深触动,在底下悄声赞扬着。?

“是,是呀,谁弄都一样,那个,小店子,你说是不是?”?

大小姐见自己说的话都被皇上否定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挤出笑脸跟着附和,碰了碰店霄让他说话。?

“哦,是,是谁弄都一样,那广南东路种咖啡是最好的,其实不单是种咖啡,还能干别的,下面的珊瑚有不少,可惜怎么就没人捞呢?还有不少珍贵的鱼,吃了可以延年益寿、强身壮体,为何不多捕些?有品种繁多的水果,尤其是那个椰子,一般人不会吃,只是那么喝水、做简单菜地有些可惜,以上那些东西如果运到这边来再贩卖给其他地方,那赚的钱数都数不过来。”?

店霄说着话开始露出向往的神色,目光直直看着前面,一样一样把那边地东西道出来。?

“真、真的?那为何那边的官员和商人不往这边运来卖呢,哦,许是路途遥远,所用时日太长,哪怕过来点也都被人买了去,宫里吃的只能是那边每年进贡地一些特别地东西。”?

皇上也跟着投入想了下,琢磨着明白过来说道。?

店霄则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说道:?

“走陆路当然如此,他们是觉得赚不上钱,可走水路则方便多了,可惜,炎华的船还是差得太多,难以形成规模,别说是运个东西,就是走太远地海路都不行呀,如果要是够强大,打辽国直接派个舰队就能攻得上京道无还手之力,算了,这些不是该**心的,林家地那船还勉强,紫萱啊,告诉嘉兴府那边要快点造船厂和船,到时我带你去海上远些地地方玩。”?

“谁说我炎华水军不行的?长江之上和海上都有我炎华地船只,那广南东路也有,只是你说的那些东西有些太多,不清楚的人弄不明白,弄过来真的能赚那些钱?”?

皇上反驳着,又有些动心。?

店霄猛点头:?

“当然能赚钱,还多呢,其实还有不少人已经出海到其他地方经商做买卖,只是海上危险较大,不过官家要是想往远了去可以先让船队先好好地在海上练练,一去一回正好绕了一圈,这样吧,紫萱过两天就要回杭州,年要在那过,我们可以顺便到广南东路那里去看看,就怕遇到什么当地官员的为难,还需要有皇上的金牌带着才行。”?

“哦?你们帮我去看看?带着金牌?恩,有出海做买卖的这我知道,朝廷又何尝不是想多弄些钱冲进国库中,可那时太乱,现在也是将将稳妥,既然你要去,那就去吧,最好是能遇到些别地方来的人,多跟人家学学,以免,以免…算了,你去即可。”?

皇上和四个老头一起打量着店霄片刻,非常有默契地点点头,由皇上说出了以上的话。?

“那,那好,我去一定弄到赚钱方法,多给朝廷补一补,我们就少分点,再抓些鱼过来养着,就在体育场附近,到时还可以额外收一份钱,算官家您的,冲到内库之中。”?

店霄突然间感受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氛,好象莫明中就让自己身上有了某些期望和压力似的,与大小姐对视一眼后考虑了下说道。?

西大街的绿野仙踪正门这里整齐地站着两排护卫,远近高低相互搭配的灯笼把这一方之地照得是亮如白昼,待店霄和大小姐所乘车辆刚停下,这些人就齐齐高声喊着迎接的话,让赶往夜市中的百姓纷纷侧目,并悄声议论着这算不算大事?绿野仙踪会不会再发放优惠卷??

“姐姐、小店子哥哥,你们终于回来了,还以为你们扔下我们不要了呢。”?

一帮小家伙从里面冲了出来抱着刚下车的大小姐两个人,只是这些孩子中去惟独没有黄小豆,店霄正疑惑时,儿就说了出来:“黄小豆闯祸啦。”?